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13, 2019
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昌都的西藏政府军缴械投降 照片/翻拍自中国“人民”网

昌都的西藏政府军缴械投降 照片/翻拍自中国“人民”网

文/桑杰嘉
1950年10月,中国军方经过数月的准备完成了四万多士兵在珠曲(金沙江)东岸等地的军事部署,珠曲西岸是西藏政府军的防线前沿。中国的先遣部队更早已经抵达,并与西藏政府军发生了小规模的冲突。中国在部署军队的同时,向外界塑造本想“和平解决”问题,不得已而采取军事行动的假象,和平谈判、“劝和团”—-统统上阵。事实上,毛泽东早在1950年1月已经下达5月入侵西藏、10月前“占领全藏”的指示。

驻守在昌都的藏军寡不敌众 图片翻拍自中国“人民”网
中国因考虑舆论和国际社会的反应,更重要的是军队部署需要时间,在这期间中国大力鼓吹和西藏“谈判”、“和平解放西藏”等,目的是掩盖或淡化挑选最精锐的三万士兵,以及其他部队的协助下从四川、云南、青海、新疆对西藏“多路向心进兵”入侵西藏行动。中国入侵西藏占领全境必须要清除西藏政府军在珠曲边的防线,处理西藏政府军。

说到珠曲,西藏政府军为什么在珠曲边上防守?很多中国官方资料误导珠曲为西藏的“边界”,很多人也误认为当时西藏的边界是珠曲。说明这个问题需要回到1932年,甚至更早的1918年。

1913年,西藏政府驱逐了在拉萨的所有满清官兵之后,西藏政府加紧收复满清时期在康区占领的领土。1917年西藏政府军队开始攻击在昌都等地的中国军队(又称川军),中国军队连战连败,珠曲以西完全由西藏政府收复。最终迫使昌都的中国军队签订了《缴械协定》五条,1918年4月19日中国军队缴械,中国第七营营长张南山投江自杀,21日西藏政府军进驻昌都。西藏政府军收复昌都后兵分南北两路,北路军很快收复了珠曲西岸十三县,攻占娘荣,包围甘孜、巴塘等地,西藏军队目标是收复达孜多(康定)等全部被占西藏领土。当时,中国军队遭到很大打击,处境非常不利,因此,中国方面请求英国协调藏中停战。英国政府派遣重庆的英国副领事台克满(TEICHMAN)协调停战。最终在1918年8月19日西藏和中国方面签订了《昌都停战条约》共十三条。参与谈判的西藏军方代表是藏军司令噶伦喇嘛降巴丹达,中方刘赞廷,英国副领事台克满,三人均签字盖印。为了实施《昌都停战条约》1918年10月10日藏中再次签订了《绒坝岔撤兵条约》共四条内容,条约上有藏方、英方和中方代表签字。藏中军事冲突告一段落,西藏政府收复领土的战事暂时停止。

1918年停战不久后,藏中军队再次发生冲突,因为,西藏政府决心收复所有被占领的领土,虽然,1918年签订了停战条约,但收复领土的目标并未放弃。1930年西藏和中国军队再次正式发生冲突。1931年2月9日,西藏军队向中国军队发起攻击,中国军队大败退出甘孜、章果、娘荣全境。当时中国政府:“国难方殷,对藏极宜亲善,甘事从速和解”,中国军队无奈之下再次与西藏政府签订《暂时停战条约》,共八条。西藏代表代本琼仁,中国代表刘赞廷。

但是,1932年2月,刘文辉撕毁停战条约命令其部下多路进攻西藏军队,并勾结青海的马步芳军阀部进犯西藏多地,刘文辉部再次侵占了邓柯、石渠、德格和白玉等。西藏政府军虽然顽强抵抗,由于寡不敌众,失去了之前收复的多地。此时,中国军队内部发生危机,刘文辉无力继续战斗,立即让邓骧与西藏和解。在1932年10月8日,西藏代表琼仁和中方代表邓骧再次签订了《岗托停战条约》,共六条。第一条:双方接受和议,协定停战,弃仇言好。所有藏汉历年悬案,候听达赖佛与中央决定。第二条:汉军以珠曲上下游东岸为最前防线。藏军以珠曲上下游西岸为最前防线。双方军队,不得再逾越前进一步。条约最后一条称:“如有未尽,将来由达赖佛同中央修正之。”

签订了条约之后,停战直至1950年,由于“达赖佛和中央没有修正”,双方也没有违犯条约。因此,西藏政府军主力继续驻守在珠曲西岸,很清楚珠曲并非藏中边界线,而是临时停战防守的阵地前线。

再回到1950年,1950年5月22日北京电台广播称:“西藏当局派出代表去北京和谈,这样会避免西藏人遭受不必要的损失。”很明显这是中国的舆论迷惑,事实上在争取军事部署的时间。于此同时,中国方面派遣各路“劝和团”,有藏人、也有中国人,其中如,格西喜绕嘉措、格达、达赖喇嘛大哥达采仁波切、志清法师(中国人,曾在西藏寺院学习佛学多年),其目的就如中国官方文件中显示的“使达赖留在西藏并与我和解”。

另外,中国方面也提出有十条内容的谈判条件(当时保密),内容基本上与后来的《十七条》差不多。第一条就莫名其妙“西藏人民团结起来,驱逐英美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出西藏—-”事实是在西藏根本没有什么“英美帝国主义侵略势力”。显然,这只是中国入侵西藏的借口而已,如今中国官方都不好意思提起这个说法,从2009年彻底变成了“解放百万农奴”弥天大谎。

由于中国军队必须要经过康区和安多地区,为了防止康区和安多藏人的抵抗,中国采取了各种手段,其中包括借道等。主要措施还是竭力表示将维持康区现状的方式安抚康巴人,防止抵抗或者同西藏政府军联合。另外,中国军对大量的后勤运输需要靠康区藏人支持,当时,平措汪杰为中国军队从理塘到巴塘的供给运输组织了十万头牦牛,因此,可见当时康区藏人的合作或者不对抗对中国何等的重要,而且,中国共产党复制大量的国民党时期的大洋,大撒钱创造了“大洋哗哗如下雨”的“美景”康区藏人的抵抗。

1950年4月18日,十八军五十二师先遣支队到达甘孜,一五四团二营抵达邓柯。6月22日,渡过珠曲,收集藏军情报。早上十点钟左右在邓柯西四十里处与藏军三代本牟霞部几十名骑兵相遇。中午时分藏军主力赶到,包围了中国情报探员,击毙几十名士兵,俘虏八名。

1950年7月,藏汉军队在昌都北部的邓柯发生了军事冲突,中国军队在这次行动中摧毁了西藏军方设在邓柯的无线电台。

1950年10月7日,中国军队向西藏军队发出总进攻,十八军是主力军。中国军队的具体部署:“一支部队从大本营甘孜进发,由北路向昌都地区发起攻击;另一支部队从大本营巴塘由南路向昌都发动突然袭击,这样就可以从背后打击昌都藏军,并且切断其逃跑路线;第三支部队在中心开花,直接袭击昌都。”

中国四万大军武装侵占西藏,全面攻击西藏政府军在珠曲西岸防线的时间是1950年10月7日,对此,西藏流亡政府官方文件有如下记载:1950年10月7日,中国西南军区的军官张国华和王其美指挥的四万多名中国军队兵分八路突然向康区首府昌都发起攻击,在昌都地区的八千多名藏军虽然英勇抵抗,但因实力悬殊,寡不敌众,经过二十馀次的战斗后终于在19日被击败,约5799名藏军官兵在战斗中殉国。中国军队攻佔昌都并俘虏了时任昌都总督的噶伦阿沛.阿旺晋美。”

当然,中国官方对这次军事入侵杀害西藏军人的数字至今未公开,是国家“机密”。

以昌都为总部的西藏政府军在珠曲西岸苦战,10月18日昌都总督、噶伦阿沛.阿旺晋美撤离昌都,10月21日在昌都南五十公里处遭中国军队包围迫使投降,俘虏了阿沛.阿旺晋美等西藏政府军要员。

中国入侵占领了西藏重镇昌都,西藏政府军主力被摧毁。

中国对这次军事入侵策略除了人海战术外是:“敌人对于此广大地域的地形了如指掌,还有他们很会骑马,我们好像老虎拍苍蝇一样—-有力使不上。因此,西南军区的领导人指示我们进行包抄动作。我们被告知,全靠我们是否能够捉住敌人,如果我们能够包围敌人,即可取得胜利。” 而西藏政府军方恰恰没有认识和利用自己的优势进行抗击。

中国四万多实战兵力极强的军队对不到一万人的兵力,且没有多少实战经验和先进武器装备的西藏政府军,结果可想而知,但是,用兵史上不全是因多、强而注定赢。在这次反抗侵略的战斗中,西藏政府、西藏军方领导人也有着直接责任,有失职,无智慧策略等是肯定的。最重要的还是西藏国民整体缺乏国家意识、政治意识和保卫国家精神所造成,西藏政府军再厉害,没有全国人民的支援是绝对不能取胜的,更何况,中国军队攻打西藏政府军的危机关头安多和康区绝大部分藏人袖手旁观,甚至为中国军队支援后勤和政治上进行协助,这是对西藏政府和政府军致命的打击。假设当时西藏全体国民或者大部分国民反抗中国入侵,中国占领西藏并非如此顺利。

很多人认为当时西藏政府军是绝对不是久经沙场的中国军队的对手,这样的想法似乎是铁钉道理,但是,兵家之言并非完全如此。我们不妨看看当时十八军第二参谋长四十年后怎么看这场战争的。

“如果噶厦不死守珠曲而是采用游击战来截断我供给线,分割、分散我兵力,拉长我的战线,在运动中集中优势兵力将我各个击破,有可能彻底拖垮入藏部队。—–

—只可惜当时西藏噶厦没有懂军事的人。—-没有作战经验,没有正规编制,没有精良装备、没有后勤保障的—–不应与经验丰富、兵强马壮的共产党军队搞阵地战。他们应该主动放弃珠曲防线,把我们的入藏部队放进去,集中优势兵力打后勤,阻我后撤,让天然的地理和气候条件发挥作用,让入藏部队自行毁灭。用这种方法来对付入藏部队,何愁西藏守不住?

—-当时势态发展,他们没有朝这个方向努力。”

这样的判断确实有根据,而且,中国从新疆派出入侵西藏军队的情况证明了这一点,西藏的地理和气候确实是西藏军队的巨大优势。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想,当时中国共产党刚夺下中国的天下,数百万计大军一下子“失业”,这对统治者是非常危险的问题,因为,共产党教导他们“枪杆子里出政权”。所以,入侵西藏等地可以减轻中国政府这方面的压力,以“解放西藏”、“驱逐帝国主义势力”等等为口号,把万计的军队送入战场当炮灰,中国当权者一点也不吝啬,因此,就算西藏政府军1950年守住了各地防线,中国的入侵野心不会改变,中国政府涂炭士兵生命的行为也不会收敛,中国当权者为了侵占西藏不惜把中国士兵的尸体铺满西藏大地,血流成河。而西藏政府要长期抵抗如此强大的军力也是非常艰难和残酷的问题,除非西藏国民进行全民性的防御抵抗,但是,可能性并不高,因中国的统战已经把藏人分化的非常严重。

中国以“解放西藏”、“驱逐美帝国主义势力”等宣传口号下,部署数万计部队从之前非法占领的安多和康区向西藏中部推进,并在“和平解放西藏”的舆论下对昌都地区防守的西藏军队发起全面战争,摧毁西藏政府军的防守,屠杀藏军、占领西藏重镇昌都后,中国的说法仍然是:

“尽管解放军刚用武力拿下昌都,但此刻的首要任务依然是和平解放全西藏。”

“和平解放”多么好听、多么万能、多么模糊、多么美丽的谎言!

中国侵略军占领的消息传到首都拉萨后震惊了西藏政府和国际社会。

而中国人所谓的“和平解放西藏”还要继续演唱,直至完全占领西藏。

西藏政府驻多麦总管阿沛阿旺晋美

西藏政府驻多麦总管阿沛阿旺晋美

阿沛阿旺晋美 在投降后与中共军队开会

阿沛阿旺晋美 在投降后与中共军队开会

用牦牛托运中共军用物资进藏

用牦牛托运中共军用物资进藏

从西藏康区用牦牛托运中共军用物资进藏

从西藏康区用牦牛托运中共军用物资进藏

驻扎在昌都的西藏政府军

驻扎在昌都的西藏政府军

中共军队攻击藏军

中共军队攻击藏军

來源:西藏之声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