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自由之家”的马林平和“中国人权”执行主任沙龙·霍姆在“2018日内瓦人权论坛”上发言 照片/ Niels Ackermann / Lundi 13 / DOOR / CTA / Geneva

“自由之家”的马林平和“中国人权”执行主任沙龙·霍姆在“2018日内瓦人权论坛”上发言 照片/ Niels Ackermann / Lundi 13 / DOOR / CTA / Geneva

在联合国对中国展开第三轮普遍定期审议(UPR)前夕,藏人行政中央外交与新闻部与驻日内瓦办事处,在瑞士日内瓦联合举办了一场以“2018年日内瓦论坛- 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为主题的会议。

11月2日,在联合国对中国展开第三轮普遍定期审议(UPR)前夕,藏人行政中央外交与新闻部与驻日内瓦办事处在瑞士日内瓦,联合举办了一场以“2018年日内瓦论坛- 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为主题的会议。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学者,人权活动人士在会议上就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权状况;藏人,蒙古人,维吾尔人和香港人的状况;联合国人权机构与中国接触所面临的挑战等三大主题进行了讨论。

以下为“2018日内瓦论坛”全体会议及小组会议上与会嘉宾进行讨论的内容:

“2018日内瓦人权论坛”第一场会议“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权状况” 照片/ Niels Ackermann / Lundi 13 / DOOR / CTA / Geneva

“2018日内瓦人权论坛”第一场会议“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权状况” 照片/ Niels Ackermann / Lundi 13 / DOOR / CTA / Geneva

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权状况

“2018年日内瓦论坛”的第一场会议由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联合国联络官凯穆勒主持,会议讨论了与中国人权的发展总体趋势。

美国自由亚洲电台东亚地区常务董事明李米切尔(Min Lee Mitchell)谈到,近年来习近平统治下人权状况的趋势。维吾尔族中国民主活动家吾尔开希批评西方政府,特别是美国政府对中国的“天真”,以及西方政府不了解中国领导层的动机和意图等。

藏人行政中央西藏政策研究学会主任图登桑培则阐述了宗教对于藏人的意义,特别是达赖喇嘛尊者等西藏宗教领袖的转世问题。他批评了梵蒂冈最近与共产党就中国天主教主教的任命达成的协议,并对“中国宗教”这一概念表示关注,他强调;这种概念将对西藏文化和佛教信仰产生持久而极端的负面影响。

与会的波莫纳学院的格拉德尼教授(Dru Gladney)概述了“一带一路”对维吾尔人的影响。虽然,他们认为中国的政策本身导致了“新疆问题”,但他预计“一带一路”才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会对维吾尔人造成更大的压力。

南蒙古信息中心主任恩格巴图·陀格乔(EngebathuTogochog)概述了中国在南蒙古实施同化政策的经历。以及中国在南蒙古实行的禁牧令将整个游牧文化连根拔起的现状。

第一场会议还讨论了中国制定强有力的策略,旨在主导中国政府关键性政策上的话语权。各国政府应该推翻这些策略。实现这一目标的一种方法是挑战中国政治术语,敦促各国外交官和记者访问新疆和西藏等中国统治下的敏感地区,以及呼唤国际社会警惕中国的举动。

会议还认为,鉴于习近平的权力崛起和他对宪法修正案的领导能力,以及鉴于他所签署的项目(如“一带一路”)的规模,他是否能够继续掌握权力无法断言。与此同时,中国公民以一种矛盾的方式应对中国日益压制的政策,这将影响普通中国人民的日常生活。虽然许多人会欢迎“社会信用体系”作为奖励“良好行为”的手段。然而,政府采取的镇压政策表明,中国领导层对自己的人民,尤其对藏人和维吾尔人缺乏信任和不安全感。

“2018日内瓦人权论坛”第二场会议“藏人,蒙古人,维吾尔人和香港的狀況” 照片/ Niels Ackermann / Lundi 13 / DOOR / CTA / Geneva

“2018日内瓦人权论坛”第二场会议“藏人,蒙古人,维吾尔人和香港的狀況” 照片/ Niels Ackermann / Lundi 13 / DOOR / CTA / Geneva

藏人,蒙古人,维吾尔人和香港的状况

在“2018日内瓦论坛”第二场会议上,与会者讨论了西藏,东土耳其斯坦(新疆),南蒙古和香港的情况,藏人行政中央外交与新闻部新闻处秘书长夏尔琳·达珍主持了会议。

来自美国,英国,德国,印度和香港的专家学者,就中国,西藏,东土耳其斯坦,南蒙古和香港的人权状况进行了发言。

主持人夏尔琳·达珍指出:“虽然侵犯人权的行为在中国普遍存在,并且在中国所有地区都进行极具侵略性的监控政策。但令人担忧的却是中国对维吾尔人的大规模拘禁,对蒙古人的同化以及对西藏的文化毁灭政策。”

第二场会议的第一位发言人为天安门大屠杀幸存者,旅居英国的华人活动家和独立学者邵江博士,谈到了中国的整体发展,以及中国如何在自己的人权之路上迈向世界。邵江博士感到遗憾的是,中国多年来一直在加剧的权利侵犯或猖獗的滥用法律行为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但令人担忧的是,自2013年习近平担任主席以来,中国正在超越防守,并在联合国大厅采取更加自信的姿态。邵博士呼吁各方共同努力,让中国解释其肆意妄为的侵权行为。

与会的藏人行政中央西藏政策研究学会西藏生态环境研究员丹巴坚参在会议上,介绍了西藏人民的社会环境权利。他在演讲中重申了西藏作为世界屋脊,地球的第三极,亚洲水塔,以及全球变暖问题上的重要性。丹巴坚参还强调了中国当局对100多万西藏游牧民族进行强制驱逐的案列,并介绍联合国食品问题特别报告员奥利弗·德舒特(Oliver De Schutter) )向外国政府提出严重警告,强调中国政府不应该强迫西藏和蒙古的游牧民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此外,丹巴坚参还谈到了2016年中国当局对西藏安多阿木去乎(今甘华省)夏河县阿木去乎镇)“贡安”(音译)圣山大肆采挖矿藏,引发当地藏人的抗议,以及在该矿区发生三起藏人自焚事件。他强调:“值得注意的是,联合国特别程序和任务负责人于2017年2月,质询中国当局在阿木去乎镇压和平抗议者。”

丹巴坚参还提出了西藏面临的两个关键问题,即西藏的政治前途和西藏未来的环境问题。在这两者中,考虑到对亚洲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影响,后者则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更大问题。

新疆大学前学生领袖,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异议人士和活动家,多尔昆·伊萨先生谈到了东土耳其斯坦(新疆)的整体情况和维吾尔人的人权状况。多尔昆·伊萨还谈到了中国当局在新疆侵犯人权的范围和规模,以及从2011年至2016年担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的领导下,新疆的局势如何加剧和恶化等情况。多尔昆·伊萨表示: “在中国身为维吾尔族是一种犯罪行为,新疆发生的大规模拘禁和暴力镇压,其实是借鉴中共在西藏实施的镇压政策。因此,国际社会需要立即干预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进行的种族清洗。”

南蒙古原学生运动领袖,南蒙古议会主席坦赛尔图·肖布赤德(TemseltuShobchuud)谈到了中国统治下南蒙古的局势和蒙古人的权利。他强调,除了严格和猖獗的种族歧视之外,蒙南部已经被中国完全同化,并且这种同化政策正在西藏和东土耳其斯坦实施。他指出:“我们需要的是行动,这也是我们在历史的关键时刻来到这里的原因。”

香港监察组织召集人钱志健(Edward Chin)表示:“香港将可能成为下一个西藏,因为中国缺乏维护其协议的基本承诺。”

随后他还强调,对香港自由的侵犯,也为中国政府在世界舞台上日益增长的野心提出了一个严峻的挑战。

谈到为什么西藏掌握着让中国承担责任的关键因素时,人权活动家和西藏行动研究所负责人拉珍·贞拓(Lhadon Tethong)表示:“对于中国来说,西藏是一个压制藏人的实验室,西藏也是抵抗者的实验室。尽管遭到频繁的镇压,西藏人民仍在进行抵抗,继续对抗中国统治者进行的测试。”

第二场会议一致同意西藏将继续成为世界其他国家的警示案例,与此同时,西藏提供了一个让中国承担责任的机会。

“2018日内瓦人权论坛”第三场会议“联合国人权机构与中国接触所面临的挑战“ 照片/ Niels Ackermann / Lundi 13 / DOOR / CTA / Geneva

“2018日内瓦人权论坛”第三场会议“联合国人权机构与中国接触所面临的挑战“ 照片/ Niels Ackermann / Lundi 13 / DOOR / CTA / Geneva

联合国人权机构与中国接触所面临的挑战

当天的第三场会议由国际西藏网络主席曼迪麦基翁(Mandie Mckeown)主持,会议讨论了中国权力大幅增加及联合国人权机构所面临的挑战。以及近年来中国政府如何在维护其人权记录和接受批评方面发挥的作用。中国对全球人权的挑战,将对联合国人权系统的完整性和可信度产生严重扭曲等问题。

日内瓦“人权观察”负责人约翰·费希尔(John Fisher)在会议上讨论了中国近期在人权理事会上主导联合国所做的努力;如在人权理事会上主席的声明和决议,预示着中国在未来将发挥更积极,更突出的作用。在中国国内人权状况迅速恶化的时候,中国却在安理会产生主导作用,包括中国企图破坏联合国人权机构的权力行使能力。应对中国及其他地区的压制人权的行为,已引起人们的高度关注。

此外,约翰·费希尔还提出了中国肆意报复人权维护者的问题,这些人权维护者参与了国际人权机制,包括前往日内瓦参加人权理事会会议,甚至与联合国人权专家会面。约翰提出强有力的建议,联合国人权机构需要通过调查来处理所有国家报复案件来加强对非政府组织和民间社会活动家的保护。

藏人行政中央驻日内瓦办事处联合国联络官贡确卓玛·亚拉(Kunchok Dolma Yaklha)在会议上,向与会者突出介绍了西藏曾在联合国得到支持的历史性证据,这一证据证明了有关西藏问题联合国已经通过一系列强有力的决议,并继续提出其中重要的问题。为什么曾经强有力地支持,现在却已经减弱,为什么中国能够改变联合国人权机构对其人权的评估。贡确卓玛·亚拉最后提出一些强有力的建议;并强调如果实施这些建议将可能会扭转和保护受中国威胁的联合国人权系统的完整性。

来自美国“自由之家”的马林平(Marin Ping)讨论了中国参与联合国三大支柱的趋势,特别是人权“第三支柱”的机制。玛琳平提出,将人权纳入第一和第二支柱的主流中并不意味着“改变”人权话语,而是有助于扩大人权话语,从而有助于提高民间社会在联合国人权系统中提出有关中国(或其他国家)侵犯人权的报告。

“中国人权”执行主任沙龙·霍姆(Sharon Hom)提出了关于如何将中国的法律和政治发展纳入和出口到国际战略中的关键性。沙龙提出的问题是国际社会必须如何采取措施来对抗中国政府的“国际权利武器化”,以阻止和结束中共对其统治下的人权维护者和公民社会所产生的扼杀作用。

会议一致认为,鉴于联合国在履行其国际人权义务和保护人权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项工作的核心要素包括联合国专家的实地调查和访问,以及人权理事会的审查中国遵守人权条约的情况。近几十年来,中国在全球舞台上的不断崛起。与此同时,中国的人权状况在不断地下降,而中国的这些弊端面临国际社会的挑战也在逐年减少。

另外,西藏前政治犯,电影制作人和活动家果洛晋美在当天的会议上,讲述他在中国监狱中所受到的酷刑,已成为强有力的证据。因此,“2018日内瓦论坛”主办方希望这次会议成为即将召开的联合国对中国的第三轮普遍定期审议外围会议中的重要集结点,也是在联合国和国际论坛上对解析中国在人权术语和概念转化成武器化方面最强有力的宣传。

出席“2018日内瓦人权论坛”的各界代表 照片/ Niels Ackermann / Lundi 13 / DOOR / CTA / Geneva

出席“2018日内瓦人权论坛”的各界代表 照片/ Niels Ackermann / Lundi 13 / DOOR / CTA / Geneva

 

注:会议纪录由藏人行政中央外交与新闻部新闻处秘书长夏尔琳·达珍;国际西藏网络负责人曼迪麦基翁,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联合国宣传官凯穆勒整理

(藏人行政中央外交与新闻部中文处英译汉,如有出处,请以英文为主)

《西藏之页》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