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西藏人民议会议长白玛炯乃在西藏自由抗暴六十周年纪念集会上发表集会 照片/Tenzin Pheden/CTA

西藏人民议会议长白玛炯乃在西藏自由抗暴六十周年纪念集会上发表集会 照片/Tenzin Pheden/CTA

2019年3月10日,是西藏人民和平抗议中共统治西藏达六十年周年重要时日。

自1949年10月1日,中国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后,中共政府以“解放西藏”的名号下入侵西藏,并开始并吞整个雪域高原。此后九年多内第十四世纪达赖喇嘛尊者和当时的西藏政府为解决眼前的危机,息事宁人,化敌为友,与中共政府周旋做出了不懈的努力。然而,于1951年5月23日,中共当局未经过达赖喇嘛尊者和西藏政府的任何批示,被迫同阿帕·阿旺晋美带领的西藏和谈小组签署所谓《十七条协议》。藏方代表深知,这只是有利于中共政府的城下之盟,因而试图与中共当局继续进行和谈。但这不仅没有达成,反而施加压力强迫让西藏政府认同《十七条协议》。最后,于1951年9月24日至26日,藏方代表小组不得不宣布此协议及其签署的所有过程。当时,西藏政府提出了三个条件,若中共政府接受这三个条件,西藏政府便认同《十七条协议》。于是中方代表在合并全藏区问题上,到四川、甘肃、云南、青海等地,征求藏人意见后,表示全藏区可以合并。此后,中共却派遣两万多兵力到卫藏地区,整个藏区逐步陷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严厉控制之中,西藏没有任何机会同中共当局和谈。因此,达赖喇嘛尊者为了避免藏人流血,为了让中共兑现与西藏有关的协议条款,不得不接受《十七条协议》。随着对藏区不断增加兵力,为解决军队生活问题,当局强迫向每个藏人家庭索取大量粮食,使粮食价格暴涨十陪。无疑,这对藏人的生活带来极大冲击,因而藏区逐步出现动荡,部分藏人开始攻击中共办事机构,殴打中方人员等。随着藏人的反抗意识增强,相应中共当局也对西藏加大镇压力度。同时开始干涉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尊者的正当权利。

当局在安多和康区强迫改革藏人的生活基础;诸多文化中心被毁坏;因藏汉间不断爆发冲突,使许多藏人失去了生命,有的被关押,有的被迫失踪。同时,藏人对中共的反抗浪潮逐步趋向西藏中心地带,最终于1959年3月10日,在西藏首都拉萨爆发全藏人自由抗暴运动。当时中共武力镇压反抗藏人,剥夺了许多同胞的宝贵生命,众多人被受伤,以及监禁,严厉殴打等,使西藏变成不可思议的人间地狱。今天,正是发生西藏自由抗暴运动整整六十周年纪念日。值此之际,为西藏民族的政教事业抛头颅,洒热血,献出宝贵生命的爱国英雄儿女,表达缅怀之情!以及至今任然在中共暴政下遭受苦难的同胞们,表示同情和问候!

1959年,西藏爆发自由抗暴后的六十年内,中共侵占了整个西藏,数百万藏人失去了生命。为了全面毁灭西藏和西藏人民,于1956年大搞所谓“民主改革”;1966年搞“文化大革命”;1979年至1985年间,搞经济建设;1986年至1991年间,把西藏改变成中国的一部分而制定所谓的“第七个五年计划”等。在各种政策下,西藏诸多寺院遭到破坏;对藏人社会制造矛盾,让藏人内部相互争斗,相互杀戮。 1968年至1973年间,西藏境内发生前所未闻的饥荒,饿死的藏人人数达34万多人;肆无忌惮地毁坏西藏生态环境,再加不合理的各种改革,以及大规模地对藏区进行汉人移民,试图把西藏变成中国的殖民地。总之,中共为了灭绝居住在世界屋脊的西藏人,而极力同化西藏民族,实施各种阴谋,对藏政策每况愈下,境内同胞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尽管如此,他们的意志和决心却没有动摇,三区藏人始终相濡以沫,休戚与共,为西藏珍贵的宗教文化,已衰者令恢复,未衰者令增长,从而对中共的暴政进行了各种反抗运动。

1987年在西藏首都拉萨藏人举行了大规模的抗议游行,许多藏人在那次抗议活动中不但遭到被捕,而且于1989年3月,当局对拉萨执行戒严。 2008年,西藏三区共90多个县内又爆发大规模的和平抗共运动。当时,因遭到中共武力镇压,许多同胞被枪杀,以及被逮捕关押。另外,受伤和受到罚金者难于计数。此后,中共当局仍然漠视藏人的利益和呼声,因而从2009年开始,西藏境内先后有153名英雄儿女为抗议中共而举行自焚,其中受伤和失踪人数为22人,131人已英勇就义。简而言之,中共统治西藏六十年来,境内同胞完全失去了人类最基本的言行自由,并仍然在遭受着极大地苦难。

藏人流亡异国六十年来,自达赖喇嘛尊者于1959年3月31日抵达印度后,为西藏的长远利益,高瞻远瞩,豁略大度,面对中共暴政始终以非暴力途径,把西藏优秀文化做到已衰者令恢复,未衰者令增长,以及为了保护西藏民族特色,在流亡藏人社会实行民主三权分立制。同时建立藏人定居地、各教派寺院、学校等,做出了有利于西藏政教大业之各项伟大事宜。如今能代表西藏和境内同胞之诸多新一代知识分子在流亡中茁壮成长,无疑,这对解决西藏问题,以及保护西藏民族特色将带来极大利益。

达赖喇嘛尊者早在1974年开始,便考虑以中藏直接和谈途径解决西藏问题。 1979年,中共领导人邓小平声明:“除了西藏独立,其他什么问题都可以谈”;“和谈之大门敞开着”等等。从而不讲究西藏的过去历史,面对现实为解决西藏问题,以及为藏汉两个民族未来能够和平共处,制定互惠双赢的“中间道路”政策,直接同中共政府进行和谈做出了不懈的努力。然而,中共政府却试图把西藏问题转化为达赖喇嘛尊者个人问题,不承认整个西藏存在的问题,并以回避的态度消磨时日。因此,于1987年,为了中藏和谈在美国国会人权委员会提出“五项和平计划”,此后于1988年,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欧盟会议上又为上述和平计划做出了进一步的阐述。互惠双赢的“中间道路”政策也是西藏人民议会于1997年9月18日共同讨论通过的基本政策,为了贯彻这一政策,于2002年至2010年间,尊者特使与中共政府代表先后举行了九轮会谈,以及举行一次闭门会谈。 2010年后,因中共当局有意回避,中藏间的和谈未能继续下去。但是,藏人行政中央却没有为此改变立场,无论中共政府何时重启和谈,藏方无先决条件地做好了充分准备。提醒中共政府,不举行会谈,妄想灭绝西藏,企图把西藏改造成汉地,这永远也办不到,并呼吁,和谈是解决西藏问题的最佳途径,中共政府应该为重启和谈营造良好环境。

西藏的正义事业以非暴力途径争取自由不仅迎来了以美国、欧盟、印度为主的世界各国政府、国会、政府与非政府组织、各援藏组织,以及个人等,诸多国际组织和友好人士的赞美与支持,而且海外许多华人知识分子、民运人士,以及中国大陆很多居心正直的华人学者也给予了关注和支持。另外,以联合国为主的各国政府及国会逐步制定了与西藏问题有关的诸多决议。为了有助于了解日趋恶化的西藏境内状况,于2018年12月11日,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了《入藏互惠法案》,同年12月19日,美国总统签署了该法案。希望通过《入藏互惠法案》世界人民能够了解到西藏境内的真实状况,并对境内藏人处境将能够带来积极的变化。

过去六十年来,中共政府用尽心机,机关算尽,试图让雪域西藏及西藏人民从地球上消失。然而,境内外西藏人民在过去这些年来,为保护和发展西藏与众不同的民族特色,语言文化,良好习俗等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因而使西藏民族及其政教事业依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可以这么说,这是西藏民族在过去六十年来取得的成就。当然,这主要是尊者达赖喇嘛和老一辈藏人尽心竭力,无私奉献的结果。今天,借此机会向老一代人表示崇高的敬意!
语言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生命之根本,而非暴力是西藏争取自由之最佳途径。因此,我们要时时刻刻把尊者达赖喇嘛之教导作为行动纲领,为保护和发展西藏民族的特色,语言文化等,呼吁各寺院、各学校、政府与非政府组织,定居地等不同领域里的负责人、民众,学生等,要各负其责,直至西藏获得自由,要坚持不懈地做出更大的努力。

今天借此机会,以印度政府为主的世界各国政府、国会、团体、民众、学生、以及华人朋友等,为西藏民族争取自由始终言行一致地给予了极大支持,在此一同表示衷心感谢!

最后,祝愿达赖喇嘛尊者健康长寿!诸事如愿得成就!

西藏人民议会
2019年3月10日

藏人行政中央外交部中文处译 (藏译汉)

《西藏之页》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