三月 20, 2019
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文/索朗多吉

3月10日,对西藏人来讲,在西藏近代史上最为重要的纪念日子;即使从过去六十年来达赖喇嘛尊者所走过的足迹和取得的成果而言,也是非常值得纪念的日子。

1959年3月10日,拉萨的西藏民众自发性涌向罗布林卡,聚集在罗布林卡门口,劝阻达赖喇嘛前往中国驻扎在拉萨的军区去观赏舞蹈表演,他们想要保卫达赖喇嘛尊者的安全。而正是因为西藏人民将罗布林卡团团围住,使得达赖喇嘛无法离开罗布林卡,因此也就没有落入中共军队设下的陷阱中。

1959年拉萨事件时聚集在布达拉宫前的藏人

1959年拉萨事件时聚集在布达拉宫前的藏人

当时,中共官员邀请达赖喇嘛到西藏军区看舞蹈表演,达赖喇嘛为了缓和当时藏中之间已经高度紧绷的紧张局势,答应中共出席。但当达赖喇嘛尊者准备出行时,发出邀请的中国军方却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条件:要求达赖喇嘛尊者不要带警卫队,即使需要警卫,也仅限于两三名非武装的警卫人员尾随,其他的西藏士兵不得越过西藏军区前方入口的石桥等。

按照平时的传统,达赖喇嘛尊者出行时,除了政府官员的陪同,至少还会有25名警卫随行。这次,不仅这些都被禁止,而且还要求严格保密等。对这些反常的可疑行为,不论从惯例或当时的紧张情势下,都不可能得到藏人的接受。尤其是过去几年,中国政府在西藏东部以宴会等方式诱捕藏人领袖的事件层出不穷,因而让藏人更加坚信此次邀请,是中共诱捕达赖喇嘛尊者的陷阱。是故,西藏人宁愿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保护达赖喇嘛尊者的安全。

1959年3月17日,达赖喇嘛所在的罗布林卡北门周围受到炮击。达赖喇嘛请求神谕,决定当晚出逃西藏 图为1959西藏抗暴期间共军在拉萨河谷发射重炮,图左远山为布达拉宫。图片来源:美联社/达志影像

1959年3月17日,达赖喇嘛所在的罗布林卡北门周围受到炮击。达赖喇嘛请求神谕,决定当晚出逃西藏 图为1959西藏抗暴期间共军在拉萨河谷发射重炮,图左远山为布达拉宫。图片来源:美联社/达志影像

由于中国政府极力掩盖这些历史事实,我在西藏时,并不是很了解这段历史。但我在西藏拉萨亲眼目睹了1987年9月27日与10月1日、以及1988年3月5日发生的藏人抗议示威活动。从此,每年的三月十日和以上抗议的日期都变成了「敏感日」,中国政府会派出很多的军队在拉萨的大街小巷进行巡逻防范。尤其是每年的3月10日前后,中国政府更是如临大敌,到处都有军警在戒备森严。每当这个时候,我与很多新一代的西藏人都会好奇:中国政府为何如此忌惮和害怕三月十日?一直到流亡印度后,我才对此有比较清楚的了解。

虽然我在西藏也曾参加过一些抗议游行,但第一次参加310的纪念游行还是流亡印度后的第二年。当时,媒体报导了世界各国支持西藏的团体和藏人上街游行示威的新闻,对西藏自由事业薪火相传的情形留下了很深的影响。到台湾后,当然也经常参加310的纪念游行活动。而在一年多前我买的一本叫《百年蒙藏》的画册中,却谈到台湾在六十年代就办理过「西藏反共抗暴纪念」活动。图说的文字称台湾的「抗暴纪念活动」与全球支持西藏者举行的游行示威等是性质完全不同的活动,台湾的「抗暴纪念活动」是在大中国前提下的「反共」行为。我由此见识到了为西藏游行也有各自表述的景象。

其实在台湾,在「310」当天,举办真正意义上支持西藏的示威游行还是较晚才出现的。根据现有的照片资料,2005年3月10日,一些流亡藏人在台北举行了示威活动,我本人也参与其中。据回忆,西藏青年会的台湾分会成员在此之前的2004年3月10日举行了首次游行示威。

2005年藏人在台北纪念310抗暴游行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2005年藏人在台北纪念310抗暴游行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从那以后,随着台湾人民对西藏问题真相的逐渐了解,支持西藏的台湾人也越来越多。每当翻阅从那以后年年的310游行照片,可以看出支持西藏的台湾人从早期的寥寥无几,到后来的几十个、几百个地发展,甚至出现过上千人站出来游行示威,声援西藏的壮观场面,参与者也从一般民众、学生、艺人、公教人员、民间组织、政党主席、市议员、立法委员、现任市长、前行政院院长等包罗万象。

我有幸参与了所有的活动,并能够用傻瓜相机、单眼相机及手机摄影机等镜头,一一纪录这些珍贵的历史画面。

这其实也算缘分。大约是2007年,我的兄长专程到印度来探视我,兄弟俩已经有十七年没有见面,有这个机会,当然激动不已,想要多陪长兄。为此,我申请请假一个月前往印度。长官跟我讨论,办公室工作量大,人力不足,希望我不要请那么长的假期,我当然只能答应。

按照已经批准的假期,三月十日当天我将会在印度陪我的兄长。但就在桃园机场准备搭机飞往印度之时,长官又再次来电,告知他接获总部的电话通知,要去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议,3月10日刚好不在台湾,但3月10日那天需要有流亡政府的代表宣读政府的「310」讲话。我还能说什么?只好再次修改行程,于3月10日前赶回台湾,因而没有漏掉那年台湾的310活动。

后来我任期届满调回印度,每逢藏历年,我都要请假到台湾探亲,结果那几年在台湾的310游行活动,我又都赶上了,从2005年至今,每年台湾的310纪念活动,我总能不期而遇,没有一次缺席。

2009年,纪念西藏流亡半个世纪的310活动时,大家讨论在台北和高雄两地同时举办活动,为此,我和扎西专程南下寻求高雄市府的支持,希望像欧洲城市一样可以在那一天升起西藏国旗。市府同意我们的要求,但因310是上班日,为免影响办公,提出在「西藏街」举办升旗典礼的建议。

我当即表示反对,因为在台北或高雄一些被取作「西藏路」或「西藏街」的偏远路段,都是为彰显对西藏主权的大中国思维所产生的。最后,升旗仪式安排在高雄中央公园,陈菊市长亲临出席,并决定在「西藏街」路牌上新增西藏国旗和英文「Tibet Street」字样。

2005年藏人在台北纪念310抗暴游行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2005年藏人在台北纪念310抗暴游行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2009年藏人在高雄中央公园举行游行与升旗典礼,纪念310西藏抗暴。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310也是一些支持西藏「蓝皮书」会员缴交捐款的时候,也有一些人会到办公室缴交,但要求开3月10日的收据,大家都知道3月10日对西藏的重要性。

藏人流亡一甲子,我也从雪域漂浮到福尔摩沙,继续记录310,薪火相传。

 

索朗多吉,台湾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秘书长

文章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西藏之页》立场

来源:思想坦克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