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twp facet="keyword_filter"]
[facetwp facet="content_types"]
[facetwp facet="categories"]
[facetwp facet="tags"]
[facetwp sort="true"]
  • 中共自作自受的一次外交重坐
    二月 11, 2011
     •  发布者:Tenzin Rinzin
     

    文/甲栋慈旺 :   中共自作自受的一次外交重坐一場中法的外交戰中所显现的西藏問題的描述。   據西藏流亡政府英文網站消息,應波蘭國會參議員議長、前總統萊赫‧瓦文薩(Lech Walesa)和波蘭國會支援西藏組織的邀請,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從12月5日開始,在波蘭正式展開為期一周的訪問。访问的第二天,,萨科齐总统不顾中方的强烈反对和一再严正交涉,以法国总统和欧盟轮值主席的双重身……….全文

  • 佛不笑了
    二月 9, 2011
     •  发布者:Tenzin Rinzin
     

    作者:Dibyesh Anand(迪畢石•阿南德): 譯者:卜花兒:   “噶瑪巴是中國間諜?”“達賴喇嘛的繼任者可能是中國的奸細?”“這是中國為控制邊境地區使用的新花招?”媒體對噶瑪巴喇嘛的猜疑令人髮指。可悲的是,這種新聞報導沒有以任何實情調查為依據,這不僅暴露了印度媒體的工作方式,也打擊了藏人對印度民主的信任,進而危害了印度在西藏的長遠利益。   警方在搜查中發現了價值幾千……….全文

  • 西藏新生奏鳴曲——讀《藏土出中國》
    二月 9, 2011
     •  发布者:Tenzin Rinzin
     

    作者:孫乃修 :   羅曼羅蘭凝望著夕陽暮色,頓覺心中靈光一閃,約翰克利斯朵夫的性格面影忽然從心靈中一躍而出,恍若一輪紅日跳出大海,他驚喜地立刻訴之筆端,像貝多芬忽來靈感立刻將一串旋律傾瀉筆下。   當北明面臨西藏苦難獨自沉思時,她心中一定有過這樣的靈光激射,一定產生過荊棘般燃燒的道義激情,催放出一串燦爛的思想花朵。這本新著《藏土出中國》,帶著思想的芬芳,在我們面前敞開,不正是……….全文

  • CCTV說“拉薩百姓最幸福”
    二月 5, 2011
     •  发布者:Tenzin Rinzin
     

    文/唯色 : 起先是某個外媒的電話採訪,說拉薩市被評為“百姓幸福感最強城市”,問我有何看法。新年伊始,突然收到如此一個充滿諷刺意味的大禮包,我想像得到許許多多的拉薩人會有怎樣的反應。我笑著反問道,日日夜夜生活在槍桿子下,連去寺院朝佛也被狙擊手瞄準著,難道會有幸福感嗎?   幾天後,這個堪稱最為荒誕的新聞出爐了“中央電視台財經頻道”中央電視台經濟生活大調查“百姓幸福感調查結果揭曉,2010……….全文

  • 噶瑪巴的“巨款”風波
    一月 31, 2011
     •  发布者:Tenzin Rinzin
     

    文/端雲南傑 :   從昨天開始,印度多家大小媒體都在大肆報導警方於大寶法王噶瑪巴的寺院裡查獲出“巨額”現鈔一事。印度的各大私營媒體中屬NDTV最有權威,在這次事件上的報導較客觀,用了“圖伯特高級喇嘛,中共在喜馬偕爾的間諜?”這種問句形式的標題。 可是有一些平時把雞毛蒜皮的小事都歸為““Breaking News””的地方小媒體,也許是因為收視或收聽率實在太爛,這次激動地大報特報亂報了一……….全文

  • 錫金前長官嘉央多吉致信“印度時報”抗議對嘉瓦噶瑪巴的誣陷
    一月 31, 2011
     •  发布者:Tenzin Rinzin
     

    致新德里“印度時報”總編輯 敬啟者: 有關於 2011年1月30日“印度時報”的新聞“噶瑪巴也許是中國間諜。”我們十分難過,不只是因為印度警方進入噶瑪巴居住的地方進行搜查,也是因為媒體試圖捏造一個莫須有的事情,不但誇大其詞,還惡意指控噶瑪巴本人就是中國間諜。噶瑪巴不只是西藏六百萬藏人的精神導師,也是印度喜馬拉雅地區上千萬佛教信徒的上師。我們這些住在錫金的人,跟貴社位於德里的記者一樣,都是印度人,然……….全文

  • 不是合法與非法的問題,是有關信仰!
    一月 31, 2011
     •  发布者:Tenzin Rinzin
     

    一位印度記者的文章: 假如這部分錢是非法的,那幾乎所有的宗教機構都要小心了! 對於這樣一個偉大的藏傳佛教領袖噶瑪巴來說,這點錢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他最近剛從菩提伽耶,每年一次的祈願法會回來,接見很多從世界各地來的帶著虔誠心的弟子,那些弟子也會供養他們最敬愛的上師,只是幾百萬盧比(不是美金),那值得大驚小怪嗎?那如果發生在非洲,或許是。但是如果是在美國,日本,韓國,香港或台灣,當然不是!尊勝大寶法王……….全文

  • 嘉瓦噶瑪巴在西藏時的故事
    一月 29, 2011
     •  发布者:Tenzin Rinzin
     

    文/唯色 : 幾個小時前,看見英國廣播公司中文網報導:噶瑪巴捲入印度媒體間諜指稱。稱“印度喜馬偕爾邦警方在流亡西藏佛教領袖第17世噶瑪巴的寺院中發現了價值印度盧比 6千萬的外國貨幣,包括價值 130萬印度盧比的人民幣 … …喜馬偕爾邦警方負責人說,找到中國貨幣對警察來說是個重大線索。警察還同時繳獲了20多種其他國家的貨幣。” 非常震驚!一來震驚於印度方面的如此草率行為,這是……….全文

  • 藏人覲見尊者達賴喇嘛沒有罪
    一月 28, 2011
     •  发布者:Tenzin Rinzin
     

    文/唯色 : 記得十一、二年前,我在西藏自治區文聯當“西藏文學”的編輯,有一天,已經去世的好友加央西熱悄悄告訴我,明天文聯領導要清查所有藏人的家,讓我趕緊去把佛龕裡供奉的嘉瓦仁波切(達賴喇嘛)法像藏起來。加央西熱是作家協會副主席,當然知道這次秘密的清查行動。文聯有七十多名幹部職工,藏漢各佔一半,據悉只清查藏人而不去漢人家裡,領頭的是文聯副主席、著名作家馬麗華。   後來,我在一篇文章中寫……….全文

  • 假如達賴喇嘛退休
    一月 28, 2011
     •  发布者:Tenzin Rinzin
     

    文/李江琳 : 去年10月23日,達賴喇嘛在多倫多舉行的加拿大第二屆漢藏論壇上透露,他將向流亡政府議會正式提出完全退休。這個消息立即引起了廣泛興趣。   達賴喇嘛雖然依然身體健康,精力充沛,但畢竟已是75歲高齡的老人。他為藏民族的生存,為促進世界和平和人類福祉奮鬥了大半個世紀,退休也在情理之中。然而,一旦達賴喇嘛退休,對西藏流亡政府的運作,以及今後的藏中談判將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呢? &nb……….全文

  • “就像一扇窗戶,讓世人聽到境內藏人的聲音”
    一月 24, 2011
     •  发布者:Tenzin Rinzin
     

    文/唯色 : 北京奧運之前的某一天上午,正在北京學習中文的Dechen Pemba 本要去上課,卻突然被幾十個警察押送至機場,直接逐回倫敦。第二天,中國外交部向駐京外媒宣布:她是民族分裂組織“藏青會”的骨幹成員。當然這與北京奧運有關,更與 2008年3月遍及全藏地的抗議有關,身為英籍藏人的Dechen Pemba,被中國有關部門貼上了莫須有的標籤。   這個意外的遭遇反而成為一個契機。回……….全文

  • 從一份文件看歷史是怎樣被打扮的
    一月 24, 2011
     •  发布者:Tenzin Rinzin
     

    文/李江琳 : 1959年3月17日深夜,達賴喇嘛率噶廈主要官員,經師以及家人離開羅布林卡。由於倉促出走,許多文件沒能帶走。“拉薩戰役”後,解放軍在羅布林卡收繳了噶廈政府的大量文件。對中共來說,這些文件可以用來證明“噶廈政府預謀叛亂。”可是,幾十年來,公佈的文件只有1959年4月發表的達賴喇嘛與譚冠三往來的六封信。資料顯示,譚冠三共寫了四封信,“達賴喇嘛與 1959年3月16日給譚冠三复信後,18……….全文

  • 一百二十萬西藏人死於非命
    一月 20, 2011
     •  发布者:Tenzin Rinzin
     

    文/甲童慈旺 : 在” 達”文的第三部分,所謂他在”保護西藏人權”文中說: “達賴經常說他要”保護西藏人權”,並每年都發表所謂”西藏人權狀況”的白皮書,污蔑中央政府在西藏剝奪人權,踐踏人權”……。事實上,中國在西藏的踐踏人權行為是一個普遍的問題。儘管當權者……….全文

  • 評寒冰的所謂“達賴的偽和平邏輯”
    一月 12, 2011
     •  发布者:Tenzin Rinzin
     

    文/甲童慈旺 : 兔年將臨之際,達賴喇嘛通過網路向包括華人在內的世人祝福新年快樂,風調雨順,五穀豐登,社會和諧,世界和平。   對一般人而言,辭舊迎新。祝愿全家團聚,身體健康。為了吉祥如意;一張白紙,好勾畫新的一年。但是對於那些習慣了造謠中傷,撥弄是非的人來講, 在辭舊迎新之際,抹黑攻擊和平大師達賴喇嘛,來誤導中國境內不知情的民眾,是中共御用媒體及傳聲筒的頭等大事,也是他們的“新年賀詞”……….全文

  • 中國留學生感謝達賴喇嘛
    一月 12, 2011
     •  发布者:Tenzin Rinzin
     

    文/孔靈犀 : 作為一名留學生,懷著“振興中華”這個古老而又年輕的夢想,當同學們追逐投行的高薪時,我花了四年時間在哥大學習拉丁語和古希臘語,探索西方文明的心臟以期獲得全新的視角。可是“低人權”和破壞環境的方式換取經濟發展的行為讓“振興中華”成為空談時,一遍遍拷問我內心的問題是我應如何努力才能最大化個人對社會的貢獻?在當下時局的迷亂中,我們最終如何建立一個新的秩序讓社會在創新中傳承並實踐中華古典文化……….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