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27, 2020
发布者 西藏新闻社记者
拉姆的抖音截图 照片/纽约时报

拉姆的抖音截图 照片/纽约时报中文网

文/ELSIE CHEN纽约时报中文网 2020年11月16日)
拉姆是生活在中国西南部的一位藏族农民,她大部分时间都在户外生活,并且在网上分享,发布自己做饭、唱歌和在村子附近山上采摘草药的视频。到今年秋天,她有了大约20万粉丝,很多人称赞她勤劳开朗。
9月中旬的一个晚上,30岁的拉姆在自己的厨房里用抖音(TikTok的中国版)直播视频,有400多人观看。突然,一名男子冲进来,拉姆尖叫起来。然后屏幕暗下去。
几小时后,拉姆的姐姐卓玛赶到医院,看到拉姆呼吸困难,全身烧伤。拉姆所居住的金川县警方正在调查她的前夫,怀疑他将汽油浇在她身上并放火。
“(她)看起来就像是一块炭,”卓玛说。姐妹俩跟许多藏人一样,只有名字没有姓。 “他把她烧的她身上没有一处皮肤是好,面目全非。”

拉姆在两周后去世。这是今年引起全国关注的几起案件之一,反映出中国法律体系在保护女性免遭家庭暴力方面的缺陷——即使这些女性一再寻求帮助,就像拉姆那样。
公众的愤怒帮助一些人伸张了正义,包括河南一名离婚遭法院拒绝的女子,直到她上传了自己遭受虐待的视频证据。但对于许多像拉姆这样的女性来说,这一切来得太晚了。

9月12日,也就是拉姆遇袭前两天,她发布了一段视频,说自己要回家了   照片/纽约时报中文网

9月12日,也就是拉姆遇袭前两天,她发布了一段视频,说自己要回家了 照片/纽约时报中文网

今年7月,东部城市杭州的一名男子因涉嫌谋杀妻子被捕,此前她的残肢在一个公共化粪池中被发现。上月底,一段网上疯传的视频似乎显示山西的一名男子当着旁观者的面将妻子殴打致死。

据妇女权利组织北京为平称,自2016年中国颁布《反家庭暴力法》以来,已有900多名女性死于丈夫或伴侣之手。

反家暴法承诺警方将进行调查,受害者将更容易获得限制令,但在一个将离婚视为耻辱、迫使被虐待的受害者保持沉默的社会,执法不力,惩罚力度也不够。活动人士说,许多警察没有受过处理家庭暴力案件的适当培训。拉姆所在的农村地区,受害者往往缺乏社会支持网络,对自己的权利了解甚少。

就在拉姆女士去世一天后,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联合国的一个妇女大会上表示,“保障妇女权益必须上升为一项国家意志”。

中国互联网抓住了这篇演讲的机会。很快,人们就使用“#拉姆法案”这个标签,呼吁加强家庭暴力法的执行。一天之内,这一标签就在中国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平台之一微博上受到审查。还有其他标签谴责警方未能阻止拉姆遇害,包括“#停止不作为”和“#惩罚不作为” 。

四川省会成都的妇女权益律师万淼焱说,她希望拉姆一案引发的强烈反响能促使法律得到更好执行。

“但是为什么每次都一定要这么惨烈,每次都要有受害人者这么血淋淋的牺牲,才能推动执法吗?”她说。

拉姆来自阿坝地区一个偏远的村庄。她出身贫寒,靠在山里采摘草药为生。姐姐说,她从小就善良乐观。 18岁时,拉姆遇到了附近村子里一个名叫唐路的男人。没过多久,他们就结婚了,拉姆搬去他家,生下了两个儿子,现在一个三岁,一个12岁。

卓玛说,多年来,她多次看到妹妹脸上和身上有瘀伤。拉姆经常逃到父亲的家里养伤,卓玛说那些伤包括肘部脱臼。

左起,卓玛、拉姆和她们的父亲三郎甲   照片/纽约时报中文网

左起,卓玛、拉姆和她们的父亲三郎甲 照片/纽约时报中文网

唐路没有回复他的抖音账户上多条要求置评的信息。卓玛说,她没有他或他亲属的电话号码。

拉姆今年3月与唐路离婚。但卓玛说,他立即催促她复婚,并威胁,如果拒绝,就杀了他们的孩子。卓玛说,拉姆给警察打了两次电话,但警察对此置之不理。两人复婚了。

两周后,唐路试图伤害拉姆和卓玛,拉姆再次报警。当局表示,既然她已经选择同他复婚,“这是你们自己的家务事,”据卓玛说,这名官员表示他们无能为力。

金川县公安局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卓玛说,今年5月,唐路试图掐死拉姆,还用刀子威胁她。

她向当地妇联寻求帮助,该组织是负责保护妇女权益的机构。卓玛说,妹妹后来哭着说起一名官员对她的伤势不屑一顾,说其他女性的情况更糟。

金川县妇联的一名工作人员证实拉姆曾到过办公室,并说调查正在进行中。

卓玛说,拉姆不肯放弃,再次提出离婚,等待法庭批准的同时,跟亲戚躲在一起。

6月初,唐路去卓玛家里找拉姆。卓玛没有告诉他自己的妹妹在哪里,他打伤了卓玛的左眼。 《纽约时报》看到的一份医疗报告副本显示,卓玛因骨折住院近两周。她说,她向警方报告了这起事件,但警方只对唐路进行了简短询问,就放他走了。

几周后,法院批准了这对夫妇的第二次离婚,将两个儿子的全部监护权判给了唐路。拉姆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深山中采摘草药。 9月12日,也就是导致她丧生的袭击发生前两天,她发布了一段视频,说自己要回家了。

唐路也严重烧伤,目前正因涉嫌杀人接受调查。这对卓玛来说没有太大安慰。

“现在说这些都晚了,”她说。 “当时如果他们重视一点的话,好好管教惩罚他,现在不可能会出这么大的事情。”

拉姆火化后,骨灰被撒在她居住的村庄附近的一条河里   照片/纽约时报中文网

拉姆火化后,骨灰被撒在她居住的村庄附近的一条河里 照片/纽约时报中文网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