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 西藏新闻社记者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逃离到印度北部的西藏难民 照片/西藏博物馆提供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逃离到印度北部的西藏难民 照片/西藏博物馆提供

文/次旺嘉波•阿若亚(T.G. Arya)

 

在我们纪念世界难民日之际,一位藏人学者回顾了大约15万藏人难民在艰难的流亡岁月中努力推动宗教和文化复兴等的历史…

2020年6月20日是世界难民日。联合国指定这一天来纪念世界各国人民受遭流离失所的苦难,并提醒我们大家如何共同努力以维护难民的权利和尊严。然而大多数难民是独裁或专制政权的受害者。用更加民主和负责任的政府取代这些政权是解决与难民问题等相关弊病的良药。西藏人也是共产主义专制政权的受害者。在中共政权统治西藏的七十年里,西藏境内外的藏人民众遭受了痛苦,并仍在遭受着苦难。

在这个世界难民日,让我简短地分享藏人是如何失去自己的国家并成为难民,以及藏人的自由斗争,希望和未来的愿景。

目录

简介

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和平独立的国家。它位于世界上最高的高原- 青藏高原。因此,它也被称为世界屋脊,同时也是东南亚国家主要河流的发源地。在地理位置上,它位于印度和尼泊尔北部,中国西部和蒙古南部。尼泊尔还与西藏共享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该峰的南坡在尼泊尔,而北坡在西藏。根据古老的印度教经典《俱吠陀》(Rigveda)和婆罗门教的圣典阿闼婆吠陀(Atharva-veda)记载,西藏是天神的居所,而冈底斯神山(Mount Kailash)则是世界的中心。

1949年,在中国共产党统治整个中国后,作为其扩张主义政策的一部分,西藏这个宁静而神圣的国家于1950年受到共产中国的入侵。西藏的政教领袖达赖喇嘛尊者被迫逃离西藏到印度寻求庇护。此后,约有80,000名藏人相续跟随他的脚步流亡印度。

 

历史

印度,尼泊尔和西藏具有悠久的历史,文化和宗教联系。在公元 7至9世纪西藏一直是亚洲最强大的军事帝国之一。西藏的祖孙三王;松赞干布(公元569年-650 年),赤松德赞(公元742年-798 年)赤热巴千(亦称赤祖德赞)(公元802年– 841年)征服了邻近的中亚,尼泊尔,印度和中国的大量领土。大约在那个时候,源自印度的佛教也传入西藏。西藏法王赤松德赞迎请印度著名的佛教大师寂护论师(Shantarakshita)莲花生大师(Guru Padmasambhava)到西藏,并将佛教定为国教。

自佛教在西藏各地传播以来,藏人持续多年的战争得到了安抚。而在西藏高原和周边国家和地区的人们开始重视促进精神与和平方面的发展。西藏的军事实力也逐年下降,转而增强精神发展方面的探索。在西藏军队数量减少的同时,僧尼的数量却成倍增加。当现代世界忙于探索物质和工业革命时,藏人却在忙于探索更加高深的思想并寻求精神上的革命。许多印度学者到访过西藏,而许多西藏学者也相续前往印度学习佛教文化。西藏逐渐停止了对邻国的军事行动。从此,西藏成为了一个和平的区域。周边的国家也开始把目光转向西藏,寻求精神上的指导和启示。

 

神权统治(喇嘛)

佛教和西藏喇嘛在维护中亚和平稳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征服了半个欧洲和大部分亚洲的蒙古成吉思汗的好战后代,最终被西藏萨迦派喇嘛的教导所安抚,他使蒙古国王相信,战胜自己无知的心灵,远比通过杀戮和掠夺战胜有形敌人更为高尚。西藏喇嘛和平友好地维护了蒙古、西藏、尼泊尔、中国和满洲等国的警惕派系。蒙元帝国、中国明朝和满清帝国都得益于西藏喇嘛的精神指导。其中最著名和最受尊敬的是达赖喇嘛。他深受西藏人民和邻国国王、臣民的崇敬。

第一世达赖喇嘛格敦珠巴,诞生于公元1391年。达赖是蒙古语,意思是“海洋”,喇嘛在藏语中指上师,“达赖喇嘛”通常指“智慧的海洋”。是蒙古土默特部首领俺答汗献给第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的尊号 。在藏传佛教中,高僧(上师)在圆寂将再次转世,继续上一世普渡众生的事业。 1642年,第五世达赖喇嘛洛桑嘉措(公元1617年 – 1682年)担任西藏的政教领袖。从那以后,西藏一直由历代的达赖喇嘛管理,直到中国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入侵为止。

 

共产主义入侵西藏

1949年,由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接管中国,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毛泽东声称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以“和平解放”为幌子强行占领西藏,并于1951年强迫西藏代表签下西藏历史上著名的城下之盟《十七条协议》。作为一个和平的佛教国家,西藏无法抵御全副武装的中国士兵。虽然印度和国际社会同情西藏,但他们不能保卫西藏免遭中共入侵。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在 1950年担任西藏的领袖时才14岁。他与他的内阁一道,为保护子民免遭中共的屠杀,尽力满足中国的要求,维持停战,但由于中共对西藏人民实施惨绝人寰的屠杀,西藏人民于1959年3月10日起义。但是藏人的起义遭到中共军队的残酷镇压,致使许多藏人丧生。达赖喇嘛尊者和他的内阁成员被迫逃离西藏,到印度寻求庇护。大约8万多名藏人跟随他们领袖逃亡的脚步流亡到尼泊尔、印度和不丹。

中国对西藏的非法占领,造成120多万藏人非正常死亡,大约6000座寺庙遭彻底摧毁。同时,中国在西藏实施文化灭绝,完全的中国化的残暴政策。藏人被剥夺了语言、文化和信仰宗教的自由。残酷的镇压仍在继续。即使在今天,中国也不允许各国外交官、联合国报告员和记者访问西藏,也不允许藏人出国旅行。然而,中国国家宣传部门却一直在说他们发展了西藏,西藏人民生活的很幸福,但事实却恰恰相反。

 

西藏难民

印度政府和人民欢迎达赖喇嘛尊者作为国宾,并帮助西藏难民融入印度社会。当时的印度总理潘迪特·尼赫鲁(Pandit Nehru),为了让流亡印度的年轻藏人受到教育,帮助建立了藏人学校。随后,达赖喇嘛尊者为了西藏人民的福祉和恢复西藏的自由于正义,在印度北部山区的喜马偕尔邦达兰萨拉镇成立了藏人行政中央(CTA)亦称为西藏流亡政府。

在印度政府和国际社会的帮助下,在印度12个邦有大约40个藏人定居点,分别为喜马偕尔郡、北方邦、德里、拉达克、锡金邦、阿鲁纳恰尔邦、西孟加拉邦、恰蒂斯加尔邦、奥迪沙、马哈拉斯特拉邦、梅加拉亚和卡纳塔克邦。截至目前,在这些定居点有大约9万多名流亡藏人。由于在达赖喇嘛尊者的领导下和老一辈流亡藏人的努力下,今天的流亡藏人社区已经成为一个高度自立的社区。世界各国的人们也常说,流亡藏人是世界上最成功的难民群体。

此外,大约有5万多名藏人流亡欧美各国,主要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瑞士和其他欧洲国家。在海外大约有64个注册藏人协会。在尼泊尔大约有1万多名藏人。因此,流亡藏人的总人口大约为15万左右,而西藏境内藏人约为700万。然而,由于中国常年干涉尼泊尔当地内政,目前在尼泊尔的流亡藏人正面临各方面的限制和打压。

 

藏人的自由斗争
在达赖喇嘛尊者的领导下,西藏争取自由与正义的非暴力斗争得到了印度和国际社会的大力支持。 1989年,达赖喇嘛因在促进世界和平与非暴力方面的贡献而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达赖喇嘛尊者意识到人民参与治理的必要性,通过藏人行政中央的一系列改革中引入了民主制度,2011年,他将所有政治权力完全下放给民选的领导人。今天,流亡藏人社区享有自由和充满活力的民主。但是,西藏境内同胞们在这方面的自由却被中共剥夺。

在印度各地一共有450多个支持西藏的团体及分支机构,其中突出的有:印藏友谊社区(the Indo-Tibetan Friendship Society)、印藏友好协会(Bharat Tibet Sahyog Manch)、喜马拉雅之家(Himalaya Parivar)、喜马拉雅文化与佛教协会(Himalaya Culture & Buddhist Association,)、全国支持西藏自由运动(National Campaign for Free Tibet Support)等团体。另外,还有遍布世界各地的210个国际支持西藏团体及其分会,并有多个世界议员论坛等。

在印度,尼泊尔和不丹的流亡藏人定居点。有专职照顾藏人民众各项福利的定居点行政官员;而在各定居点内设有学校、寺院、医疗中心等。在西藏被中共毁坏的宗教和文化在流亡期间得到妥善的保存和维护。各定居点官员使位于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内政部充分了解定居点的需求和不满。这就是流亡藏人社区如何实现民主自由,以及赢得强大、高效和有韧性的赞誉的方式。

 

流亡中的复兴

随着达赖喇嘛尊者为主的藏传佛教及西藏本土宗教-苯教的高僧大德相续流亡印度和不丹,印度经历了佛教科学、哲学和宗教等伟大的精神文化复兴。佛教源自于印度,传播在亚洲,但由于种种内外因素,佛教长期遭受挫折和疏忽。今天,它在整个喜马拉雅山脉都充满活力,印度已经意识到佛教的软实力。而佛教不仅作为一种宗教,而且作为一种科学和哲学的思想,已经在西方国家广为流传。

印度和尼泊尔的大多数西藏寺院都有许多来自喜马拉雅地区和印度其他地区的僧尼。在这些西藏寺院里,有来自东南亚国家和西方的学员在学习佛法。也因此,印度再次成为正宗佛教教义的发源地。在瓦拉纳西中央藏学高等研究学院,200多部藏传佛教文献被翻译成梵文。达赖喇嘛尊者经常指出,藏人早就从印度老师那里学到的知识,现在又把它交还给了印度。尊者还经常提到:“印度是我们的古鲁(上师),我们藏人是切拉(学生)。但我们一直是可靠的学生。我们在数千年的岁月里保存和发扬了源自古印度纳兰陀的佛法和印度的文明。”

西藏与中国间的和談

毛泽东于1976年去世,他的继任者邓小平建议,如果藏人停止寻求独立,则西藏问题可以得到解决。由于国家资助的移民政策造成大量汉人移居西藏。西藏语言文化受到了极大的威胁。而当局过度开采自然资源,在西藏的各大河流上建造的大型水坝正在对西藏脆弱的生态环境造成巨大的破坏。而中国在西藏的军事力量也正在增强。在这种情况下,有可能在今后10年或更少的时间内,藏人将成为自己家园里的少数群体,西藏的宗教、文化和语言也将被根除。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尊者和藏人行政中央基于和平解决西藏问题而提出《中间道路》政策。所谓中间道路,指的是在解决西藏问题的过程中,西藏人既不接受西藏在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所处的地位或状态,也不寻求西藏的主权独立地位,而是取中间路线,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框架范围内寻求整个西藏三区施行名副其实的自主自治。

在2002年至2010年, 西藏代表与中国政府的代表间共进行了九轮和谈。 2008年10月,西藏代表在北京举行第八轮会谈期间向中国方面提交了《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建议》。但中国政府不接受藏人提出的《中间道路》和相关建议。因此,中国违反自己制定的《宪法》,中国的《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明文规定少数民族有实行区域自治的权利。

 

印度与西藏的历史渊源

印度和西藏自古以来就有着深厚的文化和精神纽带。西藏人把印度视为圣地,朝拜印度佛教圣地菩提伽耶被藏人认为是一生最大的成就。印度教普遍认为西藏是湿婆神和他的妻子帕拉瓦蒂女神的居所,受到印度人民的崇敬。对印度教徒来说,到冈底斯神山和玛旁雍错湖朝圣也同样是一生的精神成就。而冈底斯神山和玛旁雍错湖也同样深受西藏人民的崇敬。西藏被印度人视为神的居所,而藏人也把印度视为圣地。藏人和印度人可以自由穿越边界而没有任何障碍。

当前,随着中国对西藏的入侵,西藏和印度之间漫长而和平的边界线已经成为世界上军事化最严重和最昂贵的边界。 1962年了中印发生战争,并常年骚扰拉达克、阿鲁纳恰尔邦和锡金的边界。因此,在西藏被中国占领后,印度失去了一个友好的缓冲国和湿婆神的居所;印度的边界将永远受到中国侵略式的威胁。印度前总理阿塔尔·贝哈里·瓦杰帕伊曾说过:“从国家利益的角度来看,西藏被侵占的事实从长远来看不可能对印度有利。”

此外,西藏还是东南亚主要河流的发源地。印度河、萨特勒伊河、恒河、雅鲁藏布江、萨尔温江、湄公河、长江、黄河等的的源头都在西藏 。对这些水源生态的任何破坏都将对下游的国家和地区造成重大影响。中国正在试图修建雅鲁藏布江大坝,此举将对沿江各国居民造成了严重的威胁。因此, 恢复西藏的自由,将符合印度为主的东南亚各国的根本利益。

 

前进的道路

尽管中国一直宣称西藏问题是中国的内政,但显然西藏已经成为一个国际性的问题。这是一个和平国家遭非法占领的问题;这也是一个关乎人权和宗教自由的问题;是一个民主和法治遭践踏的问题。国际社会将西藏的自由斗争视为世界各地反对暴政和独裁的灵感源泉。当然,中国属于中国人民,不属于中国共产党。即使是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专制政权下也遭受着苦难。
源自中国武汉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世界各地的蔓延,这是中共政权让受害者保持沉默,禁止医护人员揭露真相的结果。中国政府错误的处理方式揭示了中共官员的奸诈本质。世界一定会让中共官员对其人民和国际社会造成的一切苦难负责。

直言不讳的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说:“中国已经进入一个‘死胡同’,民主是唯一的出路。”因此,中国政府软禁许章润教授和切断互联网的举动也不足为奇了。

印度领导人贾伊·普拉卡什·纳拉扬(Jayaprakash Narayan)曾说,“西藏不会消失,因为人类的精神没有消失。共产主义也不会成功,因为人类不会成为永远的奴隶。 ”

世界拒绝了共产主义和独裁专制。 1989年11月柏林墙倒塌了,1991年12月苏联也解体了,而共产主义也将在中国灭亡。随着民主中国的诞生,亚洲和世界将看到一个和平崛起的中国为世界的和平与和谐作出贡献。这也将使西藏再次发挥向世界传递和平与非暴力的信息,以及起到维护地区稳定与和谐的重要作用。

为藏人行政中央外交与新闻部秘书长兼西藏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次旺嘉波•阿若亚(T.G. Arya) 照片/资料图片

藏人行政中央外交与新闻部秘书长兼西藏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次旺嘉波•阿若亚(T.G. Arya) 照片/资料图片

注:

  1. 作者次旺嘉波•阿若亚(T.G. Arya)为藏人行政中央外交与新闻部秘书长兼西藏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2. 本篇评论文章由在线杂志 “严冬” (Bitter Winter)刊登。
  3. 本文根据英文翻译,如有出入请以原文为主。

免责声明:文章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西藏之页》之立场

《西藏之页》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