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2017年,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印度演说,与台下数千名流亡藏人挥手致意。 照片/AP

2017年,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印度演说,与台下数千名流亡藏人挥手致意。 照片/AP

 

文/苏嘉宏 ( 台湾辅英科技大学教授 )

2019年10月3日,西藏流亡政府、藏传佛教各教派和苯教,以及来自世界20余国的340多名藏人代表,在印度北部达兰萨拉召开为期三天的 “第三次流亡藏人特别大会”,主要针对历辈”达赖喇嘛与西藏民众间不可分割的特殊关系”、”藏人行政中央的‘5.50愿景’ ” 两项主轴进行讨论。

会中一致通过了有关达赖喇嘛尊者的转世问题的四项决议,重点在于藏人祈请达赖喇嘛尊者再度转世,决议申明:“达赖喇嘛的转世认证权力,完全属于达赖喇嘛尊者本人,以及达赖喇嘛办公室『甘丹颇章』相关负责人。除此之外,其他任何国家、政府、团体与个人都无权干涉。”

决议的文字中提到:“根据达赖喇嘛尊者的观点,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西藏问题没有获得解决,西藏没有实现自由,下一世达赖喇嘛将转世在一个自由的国家或地区,但决不会在中国占领的土地上转世。”,这段文字的 ‘如果’ 显然对北京犹有保留余地;后来的10月6日,达赖喇嘛尊者在达兰萨拉接见“第三次流亡藏人特别大会”的全体与会代表和藏人行政中央全体公务员时的谈话,依然强调“在哪里能够利益众生就将在那里服务大众,将会继续观察中国的变革,慎重对待访问中国和西藏的可能性。”

会议召开稍早之前,西藏人民议会洛桑札巴议员九月中旬在印度德里藏人区(Majnu-ka-tilla)中一处甘丹寺经营的宾馆,随后又在达兰萨拉的秋诺宾馆(Chonor House, McLeod Ganj, Dharamshala)中,先后两次在聊天中受访,借此提供一个流亡藏人社区中的背景了解。

西藏流亡政府的经济不会断,还会越来越好
洛桑札巴,康区理塘人,娴熟中文,以法律协会服务藏人社区而知名,是本届新当选的康区议员,在司政洛桑僧格与前议长边巴才让之间因为换届选举过程迄今的一些龃龉而在藏人的法院中进行诉讼,他是代表司政的辩护律师。本届预选的选票比正式选举高,正式选举的时候候选人彼此拉票所致;他自信,下一届的选票会这一次高。当被问到“新的司政候选人?”和“对流亡藏人社区未来的看法?”时,洛桑札巴议员乐观地说:流亡藏人社区的未来只会越来越好!

西藏人民议会洛桑札巴议员(右)照片/ 苏嘉宏摄)

西藏人民议会洛桑札巴议员(右)照片/ 苏嘉宏摄)

洛桑札巴议员说,越来越好不只是经济上越来越好,印度的流亡藏人社区还会继续坚持五十年;目前有个规划,只是开始,都是公开的,也就是即将会讨论到的“5‧50”发展计划,类似中国也有“两个百年”计划一般。经过2016年选举中发生的种种事情,有很多人就觉得西藏未来会走下坡,这些诸多分歧性的事情余波荡漾,在2017年还一度被催化到高峰。现在西藏人发现自己是被“中国操纵”,过去连美国和西方主要国家的选举也是被伸手其中;显然,中国伸手操作期间的效果很好。但是,西藏人逐渐知道自己被诱惑、被骗了,西藏人从此对社交媒体网路都很留意很谨慎,不去看微信、脸书,知道要谨慎面对泛滥的假新闻。现在经过一传十、十传百,只剩还有一小部分人还在用微信;一些人渐渐地不被信任,且被视为挑拨离间、破坏团结的亲共人士,目前的整个藏人社区态度已经呈现不同于选举期间的拐弯、u-turn的情况。

在议员中,洛桑札巴议员是11位“常委(理事)”之一,要正式上班,有固定支领薪水的。 “我是主张‘中间道路’的,如果中国以为坐等达赖喇嘛圆寂西藏问题就能解决?”洛桑札巴议员认为:“根本不会,而且只会越来越糟!”

参与议会一些涉及行政的审议工作之后,我了解到,西藏流亡政府的经济是不会断的!这是根本,经济不会断,而且已经走在比以前更好的转型;洛桑札巴议员说,这是有根据的,但不便透露。另外,在人口流失、变动(移民)这方面,流亡藏人的确在地址、位置上是在变化,但是共同理念、思维却是不变的,流亡藏人在任何地方都一样,更何况目前的网路化对异地藏人的连结作用。

至少64.8%流亡藏人支持“中间道路”
流亡藏人最少也有64.8%是支持“中间道路”,自1974年以来,“中间道路”的内涵一直在变化,但却是变得越来越不利于西藏,相对地却越来越有利于中国。 “中间道路”现在固定下来的定义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下名副其实的自治,这已经达到了极限。在此定义下,出访时各地年轻藏人都说:那我们的民主体系(demoncracy system)要怎么办?会变得怎样?但是,达赖喇嘛说,不管民主也好,不民主也好,只要幸福就好,这个说法显然已经自己达到了自己的“极点”,再也不可能进化(再去变化)的底线了!要再越线、再进化,民众不会同意了;不循此路径,再抱着其他的幻想的话,等待更容易的方法,完全不切实际了,这一点中国必须体认。

10月1日,印度流亡藏人在中国大使关外面高举雪山狮子旗,抗议中共建政70周年 照片/AP

10月1日,印度流亡藏人在中国大使关外面高举雪山狮子旗,抗议中共建政70周年 照片/AP

毕竟再进化下去,民众反对之外,印度政府和国际社会也会有压力。印度政府于2014年制定一个重建政策(注),印度藏人的国民待遇有所提升;有知识文化的年轻藏人大学毕业,在印度和世界各国都有很好的发展,已经有进入加拿大温哥华立法会成为立法体系民意代表者。碰触底线必将反弹到“独立”的那一面,一旦“中间道路”被定性成不是一个有用的解决方案,“极端主义”也会抬头。

洛桑札巴议员诚恳地说,我从西藏过来,我当然希望西藏问题能够被解决。再多次议会或其他公开场合的发言中,我始终坚持“中间道路”。我想这个道路,能在达赖喇嘛在世期间完成是最好的,因为达赖喇嘛具有绝对威望之说服力,藏人不会反对;完全不是中国宣传的那样,达赖喇嘛表面是一个,里面又是另一个,基于这种误解是会因此付出很大的代价。尤其是,可以在达赖喇嘛诏令中写下“中间道路”,藏人不能反对争辩;一旦立下这一个基本规定(基本的、威望的诏书),藏人笃信佛教、观世音菩萨的佛法,反对者岂不成了“叛教魔鬼”?我这个民间小人物,对中国为何反对中间道路?深感不解。

下一届司政候选人可能是谁?
中国近年来富强了,中国梦我也希望可以实现。可是中国梦再怎么好?伴随着西藏问题未解决的恶梦,不会美好,随时会惊醒!很多人是不愿意看到中国崛起的,一个国家或许没有这种阻挡的力量,但是隐然成形的世界“反中集团”的集体就有,美国、欧盟主导的世界贸易战争敌意围绕的国际倾向中,西藏流亡政的经费绝对不会断,这是very simple的概念。在中国境内西藏的西藏人,也是西藏人,西藏血统不能换掉,民族爱戴不会改变,当贫富差异越来越小,生活越趋平凡,就不觉得幸福,文化、语言、民族尊严就变得更加重要。没钱希望有钱,有钱生活没意义,就会祈求mental peace;百年、五十年以后,外地西藏人对中国西藏人号召力很大,那时民族尊严会日复一日重要,现在则是生活上的。达赖喇嘛一旦圆寂?境内藏人宁愿去死也要见达赖喇嘛一面,不要造成永远不可能复合的伤疤,藏人报仇五十年、百年也不晚。

4月4日,西藏佛教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出席印度教育活动 照片/AP

4月4日,西藏佛教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出席印度教育活动 照片/AP

下一届的司政候选人可能是谁?洛桑札巴认为,在台湾选举过程中的世俗化情况不一定会在藏人社会中复制实行,毕竟两者社会结构不同,西藏处于抗争活动中,与台湾相较规模大小也不同。我们在2016年的选举经验中已经意识到世俗化问题的严重性,有所警惕。边巴才让不予评论,嘉日卓玛是有可能出来参选的?其他可能参选者也很多,现在也不是看不出来,但现在来说确实过早了一点,变化还很大。

洛桑札巴议员说,其实西藏未来五年(2021年─2026年),谁当司政根本不重要。司政这个职位,或许中国会认为人选很重要,甚至期待谁比较具有协调性而与北京友善?这根本就是个荒唐的看法。

洛桑札巴议员问:还能协调什么?再协调就是“空手投降”,现实上是已经到了不可能再进化的底线(中间道路的定义),我觉得期待某个人来当司政而将底线再退让、超过,这是荒唐无比的想法。除了前述的思想疆界之外,还有立法疆界,45个议员会在议会里面会一致反对;任何甫上任司政的声望再高,也不足以在“新官上任三把火”之际,推动“中间道路”的改变。

洛桑札巴议员分析指出,未来司政的人选应该会是一个“崭新”的人选,没有过过去历史争论和包袱,可能也不会是在现在的“局”里面的、台面上的人物?而这个人一定支持“中间道路”,才会当选。

有些人需要受访和宣传,洛桑札巴议员除了顾虑会被剪辑而失去原意,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之外,身为现任议员经常有被媒体报导的机会,他觉得其实不需要那么急切去争取。

办理法会需要多少资金?洛桑札巴议员说,有多供多、少则供少,这次为达赖喇嘛祈求长寿的法会,每个集团都有出资,康巴(四水六岗)出了1千5百万( 10.5 million),整体筹了4千万以上是跑不掉的;若您要办一千万、五百万都可以办一个法会,五个团体其实都有自己办的能力,可惜达赖喇嘛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无法逐一办理,所以合并办理。法会要不了那么多钱的,剩下的当然都是供养上去了。台湾人远地而来花个3到5百万就可以成了,但关键是达赖喇嘛的时间不允许,毕竟想帮他办的人很多很多,钱是其次的了。这次法会之后,还有莲花生大师的法会,正在募集供养。

流亡藏人在新德里示威,要求中国政府让达赖喇嘛返回西藏 照片/美联社

流亡藏人在新德里示威,要求中国政府让达赖喇嘛返回西藏 照片/美联社

关于转世,洛桑札巴议员劝北京可以不用去找什么灵童了,因为达赖喇嘛说,不会转世在境内西藏了;而且还是会以原来宗教传统的方式转世,完全不会以所谓的“各教派、教派内高僧共推(选)一位‘教宗(职务化)’ ” 的进行。他说,只有两个可能:一种是在圆寂之后,另一种是在生转世。圆寂前历史上也有过,若现在开始就择取一位灵童应该是时机了,达赖喇嘛说他会活到110岁的话,到那时候灵童可能已经二三十岁。 2021、2023年开始找到的话,就算还没圆寂以前没有拿格西,也无所谓。即将到来的十一月宗教(各教派高僧)会议,噶玛巴印为印度政府的原因,不会回来的可能性较高,宁玛派掌教难产,也没关系,教派也有其他代表。能来最好,不来也无所谓,还是以自己格鲁派教统、传承为主,“历辈达赖喇嘛与藏人的关系” 或说是转世从来都不是别的教派可以插手的。

注:印度政府2014年制定“西藏重建(Rehabilitation Policy)政策”,是印度内政部、外交部,有关的邦政府和西藏中央政府代表团的会议结果。该政策对印度藏人福利做出明确的政策声明。还规定了有关土地租赁,扩大中央和国家福利的事项。政策指导方针也明确表示允许藏人从事任何经济活动,在此范围内,可以向他们发放相关文件/贸易许可证/许可证。其中还规定,西藏难民也被允许在他们具有专业资格的任何领域从事工作(护理、教学、特许会计、医学、工程等领域)。该政策准则应发送给所有有关国家,对其他容留藏人国家具重要意义,因为印度试图与其他国家制定统一政策,以处理西藏难民的重建和福利问题。

来源:风传媒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