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19, 2014
   Posted in 文庫
发布者 Tenzin Rinzin

原文發表於《印度時報》2009年7月20日

文/艾略特·史伯嶺:

臺灣懸?子/譯

如 果還需要進一步的證據以說明中國在許多地方比達賴喇嘛與他的流亡政府高明老練,最近發生的事件已經讓此一局勢非常明顯了。去年十一月,藏人向中國提出了一 份備忘錄,旨在顯示達賴喇嘛對於西藏自治的立場,完全符合中國既存的法律與民族區域自治法。那份備忘錄被中國官員強力地拒絕,而兩邊的商談過程戛然而止。

六 月二十二日,新聞報導說流亡政府的官員舉行了會議,正在起草一份可以澄清他們立場的聲明,而且希望能夠打破目前的僵局。這份新的聲明,意圖顯示藏人希望能 在中國民族區域自治法的基礎上與中國達成協定。不幸的是,流亡政府在處理對中國問題的蒙眛無知,現在已經令人尷尬地充分顯示出來。

達賴喇 嘛的主要協商官員,格桑堅贊與嘉日‧洛珠堅贊,已經與其他的官員晤面,以討論一個他們幻想可以讓中國感到興趣的立場出來,而哈佛訓練出來的專家,洛桑森 蓋,也一直以他自己對該法律的分析見解,來強化與支援流亡政府的看法。但擺在眼前的事實是,他們忙了半天,卻不知道中國民族區域自治法的詮釋,以中文寫成 的文章與專書,在中國內部已經汗牛充棟,也對這些著作一字不識。而這一點,達賴喇嘛的官員在對中國政策的主要議題盲人摸象時,似乎從未讓他們感到憂心如 焚。

自從2008年春天以來,中國已經回應了外界對它所作的自古以來擁有西藏主權的批評,那就是乾脆廢除它過去一貫的說法,亦即十三世紀 蒙古征服者將西藏變成中國一部份的說法,而代之更強烈、無情又不留餘地的立場,亦即西藏“自從人類活動以來”即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個例子充分顯示了對中國 而言,歷史根本不是一個可以拿來衡量中國主權主張的客觀標準,更有甚者,中國內部已展開了一個新的辯論,說明瞭民族區域自治法也不被認為是一種固定不變、 可以拿來挑戰政府的標準。完全相反,它們只是政府與黨的工具,假如無法達成想要的政治目的,即可棄之如蔽屣。

達賴喇嘛的政府似乎一無所知 的是,在四月,常常發表有關少數民族研究與少數民族人口問題的學者馬戎,提出了一個相當激烈的主張,近似中國當局已經對歷史所採取的辦法:乾脆廢棄整套民 族區域自治法。根據馬戎的看法,目前的真正問題,在於中國的民族區域自治法乃是來自史達林主義的遺產(過去在蘇聯,少數民族有分離和獨立的權利),中國仿 效的結果拖累了中國,實行了一套讓少數民族對於自己屬於中華民族大家庭的概念感到疏離與隔閡的制度。現在,神秘的機緣下,新疆最近發生了騷動,剛好印證他 的看法。

馬戎的看法是,民族區域自治法鼓勵了少數民族將其他人排除於自己居住區域之外,以自己的語言為優先,要求發展自己經濟的權利,還 維持與強化了使他們有別於其他民族的歷史意識、宗教信仰與風俗習慣,而這些都符合史達林對“民族”所作出的的定義。馬戎認為,問題的癥結點在於,目前的系 統讓少數民族無法意識到他們就是中國人。他又提出,只有其他三個國家曾經實施類似的制度,將特殊的行政區域劃給少數民族,那就是蘇聯、南斯拉夫與捷克斯洛 伐克。自不待言,這些國家的歷史紀錄並不良好。

對比之下,印度與美國提供了有效的反證。他特別舉出尼赫魯的例子,說他給不同的群體灌輸了 他們都屬於“印度國家”的一部分的觀念,並在同時,消彌了他們之間種族與民族的衝突。而美國總統奧巴馬之所以當選,被馬戎呈現為,就是因為他的政治口號以 利益全體美國人為號召,沒有任何種族利益的色彩。而這兩個國家都沒有少數民族區域自治的架構。

馬戎四月時在中國內部開啟的辯論,對於中國 的西藏政策可以說至為重要。但是達蘭薩拉似乎沒有人注意到。達賴喇嘛在五月時決定要捐款十萬美金給佛羅裏達國際大學,以支援該學校的宗教課程,而不是把資 金集中起來,購買一套讓他們能夠讀取各式中文材料的在線資料庫。在美國學習佛法的學生,絕非瀕臨絕種的生物,然而這就是達蘭薩拉的首要之務。

達賴喇嘛政府的資訊與國際關係部的秘書,索南‧紮波(Sonam Dagpo)在六月底時告訴一家新聞社的記者,藏人“希望雙方在中國憲法、法律、民族區域自治的框架下解決這個問題。”謹祝好運!

本文作者艾略特‧史伯嶺教授是美國印第安那大學中亞研究系的藏學研究主任。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