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27, 2013
   Posted in 評說西藏
发布者 Tenzin Rinzin

文 / 唯色 :

12月3日下午,在安多阿壩(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30歲的牧民貢覺才旦在麥爾瑪鄉政府前自焚,之後在被軍警帶往州府馬爾康縣的途中犧牲。 12月19日下午,在安多桑曲(今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42歲的僧人次成嘉措在阿木去乎鎮自焚,當場犧牲。

貢確才旦與次成嘉措的自焚,使得2009年以來的自焚藏人人數升至129人(其中境內藏地124人,境外5人)。而2013年1至12月,已發生28起自焚(境內藏地26起,境外2起)。目前我們已知的有110人犧牲,包括在境內藏地犧牲的107人,在境外犧牲的3人。這都是令人震驚的數字,因為關涉的是一個個活生生的生命。

想起上個月我將要離開拉薩時,無論去寺院朝佛,還是繞帕廓轉經,常遇到不少來自安多和康的藏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在經歷了數百個被禁止進入拉薩的嚴酷日子之後,他們終於能夠來拉薩朝聖了,雖然他們在進入拉薩之前必須接受盤查,並用身份證換得一張只是在拉薩期間使用的證件,而在進入拉薩之後必須住在指定的旅店,且在公共場合經常被搜身、盤問等等,但他們終於能見到供奉在大昭寺的覺仁波切了,終於能面朝布達拉宮合十祈禱了,終於能沿著每一條轉經路磕等身長頭了。

我總是會攔住他們,問他們來自何處,而他們說的都是有藏人自焚的地方,而他們大多與自焚的族人年紀相仿,神情也相似,看著他們就像是看見了自焚者的親人。我在推特上與藝術家艾未未說起這些遠道而來的藏人,艾未未感嘆道:“這些從火焰中走出的人們,他們要去哪裡呢?哪裡可以撫慰他們的心情?……不知道如何可以安慰他們……”原本拉薩可以撫慰他們痛苦的內心,可是在佈滿大街小巷的安檢門、警務站,他們被搜身、被查看手機,被索要暫住證,而他們不得不接受擺佈的樣子令人心碎。

前不久,拉薩的公安部門給各旅館下發通知,明確寫著:“……需要申報的人員登記流程:驗證客人的證件-申報-公安機關核實-登記-上傳-入住-離開-登記離開時間-平台上登記退房時間凡申報對象(區內:昌都、那曲東三縣比如縣、索縣、巴青縣;區外:青海、甘肅、雲南、四川、新疆籍漢族之外的)臨時來拉朝佛、探親、治病、旅遊、出差、購物等五省藏區人員及新疆籍人員(漢族之外)必須驗證,登記後10分鐘內向派出所進行申報(申報電話:6823809),派出所在10分鐘內核實落(實)責任後方可入住登記、上傳。凡違反存在未申報、一證登記多人、未按規定登記、無證入住、本人登記他人入住、過期證件入住等問題的,依照有關法律法規,堅決從嚴從重處罰,造成嚴重後果的,堅決予以取締。”

聽說在召集各旅館開會時,拉薩公安以去年5月27日,兩個安多青年在大昭寺與八廓街派出所之間的帕廓轉經路自焚為例,警告各旅館必須密切注意、及時申報來投宿的外地藏人,如果其中有人自焚,拉薩公安惡狠狠地說:“那就是’滿齋飯店’的下場,讓你們傾家蕩產、家破人亡。”這句話被說成是“八個字”流傳拉薩。

與大昭寺南面相對的“滿齋飯店”,正是兩個安多青年在自焚前投宿的旅館,遭當局遷怒,不但將開飯店的老闆夫婦與門口的保安抓捕,還沒收了全部財產,將其改設為“拉薩市八廓古城管理委員會”,八廓派出所也立即升級為“八廓古城公安局”,拉薩老城則被命名為“八廓古城”,藉此開始了轟轟烈烈的大規模老城改建,其實是一石二鳥,更有“維穩”的目的和安排。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