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达赖喇嘛尊者在达兰萨拉尊胜寺召开的第二届藏传佛教跨学派“时轮”传承研讨会上发言 2019年5月5日 照片Tenzin Jigme/CTA

达赖喇嘛尊者在达兰萨拉尊胜寺召开的第二届藏传佛教跨学派“时轮”传承研讨会上发言 2019年5月5日 照片Tenzin Jigme/CTA

在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尊者一周前从德里返回达兰萨拉后,于5月5日首次公开露面,並出席了在印北达兰萨拉尊胜寺召开的第二届跨学派“时轮”金刚密传承研讨会。

在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圆寂六百周年临近之际。印北达兰萨拉的尊胜寺(又译:大乘法苑或朗杰寺)教育发展委员会举办第二届跨学派“时轮”金刚密传承研讨会。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尊者, 藏人行政中央前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以及来自藏传佛教不同教派的数十位高僧大德,堪布和格西,以及佛教学者出席了会议。

在当天举行对研讨会开幕仪式上,尊胜寺堪布向达赖喇嘛献上象征身、语、意的曼扎三宝、参加研讨会的各传承的高僧大德,堪布和格西等唱诵赞美佛陀、十七位纳兰陀大师,以及达赖喇嘛尊者的祈祷文。

达赖喇嘛尊者在开幕式上发表讲话时指出:“我经常说成为21世纪的佛教徒是多么重要。在过去,西藏三区的人民都是佛教徒。甚至苯教信徒也在研究和学习过佛经。佛教传遍了整个西藏,人们对各种仪式与祈祷有着深深的执着。但无从了解佛陀教义的真正含义是什么?
但佛法并非仅此而已。佛陀教授追随者如何依靠戒律与缘起见来改变内心,让内心更加快乐。 ”

达赖喇嘛尊者进一步阐述了对具有 2500年历史佛教的内在科学进行研究,呼吁佛教徒其无与伦比的兼容性与现代科学就心灵发展方面进行合作。

达赖喇嘛尊者在达兰萨拉尊胜寺召开的第二届藏传佛教跨学派“时轮”传承研讨会上发言 2019年5月5日 照片Tenzin Jigme/CTA

达赖喇嘛尊者在达兰萨拉尊胜寺召开的第二届藏传佛教跨学派“时轮”传承研讨会上发言 2019年5月5日 照片Tenzin Jigme/CTA

尊者还阐述了实践佛法是基于理性,经验和批判性反思。而不是一味的盲目信奉。

达赖喇嘛尊者指出:“我们在不了解佛是什么的情况下就说皈依佛、法、僧三宝。我们必须去思考,究竟怎样在二谛的基础上,消除对实相的误解,以获得证悟。佛祖教导我们去思考缘起见,这也是根除痛苦因素的方法。你越思考,就越能深刻了解,也越能够产生信服。那烂陀圣哲龙树大师便是依照这一方法,并着下许多论述,吸引了现代科学家的关注。”

达赖喇嘛尊者进一步指出, 根据纳兰达传承,即使是佛陀的教言也需要进行分析和研究。

“当我给某人一尊佛像时,我把他(佛陀)描述为古印度的一位思想家和科学家,他的开示可以通过理性和批判性反思以及我们自己的经验来理解。”

达赖喇嘛尊者还指出:“在流亡期间,我鼓励西藏的尼师们努力学习,获取尼师最高学位—女格西玛学位(佛学博士学位)。但我的这一言论在南部寺院中引起了一些讨论。我提醒他们,佛陀视僧人和尼师都是平等的。那么尼众们为什么不可以通过学习与僧众获得同样的学位呢?因此, 现在藏传佛教中有了女格西玛,一些非专业人士都对此学位感兴趣。”

在达赖喇嘛尊者结束讲话后,与会的各学派代表就“时论”传承的由来,发展与传承等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 按西藏史书《西藏王臣记》记载,“佛陀释迦牟尼于灵鹫山依照大乘圆满的智慧法门传法,“时轮”法门起源于古代印度北部的“香巴拉”净土,其国王月贤最早传承和弘扬“时轮金刚”教法,约在公元11世纪前后从印度传入西藏,13世纪时已经成为藏传佛教的重要修习经典之一。时轮为藏传佛教所独有法门,宁玛派,噶举派,萨迦派,格鲁派均有此法传承。并由包括达赖喇嘛尊者在内的藏传佛教各学派高僧大德授予。
达赖喇嘛尊者莅临达兰萨拉尊胜寺出席跨学派“时轮”传承研讨会 2019年5月5日 照片/Tenzin Jigme/CTA

达赖喇嘛尊者莅临达兰萨拉尊胜寺出席跨学派“时轮”传承研讨会 2019年5月5日 照片/Tenzin Jigme/CTA

尊胜寺堪布在研讨会开幕式上向达赖喇嘛尊者敬献曼扎 2019年5月5日 照片/Tenzin Jigme/CTA

尊胜寺堪布在研讨会开幕式上向达赖喇嘛尊者敬献曼扎 2019年5月5日 照片/Tenzin Jigme/CTA

《西藏之页》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