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 西藏新闻社记者
由藏人行政中央驻伦敦办事处代表索朗次仁主持的“2019容量为论坛”第一场小组讨论 照片/ Tenzin Nyishon /瑞士

由藏人行政中央驻伦敦办事处代表索朗次仁主持的“2019容量为论坛”第一场小组讨论 照片/ Tenzin Nyishon /瑞士

“2019日内瓦论坛”于周四(11月14日)在瑞士日内瓦召开,来自世界各国的与会代表共同围绕以“中共的高科技压制与宗教自由”为主题进行了讨论。

本周四(11月14日),由藏人行政中央外交与新闻部和藏人行政中央驻日内瓦办事处联合举办的“2019日内瓦论坛”(2019 Geneva Forum)在瑞士日内瓦召开。

本届论坛将以“中共的高科技压制与宗教自由”,重点讨论中国高科技压制中的四个跨领域问题:即技术与人权的未来;中国利用高科技压制信仰人士;北京监视技术的出口和消除中国主导的奥威尔世界的恐惧为主题进行讨论。

在11月14日论坛开幕式结束后举行的小组讨论中,第一个小组会议由藏人行政中央驻英国伦敦办事处代表索朗次仁主持。与会各界代表讨论了中国政府利用高科技压制其统治下的西藏,东突厥斯坦、香港和内蒙古的情况,中国的2020年计划。中国社会信用体系,个人监控技术向独裁政权的输出,以及迫切需要应对的专制主义的趋势等议题。

与会各界代表认为;中共当局的这种控制机制主要目的是保护共产党和参与共产主义体系的人民。以及压制少数民族的文化与宗教信仰。

小组主持人索南次仁表示:“残酷的政权和对公民的控制是这项技术的核心。这是一项中共当局控制社会的工程,是基于收集个人数据和监控社会的高科技监控技术。没有任何的人情味。因此,这是我们所向往的世界吗?还是世界应该反对这一点?我们能为此做些什么?”

小组讨论主要发言人;达赖喇嘛尊者前特使格桑坚赞(Kelsang Gyaltsen)、香港人权活动家钱志健(Edward Chin)、联合国观察组织代表希拉里·米勒(Hillary Miller)和布拉格查尔斯大学的汉学家菲利普·吉鲁什(FilipJirouš)相续就中国的监控技术发表演讲。

前特使格桑坚赞谈到过去几十年来中国对国际社会的政治态度,并指出国际社会和各国政府必须对过去几十年的中国所实施的各项政策进行认真和批判性的考察,并从中得出正确的结论和经验教训。

达赖喇嘛尊者前特使格桑坚赞在2019日内瓦论坛“第一场小组讨论会上致辞 2019年11月14日 照片/ Tenzin Nyishon /瑞士

达赖喇嘛尊者前特使格桑坚赞在2019日内瓦论坛“第一场小组讨论会上致辞 2019年11月14日 照片/ Tenzin Nyishon /瑞士

格桑坚赞提出了四个问题和意见:1.对中国的误解,由此而导致的失败政策; 2.丧失西方人权政策的信誉;3.中国正在对世界范围内的人权和自由发展构成威胁:4.确保中国对《国际人权公约》的承诺。

格桑坚赞指出;在西方占主导地位的思想流派认为,安静的外交是避免丢脸最有效的方法,显然,这种策略在很大程度上恶化了藏人的生存状况和自由,这也显示出中国的人权状况正在不断恶化。

格桑坚赞强调:“然而,人权捍卫者和激进主义者,以及民主和法治的倡导者,才是决定国家未来发展方向的决策者。 ”

他补充说:“世界各民主共同体必须联合起来,使中国对自己的系统性和严重侵犯人权行为负责,我们必须重新致力于基本的信念和尊严,人权、民主和法治的增强是我们的最终政治意愿。”

在这种背景下,前特使格桑坚赞提请与会各国代表密切关注中国向世界各地的独裁者出口其发明的个人监控技术与压迫政策的发展趋势。

由开放技术基金会(Open Technology Fund)于今年9月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记录了中国向世界五大洲的至少73个国家销售各种类型的监视和互联网检查设备。例如,由国家支持的海康威视数字公司是全球最大的监控公司,其业务遍及全球100多个国家。

“2047香港監察”召集人,香港人权活动家钱志健(左二)在“2019日內瓦论坛“小组讨论会上介绍香港局势   2019年11月14日 照片/ Tenzin Nyishon /瑞士

“2047香港監察”召集人,香港人权活动家钱志健(左二)在“2019日內瓦论坛“小组讨论会上介绍香港局势 2019年11月14日 照片/ Tenzin Nyishon /瑞士

第二位发言者是2047《香港观察报》的召集人,香港人权活动家钱志健(Edward Chin),他介绍了中共当局在香港历次抗议活动中使用的监视工具,以及军警的暴力、滥杀滥伤的战术,为威权主义在21世纪的冲突解决方案提供了新的见解。

他警告说:“如果香港或北京政府不听取香港人的意愿,争取香港自由的斗争将持续十年。”

钱志健概述了香港人对当局制定“逃犯条例”的愤怒,并简要地阐述了西藏和香港问题之间的根本区别。

他表示:“香港对我们来说是中国的一部分,但根据我们小组的理解,西藏不是中国的一部分。我们说得很清楚,无论我们走到哪里都发表这一观点。这就是我们这个小组的立场。香港人民并不是在要求独立。我们所希望的是“一国两制”在50年之内保持完整。”

第三位发言者是总部位于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与非政府团体观察组织的代表希拉里·米勒女士(Hilary Miller),她批评中国的恐吓行为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造成的负面影响。

米勒女士表示:“中国是由47个国家组成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国,但中国出于各种原因一直在起着消极作用。鉴于中国是世界上侵犯人权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因此长期控制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是荒谬的行为。”

联合国人权与非政府团体观察组织的代表希拉里·米勒女士(右一)在小组讨论会上介绍中国在联合国的发展趋势 2019年11月14日 照片/ Tenzin Nyishon /瑞士

联合国人权与非政府团体观察组织的代表希拉里·米勒女士(右一)在小组讨论会上介绍中国在联合国的发展趋势 2019年11月14日 照片/ Tenzin Nyishon /瑞士

在讨论中国对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产生负面影响的不同方式时,米勒女士进一步指出:“中国在联合国系统地的反对解决其人权问题。以及在人权理事会会议期间不断打断演讲嘉宾,甚至威胁和骚扰维权人士。并且还谴责联合国官员违反联合国道德规范程序行事的历史。最后,中国虚张声势,并与其他不良行为者进行协调,以期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进行虚假的叙述。”

最后一位发言者是布拉格查尔斯大学的汉学家菲利普·吉鲁什先生(FilipJirouš)。菲利普先生专门研究中国统一战线(United Front Work)在国外的活动,尤其是中国的高科技技术。他在小组讨论上探讨了中国不断发展的数字列宁主义。

吉鲁什先生发现,中国数字威权主义背后的核心思想是“做列宁和毛要想做的事,那就是完全控制国家,经济,以及人民的思想。”

布拉格查尔斯大学的汉学家菲利普·吉鲁什先生在“2019日内瓦论坛”上介绍中国的高科技技术对人权与自由的压制 2019年11月14日 照片/ Tenzin Nyishon /瑞士

布拉格查尔斯大学的汉学家菲利普·吉鲁什先生在“2019日内瓦论坛”上介绍中国的高科技技术对人权与自由的压制 2019年11月14日 照片/ Tenzin Nyishon /瑞士

他进一步指出:“特别是在2017年之后,中国开始抛弃邓小平及其改革带来的一切东西,这是国家与党的分离以及领导层更替的机制。显然,中国选择了新的道路,并将所有的赌注都押在了新的系统上。”

他说:“中共认为,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分析及收集将能够开展新的共产主义运动。因此中国成为人工智能开发的最大投资国。”

参与小组讨论的专家和学者们一致认为,随着中国的数字威权主义走向全球,世界各地的自由和民主都将受到威胁,而中国对全球数字基础设施的控制意味着在地缘政治影响力以及监视和数据收集方面获得战略地位。

《西藏之页》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