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 西藏新闻社记者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在第十一世班禅喇嘛遭中共绑架失踪25周年前夕呼吁国际社会拯救根敦确吉尼玛和所有藏人政治犯 照片/资料图片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在第十一世班禅喇嘛遭中共绑架失踪25周年前夕呼吁国际社会拯救根敦确吉尼玛和所有藏人政治犯 照片/资料图片

 

藏人行政中央就班禪喇嘛失蹤二十五周年聲明

 

4月25日,是貢確鵬措和德慶曲珍之子、具樂無量光佛的幻化之身——第十一世班禪根敦確吉尼瑪,法號旦增根敦益悉赤列鵬措貝桑布之三十一週歲的華誕日。本人謹代表藏人行政中央敬祝班禪仁波切生日吉祥如意!法體安康!

1995年5月14日,班禪根敦確吉尼瑪六歲之時,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依照藏傳佛教轉世傳統,確認根敦確吉尼瑪為第十世班禪喇嘛的轉世。三天后的5月17日,中共政府劫持了班禪根敦確吉尼瑪及其家人和恰紮仁波切,從此人間蒸發,失蹤至今長達二十五年。期間,世界各地的佛教徒、尤其是六百萬西藏人民如飢似渴地期待著有機會拜見他並聆聽他的教導。

雖是眾所周知,但正如諺語所云「重要事情應再三說明」。故而我們再次重申:達賴喇嘛尊者對班禪喇嘛轉世的認證,不僅遵循了西藏原有的轉世尋訪傳統,而且也是基於達賴喇嘛尊者和班禪喇嘛之間在歷史上形成的相互認證、互為師徒的特殊關係。至於中國政府基於政治需求而極盡欺騙歪曲之能事已屬常態,毋庸驚訝。相信國際社會也絕不會被中共的說詞所欺矇。

本來中共政府是一個視宗教為鴉片或毒藥的政權,由他們插手轉世認證本身就是牛頭不對馬嘴。雖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但中國政府只考慮政治需求,完全忘記了自己視宗教為毒藥的基本立場,任命堅參諾布者為第十世班禪喇嘛的轉世,並強令人民視其為班禪喇嘛轉世,雖也能迫使藏人不得不虛應敷衍,但卻無法改變人心所向的視根敦確吉尼瑪為班禪之真正轉世的意志。

班禪喇嘛的被強迫失蹤,不僅踐踏了西藏人民的信仰自由和權利,而且也剝奪了班禪轉世自主到寺院接受佛學教育等的權利,是嚴重侵犯最基本人權的行為,我們對此深表遺憾。

作為對正義的聲援,不論是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UNCRC)、聯合國強迫或非自願失蹤問題工作組(WGEID)、以及美國、歐洲議會、英國、加拿大等多國政府和議會、國際組織和支援西藏團體等多年來一直持續關注班禪喇嘛的基本人權,通過發表聲明、制定決議、撰寫報告等方式不斷地呼籲和要求中共政府立即釋放班禪喇嘛及其家人。

尤其是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等團體為了檢視班禪喇嘛的失蹤案,使其透明化,提議給獨立組織的成員提供與班禪喇嘛單獨會見的機會,但中國政府卻一味地以「他很健康」來敷衍應付國際社會的關注。去年9月日內瓦召開的聯合國強迫或非自願失蹤問題工作小組第119次會議中,詢問班禪喇嘛及其家人的下落時,中國政府同樣未做出任何明確的回覆。

正如中共在不同國際場合經常宣稱的那樣,如果班禪喇嘛真的不是強迫或非自願失蹤,西藏境內真的擁有言論或信仰自由,則中國政府應該披露證明班禪喇嘛及其家人和恰札仁波切等生存現狀的照片或錄影,以正視聽。

同是,基於緬懷第十世班禪喇嘛豐功偉業的重要性,我們在此簡要回顧其功業:班禪喇嘛於 1959年擔任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代理主席以後的三年間,西藏境內出現了曠古未有的飢餓與大規模餓死人的情形,西藏寺院傳統的教育文化等傳承也面臨蕩然無存的危機,值此危難之秋,班禪喇嘛以建議中國政府改正其在西藏之錯誤政策的形式,用藏文書寫報告,並翻譯成中文後於 1962年5月18日遞交給了中國總理周恩來。這就是著名的《七萬言書》。

最初,(班禪喇嘛)雖然對毛澤東等中國領導人宣稱的改革保有很大的期待,但最後即使對毛澤東也提出了批評。西元1962年底開始,一些重要的會議已經禁止班禪喇嘛參加,並遭受到西藏或中國之所謂積極分子駭人聽聞的批鬥與侮辱,經歷了極為屈辱痛苦的遭遇。後來也從最初軟禁在北京家中變成了直接的囚禁,西元1968年2月到1977年10月為止,班禪喇嘛在牢獄中渡過了九年八個月痛苦黑暗的生涯。

正如班禪喇嘛在《七萬言書》中所述「我已立下誓言,作為勤勞勇敢之藏族的子孫,我絕不讓任何有辱其名譽的痕跡遺留在我的歷史上。」所有的人都清楚地知道,出獄後的班禪喇嘛完全實踐了他的誓言,一如既往、忠貞不移地從事了大量利眾的事業,尤其是西藏各校開設藏文課程等影響深遠的偉大成就。

第十世班禪喇嘛在舉行第五世至第九世班禪喇嘛靈骨合葬的紮什南傑陵開光儀式期間,於西元1989年1月23日與出席開光儀式的中國高、中級官員共同舉行座談會時,班禪喇嘛公開指出:「就我們所遭受的損失與所獲得的成就之間相比較而言,我認為,我們遭受的損失更大,我們得到的價值並沒有如我們遭受的損失那麼大。」

次(24)日,在與出席開光儀式之西藏各地宗教人士和官員舉行的座談會以上,班禪喇嘛不僅否定文化大革命,而且指出要徹底批判文革。四天後,班禪喇嘛就突然圓寂,中國政府對此沒有進行任何正式的調查,就宣佈班禪喇嘛因心臟病發而圓寂。我們當然根本無法相信班禪喇嘛的圓寂是自然死亡。

班禪喇嘛的轉世在很年幼的時候就被中國政府劫持並失去自由至今。二十五年對人的一生而言絕非短暫,尤其是人生最重要階段竟然在強權下毫無自由地度過,這當然是無可思量與無可彌補的巨大損失,尤其是班禪喇嘛如此悲哀的境況,絕非其一人的處境問題,而是直接關係到六百萬西藏人民的信仰自由。

因此,如果中國政府真的言行一致地希望民族團結,則設法達成作為少數民族之西藏人民的願望是其無可推卸的職責。作為撥亂反正的一部分,我們呼籲中國政府儘快釋放班禪喇嘛及其家人、恰札仁波切和其他被關押的西藏政治犯。

借此機會,我們衷心感謝所有基於自由和正義原則,一直真誠地幫助西藏的政府、議會、國際人權組織或個人,並強烈呼籲國際社會繼續對中國政府施加壓力,繼續幫助遭受苦難的西藏人民,讓他們早日享有最基本的人權和自由。

同時,感謝西藏非政府組織、流亡的札什倫布寺等眾多為爭取班禪喇嘛的自由而不懈努力奔走的團體或個人,我們以你們為榮。基於在國際社會推動的自由運動產生了極為重要的成果,因此呼籲所有的人民,只要西藏一天不自由,我們就持續地強化和推動西藏的自由事業。

最後,我們祈願第十一世班禪喇嘛能夠早日返回日喀則的紮西倫布寺,繼續延續歷代班禪喇嘛傳承西藏宗教文化和民族語言文字的偉大事業;祈願達賴喇嘛尊者和班禪仁波切早日見面,祈願境內外所有西藏人民幸福安樂之日能夠早日降臨!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

2020517

编者注:声明由藏人行政中央外交与新闻部中文处根据藏文翻译,如有出入请以原文为准)

《西藏之页》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