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28, 2019
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海外中国民主人士出席向藏人行政中央公务员的演讲活动   2019年3月12日 照片/Jayang Tsering/CTA

海外中国民主人士出席向藏人行政中央公务员的演讲活动 2019年3月12日 照片/Jayang Tsering/CTA

文/秦晋 (民主中国阵线主席)
一、缘起

2019是尊者达赖喇嘛以及八万藏人流亡印度60周年纪念,这可以被认定是藏人境外纪念最后一次隆重活动,应该不会再有70周年纪念。 2018年岁末有民阵内部人士提议民阵组团前往参加今年的历史性纪念活动。

中国人有十年一大庆祝 或者一大纪念,西方也一样。喜事为庆典,悲事为纪奠。尊者和藏人流亡今年60周年纪念,就如同天安门事件今年30周年纪念。都是悲伤事,告诫相关者毋忘在莒。

藏人纪念活动以印度达兰萨拉为中心,有尊者和流亡政府。民运纪念活动世界各地全面铺开,没有中心点,但是以美国纽约华盛顿为相对中心,纽约人多,华盛顿政治中心。

尊者和藏人寄居印度达兰萨拉60年,大悲。做未来预测, 2019年3月10日之前世界风云突变得以返回西藏拉萨没有丝毫可能,故印度流亡政府所在地举行隆重纪念乃必然。以后从61年到69年以汉人为主体的民运团体和人士都不太可能提振巨大热情组织前往参加纪念活动,所以估计在印度达兰萨拉的大纪念对于民运人士或者同情关注中国民主化人士组团前往这是最后一次,过了这个村就没有下一个店。

自2017年初川普就职美国总统起,美国向中共过去30年提供的宽松环境不再,在美国和西方从对中共梦幻中逐渐苏醒过来以后,中共必然遭受而且已经遭受外部的强力打击。在外部打击下必然更加加剧经济严重下滑,引发国内民变。在国内外双重打击之下,中共会轰然倒塌,这个时间不需要再一个十年。所以也将没有印度达兰萨拉70周年的纪念活动了。

值此风云变幻之际,民阵能做什么呢?如同绿茵场上积极跑位,无球跑位,捕捉瞬间机会,一脚临门,破网得分,赢得赛事。 “山不过来,我走过去”,就是本次印度达兰萨拉之行的含义。

二、组团

经过酝酿和筹备,最终组成了逾二十人的参访团,成员分别来自澳洲、新西兰、美国、加拿大、香港、中国大陆。民阵副主席张健竟然到达了印度德里机场却被印度官员阻止入境送返欧洲。

达兰萨拉参访开始前,秦晋为本次达兰萨拉之行的政治目标预备了中英文专文:

今年3月10日是尊者达赖喇嘛和随他一起出走的8万藏人流亡印度60周年,10年前我们曾组了一个31人团去印度达兰萨拉参加了50周年的纪念活动,旨在形成中国民主运动与自由西藏运动形成一个更为紧密的反北京专制联盟,而这个思路早在1992年5月12日民阵纽省支部悉尼拜会尊者时候由尊者提出。

中国民运追求的是中国的民主,藏人追求的应该是西藏的自主。

民运几十年过去了,依然在艰辛地奋斗。中共对内以残酷的高压维稳,对外以奸诈的撒币渗透。而整个中国在中共的绑架之下,距离民主越来越远的黑暗之中。

藏人在中共军事压力下丧失了自满清退位以后38年的准国家地位,被迫签订城下之盟17条。中共用暴力和欺骗控制了西藏,尊者达赖喇嘛和八万藏人1959年3月被迫出逃流亡。在尊者的推动下,流亡政府早就完成了民主化建设,流亡藏人已经有了民主。西藏仍然没有自主,向共产党争取了六十年,迄今一无所获。

中共是一个邪恶的政治集团,绑架了全体中国人民,如同绑匪劫持了一艘巨轮正驶向冰山。期盼中共改邪归正,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无一例外都是与虎谋皮,都以最终被虎所噬告终。专制的无赖,民主的无奈。里根深知一个道理,要制服手持凶器的无赖流氓,解决的问题的最终方法不说是说理和感化,而是拿出勇气和力量先制服他。他对前苏联这么做了,现在的川普也正用相同的方式对付东亚两个邪恶,平壤和北京。

藏人曾经武装反抗中共暴行十几年,一直坚持到了七十年代初,美国尼克松-福特当局联北京遏制莫斯科,为了此一战略,同时抛弃西藏和台湾。

几十年来我们的努力尚未成功,因为国际形势和格局所造成的“势”不在我们这一边,“势”却在中共这一边。所有 这些都是国际形势和格局造成的,无论是中国民运还是尊者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都没有可能也没有能力改变这个格局。

是不是因为无望而放弃,相信民运和西藏都不会,不是看到希望才去坚持,而是坚持了才会有希望。西藏六十年,民阵三十年,我们都锲而不舍,百折不挠。我们为了中国的未来,做出了选择,拒绝混同与普通中国民众在中共的野蛮统治下醉死梦死同流合污,而是牺牲了自己,把毕生的精力投放在了看似没有希望的推动中国民主的事业上。因为我们有追求,有家难回,有国难奔。你们藏人为了自己的故土、文化、宗教、语言而坚守,也回不了故土西藏。同是天涯沦落人,所以我们民阵再次来到达兰萨拉,分担藏人兄弟的苦难,是成是败在一起,荣辱与共常相依。

中共代表了世界文明发展的逆流,它的猖獗得益于美国为首的西方的昏聩和睡梦不醒,这是中共的政治机会。美国一旦从睡梦中醒来,中共的末日就到了。川普的出现带来了改变世界现有格局的可能性和机会,川普一改前任的柔弱和平庸,以比较犀利的眼光和霹雳的做派和手段,重拳出击,捎带打击习近平中共。中共顽固坚守专制独裁,首先是对内镇压力度举世无双,其次是外部不受冲击。中共钢臂泥腿,无法承受打击。一旦遭受外部打击,必将触发内部动荡,即刻崩溃。目前的中国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民运弱势,无法相抗,只能顽强坚持。尊者和藏人流亡六十年,艰难甚于摩西出埃及四十年,困苦不亚于中国民运,彼此有共同的政治对手和敌人,理当同心戮力,携手并肩。

世间铁律:物极必反,否极泰来。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未来改变中国的政治机会已经出现,这个政治机会对于等待了六十年的藏人和等待了三、四十年的中国民运是相等的。这极大有利于各路反对派借次几十年一遇的政治机会一举改变中国目前政治格局,从而达到民运几十年艰苦卓绝求索的最终目标。

藏人有具有世界威望的精神领袖尊者达赖喇嘛,藏人的艰难求索保持了具足的道义性和精神力量。由于尊者的坚韧和毅力,救亡图存,兢业护法,将藏传佛教携带至喜马拉雅山南麓,一个佛教起源今又衰落之地,使得佛教在全世界发扬光大,已经得到了全世界的广泛认同,也提升了藏人的艰难困苦获得整个世界的瞩目。

中国民运则长期缺乏有远见、有胸怀、有担当的并且能够服众的领袖或者领袖群体,十余年前,民阵为此来到达兰萨拉。

中共必将不久于世,对此中国民运与西藏流亡藏人应该有同感和共识。后中共的局势将更为复杂,民阵不仅为了即将发生的中国政局巨变,更为了后中共时代的到来,来拜访尊者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行政中央,谋求相互理解与未来合作。

“山不过来,我走过去”。这就是民阵“前度刘郎今又来”,再度来访达兰萨拉的期盼和目标。

民主中国阵线主席亲晋先生在西藏大厦向藏人行政中央公务员发表演讲 2019年3月12日 照片/Jayang Tsering/CTA

民主中国阵线主席亲晋先生在西藏大厦向藏人行政中央公务员发表演讲 2019年3月12日 照片/Jayang Tsering/CTA

三、参访过程

3月8日
全体参访团计划于3月8日早晨抵达德里国际机场,搭乘客车长途巴士向目的地达兰萨拉进发。途中遇到被追尾事故,耽误三四个小时,所幸人未受伤,物未受损。抵达目的地已过午夜,流亡政府外交部中文处处长旦赠和官员拉珍守候半夜接至下榻旅店。当晚各自安歇。

3月9日
一早就开始了紧张的参访活动,参观位于达兰萨拉附近诺布林卡西藏文化保护中心和寺院。诺布林卡西藏文化保护中心以发扬继承西藏传统工艺在内的文化为宗旨,对于西藏的文化,对藏人本身及世界所具有的重要意义。人生的无常规律,但是对一个民族来说,文化与精神的延续是无止境的。西藏民族在佛教传入前就拥有文明,印度那烂陀传入佛法后,更延伸出博大精深的文化,西藏民族的宗教与文化延续至今,将这个民族紧密联系在一起。

晚上观赏传统的西藏文化艺术表演,出席流亡政府秘书处举行的晚餐会。晚会中,藏汉两族新老朋友愉快重逢相见,共祈美好未来。

3月10日
参访达兰萨拉的首要目标是拜会尊者达赖喇嘛,这是全体参访者的共同心声。拜会尊者原定在3月11日,到了达兰萨拉看了行程安排才知道已经做了更改,安排在3月10日的一早。藏人旅馆业主得知我们将早起,早早就为民阵参访团提前准备了早餐。跟着藏人领队拉珍和次央取近路“翻山越岭”,到了顶上,有几位不惯高海拔(2800米)和爬高以后不负心肺压力而气喘吁吁,心跳加速。由于多次到访达兰萨拉的经历,鼓励她们无碍,有加持护法,小小磨难都将会化为乌有。

除了民阵参访团,还有另外两参访团,分别薛伟、杨建利带队。

尊者达赖喇嘛秘书才嘉先生与民阵参访团中的秦晋、盛雪、张小刚、黄元璋等人稔熟,与另两个参访团的领队薛伟先生、杨建利博士也都相识久远,彼此都是老朋友,故说话开门见山,直来直去。尊者已经八十四高龄,希望大家听尊者讲,大家关切的政治议题留待与司政会面时候提出探讨。

须臾间,尊者从他内间走了出来。与2015年6月尊者访问澳洲时候相比,看不出有何变化,步履稳健,声音洪亮,慈祥而且诙谐依然。

尊者达赖喇嘛场开始发表讲话,使用藏语。才嘉挥笔速记,而后拿起话筒用中文逐一译出:藏人流亡六十年,在印度建立社区、发展教育,取得各项成果,尤其是在流亡社区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就建立的民主制度。

流亡藏人社区虽然不大,但目前在实践高度的民主。藏人流亡社会拥有司法机构、议会,以及行政三权分立的民主体系。人数不多的流亡社区,民主实践却有声有色。

尊者对比了台湾、中国与流亡社区的政治制度,高度赞扬了台湾的成熟民主,指出流亡藏人同样在朝着民主的道路不断发展并且力争完善。而相对比照的中国大陆则至今天仍然没有民主。

尊者再次重申不追求西藏独立,只是争取名副其实的自治。尊者进一步解释,如果选择追求独立,就会牵涉到西藏的历史,包括当年签署十七条协议时的状况,那么就会局限在“西藏自治区”以内的藏区。而争取所有藏人能够享受中国宪法中明文规定的权利,其实恰恰包括了完整西藏三区六百万藏人的利益。

但凡与华人见面的场合,尊者无一例外地重提只谋求名副其实的自治,不谋求西藏独立这一立场,希望通过接受会见的华人和媒体传递给北京政府和中国民众。其实北京永远是充耳不闻,中国民众由于无独立自主性只听从政府的政治灌输而拒绝接受和相信。尊者孜孜不倦的努力只能等待水滴石穿。

拜会尊者达赖喇嘛以后就是本次组团参加的最隆重的纪念活动,为时约两个小时,除有流亡政府司政、议长和其他高阶代表,支持者来自世界各地,有来自10国的国会议员,报的出的政治人物有台湾的立法委员尤美女、加拿大议员、斯洛伐克、意大利等国的国会议员,压轴的则是非洲博茨瓦纳的前总统。整个场面庄重且高昂。

3月11日
一早就是记者会,藏人行政中央邀请民主中国阵线、国际汉藏协会两个参访团带队的秦晋、盛雪、薛伟、齐家贞、王雪笠同西藏流亡社区和藏印国际媒体见面,表达对西藏问题的看法,接受在场媒体的提问。

现场有德国媒体提问,西方政客会因支持西藏而遇到来自中国的压力,作为海外的中国民主运动人士,在支持西藏时是否会受到中国的压力。

秦晋表示只要你有足够的勇气,就无惧中共的施压,压力也就顿失。每年都会应邀参加藏人举办的纪念活动,从未回避。秦晋批评西方的民主国家有很大的伪善,任由北京施压,甘愿被北京分而治之,根本就是政治目光短浅,缺乏政治勇气和智慧。进而提出了一个十年前参加五十周年纪念时候的一个观点,唯有中国获得了自由,才会有西藏的自由。举例说,犹如一个罐子,只有将盖子打开才能取出里面的东西,让其自由。想要在罐子不得自由开启,而期盼罐中物自由,则是徒然的。封闭的中国何来自由的西藏?

来自加拿大的民主中国阵线副主席盛雪也指出,她于1993年首次参加西藏310抗暴纪念活动,自此深受达赖喇嘛尊者与藏人精神的感动。她指出汉、维、藏团体的共同目标都是争取自由、民主与安康,因此她支持藏人的自由抗争,也支持西藏属于藏人,她将永远与藏人站在一起。

下午会见司政洛桑森格,司政阐述了世界各国的流亡运动,失败者为多,成功者寥寥无几。西藏流亡六十年,现在不能说是已经成功了,只能说是坚持了。总结西藏流亡六十年的经验与教训,就是流亡政府有一个固定的所在地,有一个藏人心目中的政治中心,就是一个铁打的营盘,六十年流水的兵无数,营盘依然坚固。反观中国当代民主运动,就没有这么一个营盘,海外从王炳章起算三十六年,从民阵创立起算近三十年,自1993年初华盛顿合并大会以后,就不再有营盘,基本处于流浪求生状态。

藏人行政中央电视台提出了几个问题专访了三个参访团的带队人薛伟、杨建利、秦晋。

问题一,今年是达赖喇嘛和藏人流亡60周年,请问各位参加以后的体会,对与藏人争取民族自由有何建议。民阵回答:藏人有道义制高点,享誉全世界,因该主动承担起领导职责,主动联合中共政治反对面的几种政治力量。

问题二,未来在解决西藏问题方面与藏人行政中央可以进行哪方面的合作?民阵回答:把握政治机遇,做好后共时代的准备,在后共时代通力合作架起汉藏沟通理解的桥梁。

问题三,关于达赖喇嘛转世问题。民阵回答:中共充分利用金瓶制签制度企图消灭藏传佛就从而达到同化藏族的最终目标。尊者停止转世是杜绝中共效仿班禅喇嘛造假再次用于达赖喇嘛转世的政治应对。尊者乃大德高僧,世间去留不取决与生老病死。见到并感觉尊者身体和智慧如前,甚是欣慰。尊者与中共是生命的竞赛,坚信尊者可以目睹中共的败亡。

问题四,关于“中间道路”。民阵回答:“中间道路”是以柔克刚的最佳方式,惟有中间道路才能维持西藏宗教文化民族最终克敌制胜的智慧之策。

3月12日
薛伟、王雪笠、齐家贞、盛雪、秦晋代表两个参访团面对流亡政府公务员发表演讲。

感激流亡政府的热情洋溢以及四天参访活动无与伦比的身心收益,民阵参访团举行了答谢晚餐。为助兴,黄元璋诵诗一首,以为是次参访活动的结束。

久闻圣地名,今始乐此程。山路盘旋上,阳光大放晴。寺院多难计,俗人忙没营。街道沿途建,小商醉繁荣。远眺雪峰白,近观林木清。俄而降骤雨,寒风刮面醒。一日分两季,冷暖伴人情。他乡此生息,少肉素食宁。房屋任人筑,外貌印藏型。登阶喘如牛,无奈岁不轻。一览众山大,碧天白云影。甲子去何急,心愿照汗青。弟兄姐妹意,永同日月星。

汉藏两族兄弟姐妹们在尊者达赖喇嘛的护持下,北京政权在可见的不久将来轰然倒塌。别了,达兰萨拉!民主中国阵线将实现三十年的政治诉求与藏人兄弟姐妹们相聚于拉萨。

注:文章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西藏之页》立场
来源:藏人行政中央驻澳洲华人事务联络官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