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 西藏新闻社记者

文/ 图旦桑佩 (西藏政策研究学会主任)

今年夏天,流亡藏人非政府组织在达然萨拉先后举行了两个会议。一个是主张西藏独立的藏人会议,另一个是支持“中间道路”政策的藏人会议,主张西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内享受名符其实的自治。无意中这两个会议又激起了朱维群的恼怒,并做出了一些不切实际的猜测。

朱维群先生从前是个记者,后来当上了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期间,他在2002年至2010年的一系列中藏谈判中会晤了达赖喇嘛尊者特使。现任中共政协民族宗教委员会主任,在任此闲职中朱继续“发挥余热”再次议论“中间道路”政策。 7月17日,朱维群在“环球网”上发表了一篇标题为“中间道路这出戏快唱到头了”的评论文章。

“中间道路”政策何时结束将取决于西藏人民的意愿,而在中国官僚机构中朱维群这般人绝对没有权力来评定。

朱维群表演很多戏,在非正式场合,他扮演中国“反分裂”机构负责人。可想而知,一旦西藏问题被中国政府和西藏人民共同解决了,他的这一好戏就要收场了。现在中共党、政、军中有50万干部依靠“反分裂”职业生活,如果西藏问题迅速得到解决,将使他们的职业生涯崩溃。所以,朱维群假公济私对西藏“中间道路”政策恨之入骨,怨入骨髓,极力攻击它。其实除了这一点,朱还有什么技能在共体制内继续混呢?

朱维群表演的另一场戏。他是中共统战部为“凶天组织”提供财务支持和进行鼓励的主要人物,“凶天组织”是一个恶毒的团体,自认为格鲁派优于藏传佛教其他教派。路透社2015年12月21日的一份报告中指出,朱维群是中国官员中指导“凶天组织”参与反对达赖喇嘛活动的骨干。

朱维群表演的第三场戏是出售“活佛指标”敛财。 “活佛”是藏传佛教转世喇嘛的中文术语。中共已提出对西藏精神空间主权要进行管控。 2016年1月19日,由党管控的持民族主义和民粹立场的“环球时报”宣布,国家宗教事务局(SARA)和中国佛教协会(BAC)编制了一份由“党批准”的共870多名西藏转世活佛的数据库。在这个数据库中, “环球时报” 引用朱维群的说法,“该系统将对达赖喇嘛造成沉重打击,因为他一直利用他的宗教地位,随意批准活佛,这违背宗教传统,其目的是试图控制西藏寺院,并分裂国家。”

西藏人民和全世界佛教团体都不会接受由无神论政党一意孤行指定的任何转世喇嘛。西藏人民对仁波切的信仰和信任来自于观音菩萨化身达赖喇嘛尊者的认定和加持,并在这一文明轨道下产生的仁波切之外,对谁都不会信奉。

2015年,香港一名自定为“活佛”的中国演员张铁林,中央电视台针对此事展开采访时,朱维群有意撇开这一制造假活佛事件,指鹿为马,混淆视听,却继续反对“假”西藏喇嘛,称他们利用追随者的捐款来支持“西藏分裂”活动。

然而,此时在北京却出现了一些低语,称朱维群在演员张铁林的“登基”中保持了沉默,因为他从中获益。另外还出现了一些私语,说朱维群的妻子也处在经济问题的阴云之中。

这引起了朱维群的一位前任同事,现居北京受人尊敬的西藏学者降边嘉措前所未有的尖锐批评和谴责。降边嘉措曾经做过毛泽东和其他中国高层领导人的翻译。这位西藏学者在他的文章中表示:“…… 无论如何,过去在讨论西藏,国际和宗教问题时,朱维群同志一直能够清楚,简练地发表自己的意见。可是,这一次却完全不同;他口吃,犹豫,回避,暧昧和思路模糊,好像他有一些无法讨论的问题,也好像在试图隐瞒一些问题。”

简而言之,降边嘉措严厉指责朱维群,藏人对本民族语言,生态环境,对藏区的疯狂采矿,以及对藏传佛教的钳制等问题进行合法关注时,朱维群就把它们与’分裂主义’联系起来,“反分裂如同一个筐,什么问题都往里装。”

根据国际西藏运动组织(ICT)网站savetibet.org:“自从该(朱维群同志应该把话说清楚)文章在网上发布以来,网民对降边嘉措表示支持的评论帖子大幅增加,几乎毫不隐瞒地反映了中共的对藏政策;中共对达赖喇嘛的立场,以及对西藏佛教中心和佛学院的未来表示担忧。一位网友还发表帖子评论朱维群,原文为中文(由ICT翻译成英文):“不要操纵反对“藏独”斗争,并试图把它转化为对全西藏人民的斗争,这样,本身就成了最糟糕的分离主义者。 ”

朱维群这样的政党工作人员,其责任应该是试图解决西藏问题,而不是通过手段伎俩高举“反分裂”大旗进行搅局。

至于朱维群对“中间道路”政策的指责,本身充满了矛盾和公然歪曲。他的一贯做法是,对此胡言乱语,东拉西扯,称“中间道路”是变相独立;“藏独”分两步走,等等。明知“中间道路”政策是变相独立,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朱维群在北京于2002年至2010年期间同达赖喇嘛尊者特使会面,是默认西藏人民的独立权利?如果“中间道路”政策是“藏独”分两步走,那么,为什么还要费心去见尊者特使呢?

朱维群还称:“’中间道路’ 要求把达赖的统治推行到历史上根本不存在的“全藏地”。”至于“达赖集团统治”西藏这一问题,达赖喇嘛尊者一次又一次地讲到:“西藏人民的正义斗争不是藏人内部斗争。一旦西藏问题按西藏人民的愿望得到合理解决,藏人行政中央将会解散,西藏将由现在正在运作的境内西藏人来治理。”中共不用说让藏人治理全西藏,甚至’西藏自治区’也不是由藏人治理。

歪曲别人的真诚意图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对上述问题北京最高领导层值得认真关注和警觉细查。

西藏政策研究学会主任 图旦桑佩
2018年8月30日

(外交部中文处英译汉)

点击查看原文

《西藏之页》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