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14, 2018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評說西藏
发布者 Passang Dhondup

文/潘永忠(德国)

近些年来,国内佛教界的乱象,层见叠出,诸如「天价香」、「按需造佛」、「以教牟利」等屡见不鲜。政商勾结、寺院商业化在中共集权的淫威下达到了顶峰,令世人眼花缭乱。不少中共高官也对寺院情有独钟,成为求神拜佛常客,「平时贪得多,遇查求避祸」蔚然成风。佛教已沦落成拆信仰台、立谋利的招牌。

习近平执政以来,这样的乱象愈演愈烈,只能证明在中共独裁制度下,中国的佛教完全沦陷了,要重新恢复和传承佛教思想的希望,在海外,在达兰萨拉。

达赖喇嘛尊者是世界佛教界领袖

 宗教是人类政治生态平衡不可缺失的重要部分,是人类精神思想的重要基础。自2009年以来,我曾数次拜见达赖喇嘛尊者,每一次聆听他的教诲,都是一次心灵的净化,是精神养料的充实,我相信尊者的率直和恳切,相信尊者的仁慈和爱心。在我眼里,在我心目中,达赖喇嘛尊者就是个圣人,是和善、谦卑、仁爱、睿智的化身,是当代杰出、伟大的宗教领袖。

「佛法无边」,说得就是佛教真理神通广大,无所不能,非任何世间之道法、典籍所能比拟和局限的。

我曾当面听过德国国会议员米勒·泽恩克森(Müller Sönksen)先生对尊者的评价,「与达赖喇嘛接触过的人,不会不被他的虔诚和品德所折服。他提出的『中间道路』是可取的,那不是独立。他所需要的维护西藏文化,维护西藏宗教,维护西藏自然生态,都是没有错的。」

播种爱的人是伟大的,神圣的。达赖喇嘛尊者是藏传佛教的传承者,他在世界各国播洒爱的种子,他是伟大的,神圣的。达赖喇嘛不仅是藏族人民的精神领袖,也是所有汉人的精神领袖,更是世界佛教界的精神领袖。作为汉人来说,不能有族裔区别,不能有疆域区别,不能有语言区别,都应该真诚地尊重和爱戴达赖喇嘛尊者。

「中间道路」是化解汉藏矛盾的基础

 长期以来,汉藏之间存在矛盾,这是源于中共的专制统治。正如达赖喇嘛尊者指出的那样:

一、汉藏民族之间确实存在问题,而这些问题又是人为造成的。世界上这类人为自找的麻烦比比皆是,汉藏问题是典型的人为因素。人为制造的难题,需要人们共同去沟通和解决。

二、处理民族矛盾和冲突,不要执着于「你」或「我」,而是凸显「我们」。我们不是敌人,而是共同在处理和解决问题时的对手。西藏民族是一个具有历史和智慧的民族,我们彼此要保持友情,如与朋友般相处和对待,争取双赢互利的结果。中共方面,可由此避免西藏的分裂,一个大家庭彼此便会和谐相处;西藏方面,其特殊的宗教和语言文化等得到保存,生态环境得到保护。做双贏的思考,避免追求独立和满足现状的两个极端,弃两极而取中道,实现互利双赢。

三、双方接触交流,了解真相,承担起寻求化解的责任。十三亿中国人民有了解真相的权利,了解和掌握真相后,人民并不缺乏依此做出善恶取舍的智慧。然而中国政府却歪曲问题的实质,将西藏民族说成是反对汉民族、描绘成反华等,这种做法于事无补。这样的掩盖或歪曲,受影响的只有中国国内,被欺骗的是十三亿中国人民!

达赖喇嘛尊者慈悲为怀,反对杀戮,长年来,尊者一直坚持传播人性本善,慈爱是人类与生俱有的,慈爱越多,就越能感受到身心建康。为了化解汉藏的矛盾,尊者指出了一条保护西藏民族,或者说让西藏民族生存之路,即「中间道路」。

我的理解:达赖喇嘛尊者提出「中间道路」,是解决汉藏问题的出路和方向,是为了推动和促进汉藏的民间交流和谅解。我支持和拥护达赖喇嘛尊者的「中间道路」。

坚持「汉藏民间对话」的路径

 为了促进汉藏和解与友好,10年前尊者又提出了「汉藏民间对话」的具体措施。许多海外华人就是从这一时期开始走进了西藏问题的领域,去接触,去交流,去查证,去思考,逐渐的形成了汉族人民自己的独立思考、认知和观点。「汉藏民间交流与对话」是尊者的大智大慧,我的认识心路是:

1、「藏汉民间交流」的理论依据。

从社会学与政治学来说,达赖喇嘛尊者提出的「藏汉民间对话」,是指出了解决汉藏问题的基础途径。

从国家的概念来说,国家的基本组成要素是人民,一个国家的宪法、文化、利益、政权等最终的落脚点是人民,广义上说,宪法要得到人民认可,文化是世代人民的传承,利益由人民创造且享有等。所以,要解决汉藏民族的矛盾,走「人民之路」才是基础路线图。也就是说:藏汉两族人民的共同事业,只有通过汉藏民间对话和交流,达到相互理解,统一认识,友善相处,共享祥和,藏汉两族才会迎来希望的未来。

民族和解,要着眼于民间,要立足于根本。1951年,曾经有过一个「十七条协议」,但汉藏矛盾不但未能因此得到真正解决,而且还导致了西藏人民失去了自由、人权和家园,民族矛盾进一步地加剧。所以,仅仅依靠政治,依靠中共少数人的拍板,并不能解决汉藏民族矛盾。俗语道「民为本」,处事论事要立足根本,要在民间下功夫,使得全社会达成共识,才能从根子上解决问题。这也是落实「中间道路」大方针的具体措施,是解决藏汉民族和解的根本之路。

2、「汉藏民间对话」破除了中共禁区

中共长期的狭隘民族宣传,使华人心里也被划了圈,民族问题成了禁区,老百姓不敢触碰西藏问题,否则就是分裂国家。在民族问题上,汉人被中共长期洗脑,结果是几十年被精神奴役,无形地造成藏汉民族之间长期的隔离和分而治之,互不相认,互不理解。

而尊者提倡的「汉藏民间对话」活动,经过几年来的努力,使用了和平、智慧的策略,一下子破除了中共长期的思想、认识禁区,「分裂国家」的罪名再也吓唬不住人民,为向往友好的两族人民开启了一扇窗户,开创了汉藏民间寻找共识、增进和睦的新局面,真可谓是理智的「四两拨千斤」。

10年前,只有鲜少的汉人与藏族朋友交流,就连我们这样的民运人士,也不敢涉足「分裂国家」的禁区,但是在这几年的「汉藏民间对话」活动中,像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多的汉人突破禁锢,平凡的与藏族朋友去沟通和交流,对藏族的历史、文化、宗教,以及遭受中共迫害的苦难史等问题,去了解,去倾听,去查证,这部分汉人对藏族问题逐步形成了独立思考、认知的立场,从而根本摈弃了「大一统」的陈旧观念和立场,去理解和支持藏族人民争取自由、民主的斗争,理解和支持藏族人民对本民族未来政治制度的选择和抉择——无论是藏人治藏的真正自治,还是主权独立,都应该属于西藏人民的权利。

我会积极响应尊者的号召,积极配合和参与「汉藏民间对话」,在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同时,也促进汉藏民族的和解与友好,这是汉族人的责任、义务和工作。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