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28, 2011
   Posted in 評說西藏
发布者 Tenzin Rinzin

文/張樸 :

 

8.
《1959,拉薩!》有一個顯著亮點:雖然是本嚴肅的歷史著作,讀起來像暢銷書,環環緊扣,波瀾起伏。李江琳的筆觸大多落在1959年拉薩事件前後,卻令 人浮想於時空之上,流連在歷史與現實之間。我經常會生出一連串思索:為什麼前赴後繼反抗中共佔領的藏人,絕大多數是中共所說的“農奴”?為什麼成百上千的 普通牧民,手持土槍長刀與中共軍隊浴血拼殺,誓死護衛的是他們的頭人和喇嘛?為什麼在西藏一千三百年有記錄的歷史上,沒有一起老百姓反對莊園主或政府的起 義或暴動?

 

李江琳先後十多次採訪十四世達賴,達賴喇嘛對她說:你要記住,你寫書,不是因為你支持我、支持西藏,而是因為你要尋找真相。

 

六十多年來,中共的寫手們無數次把污水潑向1959年以前的西藏,其中有個最喧囂的斷言:西藏是一個野蠻、落後的農奴制社會,占人口總數95%以上的農奴 生活在農奴主的殘暴統治下。

 

農奴制是西方人的用語,各個國家各有不同特徵,俄羅斯的農奴制具有典型性:1,農奴耕種農奴主的土地,沒有農奴主的批准,不得離開。如果農奴擅自離開,會 受到國家的懲罰。2,農奴主可以把農奴連同土地一起買賣、抵押或轉讓。3,農奴主的產業往往以農奴的擁有量來衡量。

 

那麼,當年的西藏呢:
全部土地屬於政府財產。不管是官員、莊園主還是寺廟,都不是土地的真正主人。

 

勞動階層主要有兩部分:牧民和農民。也就是被中共稱為農奴的部分。前者約占總人口的40%,以草原放牧為生;後者約為55%,其中大多數租地耕種,少數出 賣勞力或從事手工業。

 

幾乎所有的牧民都是有產者,區別只在財產的多少。根據當時對草原部落的一個調查報告:貧窮牧民每戶平均擁有7頭犛牛,20只綿羊,10只山羊。農民中除了 少數無業遊民,大多數都能依靠種地維持生活。另外還有租下大量土地再轉租給其他人的農民,這類人中有的財產甚至多過莊園主。農民也可以開墾荒地,開墾後的 土地無需交差稅。

 

拉薩政府從未頒佈過任何法令,禁止藏人自由遷徙。無論是農民還是牧民,可以離開租種的土地或牧場,搬往他處,或繼續種地放牧,或改換身份,打工、賣藝、經 商。既不會受到懲罰,更不可能成為莊園主擁有的產業。

 

當土地從一個莊園主轉給另一個莊園主,或政府把土地分封給某人時,租種這塊土地的農民也跟著過去。但這決不是對人的轉讓或買賣。西藏面積雖大,可耕地卻太 少,農民沒有太多選擇,只能跟著土地走。就像工人在工廠裏幹活,工廠換了老闆,為了生計,工人還得繼續在廠裏幹。

 

顯而易見:西藏不存在所謂的農奴制,西藏的農民或牧民也不是什麼農奴。比較一下中共,其建國不久,就以嚴厲的戶口制和公社化,加上各種兇惡的專制手段,剝 奪了一切做人的權利和自由,把中國老百姓變成名副其實的奴隸。就是這樣的政權,佔領西藏時,用的名義竟是“解放農奴”!五十年後的2009年,中共又把 “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強加給了西藏,這不僅是污辱當今的藏人,而且是對藏人先輩的誹謗!

 

9.
至於所謂的“殘暴統治”,中共是這樣宣傳的:比歐洲中世紀還黑暗。不光莊園主、政府官員,甚至寺廟裏的喇嘛,對老百姓動輒施以酷刑。1958年中共統戰部 副部長汪鋒在一次會議上羅列了酷刑的內容:剝皮、抽筋、割舌、割鼻、割耳、挖眼、烙刑。好傢伙,恨不得把所能搜羅到的酷刑名稱,一股腦全栽給西藏。

 

我看過不少中共土改工作隊寫的回憶文章。那些被精心挑選出來到批鬥會上訴苦的農民或牧民,凡是曾經受過懲罰的,談到的都是被鞭子抽打。沒有一個人看見過或 遭遇過剝皮、抽筋、割舌、割鼻、割耳、挖眼、烙刑。當年的西藏並非沒有酷刑,直到19世紀,在西藏的法典中,合法的酷刑主要有:砍掉肢體和挖眼。但這些都 是針對罪犯或政敵的,而在實際上,很少施行。

 

1896年前後,十三世達賴廢除死刑。同時期的大清帝國,每年用凌遲、砍頭等等方式處死的人,數以萬計。1913年,十三世達賴宣佈取消砍掉肢體的酷刑。 十七年後的1930年,在中共的江西蘇區,毛澤東下令肅反,大規模逮捕和處決他不喜歡的紅軍官兵。據倖存者的報告,酷刑多達一百二十種,包括:吊打,坐老 虎凳,用篾片插入手指甲,把槍通條燒紅後捅肛門,火燒陰道。有一種叫“仙人彈琴”,用鐵絲從睾丸穿過,吊在受刑人的耳朵上,然後用手撥拉,像彈琴一樣。

 

掌權後的毛澤東,把中國變成一座大監獄。從土改、鎮反到文革,折磨中國人的酷刑種類,數不勝數。不知多少人慘死在酷刑下。至今,在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的記 錄裏,中共政權依然是濫施酷刑的國家。當年汪鋒把西藏稱為殺人魔窟,如今他的在天之靈是否會捫心自問:中國與西藏,哪片土地更像?

 

10.
這就是真相。真相!

 

當年的西藏,人人都可以擁有槍,莊園主們,政府官員們,並不擔心農民或牧民會把槍口對準他們,有著何等的自信!害怕的是中共,1950年代藏人暴動的原因 之一,就是中共要收繳他們的槍。今天的中國老百姓,連買菜刀都需要實名登記。和諧社會在哪裡,一目了然。

 

藏人中也有罪犯,也有壞人,但在整個社會中無足輕重。西方探險家發現,老百姓看上去對貴族或官員顯得恭敬和順從,這並不妨礙他們表達獨立的意見。老百姓可 以告官員,告寺廟,告莊園主。到縣府,到拉薩上告。我就讀到過一些告贏的案例:有農民去縣府告管家用大秤收酥油,迫使管家換成了小秤;有牧民因債務問題要 派出十九名代表去拉薩告狀,最終圓滿解決。而社會等級也不那麼森嚴。士兵可以因勇敢而獲得爵位;低層僧侶可以通過努力升為大喇嘛;農民可以臨時代替縣長行 使職權;十四世達賴就產生於普通農家。

 

對寺廟既恨又怕的中共,故意忽略了寺廟的很多社會功能:學校,文化載體,醫院。寺廟派僧侶去拉薩學醫,回來後也為當地老百姓治病。寺廟還相當於銀行和救助 機構,不僅貸款給農民,荒年時寺廟會開倉救濟。從1959年到1961年三年時間,西藏的兩千五百餘座寺廟,97%以上都被中共摧毀。

 

由於西藏的氣候惡劣,土地貧瘠,糧食產出低,能賺錢的產品很少,人們普遍過著簡單而貧困的生活。但心靈是平和的,社會是安定的,這表現在:自殺現象幾乎不 存在。很多人提到過的另一現象是:即使在災荒年,也沒有人餓死。佛家的慈悲為懷昇華人心,不論富人還是窮人,人人都有濟貧施捨的習慣。討飯也能為生。十四 世達賴的母親,就是個充滿愛心的人,她寧可自己挨餓,也要把飯食送給饑餓的人。

 

從1959年開始,中共連續搞了三年征糧運動,把藏人家中本來就不多的糧食、肉類、酥油,差不多全部奪走,運往中國內地。造成藏區哀鴻遍野,餓殍載道。人 類歷史上有過多少這樣的解放者:以人為製造的饑荒,來餓死據稱是被解放了的“農奴”?

 

1979年底,一時疏忽的中共,加上過分自信,讓流亡在外的十四世達賴的代表團去了西藏。中共高官以為,經過多年壓迫與洗腦,藏人會向達賴喇嘛的代表們扔 石頭、吐口水。殊不知,成千上萬的藏人從四面聞訊趕來,一浪又一浪的哈達拋向代表團,匍匐在地的,哭喊的,歡呼的。拉薩街頭拉起“西藏屬於藏人”的標語, 有人帶頭唱起了西藏獨立歌。

 

如今的中共,我想再也不會疏忽了,因為中共已完全喪失自信,而且總算明白了:它可以佔領西藏,卻永遠也征服不了藏人。

 

2011-12-14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