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 西藏新闻社记者
当年毛泽东尚未命名的「一国两制」骗局,前后不过8年时间便在西藏寿终正寝,比在香港还更短命    摄影:陈沛妤

当年毛泽东尚未命名的「一国两制」骗局,前后不过8年时间便在西藏寿终正寝,比在香港还更短命 摄影:陈沛妤

作者/林傲霜

2020年07月12日

中共「一国两制」的骗术已在香港穿帮露馅表演完毕,下一步是千方百计如何骗台湾上钩。然而香港和英国还并不是最先受骗者,在此之前,中共这套骗术已在大陆上「小试牛刀」了。因此有必要将中共这些丑事从头到尾加以揭露。

「一国两制」在香港死亡

在香港所谓「回归」中共当局统治二十三周年之际,北京不顾与英国签署、并在联合国备了案的庄严国际协定—-《中英联合声明》,于六月三十日,先通过其控制的「橡皮图章」所谓「人大常委会」用短短15分钟的时间便草率通过港版的所谓「国家安全法」,接着又于7月1日半夜两点由中共国家主席席近平以「49号主席令」公布并立即施行。

如此高超音速般的操作和「半夜鸡叫」式的表演,不能不令全世界跌破眼镜。接着第二天7月1日中共便「雷厉风行」对港人下手了,一天之内在香港大街上就抓捕了370多人,内中已有10人被用「港版国安法」加以起诉。更奇特的是一个香港男子竟然是因为在他提包内搜出了一面据说是有象征「香港独立」之意的旗子便锒铛入狱。人家放在包内之物,竟成了「煽动颠覆」的「罪证」!如此以「思想」定罪,与大陆的反右、文革还有何区别?

香港多年的法治绿洲就在一夕之间蜕变成员警王国。所谓「一国两制」至此也就荡然无存了,这与邓小平向全世界承诺的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50年不变,才仅仅过去23年。所谓言犹在耳,香港便与大陆一体化了。不仅如此,这个港区「国安法」第38条还允许中共当局对全世界的政治异议人士,可随意地进行指控和进行迫害。比如居住在英国或加拿大的香港移民,如果他们在所居住的国家举行和平抗议后返回香港,便可能会被逮捕。

如此一来,中共就可以根据该法中含义宽泛,用词模糊的条款,得心应手的在全球制造侵害人权的案件,迫害民主人士,从而在全世界各地制造一种令人恐惧的气氛。因此说这个所谓「国安法」是个侵害民主人权的恶法,实在是实至名归。正如台湾蔡英文总统所指出的那样:「港版国安法」一旦实施,香港的民主自由及司法独立的核心价值,将受到严重侵蚀,而中方「50年不变」、「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的承诺亦濒临破产。因此证明「一国两制」不可行。蔡总统此言完全说出了台湾人民及全中国一切正直、善良人们的心声。

西藏是「一国两制」最早受骗者

香港的所谓「一国两制」,是中共当年特意向台湾示范的「样板」。不少人认为这是邓小平的「发明」、「首创」,其实并非如此。中共的此种骗术已是第二次表演了。第一次是在西藏,「发明人」是毛泽东,当年只是没用「一国两制」这个词而已。

1950年末至1951年初当中共在与国民政府的三年内战中,已基本将国军击败,并已控制了大陆国土时,便经由当时叫西康省之地向当时还处于高度自治状态的西藏地区进军,并在昌都一战,使西藏军队遭受重大挫败。于是在大军压境的状态下,迫使当时的西藏地方政府与中共当局签订了一个「城下之盟」。

这就是1951年的5月23日,由中共的北京当局派出的所谓「全权代表」和西藏地方政府的全权代表阿沛.阿旺晋美在北京签订的一个名曰《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定》又简称为所谓《十七条协议》。在这个黑字白纸的「十七条协议」中,刚刚夺得国柄的中共痞子们虽然还没「设计」出「一国两制」这么文雅的政治词语。

但其实质就是让西藏保留许多根本不同于当时中共实行的所谓「新民主主义制度」(即中共一党专政)的东西。举其大端例如其中第四条:「对于西藏的现行政治制度,中央不予变更。达赖喇嘛的固有地位及职权,中央亦不予变更。各级官员照常供职。」第五条:「班禅额尔德尼的固有地位及职权,应予维持。」又如第七条:「实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保护喇嘛寺庙。寺庙的收入,中央不予变更。」对西藏的土地也不实行「土改」等等。甚至在第十一条中更称:「有关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强迫。西藏地方政府应自动进行改革,人民提出改革要求时,得采取与西藏领导人员协商的方法解决之。 」等等…

请看,这是多么宽松的「一国两制」。真是「说得来比唱的还好听」。然而善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中共,当它觉得欺骗已经得手,戏已,经不需再演时,它便会立刻脱下伪装,以十倍的疯狂来完成其原来既定的目标。

1959年春,中共在国内「反右」运动取得所谓「伟大胜利」后,开始了大跃进,人民公社等异想天开的政治运动。接着便把这一套也在西藏加以强行实施,于是大量没收土地,归属所谓「人民公社」所有,牛,羊牲畜也要归公社「共产」。进而更大肆宣传要敢于「战天斗地」,不怕天,不怕地,不信神,对藏人的宗教信仰横加干涉。结果引来藏民不满和抗议。共军西藏军区司令员谭冠三便给藏民扣上「叛乱」的罪名,下令武力镇压。

共军便向手无寸铁的藏民开枪,造成大量死伤,形同天安门六.四一般。随后更要去抓捕达赖喇嘛,迫使达赖喇嘛流亡印度。接着中共便在西藏实行所谓「民主改革」。大搞斗地主(称其为「农奴主」)搞土改,管制宗教…..一样不少。什么「和平解放协议」?什么「十七条」?全成废纸。至此,毛泽东尚未命名的「一国两制」骗局,便在西藏寿终正寝。前后不过8年时间,比在香港还更短命。

台湾应吸取西藏和香港的教训

如果说西藏是被共军兵临城下,实力相差悬殊没有选择的余地,只好变相投降,那还情有可原。而英国的柴契尔政府,却是完全可以与中共抗衡的情况下,放弃据理力争,姑息迁就中共,却出卖了香港人民。众所周知,根据1842年8月29日(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由当时清政府与英国签定的《南京条约》香港岛是正式割让给了英国的。因此英国对香港岛是拥有绝对的主权。而只有九龙新界才是租借与英国的,租期为99年。

许多中国人被中共隐瞒历史,于是不知道这一历史事实。但英国政府不可能不知道。可柴契尔政府却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和中共花巧语的迷惑,不但没坚持根据《南京条约》对香港岛拥有的主权。甚至没坚持以放弃香港主权换来对香港的「治权」。反而轻信了中共欺骗的谎言,说什么「治权交与港人,由香港人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结果中共骗到手后,哪有什么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一国两制也被彻底废弃。最终使香港人民成为中共极权专制下比亡国奴都还不如的「亡权奴」。这是多么大的悲哀!

看中共的过去便知道它的现在,从而也可以确定它的将来。历史的经验与教训再次警示台湾,决不可因为眼前一点经济利益,为了获得中共施舍的一点什么「和平红利」,便放弃中华民国台湾的主权,而去承认与中共政权「同属一中」,实则便是沦为中共国的一个省或一个所谓「特区」。如果不幸走到这一步,那么台湾最终的下场就只能像今日的香港一样。中共只需制定一个恶法,就可以剥夺掉2300万台湾人民的一切民主,自由与人权。从而让台湾民众沦为万劫不复的政治难民。从西藏到香港血淋淋的教训,难道还不能唤醒那些至今还对中共心存幻想的人吗?

※ 作者林傲霜为世界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关注中国民主进程,现为自由撰稿人。

來源:上报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