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 西藏新闻社记者
西藏南部的林芝市 照片/谷歌地球

西藏南部的林芝市  照片/谷歌地球

文/ 藏喇·丹巴坚赞

西藏西部最长的河流雅鲁藏布江即将面临中国水坝建设的又一轮袭击。根据中共喉舌《环球时报》于2020年11月29日发表的一篇报道,中国政府计划按照“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实施雅鲁藏布江下游水电开发”,在西藏雅鲁藏布江上修建一座“超级水电站”。报告荒谬地说,建设水电大坝将“对环境、国家安全、生活水平、能源和国际合作具有重大意义”。

事实上,目前在雅鲁藏布江上过度筑坝既不环保,也不利于当地藏人社区。这是中国庞大的国家工程的一部分,其目的是为大量中国移民涌入西藏林芝地区永久定居做长期准备。因此,将可能会对当地的生态造成不可逆转的破坏,削弱当地藏人的地位,并将极大地破坏印度东北部的水文平衡。

究其原因,这些大坝的建设显然只会起到唯一的作用,就是中国政府在报告中反复强调的“国家安全”。而国家安全在这里是指什么?在雅鲁藏布江修建一系列的大型水坝如何加强中国的国家安全呢?

对于中国人而言,“国家安全”一词不仅指大坝可能为中国提供的能源安全,更意味着需要快速的发展基础设施,在林芝或藏南建立聚居人口稠密,供中国移民居住的城市。以及从西藏开采大量的矿产资源并将其转移到中国沿海地区、在印藏边境地区形成对印度的地缘战略优势,最终通过从中国的大规模移民来同化该地区的藏人。

一、对当地环境的影响

与上世纪60年代不同的是,大型水电站不再被视为生态友好型和可持续发展型。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于2018年11月5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修建的水坝中,90%以上的“成本高于预期”,这些水坝“破坏了沿岸河流的生态环境,导致数百万人流离失所,并为通过从洪水淹没的土地和森林中释放温室气体,导致全球气候变化加剧”。

近年来,随着欧美国家越来越多的大型水坝被拆除,修建大型水坝所造成的生态成本和资金成本在发达国家已逐渐得到认识。西班牙西部(Yacla de Yeltes)大坝(自然杂志,2018年4月)的拆除被生态学家誉为欧洲河流修复工作的磨盘。

根据《自然》杂志于2012年7月5日发表的另一篇报道指出,美国埃尔瓦河上两座大坝的拆除在数月内为当地野生动物带来了立竿见影的影响。《国家地理》在2014年8月27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强调,美国在1994年至2014年间拆除了850座大坝,2012年和2013年拆除了数百座大坝。在《美国河流》(American Rivers)于2020年2月6日发布的一份详细出版物中看到,美国仅在2019年就拆除了90座水坝。

但在西藏,中国政府在雅鲁藏布进入印度的前沿地区,正沿着长达1600公里的雅鲁藏布江修建大坝。这条长长的河流不仅滋养和补充了西藏西南部的大部分地区,包括西藏的山南和林芝地区的大部分县市。而林芝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森林发育地,也是几十种稀有和灵长类物种的安全栖息地。例如,2015年,一批中国科学家在林芝墨脱地区的森林中发现了一只极为罕见的灵长类猕猴。西南林业大学研究员赵超也称在墨脱地区见过“很特别的猕猴”,他说,“这片森林就像一座古老的自然博物馆,有许多独特的动物,而我们只看到了其中的几只。”

中国同济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讲师郭光普警告说,在该地区进行大规模的水电项目可能会对林芝地区的生态造成负面影响,中国政府必须避免淹没大片森林,因为“这可能是白颊猕猴和其他独特物种最后的家园。”

不幸的是,中国长期以来一直计划在这条河上修建11座大型水坝,其中藏木和加查修建的水坝已经完工,大古和街需水电站正在建设中,冷达水电站最近获得批准,并将在“十四五”规划中尽快开工。然而,修建大型水电站将不可避免地淹没了周围大片土地用于蓄水,导致大量植被和野生生物栖息地丧失,同时也向大气排放了大量温室气体。此外,大坝还将会诱发地震、滑坡和造成当地生态系统的突变。

二、对当地藏人社区的影响

在雅鲁藏布江上建设大坝只是林芝地区大规模的国家基础设施建设计划的一部分,其目的是促进从中国到人口稀少的西藏进行大规模移民。中国政府在该地区建设规模空前的公路网。铺设的道路一直延伸到印藏边境附近的偏远村庄Yulmey。中国政府对全长5476公里的318国道进行了快速升级和整修。这条公路沿着印藏边境,从中国的上海、武汉、重庆和成都等城市,链接西藏的林芝、山南、拉萨和西藏与尼泊尔的边境城镇樟木。据报道,目前正在建设的成都至林芝和拉萨的铁路全长1629公里,也与318国道平行。一旦建成,这条铁路线将成为中国各省大批移民进入该西藏各地的直接通道。

同样,近年来中国政府在西藏开采矿产资源的产业也在迅速扩大。据《南华早报》2018年5月20日发表的一篇报道称,中国在位于西藏南部印藏边境附近的隆孜宗(Lhuntze Dzung)开采金矿的规模业在迅速扩大,不仅吸引了大批中国农民工涌入该地区,为矿工提供食物和娱乐的诸如餐饮业,卡拉OK、酒吧和副食品商店也得到了发展。

中国移民的激增很容易超过当地藏人人口。自1949年中国占领西藏以来,将大量汉人迁移到西藏一直是控制藏人人口的主要手段。西藏东部的许多城镇已经被中国移民占据了主导地位。西藏中部和西北部的拉萨、那曲、昌都、日喀则等城市也面临着类似的命运。在中国内地和西部藏区的中国移民抱怨说,尽管中国政府给予了慷慨的奖励,但这些地方恶劣的气候和物资的缺乏是他们无法永久定居的主要原因。这使得西藏林芝地区成为汉人移民的理想地点,因为该地区气候温和宜人,森林和植被覆盖广泛。林芝市已经拥有了占主导地位的大量汉人移民,随着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完成,大量中国移民的涌入将势不可挡。

到2035年,该地区的藏人可能会成为当地的少数民族,而林芝将成为另一个充满汉人移民的中国城市。因此,对于该地区的藏人来说,当局在该地区正在进行的基础设施建设是殖民者的陷阱,其目的将使当地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处于边缘地位。

三、区域影响

在印度与西藏边境上的每一项基础设施建设都势必对印度的边境安全造成新的威胁。但是,在墨脱地区修建大型水坝,意味着威胁将一直扩展到印度的阿鲁纳恰尔邦和阿萨姆邦。水坝的武器化是印度面临的另一个威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当地的一座水坝被战火摧毁,造成了难以估量的破坏。据报道,在墨脱地区拟建的超级水坝要比中国的三峡大坝还要大几倍,这样一座庞大的水电站遭到的任何破坏都将会给印度带来难以想象的影响。大坝位置靠近印度边界,这意味着大坝的任何突然性释放的水都会迅速而有力地到达印度,而沿岸印度民众撤离时间却很短。

此外,印度也可能遭受双重灾难;即冬季面临缺水问题,因为这座超级水坝将在旱季吞噬大量水流;而在雨季,大坝多余的水将在洪水季节释放,导致下游的印度城镇洪水泛滥成灾。

对雅鲁藏布江上任何水坝的蓄意或意外的坍塌都可能给印度阿鲁纳恰尔邦和阿萨姆邦,以及整个孟加拉国人民带来难以想象的破坏。让人想起河南“75·8”水庫潰壩等事件,当时中国有17.1万人丧生,1100万人流离失所。

结论

众所周知,修建水坝会改变河流系统的自然特征,破坏当地的传统生活方式。在西藏墨脱地区修建的超级水坝已经计划很久了,现在看来北京已经准备好向西藏的河流发起进攻。在西藏各地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上的巨额投资是一项国家设计的长期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旨在将大量汉人迁移到林芝地区,并以此对抗西藏和印度。

* 作者藏喇·丹巴坚赞(Tempa Gyaltsen Zamlha)为藏人行政中央西藏政策研究中心环境处负责人

点击观看对作者的专访视频

(编者注:本文根据英文翻译,如有出入请以原文为主)

《西藏之页》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