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1, 2019
发布者 tsering dolma

苏嘉宏教授谈流亡西藏民主与达赖喇嘛转世议题

台湾辅英科技大学的苏嘉宏教授长期从事流亡藏人的研究,撰写并出版了两本有关流亡西藏民主发展进程的专著,对华人社会了解流亡藏人社会,尤其是了解流亡西藏民主制度的进程和成果等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对此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尊者深表赞赏!

这次,苏嘉宏先生汇集有关达赖喇嘛尊者转世的讲话、媒体有关转世的讨论等内容,推出了有关达赖喇嘛转世制度的研究新著,对于中文读者了解或认知达赖喇嘛尊者个人在这方面的立场或想法,显然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今年9月中旬,苏嘉宏教授带着他的新著《流亡中的转世》 一书,再度到访印北达兰萨拉,并且接受藏人行政中央电视台的专访同我们分享了他此次访问达兰萨拉的心得和体验。

以下为专访文字稿

主持人:苏教授您好。

教授:主持人好,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首先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抽空时间,接受我们的专访。谢谢。

苏嘉宏教授著作《民主在流亡中转型》一书。

 

主持人: 其实,此次苏教授您并不是首次访问达兰萨拉对吧,记得早些年前,您就访问过达兰萨拉,并且还为其著书《民主在流亡中转型》的藏文版特请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在“西藏民主日”的纪念仪式上进行过揭幕,那么,请问此次您再度访问达兰萨拉,您有什么心得和体验呢?

苏嘉宏教授:我想有两件事情是比较值得一提。第一个就是整个流亡藏人社区不管是在达兰萨拉或者是在新德里的藏人区,我感受到了就是跟过去更加不同的就是跟周边的印度在地的民族或社区之间的交流是更加的紧密。尤其是达兰萨拉可能不仅因为一些印度当地政府的开发政策 或者一些板球运动,使得达兰萨拉的整个山头变成是一个印度人的观光圣地。我认为这是一个好事。这件事情就会让达兰萨拉跟社区之间不同民族之间,尤其是在地的印度人之间的对话更加顺畅。有助于加深各方面的对话和沟通。这个对藏人社区的发展应该是个比较好事。

第二件事情就是我感觉到了,不管从我刚开始到现在,经历过了三次藏人行政中央司政的换届选举,以及西藏人民议会的选举。我参加了连续三届的选举过程,也对此进行了长期的对比和观察。

我发现在这个政治参与这件事情方面,大家有更多的关心和投入。刚开始来的时候,好像候选人去跟人家拉票会很不好意思,但现在并不是这样,在网络科技的时代大家都很勇于表达自己的意见,所以流亡藏人社会里面,变得相当的多元化。

但是这个选举带来的一些让人诟病的事情,也不会说藏人社区可以豁免,台湾也一样,美国也有。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是不是可以更加创新,更加成熟。

苏嘉宏教授再度拜访达赖喇嘛们尊者。

 

主持人:据悉,在这几天的行程安排里,您有拜访到达赖喇嘛尊者。那么,苏教授方不方便和我们介绍下您当时和尊者对话的详情。

苏嘉宏教授: 我终究是从台湾来的,所以我在面见尊者的时候我就问了两个问题都是跟台湾内部情况有关的。

一个是台湾有一些类似佛教的兴欣宗教的发展令人感到有点不安,尤其是我自己。所以我就请教尊者达赖喇嘛信徒对自己的上师,应该有怎么样的 一种选择和态度。尊者达赖喇嘛的回复是引用宗喀巴大师的一些经典。我是一知半解,所以我回去还要更加努力去请教。这是第一个问题。

另外一个问题,我还是谈到了台湾自己的问题。目前即将面临的就是明年1月11日的台湾总统跟立法委的换届选举情况。其实选到这个时候台湾的社会是满失败的。我认为很可能在两岸关系上面会有一些危害和平的风险。我祈求尊者达赖喇嘛能够为台湾祝福。尊者达赖喇嘛也绝对的祝福,当然 后来尊者也开了一个玩笑,说我为西藏祈祷六、七十年好像也没什么效果。尊者很爽朗和幽默。总之我们都需要被祝福。我问了这两个问题。

主持人:谢谢您和我们分享这些事情。苏教授您在早些年前就观察过流亡藏人社区的历届选举情况,并且还著有《流亡中的民主》和《民主在流亡中转型》。近期又出版了名为《流亡中的转世》 一书,能否和我们的观众朋友大概的介绍下,您撰写这本书的初衷和此书的内容。

苏嘉宏教授:这本书就目前像第二本书当时就是因为尊者达赖喇嘛在政治上退休,再加上整个那时候的换届选举,长期的做了一个观察。现在眼前在整个藏人社区里面,可能在全世界最受瞩目的莫过于尊者达赖喇嘛的转世问题。

苏嘉宏教授曾到访印度达兰萨拉,观察和了解流亡藏人社区的选举情况。

 

这个转世问题,虽然目前双方的各方面的看法不同,尤其是跟北京之间是比较对立的,但是我知道尊者达赖喇嘛是很希望能够在这件事情上面取得一个双方的一个平衡点,寻找一个共同点。不管是在这个问题上或其他问题上,我认为、我个人理解尊者达赖喇嘛一直都在寻找一个共同点。我很敬佩尊者达赖喇嘛。

那如果问我这本书有什么价值?那就是我把这个大陆的观点、尊者达赖喇嘛的观点,以及我个人从宗教方面的访谈如对果硕法王、格则法王等的受访收录在里面,听听当代的高僧他们的见解又是怎么样?所以对转世问题的各方意见,做了一个收集和对比。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就是跟以前一样记录了本届的换届选举。第三个就是介绍了台湾的一些情况,比如说在台湾已经取得中华民国身份证的藏族人事。当时是根据人口普查资料,大概为数两百多人的在台藏人的政治认同,以及台湾有很多藏传佛教的精神 ,除了五大教派之外还有觉囊派。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的研究发现这些精神大部分集中在北部。藏传佛教在台湾并不是藏人自己的宗教信仰而已,而是在整个台湾社会有广大的信徒。第三个它的法脉传承来自印度也有大陆来的那就是色达五明佛学院。这个调查结束没有多久色达五明佛学院遭遇到一些情况,我后面没有跟追。但是我们整理出来的就是说中国大陆的法脉传承是来自于色达五明佛学院。这算是我研究和调查的结果,大概就是这三点。

主持人:由达赖喇嘛尊者提倡,藏人行政中央秉持的非暴力“中间道路”政策,是藏人在不违反中国宪法的情况下,要求全体同胞享有名副其实的自治权利,但这却被中国政府诬蔑成分裂活动。实际上,这一途径能够解决藏中间的问题,令双方都获益。苏教授,您对此有何建议呢?

苏嘉宏教授的新著《流亡中的转世》 一书的封面。

 

苏嘉宏教授:“中间道路”是尊者达赖喇嘛的训政,世界各国民主化这件事情,法国大革命、辛亥革命其实都来自于群众的革命,但是流亡藏人社区的民主化是来自于尊者达赖喇嘛训政,并不是人民的革命,是尊者达赖喇嘛给的,所以包括达赖喇嘛从政治上退休,以及他提出很多关于转世的论述。

这些都是来自于达赖喇嘛的主动的指引,一种教研。我发现包括“中间道路”在这里面其中是最具有特色的,为什么呢?因为像本届司政还是议员的选举比较不是那么的突出,但是司政不管是什么样的候选人,主要的得票多的候选人他的主张都是“中间道路”,使得“中间道路”在这个民主的选举过程当中,主张“中间道路”的候选人也就是反对西藏独立的候选人,在“中间道路”这件事情上是取得民主正当性的,它是有合法性的基础并不是只有达赖喇嘛个人的见解而已。所以我个人的理解来讲,至少从选票上来看“中间道路”在印度的流亡藏人社会,以及参与投票的海外流亡藏人社会里面,它有至少65%的支持度。这是很高的一个支持度。我说的是至少。因此它不只是尊者达赖喇嘛的教研而已,它已经取得民主正当性,这个我可以大胆的去做一个推断。如果2022年还有一个换届选举,我不认为会脱离“中间道路”这条立场 。

尊者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它本质是反对西藏独立的。这个“中间道路”的这条道路是不可以被逾越的,我认为将来在藏人社区里面是越来越多,但是还是要有充分的行政经验。

主持人:无神论的中国共产党,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达赖喇嘛尊者的最终的转世权在他们的手中,我们该去怎样解读呢?

苏嘉宏教授:共产党它的核心价值是无神论,这是我们都理解的共产党自己也不会去辩解这件事情。但是,如果上升到国家治理的层次,也就是说政党必须要超越自己去面对这个国家里面的多远民族的话,那你就必须要去面对另外一个民族的核心价值,彼此尊重,也就是又一次的再去选找共同点。

中国大陆到目前为止的坚持,我看不出它有改变或妥协的空间。当然在流亡藏人社会或者是有关尊者达赖喇嘛的转世问题方面,它所做过的这些表述,一时之间我看不出双方会达成共同点,

所以我愿意尽我所能,在我的著作和研究当中,促成藏汉民族和解,这是我的理想和心愿。

主持人; 由于时间的关系,最后请您谈谈您对未来西藏运动的前景。

苏嘉宏教授:两件事情。第一个就是民主选举。虽然是来自于尊者达赖喇嘛的教研, 但是选举该有的世俗化的那些争议和争论或者是互相攻击,藏人社区里面也不能避免。未来还会有选举,这种事情要怎么去控制,只有藏人自己,整个政治文化去提升,自己要有所提升,不是靠达赖喇嘛,这个是整体流亡藏人社会自己要提升,自己要去面对的问题。这是第一件事情。

第二件事情就是我看到了流亡藏人社会在不断的锁链似的移民,移民在移民往西方社会去。这个移民的现象是一个普遍的社会现象,是不是能够在这个网络科技时代里面皆有连接。然后维系自己民族文化的发展。这一点我不敢乐观但是我有热忱的期待。

观众朋友,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的专访节目将就到此结束,感谢您的收听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回。

《西藏之页》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