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西藏知名原政治犯果洛晋美在“2018日内瓦论坛”上发表演讲  照片/Niels Ackermann / Lundi13 /DIIR/CTA

西藏知名原政治犯果洛晋美在“2018日内瓦论坛”上发表演讲 照片/Niels Ackermann / Lundi13 /DIIR/CTA

由藏人行政中央外交与新闻部在日内瓦举行的“2018日内瓦论坛”上,西藏电影制片人,活动家和原政治犯果洛晋美,在会议上向与会各界人士分享了因与顿珠旺青先生合作拍摄纪录片《远离恐惧》,而遭中国当局逮捕,并在中国监狱遭受酷刑情况。

11月2日,藏人行政中央外交与新闻部联合驻日内瓦办事处,在联合国即将对中国进行第三轮普遍定期审议前夕,举行“2018日内瓦论坛”,邀请各方学者和专家讨论中国的人权状况。在当天的会议上,主办方邀请了西藏知名西藏电影制片人,活动家和原政治犯果洛晋美发表演讲,讲述他在中国监狱中遭受的非人道折磨。

果洛晋美在演讲时,呼吁联合国成员国在普遍定期审议中严格审查中国的人权侵犯问题。他表示:“请各国代表严格审查中国的人权状况。如果联合国这次无法让中国承担责任,那就意味着全世界向中国妥协了。”

藏人行政中央驻日内瓦办事处对联合国及欧盟联络员甘丹措姆为他进行同声翻译。以下是果洛晋美演讲全文:

首先,谢谢来自各国的与会人士参加这次论坛,其次我要感谢此次论坛的主办方让我有机会在这里讲述我的故事。

我的名字叫果洛晋美。我是一名人权倡导者,活动家和纪录片导演。我也是一名反对中国政权对西藏实施压迫性政策而进行非暴力抵抗者,因此,我在中国的监狱遭受了非人道折磨和酷刑。

我曾和我的朋友顿珠旺青先生制作了一部名为《远离恐惧》的纪录片。我们制作这部纪录片的动机是揭露中国政府对西藏所实施的压制政策。以及向世人揭露中国所谓西藏的语言文化等在蓬勃发展的谎言。美丽的谎言与残酷的现实之间相差万里。中国对西藏实施的政策是试图同化西藏民族,消灭西藏文化,破坏西藏的生态环境。由于我在纪录片中扮演的角色,我曾被中国当局逮捕三次。

2008年3月23日,第一次被捕,并拘留了51天。在被拘留期间,我遭受了非人道酷刑。这种在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由于时间的限制,我在这里向你们分享我在中国​​监狱中最恐怖和最痛苦的回忆。

在我第一次被捕期间,也是我第一次被狱警绑在铁椅上审讯时,其中一名狱警的手表上显示的是晚上9点。我被绑在那条铁椅上一直到第二天早上,身体根本无法动弹,体温也完全下降。整个晚上,一盏极强的灯光安置在铁椅前的桌子上直射着我。这盏灯的热量和光线非常强大,让我感觉整个身体在融化。由于光线强烈和长时间照射,使我无法睁开眼睛。即使到今天,我的视力还没有完全回复,所有物体看起来都很模糊。这样的折磨我遭受了8次,持续的时间也有所不同。

当我第9次坐在铁椅上遭受折磨时,他们对我采取了不同刑罚​​。他们让我站在椅子上,双手反绑在后背,然后倒吊在天花板上。就这样我被倒挂至少6,7个小时。当我被倒吊时,感觉我的所有器官都从我嘴里吐出来。因此,这种折磨不管在身体和心理上是可怕的,不可想像和难以忍受的。

由于常常遭受这样的非人道折磨,我已做出准备好让自己早点死去。因此,我决定保持沉默,不回应来自监狱当局的任何询问。他们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连续三次用火烧我的嘴巴。

因此,在遭受严重的酷刑折磨后,我被迫谴责我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尊者,藏人行政中央和西藏青年大会。也不得不承认2008年西藏的抗暴运动是暴力行为。他们还强迫我透露在纪录片中所有接受采访的藏人同胞的名字;提供我所属的寺院 – 拉卜楞寺参与2008年抗议活动的所有僧人的名单。同时还威胁我如果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我将会受到更严重的后果。中国当局还告诉我,没有人会关注我。有人甚至告诉我,达赖喇嘛尊者和美国总统是不会关心我的生死,如果当局将我杀了并抛弃我的尸体,没有任何人会关心这些。

在遭受这些酷刑和羞辱后,我觉得与其忍受监狱中的屈辱和痛苦,不如死了更好。

今天,在我回顾我生命中最痛苦的一刻时,我为自己参与本民族的自由事业而受到折磨,并遭受了诸多苦难的这一事实感到宽慰。尽管经历了非人道折磨,但我并没有丧失藏民族尊严。我拒绝透露在纪录片中勇敢反对中国压迫的藏人同胞的身份。

我第二次被捕是在2009年4月10日。中国当局指控我“泄露国家机密”。

当我第三次被捕时,我被指控煽动藏人进行自焚抗议。在监禁的那段时间,我不得不每天上监狱当局为我开设的课程,听他们教我如何爱国。我当时已经做好了在狱中度过余生的心理准备。然而,我得到了中国当局计划通过药物来谋杀我的消息。

在得知他们的阴谋后,我决定逃跑。谢天谢地,我成功地逃离了监狱,并在山上躲藏了20个月。在此期间我又度过了一段非常艰难的时光。

在我躲藏期间,我得知中国政府指控我犯了谋杀罪。他们甚至宣布,如果有人报告我的下落将悬赏20万元人民币。在我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时。我决定逃离西藏。

在经历很多困难后,最终在2014年5月18日,我成功地到达了印度达兰萨拉;藏人行政中央所在地。

中国当局在关押我期间没有指控本人犯有谋杀罪,我也从来没想过杀任何人。但我逃出监狱后,听到当局指控我杀人越狱。面对这样的指控,我曾经想过在甘肃或四川的一个警察局前自焚,抗议中共当局的虚假指控。然而,在仔细考虑之后,我决定不采取这样的行动。我认为这也许是因为当局因本人逃离监狱而感到丢脸,因而提出了这样的指控。如果我真的自焚了,他们会继续指控和诋毁我。

当时我立下了誓言,如果我能够活着,我会用我的余生继续维护西藏人民的权利。这也是促使我逃亡的原因。

今天我很高兴我能够在自由世界里,为全世界的自由和正义,为西藏人民的权利而奋斗,并成为西藏人民的代言人。谢谢!

注:外交与新闻部中文处英译汉,如有出处,请以英文为主

《西藏之页》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