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 西藏新闻社记者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与驻北美办事处代表欧珠次仁在美国白宫大厅 照片/驻北美办事处提供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与驻北美办事处代表欧珠次仁在美国白宫大厅 照片/驻北美办事处提供

文/余杰 ※

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于近日发布一份长达72页的报告,题为「中国挑战的要素」,内容聚焦于美国如何应对来自中国的持续增长的威胁。

该报告特别论述了中共如何压制其统治下少数民族的宗教和信仰自由:中共严重违反了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中提出的原则,维持了1950年以来对西藏的军事占领,以及在东突厥斯坦对数百万维吾尔穆斯林进行残酷的「再教育」运动和压迫南蒙古人民,并对大约七千万基督徒进行迫害。报告对西藏的现状作出新的定位:军事占领区。

过去三十年,美国对中国实行绥靖主义政策,承认西藏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一直试图在拉萨开设领事馆,美其名曰可以贴近西藏、在保障藏人基本人权方面做更多工作。这样的做法和说法是自欺欺人:一旦设立领事馆,就等于承认了中国拥有西藏。幸运的是,当美中关系急剧恶化之际,美国关闭了作为间谍中心的中国驻休士顿的总领馆,中国随即发动报复行动、关闭了美国驻成都的总领馆(中国指责成都领事馆搜集关于西藏的敏感情报),美国在拉萨开设领事馆的计画由此成为泡影。

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的这份报告有如当年「冷战之父」肯楠的「长电文」——当年的「长电文」定义了美国与苏联的关系,这一次的报告则定义了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川普政府和蓬佩奥主导下的国务院,终于突破四十多年来季辛吉亲中、友中政策之束缚,在官方报告中将西藏描述为「军事占领区」,换言之,即正式宣布西藏不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美国在一定程度上支持藏人追求独立的努力与愿望。

美国认为,中共严重违反了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中提出的原则,维持了1950年以来对西藏的“军事占领”  照片/汤森/路透社

美国认为,中共严重违反了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中提出的原则,维持了1950年以来对西藏的“军事占领” 照片/汤森/路透社

与此同时,藏人行政中央官方中文网报道,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于美国当地时间11月20日下午正式受邀访问白宫。这是一个历史性的壮举,也是过去60年来,藏人行政中央领导人首次应邀访问白宫。此前一个月,洛桑森格成为第一位被正式邀请进入美国国务院与助理国务卿兼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罗伯特·德斯特罗进行会晤的藏人领导人。

该西藏流亡政府的官方网站评论说,在过去60年里,藏人行政中央领导人被拒绝进入美国国务院和白宫,这两种拒绝的逻辑是,美国政府不承认西藏流亡政府。自从洛桑森格2011年开始担任藏人行政中央司政以来,在过去10年里,曾与白宫官员在未公开的会议和地点会晤数十次。这种在非官方地点秘密会晤的方式表明,美方非常担心激怒中共,不愿因西藏问题跟中共针锋相对。

如今,美国主动邀请西藏流亡政府民选领导人进入白宫和国务院(若非美方主动邀请,藏人怎么努力都不会有结果),是美国正式对藏人行政中央实行的民主制度及其政治领袖的承认。这次史无前例的与白宫官员举行的会议,或许将为藏人行政中央领导人与美国官员的会晤定下一个乐观的基调,并在未来几年更加正规化。

有趣的是,中国并未采取实质性措施进行回击(中国手上可以回击美国的牌并不多),表明中国其实是纸老虎,若美方足够强硬,中国就不得不示弱和退却。

这两件大事显示,美国的西藏政策已出现重大转折——当然,其大背景是美国的对华政策出现了重大转折。

美国政府官员会晤洛桑森格,比此前美国多任总统会晤达赖喇嘛的意义更为重大。其一,从藏人方面来看,就洛桑森格与达赖喇嘛两人对比而言:达赖喇嘛的国际影响力和在藏人心中的地位远比洛桑森格高,但达赖喇嘛此前已宣布退出政治事务,不再担任政治领袖,而专注于宗教领袖的工作。达赖喇嘛在2011年3月10的公开讲话中表示:「我已决定致函即将召开的第十四届西藏人民议会全体会议,敦促修改流亡宪章以及其他相关法规,将以达赖喇嘛的名号所承担的所有政治权责交与直接选举的行政首长。」此后在国际社会代表流亡政府的,不再是达赖喇嘛,而是经过十多万流亡藏人投票授权的「行政中央」之「司政」。过去,达赖喇嘛在国际社会所受之礼遇,在某种程度上是其个人「卡里斯马」式魅力和宗教地位的显现,经过其努力,藏传佛教已经发展成一种全球性的宗教;而如今洛桑森格所受之礼遇,乃是表明美国及国际社会对流亡藏人社会民主转型的肯定和对流亡政府的合法性的肯定。

其二,就美国方面来看,由总统出面或由层级相对较低的事务官出面与流亡藏人接触,有时所呈现的力道与官职成反比。此前,多任美国总统亲自接见达赖喇嘛,更多是一种象征和礼貌的意味,甚至是某种心照不宣的「人权外交秀」。比如,欧巴马安排在白宫地图室见达赖喇嘛,却让达赖喇嘛从白宫运送垃圾的小门出入,这种做法是照顾中共的面子,而不惜羞辱达赖喇嘛。达赖喇嘛当面转告奥巴马若干藏人所受迫害的状况,奥巴马却从未向习近平提出交涉或谴责。那么,这种照本宣科的见面究竟有多大价值呢?希拉蕊曾经在回忆中坦承,她渴望见到达赖喇嘛,是因为柯林顿的性丑闻让她心灵受创,她将达赖喇嘛当做抚慰人心的心理医生,期盼从达赖喇嘛那里寻求人生智慧。这种会面,双方谈的无非是一些佛教的「心灵鸡汤」,对解决西藏问题作用并不大。而在川普政府任内,川普不曾安排与达赖喇嘛会面,并非川普不重视西藏问题,而是川普政府认为传统的「人权外交秀」已经过时,必须有新的方法来取得突破。所以,川普政府推行某种更具实质意义的外交:虽然与洛桑森格会面的白宫和国务院的官员尚未到达内阁层级,与达赖喇嘛此前见到的总统的地位有相当之差距,但参与会面的是专门负责西藏事务的官员,双方反倒能讨论更多具体事务、取得可以预期的成果。

如果美国政府将西藏遭到中共的军事占领当做一项铁的事实乃至外交政策的依据,那么随后美国政府必然投入更多的资源帮助藏人反抗中共的军事占领,让藏人早日获得自由与独立。

作者余杰,为美籍华文作家,历史学者,人权捍卫者。蒙古族,出身蜀国,求学北京,自2012年之后移居美国。多次入选百名最具影响力的华人知识分子名单,曾荣获美国公民勇气奖、亚洲出版协会最佳评论奖、北美台湾人教授协会廖述宗教授纪念奖金等。主要著作有《刘晓波传》、《一九二七:民国之死》、《一九二七:共和崩溃》、《颠倒的民国》、《中国乃敌国也》、《今生不做中国人》等。

来源:上报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