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16, 2011
   Posted in 評說西藏
发布者 Tenzin Rinzin

作者:桑傑嘉 :

 

《雪域政教雙具之大博國政治史明鑒》中文譯爲《西藏政治史》、《藏區政治史》,是夏格巴旺秀德丹先生的巨著,有藏文和英文兩個版本。英文版於1967年在耶魯 大學出版,分爲前言、序言、正文十九章、結束語及附錄等。藏文版於1976年在新德里出版,兩卷包括序和正文二十三章和參考資料、附錄等。夏格巴是第一位 用英文編寫西藏政治史的藏人。他出版了英文版《西藏政治史》之後的十年裏對英文版進行了大量的補充後出版了藏文版。

 

《西藏政治史》藏文版共兩卷,第一卷內容包括:禮贊和序、西曆與藏曆換算方法、第一章:西藏的外器和藏人獨特的文化 以及習俗、第二章:全力護佛法與古代西藏國家的疆域、第三章:西藏割據時代、第四章:蒙古和薩迦之間産生檀越關係、第五章:第司帕木竹巴/ 仁蚌巴/藏巴第 司等、第六章:怙主達賴喇嘛第一世至第四世、第七章:怙主五世達賴喇嘛是怎樣接任西藏政治權力、第八章:六世達賴喇嘛/第司桑結嘉措/拉藏汗內部的矛盾 /碩特蒙古的入侵、第九章:第七世達賴喇嘛登基/滿洲影響首次入西藏/衛藏噶倫之間的矛盾/勇敢的藏王晉美南傑、第十章:第八世達賴喇嘛/廓爾喀戰役的經 過、第十一章:第九世第十世達賴喇嘛時期。第二卷內容包括:第十二章:第十一世達賴喇嘛/第十二世達賴喇嘛/拉達克戰役/第司夏紮/基巧堪布白登頓珠、第 十三章:怙主第十三世達賴喇嘛/藏英邊界衝突、第十四章:榮赫鵬的武力代表團抵達拉薩、第十五章:滿洲軍隊入侵西藏康區和拉薩,威脅西藏獨立地位、第十六 章:宣佈西藏的獨立/藏英中三方在西姆拉簽訂條約、第十七章:驅逐康區的中國軍隊/第十三世達賴喇嘛圓寂、第十八章:內部政治矛盾/中國國民黨人員首次抵 達拉薩、第十九章:迎請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攝政王熱振和達紮的不和、第二十章:共産中國入侵西藏、第二十一章: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突然親政/在北京強迫簽訂 《十七條協定》、第二十二章:康區和安多開始反抗共産漢人/共産中國逐步鎮壓整個西藏迫使達賴喇嘛和大量藏人流亡、第二十三章:怙主達賴喇嘛向聯合國呼籲 /爲恢復西藏獨立而努力/後記/發願回向、資料源、藏英拉薩條約、藏蒙條約、藏英中三方西姆拉條約。

 

夏格巴出生于西藏貴族之家,他的叔叔赤墨羅布旺傑是噶倫,而且,1914年陪同西藏政府西姆拉條約的全權代 表廈紮巴 覺多傑參加了《西姆拉條約》簽訂過程。在叔叔的影響下夏格巴先生開始對西藏歷史産生興趣。後來,在噶廈任職後更有機會接觸西藏政府官方文件資料,加上叔叔 的幫助開始著手抄錄政府文件,其中有《噶廈仲達》——噶廈工作記錄。《噶廈仲達》是專門收錄噶廈官方日常重要工作和文件的書,每年一本。其中記錄了噶廈統 治西藏三區的所有文件,如西藏安多和康區的收稅體系以及噶廈改變對安多和康區收稅制度等詳細情況。這些《噶廈仲達》在1914年簽訂《西姆拉條約》時全部 運到西姆拉,證明西藏獨立的事實。

 

當時的英方代表查看了這些《噶廈仲達》而且,證實這些資料能證明西藏的獨立地位,而且,在每一本《噶廈仲達》上簽字 認可。西格巴在西藏時從《噶廈仲達》中摘錄了很多重要文獻。後來,在印度時夏格巴也請求噶廈官員運往印度,但後來沒能運到印度。《噶廈仲達》不同於一般的 書籍,是很大的記錄本,一批馱馬只能馱三四本。西格巴並獲得了廈紮巴覺多傑在西姆拉談判之前的所準備有關西藏獨立方面的所有資料。另外,夏格巴還收集了喜 馬拉雅地區有關西藏資料和西方國家收藏的資料。夏格巴不僅是第一位用英文編寫西藏政治史的藏人,也是第一位撰寫西藏政治史的史學家。夏格巴曾還寫有介紹西 藏著名寺院桑耶寺的文章以及著有《大昭寺目錄》等書,1989年于印度達蘭薩拉病故。由於夏格巴先生出生在西藏發生巨大變革的年代,加上他自己的特殊身份 和西藏歷史見證人身份編寫西藏近代政治更是他的優勢。所以,中共六十年來一直反駁夏格巴先生,中共的很多研究所這麽多年吃的是夏格巴飯,而且,又無法駁倒 夏格巴。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所謂的西藏自治區社會科學院了,籌建西藏社會科學院時有位負責人是這樣說的:“如果我們不批判這 本書《西藏政治史》,西藏社會科學院就不需要成立了”(《西藏歷史地位辨》序言)。由於西藏獨立主權地位鐵證如山,所以,中共禦用學者驚呼——我們不怕西 藏青年會鬧獨立,我們怕的是像夏格巴那樣有西藏獨立理論的人。中共政府爲什麽對夏格巴先生的《西藏政治史》如此恐懼呢?大家都知道說謊言者最怕的就是真 相,中國政府最恐懼《西藏政治史》的原因就是夏格巴寫出了西藏歷史真相。夏格巴先生從西藏遠古寫到上世紀60 年代,最主要的是夏格巴先生寫出了西藏國是怎 樣被中國一步一步“吃”的侵略歷史,以及西藏主權獨立的歷史事實,鐵證如山。如西藏的政府、人民、疆域、貨幣、外交、軍事、郵局、與其他國家簽訂的條約、 文化、宗教、入侵、佔領、向國際社會呼救以及爲恢復獨立奮鬥的全部過程等全方位記載。而且,夏格巴先生參與了西藏近代的很多重大事件,他是歷史的見證人。 中共爲了反駁夏格巴先生的《西藏政治史》中國四川藏學研究所列爲[四川藏學研究所重點研究課題]組織人馬編寫了所謂的《西藏歷史地位辨》。該書共有七百四 十六頁,民族出版社於 1995年出版發行。1996年,西藏自治區《西藏政治史》評注小組編寫了一本名爲《夏格巴的《西藏政治史》與西藏歷史的本來面目》共182頁,並出版有 藏文版。

 

陰法唐在《西藏歷史地位辨》序言中有這樣的描述:“自治區政協正式提出組織批判(西藏政治史),由拉敏.索 朗倫珠副 主席和噶雪.曲結尼瑪向我談了這件事。接著,我的這兩位朋友就和另外幾位朋友吉普.平措次登、恰白.次旦平措、崔科.頓珠次仁、拉烏達熱.土丹旦達、朗 頓.貢噶旺秋、拉魯.才旺多吉等政協領導人和藏學專家、學者等,有組織地閱覽夏格巴的書,準備材料,研究撰寫,由噶雪.曲結尼瑪、崔科.頓珠次仁、吉普. 平措次登三位牽頭,恰白.次旦平措執筆。”注意,讓這些名人也是中共“有組織地閱覽夏格巴的書”的,不小的批判《西藏政治史》班子吧。中共禦用學者牙含章 先生也用一生的心血反駁夏格巴先生的《西藏政治史》,最後,遺憾而去。值得注意的是,以上這些都是“組織上的安排和爲了鬥爭的需要”而編寫反駁的文章和 書,本人還沒看到中國獨立學者反駁西格巴的書和文章。所以,說明中立的史學家們對此書給予了肯定。世人皆知的是中共口口聲聲稱夏格巴的《西藏政治史》是 假、捏造、不符合歷史事實等等,但是,從來不敢在西藏出版《西藏政治史》。而且,如果藏人收藏有《西藏政治史》是非常嚴重的犯罪行爲。既然,夏格巴“雖然 說了山大的謊,也得不到牛大的理”,何必如此恐懼呢?心裏有鬼呀!不然讓大家看看那些謊言,人民的眼睛不是雪亮的麽?爲何還成立“評注小組”?按你們的需 要評注呢?

 

明眼人一看就清楚。夏格巴先生生於1907年,曾參加噶廈政府1914年新建的仲紮馬噶——富家兵營。但 是,參加後 沒有讓他軍訓,而是以護士的名義學習拍照,訓練軍事攝影師。曾派到總督府在那曲的西藏北道總督管轄的軍營拍攝過照片士兵的日常生活、軍訓等。1933年6 月15日,(中方有些資料記爲1933年4月10日)西藏噶廈政府代表和國民黨馬家軍閥簽訂《藏斯條約》(由於和西寧方面的國民黨軍閥簽訂的所以稱《藏斯 條約》,斯是藏文中的斯林而來,藏語指西寧,中國的資料中翻譯爲《青藏和約》)時,夏格巴以北道總督印官之名陪同前往談判地,趁機拍攝了中國人的武器、談 判過程、談判代表合影留影,並在交換俘虜時進入監獄拍攝監獄情況。他講述了當時西藏方面和馬步芳軍閥方面簽署條約的情況,夏格巴說:我們去接被俘虜的藏軍 時他們關在寺院裏,地上鋪著草,草上面是動物皮,生活條件也不是很差,而且給兩位被俘的如本(軍官職位)送了兩匹馬。簽訂《藏斯條約》的當天有馬步芳軍閥 方面設宴,第二天西藏方面設宴。當時雙方設宴時沒有桌子和凳子,拿裝糧食和鹽的袋子充當桌子和凳子。中國方面設宴時沒有羌(西藏青稞酒)是從西寧帶來的白 酒,不停的喝開水,沒有菜之類的,只有肉和饅頭,饅頭有各種顔色的。西藏方面設宴時,我們從昌都帶有米、蔬菜和青稞酒等,我們的飯菜比中國方面好很多。當 然,雙方使用的食具都是軍隊的食具。西藏方面的全權代表是北道總督代表代本索康旺欽次丹和多吉玉嘉,馬步芳軍閥方面的全權代表是的馬青任(音)留有小鬍鬚 (中方資料中爲馬馴)和李參謀,此人懂點英文。由於本次條約的簽訂西藏方面丟失了大片國土,北道總督下令撤銷了代本群仁、德墨、夏噶林巴和克墨等的職務 等。

 

1941年夏格巴被任命爲噶廈政府孜本。1947年10月,西藏政府爲了向世界各國聲明西藏享有獨立自主的 主權地 位;爲了加強西藏與國際貿易事務;爲了購買黃金作爲紮什造幣廠西藏紙幣的準備金;西藏政府噶廈派遣以夏格巴爲團長的[西藏商務代表團]訪問印度、中國、美 國、英國、法國、瑞士、義大利等國家。夏格巴率領的代表團持西藏政府外交部頒發的護照訪問了以上這些國家,夏格巴先生的護照上有以上這些國家的簽證,護照 現存在達蘭薩拉。1947年,夏格巴先生在印度時拜訪過聖雄甘地。1949年中國開始入侵西藏,攝政和噶廈派遣夏格巴率領西藏政府談判代表團抵達印度,爭 取在中國之外的某國家或者地區與中共代表舉行會談,向中國政府表明西藏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西藏堅持獨立地位,要求中國軍隊立即停止入侵西藏。1950 年9月16日,夏格巴一行會晤中國駐印度大使,抗議中國非法入侵西藏。1950年11月向聯合國秘書長提交了西藏政府的請願書,並將副本提交了印度總理尼 赫魯、印度外交部秘書長、英國、美國、尼泊爾、法國、義大利、澳大利亞、加拿大、緬甸、蘇聯、印度尼西亞、德國、荷蘭等國家駐印度大使。呼籲聯合國和各國 關注中國非法入侵獨立自主的西藏。1950年達賴喇嘛和噶廈官員前往亞東後,夏格巴從印度前往亞東向達賴喇嘛等彙報了代表團在印度的情況。張經武抵達大吉 嶺時夏格巴從亞東前往大吉嶺打探張一行的情況,並即時向亞東方面彙報情況。

 

1951年7月達賴喇嘛和噶廈官員返回拉薩時,夏格巴送達賴喇嘛一行到帕裏後,奉命返回印度。在印度與達賴 喇嘛二哥 嘉樂頓珠等建立“西藏福利協會”領導印度的藏人反抗中國入侵西藏,向聯合國和世界各國呼籲關注西藏,特別向美國等尋求武裝支援。1959年西藏政府流亡之 後,1960年至1965年擔任西藏流亡政府駐新德里辦事處代表。負責組織西藏福利會、安頓西藏難民。1965年夏格巴辭去流亡政府的職務,奉命前往美國 紐約市,希望促使聯合國關注西藏形勢,並致力於撰寫《西藏政治史》。1967年夏格巴完成了英文版《西藏政治史》,1976年出版了藏文版。

 

2011年6月3日于達蘭薩拉

 

文章來源:民主中國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