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11, 2020
发布者 西藏新闻社记者

文/簡恒宇

西藏抗暴61周年:西藏駐台代表、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簡恒宇攝)

西藏抗暴61周年:西藏駐台代表、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簡恒宇攝)

1951年5月,西藏與中共簽署《十七條協議》,解放軍隨即進駐西藏,並於1959年3月爆發衝突,達賴喇嘛與大批藏人流亡海外,至今已超過一甲子。2度派駐台灣的西藏代表、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直言:「雖然有些台灣人認為,不要與西藏接觸,以免激怒中共,但至少可從西藏經驗中汲取教訓,避免台灣淪為第2個西藏。」

「了解這些事情(西藏抗暴)對台灣人有好處,可以認知到後果」,達瓦才仁(Dawa Tsering)接受《風傳媒》專訪時強調,「台灣與西藏的共同點,就是都面臨中共的威脅和壓迫……西藏與中共簽署協議,成了中國的一部分,起初是『一國兩制』,最後西藏文化卻慘遭消滅,因此藏人流亡在外堅持尋求自由,這可做為(台灣的)前車之鑑」。

20200308-310西藏抗暴日61週年遊行活動,今年因應疫情特以戴上口罩並無聲靜默方式進行遊行活動。(陳品佑攝)
310西藏抗暴日61週年遊行活動,今年因應疫情特以戴上口罩並無聲靜默方式進行遊行活動。(陳品佑攝)

中共威脅利誘 迫使各國忽視西藏

問及國際近來對西藏的關注度似乎不如以往,達瓦才仁表示,早在2008年發生西藏「314事件」之前,西藏議題在國際獲得的關注就開始減少,「中共的策略小有斬獲」,因為中共宣布西藏和台灣是「國家核心利益」,不容任何討論空間,也限制外籍人士進入西藏,加上中國經濟崛起,中共在全球下功夫,各國想在中國市場分一杯羹,就必須照著中共的遊戲規則走。

達瓦才仁指出,中共對各國威脅利誘,在海外培植親中的「貓熊派」,搭上中共的「大外宣」,裡應外合之下,外國批評中共的聲音都會被視為挑釁,而與中共接觸成為唯一方法,但中共把簽證武器化及恩威並施,媒體與學者為了取得入境許可,也避免觸怒中共,「過去10年的趨勢,把順從討好中共當成促使中國融入國際的藉口……媒體以無法入藏查核為由,拒絕報導自焚事件」。

「都有堂而皇之的理由」,達瓦才仁稱,「雖然西藏本身也面臨挑戰,但中共工作到位,才是導致國際對西藏關注度不如以往的主因」。他提到,海外藏人主要是跟著中國境內藏人的主張,「以境內藏人的訴求為主,並在海外發揚……海外藏人作為境內藏人的代言人,也是西藏法統的存在,這些都是海外藏人的重要職責」,不過海外和境內的藏人,各有挑戰要克服。

20200308-310西藏抗暴日61週年遊行活動,今年因應疫情特以戴上口罩並無聲靜默方式進行遊行活動。(陳品佑攝)
310西藏抗暴日61週年遊行活動,今年因應疫情特以戴上口罩並無聲靜默方式進行遊行活動。(陳品佑攝)
達瓦才仁強調,海外與境內藏人的願景一致,都支持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只是海外藏人陸續移民歐美,擔心以印度達蘭薩拉(Dharamshala)的流亡藏人社會因人口減少而變成空殼,至於境內的問題則是寺院人去樓空,喇嘛愈來愈少,因為中共禁止學藏語、出家當喇嘛,而和平非暴力的反抗模式,就是強化藏人民族認同,並把藏傳佛教推行至世界各地。
西藏抗暴61周年(AP)
西藏抗暴61周年(AP)

透過民主凝聚聲量 維繫民族存在最重要

達瓦才仁說,海外藏人不到20萬,因此推動民主化是重點,透過民主選舉方式凝聚藏人力量,不僅充分展現藏人意見,也加強對中國的宣傳,「1998年中國境內毫無支持藏人的聲音,但2008年後支持聲量漸增,現在也有質疑、指責中共鎮壓(藏人)的聲音……讓人去質疑中共的作為,既然要反對歐美、日本的入侵,為何要認可中國對西藏的侵占」。

「隨著中國人自己去反思,中共也被迫慢慢吐露真相」,達瓦才仁說,透過出版中文書籍,讓更多華人思考這些議題,並稱中共懼怕漢人信仰藏傳佛教後,轉為支持藏人,因此極力打壓,對外宣傳藏傳佛教的錯誤說法,「藏人能做的很有限,很多事情要做但都是挑戰」,並坦言要與中國人直接對話,是個艱鉅龐大的工作,「不過西藏整體不要被(中共)同化,民族存在最為重要」。

20200308-310西藏抗暴日61週年遊行活動,今年因應疫情特以戴上口罩並無聲靜默方式進行遊行活動,現場備有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像。(陳品佑攝)
310西藏抗暴日61週年遊行活動,今年因應疫情特以戴上口罩並無聲靜默方式進行遊行活動,現場備有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像。(陳品佑攝)

另外,達瓦才仁直言,藏人對西藏的定位仍難有共識,而中共沒有要解決問題的誠意,「暴力絕不是西藏的選擇,『中間道路』是最有利的方案,中共想把恐怖主義的帽子扣到藏人頭上,但全球都很清楚藏人的(和平)訴求,帽子一直扣不上去,『中間道路』在國際上也有得利之處,唯一的障礙就是中共沒有談判意願,不過這是達賴喇嘛的理念,會持續推動,讓中共坐上談判桌」。

為何有些藏人會選擇以自焚方式表達訴求?達瓦才仁表示,中共把整個西藏變成露天監獄,而自己派駐台灣期間,曾有2名藏人來向他訴說有意自焚,「我勸說回去推廣西藏文化、語言,由於面對的是非常低劣的政權,因此更要堅持下去,這不是自我犧牲就能有立即改變」,而藏人受限於信仰及和平訴求,為了表達利他理念,「自焚是別無其他選擇的非暴力自我犧牲方式」。

西藏抗暴61周年:西藏駐台代表、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簡恒宇攝)
西藏抗暴61周年:西藏駐台代表、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簡恒宇攝)

爭奪話語權 達賴喇嘛轉世無人能干預

至於在台灣推廣藏語,達瓦才仁坦言,在台藏人不多,現實上有難度,若藏人父母有意願,會把子女送去達蘭薩蘭學藏語,「不過有不少台灣人是藏傳佛教信徒,他們自己有意願去學習藏語,因為是認識藏傳佛教的工具,同時逐漸形成一股推行學藏語的力量」。聊到西藏料理,他直言,傳統西藏料理較清淡,一般只用花椒和鹽調味,連薑片都很少加,台灣的西藏料理已改良符合大眾胃口。

「藏語把西藏稱為bod(བོད),包括3個傳統省區,但現在的西藏是中共的解釋」,對於是否要有統一的中文名稱,達瓦才仁認為,要堅持對西藏的定義,「中共現在對西藏的定義範圍,連原本的西藏領域一半都不到」,而藏人即無能力去改名,同溫層也很淺,「目的是要有更多人認識西藏,與中共爭奪定義西藏的話語權」。

2017年,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印度演說,與台下數千名流亡藏人揮手致意。(AP)
2017年,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印度演說,與台下數千名流亡藏人揮手致意。(AP)

最後關於達賴喇嘛的轉世問題,「達賴喇嘛說過,要不要轉世是由西藏人民決定」,達瓦才仁說,而藏人特別大會開會一致要求達賴喇嘛轉世,而達賴喇嘛轉世只能由他的辦公室公告,沒有其他人能代為發言,「其他則由達賴喇嘛自行決定」,並提到美國聯邦眾議院也通過《西藏政策及支援法案》(Tibetan Policy and Support Act),反制中共企圖迫害宗教自由、干預達賴喇嘛轉世。

來源:風傳媒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