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11, 2020
发布者 西藏新闻社记者
  文/簡恒宇
西藏抗暴61周年:流亡藏人第2代、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簡恒宇攝)

西藏抗暴61周年:流亡藏人第2代、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簡恒宇攝)

「藏傳佛教哲學講『無我』,最終都要離開人世,因此在世時要盡到自己的職責」,來台灣生活超過20年的流亡藏人第2代、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接受《風傳媒》專訪時強調,「為了自己的國家,不管支持度如何,都不能放棄訴求,因為有實力就能達成目標」,這也是時隔超過半世紀的西藏抗暴運動,給予台灣人的啟示和意義。

延續反抗目標 海外後代責任重大

札西慈仁表示,經歷過中共壓迫的藏人感觸會很深,但海外流亡藏人後代沒有親身經歷,會逐漸遺忘最初反抗中共的目標,「不過我預設海外流亡藏人10個世代,都會記得目標……我自己的經驗強調不能忘記責任,儘管不是自己選擇成為西藏人,但相信緣分和業,既然身為藏人,就有藏人的責任,不能放棄藏人的夢想」。

西藏抗暴61周年(AP)
西藏抗暴61周年(AP)

國際清楚西藏處境 「中間道路」有利獲支持

 

札西慈仁也坦言,相較於2008年國際對西藏事件的關注度,現在確實有下滑情況,「現階段國際聚焦香港及新疆局勢,會有西藏問題獲得解決、訴求達到目的的疑問,但實際上西藏的處境更加危險」。不過令人欣慰的是,國際對西藏議題的來龍去脈不陌生,「我與聯合國人權特使會面,提一句班禪喇嘛,他們就都懂了」,札西慈仁強調,達賴喇嘛的貢獻與藏人的努力,獲得國際很高的評價。

為了與中國和平解決西藏問題,達賴喇嘛1988年提出「中間道路」,即在不尋求西藏獨立,也不接受現行中國西藏地位的折衷方案,依據1951年雙方簽署的《十七條協議》,落實西藏3傳統省區的民主自治。札西慈仁直言,對中共而言,「中間道路」與藏獨沒有不同,但部分國家礙於現實經濟因素,受制於中國,而要爭取這些國家的支持,「中間道路」較好進行協商。

西藏抗暴61周年(AP)
西藏抗暴61周年(AP)
「『中間道路』就是中共自己提出的模式……《十七條協議》(中共)自己講得很好聽,不到10年就自毀協議」,札西慈仁表示,「香港的『一國兩制』也是明顯案例」。他強調,在中共統治下,不分族裔,不聽話都會遭到迫害,「中國人與藏人沒有不同,且不論路線為何,中共是共同面對的敵人」。至於海外藏人與中國境內藏人想法會不會漸行漸遠?「不管中共使出怎樣的手段,藏人都很團結。」

札西慈仁表示,中共本身很清楚西藏文化和藏人性格,且全球都認同達賴喇嘛主張和平,中共也很清楚這點,卻一再怪罪達賴喇嘛,「就算有些藏人迫於現實因素,選擇捨棄達賴喇嘛,但藏人心裡很清楚,絕對、永遠不能放棄原本單純的西藏,這是信仰所致」。他還說,中共極力洗腦藏人,想把藏人漢化,卻拒發藏人護照,「中國政府自己提醒藏人的身分,因此再努力都無法洗腦成功」。

20200308-310西藏抗暴日61週年遊行活動,今年因應疫情特以戴上口罩並無聲靜默方式進行遊行活動。(陳品佑攝)
310西藏抗暴日61週年遊行活動,今年因應疫情特以戴上口罩並無聲靜默方式進行遊行活動。(陳品佑攝)

毫無表意自由 藏人自焚自我犧牲表達訴求

2008年,中國境內的藏人要集會紀念抗暴49周年,結果爆發衝突,中共強行鎮壓,自此開始大力推動愛國教育、漢化藏人;2009年2月起,中國境內陸續發生藏人自焚事件,至今已超過150人身亡。札西慈仁說,對藏人而言,自焚的念頭是「供養自己的身體」,即自我犧牲的信念,只是中國境內的藏人毫無表意自由,「就連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也死在獄中」,因此剩下自焚一途。
札西慈仁解釋,當有藏人自焚時,旁邊有人拋「哈達」(Khata),此舉並非鼓勵自焚,而是對自焚者的犧牲表達敬意,「不過也會被中共逮捕……中共嘴上說會把自焚者送醫搶救,實際上不知帶去哪,自焚者的遺體也不會留給家屬,中共害怕交付遺體,會鼓勵更多人紀念……但中共壓迫愈重,人民反抗愈強」。不過他強調,藏人從未鼓勵自焚。

20200308-310西藏抗暴日61週年遊行活動,今年因應疫情特以戴上口罩並無聲靜默方式進行遊行活動。(陳品佑攝)
310西藏抗暴日61週年遊行活動,今年因應疫情特以戴上口罩並無聲靜默方式進行遊行活動。(陳品佑攝)

札西慈仁提到,曾有藏人來向他訴說有意自焚,而他認為,或許自焚當天會有媒體報導,但時間久了,不一定有人記得,「且若西藏文化消失,西藏獨立也沒有意義」,言下之意即活著為維護西藏努力,或許會有更大助力。被問及印度對西藏議題的態度,札西慈仁直言,由於國安因素,印度無法忽視溪藏,而2020年在印度的抗暴紀念日活動口號更是:「西藏獨立,印度安全。」

另外,關於中文名稱是否要統一為「西藏」或「圖博」,札西慈仁認為,為了爭論名稱而忽略其他大事並不值得,但直言西藏人不喜歡被稱作「藏族」、「西藏同胞」,也提到「蒙藏」的稱呼帶有過往西藏隸屬中國的心態,因此也不被藏人認同。他最後強調,「很感謝台灣政府給予藏人的協助……藏人是中共迫害而淪為難民,希望有天西藏成為國家」,讓藏人不用再耗費心力解釋自己身分。

来源:風傳媒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