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20, 2019
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文/桑杰嘉:

中国一方面开口闭口称“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在统治西藏七十年里对西藏民族和文化的打压、同化未曾停止过。特别是最近几年已经达到了疯狂的地步,中国政府不仅仅在西藏境内打压西藏宗教文化,同时也在中国本土也严格限制西藏佛教文化,并采取严厉打击。这一严重的文化毁灭政策不仅违背《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而且,也严重违犯了中国的《宪法》第三十六条的规定。不尽打压西藏佛教在中国各地的生存和发展,而且,也在剥夺中国人信仰、接触西藏佛教文化的权利。

自去年媒体报道,中国各级政府下发文件要求在中国的寺院等佛教场所严厉禁止西藏佛教文化的存在,并要求限期清理。

如,去年7月,中国强制要求江西九江市九龙寺“销毁一切与藏传佛教有关的饰品”。2018年11月初,河北省武安市宗教局召开会议提出“重点防范藏传佛教文化在内地传播”之后,有关西藏佛教在中国遭到禁止、打压的消息接二连三。遵化市驱逐西藏僧人。今年3月中国河北省统战部下发的文件要求对西藏佛教传播情况进行全面摸排调查。5月,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都安瑶族自治县下发《整改通知书》要求安福寺限期整改清除西藏佛教文化元素。5月,陕西省宝鸡市渭滨区佛教协会文件下发《关于禁止藏传佛教向内地传播的相关规定》禁止西藏佛教文化。

图片来源:乱历史网站

图片来源:乱历史网站

据《寒冬》报道,江西九江市的九龙寺为弘扬西藏佛法,在寺庙周围、满山遍野挂满了经幡,吸引很多人来唸经拜佛。去年7月,当地民族宗教事务局下令查封九龙寺,并销毁一切与西藏佛教有关的饰品。政府强迫“不把经旗销毁,就让派出所的人把你抓去坐牢!”寺主为保住经旗誓死不从,称:“你们再逼我,我就自焚。”政府人员怕闹出人命,当时没有查封寺庙,但随后却以各种理由常常骚扰,并肆意拆毁经幡。中国当地佛教徒说“经旗是从西藏引进来的,是信佛之人的法宝。”“但中共就是这麽邪性,不允许经旗的存在。”

国际媒体继续揭露去年11月初,河北省武安市宗教局召开会议,落实中央严控五大教派的宗教活动的指令,“重点防范藏传佛教文化在内地的传播,”并要求严格限制、监督佛教徒的活动。该会议之前,河北省遵化市马兰峪镇的万佛园景区内据说供奉有六世班禅喇嘛的舍利,因此邀请西藏僧人在园内诵经礼佛,并为亡者超度。该园区是经国家民政部、国家文物局批准兴建的经营性陵园。以喇嘛宣扬藏传佛教引起不稳定为由,下令将他们驱逐—就连喇嘛平时诵唸的藏文经书、唱佛机,喇嘛服等都被销毁,禁止在园内出现。

据社会媒体上的文件显示,今年3月,河北某县下发《关于调查藏传佛教在**传播情况的通知》。该文件共6条要求对西藏佛教传播情况进行全面摸排调查,包括主持或组织宗教活动、讲座、收徒传戒等;摸清其组织结构、传播方式、活动规模、受影响群众的数量、发布情况等;新建藏传佛教活动、或传播、研习藏传佛教的活动点情况。;摸清场地所有者、主持和参观活动人员情况;汉族佛教活动场所改为藏传佛教活动场所或举办藏传佛教活动、修建藏传佛教建筑、塑像、装饰等情况;编印、发放藏传佛教出版物、宣传资料,建立涉及藏传佛教的网站、QQ群、微信群、聊天室等;向藏传佛教布施的企业及其负责人、捐赠金额,接受捐赠人员、寺庙、活动情况。

以上文件是按照《中共河北省委统战部关于调查藏传佛教在我省传播情况的通知》和省市县领导批示要求,为进一步做好**藏传佛教管控工作下发的文件。

5月13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都安瑶族自治县民族宗教事务局下发《整改通知书》要求安福寺限期整改清除西藏佛教文化元素。

该《通知》称“都安瑶族自治县地苏镇安福寺:根据中央宗教工作督查反馈意见,你寺违反汉传佛教仪轨,在寺内修建带有藏传佛教建筑白塔,转经筒及大雄宝殿,为使中央督查组反馈意见整改到位,确保我县宗教领域依法依规行使权利和义务,现责令你寺自收到本通知书之日起2日内(2019年5月16日前)整改转经筒,10日内(2019年5月26日前)整改白塔及大雄宝殿。逾期未进行整改的,我局将依法依规对你寺进行处罚。”

5月23日,陕西省宝鸡市渭滨区佛教协会文件下发《关于禁止藏传佛教向内地传播的相关规定》,该文件是按该区民族宗教事务局的要求下发的。该文件不尽禁止邀请西藏佛教人士在该地区从事宗教活动,而且,禁止在汉传佛教寺院存在西藏佛教文化元素,共9条。

其中包括禁止:大黑天、黄财神、度母等藏传佛教造像;含有藏文、密咒或藏传佛教的转经筒;悬挂含有藏文的经幡、唐卡;含有圆形(倒锥形)主体构件的塔形建筑;太阳神图案的建筑或装饰物;藏文或密咒的护身符、卡、张贴画;曼陀罗(又称坛城,即四方世界);金刚铃、金刚杵、曼达盘等藏传佛法器;开展火供、煨供、晒佛、辩经、灌顶等藏传佛教活动。

从以上这些官方文件证明有关在中国各地禁止西藏佛教文化者涉及中央宗教工作督查、河北省委统战部、都安瑶族自治县民族宗教事务局和渭滨区民族宗教事务局等,从而说明严重违法打压西藏文化的行为并非一些地方官员头脑发热而推行的,是中国中央统一推行的政策,而且,也很清楚是中国主管宗教、民族事务的中央统战部一手指挥。

大家还记得中国召开十九大期间中共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张裔炯、副部长冉万祥等在10月21日10:00在梅地亚中心二层新闻发布厅举办记者会,面对世界媒体侃侃而谈“藏传佛教就诞生在我们古老的中国”、“ 它就是中国宗教,不是外传的。”(成为国际笑话)“西藏佛教是“中国化的典范”、“中华文化本身也是藏文化组成的,藏文化也是中华文化的组成的一部分”—-

退一万步说,既然,西藏文化是你“中华文化的组成部分”在中国境内传播、发扬有什么错?为什么在中国禁止西藏佛教文化传播?为什么阻止中国人信仰、学习?反过来,为什么不禁止汉文化肆虐西藏?为什么政府强制在西藏推动汉语、汉字普及?—-世人肚知心明,中国到底想要什么。

图片来源:微信平台(北清双创俱乐部)

图片来源:微信平台(北清双创俱乐部)

中国消灭西藏民族是其既定政策,在过去的七十年里中国一直在西藏推行和实施这一政策。最近几年中国加大步骤,全面打压西藏宗教、文化,从政策和国家层面强制实施彻底消灭西藏民族的政策,从取消西藏文教学、禁止在学校讲藏语、禁止藏人参加宗教活动到对西藏佛教进行新的“阐述”等等,在有计划、有步骤,全方位地实施灭绝西藏文化和种族政策。如今,在中国各地禁止西藏佛教文化也是堵截扼杀西藏文化的手段之一,当然,也严重侵犯了中国人对西藏佛教的信仰自由,甚至到了中国佛教徒用生命维护也无济于事的悲惨境地。

年初,笔者在《中共统战部掌控民族、宗教事务大权对西藏的影响》一文中谈到,2018年2月26日至28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通过了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并在2018年3月中共中央印发《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中国的民族和宗教事务大权交给中国臭名昭著的统战部后的影响。

“—中共统战部掌控中国民族和宗教事务大权,对于中共统治下的各民族是灾难,对各宗教更是严重的威胁。从这一角度透视中共对藏政策,以及西藏问题的解决不得不承认前景非常渺茫,因为,统战部掌控着“研究拟订民族工作的政策和重大措施,协调处理民族工作中的重大问题”和“研究拟订宗教工作的政策措施并督促落实,统筹协调宗教工作,依法管理宗教行政事务”,因此,统战部掌控了对西藏境内政策和宗教政策的绝对权力,而随着统战部这个利益集团的权力膨胀,激化西藏境内矛盾和打压宗教—”

如今全中国打压各宗教的运动变本加厉的同时中国统战部以他最擅长的笼络、挑拨、分化等方式来打压西藏宗教和文化,且也开始挑拨、分化、破坏西藏佛教和中国佛教的交流、学习,打压西藏文化在中国的生存和传播。事实是中国政府把扼杀西藏文化、宗教的政策从西藏本土向中国各地延申,因为,西藏佛教在中国的打压政策来自中国中央统战部的统一指示,这意味着在全中国实施这一政策,所以,将发生更多压迫西藏宗教、文化的灾难是不可避免。

从另一角度看,中国政府在承认西藏非中国,西藏文化非中国文化的事实,因此,外国的西藏宗教文化禁止进入中国宗教场所,更禁止在中国传播。因为,中国宗教事务条例第五条规定:“各宗教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宗教团体、宗教院校、宗教活动场所和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的支配。”

中国对西藏的宗教和文化从西藏本土扼杀到中国各地,是在全面实施西藏文化种族灭绝的缩影之一。

来源:西藏之声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