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11, 2020
发布者 西藏新闻社记者

文/ 簡恒宇

西藏抗暴61周年:法國藏學家畢菲特里耶(Katia Buffetrille)(簡恒宇攝)

西藏抗暴61周年:法國藏學家畢菲特里耶(Katia Buffetrille)(簡恒宇攝)

來自法國東南城鎮「夏慕尼白朗峰」的畢菲特里耶,因為在山城中長大,受到西藏山景吸引,意外踏入藏學研究領域,且自1985年開始,每年都前往西藏進行田野調查。「西藏的情況與新疆不同,但局勢依然很糟」,畢菲特里耶認為,現今全球面臨很多挑戰,加上中國影響力無所不在,許多國家礙於經貿利益,成為西藏議題受關注度逐漸下滑的原因。

「中國影響力無所不在」

畢菲特里耶(Katia Buffetrille)是法國民族學及藏學專家,現為法國高等研究應用學院(EPHE)研究員。當被問及國際社會對西藏議題的關注度下滑,她接受《風傳媒》專訪時直言,由於現今全球有太多事件要關注,資訊爆炸的時代中,西藏議題較難引人注意,「但西藏議題仍相當重要」。她也坦言,西藏議題關注度降低的原因,來自於中國的影響力。

20200308-310西藏抗暴日61週年遊行活動,今年因應疫情特以戴上口罩並無聲靜默方式進行遊行活動。(陳品佑攝)
310西藏抗暴日61週年遊行活動,今年因應疫情特以戴上口罩並無聲靜默方式進行遊行活動。(陳品佑攝)

 

「中國的影響力無所不在」,畢菲特里耶表示,由於許多國家與中國經貿關係密切,且接待西藏宗教領袖達賴喇嘛會遭到中國報復,導致各國政府有所顧慮,而她強調,當國際社會把焦點放在新疆維吾爾人的時候,西藏的處境一樣令人擔憂,「中國不允許藏語教育,也限制藏人去寺院……平均每25公尺就有1台監視器,每100公尺就有1間派出所,街上還有監控藏人的迷你麵包車」。

西藏抗暴61周年(AP)
西藏抗暴61周年(AP)

藏人視自焚為自我犧牲

為何中共未曾在西藏推行「再教育營」?畢菲特里耶指出,中共並不怕西藏人,反而較懼怕維吾爾人,主要是達賴喇嘛主張和平非暴力模式表達訴求,西藏人遵循達賴喇嘛的指示,不會進行暴力抗爭。至於以自焚方式表達訴求,畢菲特里耶強調,精神層面來看,藏人把自焚視為自我犧牲的行為,通常會寫下自焚的原因,而此行為讓中共感到困擾,「因為聲稱的美好國度有人自焚,會讓中共丟臉」。

畢菲特里耶說,自焚並非西藏傳統,但佛教信仰中有類似的犧牲模式,而自我犧牲是聖人的作為。她也提到,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印度北部城鎮達蘭薩拉(Dharamshala)有2尊雕像,紀念自焚犧牲的藏人。畢菲特里耶表示,確切的自焚人數難以統計,因為對外公告具有風險,不僅自焚者的家屬會入獄,散布有人自焚資訊的人也可能吃上3年牢飯。

20200308-310西藏抗暴日61週年遊行活動,今年因應疫情特以戴上口罩並無聲靜默方式進行遊行活動,現場備有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像。(陳品佑攝)
310西藏抗暴日61週年遊行活動,今年因應疫情特以戴上口罩並無聲靜默方式進行遊行活動,現場備有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像。(陳品佑攝)

流亡藏人生活艱難 達賴喇嘛牽動西藏未來

不過畢菲特里耶亦稱,藏人生活受到嚴密監控,公安2分鐘就能趕到現場,阻止藏人自焚的機會,而自焚事件多發生在康區(Kham)、安多(Amdo)地區,「2008年以後,安多地區的藏人就無法自由進出拉薩,必須申請特別許可」。她表示,藏人也轉用其他的管道表達訴求,像是透過文字寫作、藝術表演,「安多地區有許多藝文藏人,相較之下,西藏自治區幾乎沒有藝文藏人」。

畢菲特里耶強調,她所指的西藏不限於今日中國西藏自治區的範圍,而是涵蓋衛藏(Ü-Tsang)、安多及康區3個西藏傳統省區。另外,畢菲特里耶也到過尼泊爾進行田野調查,對於尼泊爾與中國談成的秘密協議,夾帶針對流亡藏人的「送中條款」,她直言:「尼泊爾早已開始遣返藏人,大約13000名藏人流亡尼泊爾,但只有極少數取得尼泊爾公民身分。」

20200308-310西藏抗暴日61週年遊行活動,今年因應疫情特以戴上口罩並無聲靜默方式進行遊行活動。(陳品佑攝)
310西藏抗暴日61週年遊行活動,今年因應疫情特以戴上口罩並無聲靜默方式進行遊行活動。(陳品佑攝)

「由於流亡藏人缺乏身分證件,又很難得到工作,使得他們生活相當困難」,畢菲特里耶稱,部分流亡藏人選擇回去現在的西藏自治區,「但不代表他們喜歡中國」。她也憂心表示,因為達賴喇嘛的轉世須由班禪喇嘛確認,而現在的班禪喇嘛是中共欽定的「漢班禪」,原本達賴喇嘛確認的班禪喇嘛下落不明,加上中共表明達賴喇嘛轉世要政府認可,「達蘭薩拉若沒有達賴喇嘛,不知會變成怎樣」。

來源:風傳媒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