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文/赖昀

60年前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被迫离开西藏流亡海外,两年后写下自传《我的国土与子民》,静宜大学法律系助理教授、西藏台湾人权连线理事林淑雅日前在座谈会上导读《我的国土与子民》指出,这本书中描述的西藏失去主权的历史,竟和如今发生在新疆、香港和台湾的事情,惊人地相似。

西藏台湾人权连线举办「人权星期三 x Lhakar 之夜」活动,导读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 1962 年写成的《我的国土与子民: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第一部自传》。左起为西藏台湾人权连线理事林欣怡、静宜大学法律系助理教授林淑雅、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董事长达瓦才仁、西藏台湾人权连线理事长札西慈仁。 (西藏台湾人权连线/提供;Artemas Liu/摄)

西藏台湾人权连线举办「人权星期三 x Lhakar 之夜」活动,导读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 1962 年写成的《我的国土与子民: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第一部自传》。左起为西藏台湾人权连线理事林欣怡、静宜大学法律系助理教授林淑雅、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董事长达瓦才仁、西藏台湾人权连线理事长札西慈仁。 (西藏台湾人权连线/提供;Artemas Liu/摄)

 

林淑雅指出,中国伤害其他人的历史一再重演,例如书中记述中国1950 年在西藏东部边境修建直达拉萨的公路,实则是想让军队和人民轻易进入西藏、稀释人口好夺取西藏,而这情况和中国近年修建连结广东和香港的港珠澳大桥1如出一辙。而西藏被迫签署的「和平协议」也让西藏和如今的香港一样,被锁进「属于中国一部分」的框架,之后只能眼看中国毁弃自治的承诺。西藏人「被自白」说中国统治带来幸福,情况又和台湾人被迫说「我是中国人」、维吾尔人被迫自承有「不好的思想」何其相似。现在的中国掌握监控科技和经济实力,手段更加残暴,在眼前香港和新疆正在经历中国残暴对待、伤害的当下,过去发生在西藏的历史更值得台湾人了解、思考。

台湾人怎么看《我的国土与子民》?
西藏台湾人权连线于8 月14 日举办「人权星期三x Lhakar 之夜」活动,由静宜大学法律系助理教授、西藏台湾人权连线理事林淑雅导读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1962 年写成的《我的国土与子民: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第一部自传》,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董事长达瓦才仁,以及西藏台湾人权连线理事长札西慈仁与谈。林淑雅表示这本书虽已年代久远,书中内容却可以推想现在的新疆和香港,也仍能对所有世人、尤其是至今仍相信可以从中国拿到好处而不受伤害的人提供警醒。活动主持人、同为西藏台湾人权连线理事的林欣怡则指出这本书的现代意义,例如达赖喇嘛对于藏人之中西藏独立和争取民族自治两派主张也如现在香港的「勇武派」2与「和理非派」3一样,坚持不管如何都不割席4。

林淑雅表示《我的国土与子民》讲述了丰富的西藏历史,围绕达赖喇嘛从小到大、直到离开西藏所经历的一切,见证了西藏如何一步一步失去独立国家地位的历史。达赖喇嘛在写这本自传时,只有28 岁,从未接受过任何政治训练,也不了解当时的国际情势,却在与毛泽东、周恩来以及其他中共领导者亲自接触,还有在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印度国会的亲身经历中,用全然是零的单纯眼光观察,并在书的字里行间表达对当时西藏和他自身诡谲处境精准的理解。

林淑雅表示《我的国土与子民》讲述了丰富的西藏历史,围绕达赖喇嘛从小到大、直到离开西藏所经历的一切,见证了西藏如何一步一步失去独立国家地位的历史。 (西藏台湾人权连线/提供;Artemas Liu/摄)

林淑雅表示《我的国土与子民》讲述了丰富的西藏历史,围绕达赖喇嘛从小到大、直到离开西藏所经历的一切,见证了西藏如何一步一步失去独立国家地位的历史。 (西藏台湾人权连线/提供;Artemas Liu/摄)

 

如今中国控制西藏,不断用中国史观来诠释西藏的历史,或什至直接编造。达瓦才仁就指出中国对西藏的历史纪录都是仇恨、丑化与造假。他举例,在中国国民党还在中国主政的时候,达赖喇嘛在西藏举行登基典礼的前一天,中国的报社就已经「编」出了典礼全过程的报导。后来中国共产党上台,西藏的艰难处境更被世界忽略,因为当时左派风潮盛行,世人乐见过去的旧制度被消灭,中共更对西藏历史展开全方位的编造。现在的中国培养了 2000 多个藏学家,这些藏学家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证明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对藏人而言,许多明明是事实的事情,却因为中国提出「有的没的理由」就变成「有争议」,必须和中国讨价还价,就必须不断引经据典来考证历史。达瓦才仁说:「考证过来考证过去,西藏人就晕头转向,说不清楚了,弄到我都怀疑我自己是不是西藏人。」他补充,西藏所有历史档案资料,特别是在达赖喇嘛流亡以后,全部都被中国接收,但是西藏的档案被列为绝密,中国学者从来都不引用,因为那些资料从来没​​有说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一直将中国看成是外国。

达瓦才仁解释,《我的国土与子民》就是从藏人和藏人领袖的眼光去描述西藏的历史,把发生在西藏的一切告诉世人,这就是达赖喇嘛写书的目的。林淑雅也转述书中内容,指出60 年前的西藏不理解国际局势,因为历史悠久的佛教信仰,也从来没想过要侵占其他地方,只想自给自足,以为别人也不会来干扰西藏,因此没有任何正式的武装军队。当年很多国家都承认西藏是一个独立国家,西藏有自己的国旗、语言、护照等等的一切,但西藏却未能把握机会向全世界表达独立性,以为国家主权不证自明,而没有向世人进一步确认西藏主权,导致了如今中国政府在西藏的残酷压迫、生活在中国境内的藏人失去每一项在中国宪法里明订的「人民权利」。

相似的历史一再重演
林淑雅引述书中段落,指出中国从近70 年前就善用两面手法,在解放军进入西藏前对藏人表示没有要成为藏人领导者,说自己是来帮助西藏,一旦「没有良好进化」的藏人可以建立「良好统治组织」,中国人自然会离开,实际上在1950 年解放军占领藏区东部的边界时,就已经开始修建可以进入西藏、直达拉萨的青藏公路5,打算藉由公路让军队和人民都能轻易越过地理阻隔进入西藏、稀释藏人人口,一步一步接近西藏、夺取西藏。对中国政府来说,修路就是实行统治的最前线。林淑雅表示,这段历史,令人不禁联想到近年中国在香港修建连接香港和广东的港珠澳大桥。

中国兴建港珠澳大桥,为的是发展强行把香港纳入其中的「粤港澳大湾区」6。林淑雅表示,即使对香港承诺一国两制,实际上中国根本容不下两制,因此想方设法要让其他城市来取代香港,剥夺香港的特殊地位。这些事情证明了,无论中国给予过什么承诺,实际上都不可能给予自治。林淑雅问:「中国有多少民族自治区?哪一个真的民族自治?哪一个不是在党的控制下, 语言、文化、信仰消失,变成唱歌跳舞的样板?」指出中国让民族自治的卑微请求毫无被接受的可能, 人民只能走向追求独立,中国却不自知想要独立的人民正是自己一手促成。

达瓦才仁解释,《我的国土与子民》就是从藏人和藏人领袖的眼光去描述西藏的历史,把发生在西藏的一切告诉世人,这就是达赖喇嘛写书的目的。 (西藏台湾人权连线/提供;Artemas Liu/摄)

达瓦才仁解释,《我的国土与子民》就是从藏人和藏人领袖的眼光去描述西藏的历史,把发生在西藏的一切告诉世人,这就是达赖喇嘛写书的目的。 (西藏台湾人权连线/提供;Artemas Liu/摄)

 

《我的国土与子民》还记载,1950 年中国共产党已经在藏区东部开始进行「改革」,有反对意见的藏人会受到残暴的对待。当时年轻的达赖喇嘛正在思考怎么与中国和平共存,却看见藏人含着眼泪「被自白」,对他说在中国的改革之下活得幸福又快乐。林淑雅表示,这种「被自白」的情况,一如2016 年被迫说「我为身为中国人感到骄傲」的周子瑜、一如在新疆集中营里承认自己有「不好的思想」的维吾尔人。

林淑雅强调,此时此刻的台湾人,更应该深刻了解当年的西藏人受到什么样的对待,例如书中记录在1951 年藏人与中国签署十七条和平协议7时,实际上是中国自行起草再以武力逼迫藏人同意,人在拉萨的达赖喇嘛甚至是在协议签署完成之后透过广播才得知此事。令藏人最难以接受的是,和平协议将西藏锁进了「西藏是中国一部分」的框架。

林淑雅指出,这段西藏的历史也让人联想到香港得到的承诺。如果中国真的会给予优待,为什么要用强迫的方式逼藏人签署协议?而中国现在还要将这种模式「推销」到香港人、到台湾人身上。

 《我的国土与子民》记录中国如何对待别人、中国如何对待自己人,还有想要相信中国的人如何一再受到欺骗与背叛、中国如何撕毁承诺、人们如何后悔相信中国的诺言。 (西藏台湾人权连线/提供;Artemas Liu/摄)

《我的国土与子民》记录中国如何对待别人、中国如何对待自己人,还有想要相信中国的人如何一再受到欺骗与背叛、中国如何撕毁承诺、人们如何后悔相信中国的诺言。 (西藏台湾人权连线/提供;Artemas Liu/摄)

 

林淑雅表示,在《我的国土与子民》书中记录中国如何对待别人、中国如何对待自己人,还有想要相信中国的人如何一

再受到欺骗与背叛、中国如何撕毁承诺、人们如何后悔相信中国的诺言。如今的中国,依然用一样的方式对待他人和自己人,只要是对社会有基本敏感度的人,将西藏的历史对映到台湾、香港、新疆的现势,都会产生毛骨悚然的感觉。更可怕的是,现在的中国拥有高科技、有天网,任何在中国使用现代科技的人都受到政府监视,此外中国还有经济力量,使得其他重视人权的国家仍必须对中国有所顾忌,这些都是1962 年达赖喇嘛写作自传时所没有的,而中国现在拥有了这样的实力,「他会对自己的国民做出什么事情?会对他不喜欢的族群做出什么事情?」

达赖喇嘛仍然相信和平、推动民主
林淑雅说,过去达赖喇嘛想要和平沟通,却遭到中国无情对待,这也是他在1959 年离开西藏原因,但在逃离西藏前夕,他仍然相信和平非暴力,在自传中也没有表达出任何怨恨。当时藏人害怕中国绑架他们视为观世音菩萨化身的达赖喇嘛,也不希望达赖喇嘛为了和平,答应和中国人去北京,因此从藏区各地前往包围达赖喇嘛居住的夏宫罗布林卡。数万人组成护卫队,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来保护达赖喇嘛,视「达赖喇嘛活着」为苦难中的一点点希望,因此达赖喇嘛想牺牲都不可以,他必须平安离开西藏,并于往后多年四处奔走,让全世界关心公义的人都能知道西藏的遭遇。

林欣怡补充,达赖喇嘛在流亡之后,努力为流亡政府带来民主。他在印度达兰萨拉的土地上带藏人理解民主,并在 2011 年放弃政治地位,由藏人选出不是喇嘛的最高行政首长。藏人的民主选举持续进行,远胜极权中国,甚至胜过没有真普选的香港。

林欣怡补充,达赖喇嘛在流亡之后,努力为流亡政府带来民主。 (西藏台湾人权连线/提供;Artemas Liu/摄)

林欣怡补充,达赖喇嘛在流亡之后,努力为流亡政府带来民主。 (西藏台湾人权连线/提供;Artemas Liu/摄)

 

达瓦才仁说,民主制度是​​达赖喇嘛对后达赖时代的安排,他花了非常多年在藏人社群推动民主。达赖喇嘛曾经想订下三分之二的西藏流亡政府议员可以投票罢免达赖喇嘛的规定,但是因为他在藏人心中地位崇高,藏人议员通通不接受这项规定。但另一方面,也因达赖喇嘛的崇高地位,藏人们都相信他大力推行的民主价值,而在流亡政府实施民主之后,达赖喇嘛仍然对西藏非常重要,但已不是不可或缺,即使没有他,西藏也会走下去。这意味着中国无法再利用达赖喇嘛来威胁西藏,而对于中国政府命令达赖喇嘛「依照中国法律转世」,达瓦才仁说,达赖喇嘛认为如果转世制度让中国可以利用来羞辱藏传佛教,那么不要也罢。

札西慈仁则说,1959 年时藏人们以为几个月、几年就可以回去西藏,至今却已经过60 年仍然回不去,只能由15 万流亡藏人在世界各地代表600 万的藏人,而在西藏的藏人没有民主教育、没有任何方式表达抗议,只能选择自焚来抗争,现在已有至少154 名藏人自焚。他呼吁台湾人,眼见香港「一国两制」的现况,还有和平协议签署不到十年达赖喇嘛流亡的过去,「你们的未来,你们自己知道。」

札西慈仁呼吁台湾人,眼见香港「一国两制」的现况,还有和平协议签署不到十年达赖喇嘛流亡的过去,必须在面对中国时,审慎思考台湾的未来。 (西藏台湾人权连线/提供;Artemas Liu/摄)

札西慈仁呼吁台湾人,眼见香港「一国两制」的现况,还有和平协议签署不到十年达赖喇嘛流亡的过去,必须在面对中国时,审慎思考台湾的未来。 (西藏台湾人权连线/提供;Artemas Liu/摄)

注解:

  1. 是连接香港大屿山、澳门和广东珠海的大型跨海通道,于2009 年12 月15 日动工,2018 年5 月23 日完工,对在香港因法律、造价、污染、文化、效率,以及大桥质量安全等各项问题而引起强烈批评。
  2. 勇武派在 2014 年雨伞运动结束后出现,在鱼蛋革命崛起。立场支持民主、厌恶中国,主张使用激烈的抗争手段。
  3. 或称「和理非非」,全称为「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是一个香港政治术语,属近年部分泛民主派政党主张的抗争模式。
  4. 指当有人发现盟友理念及观点不同,就立即划清界线,甚至断交、与之切割。
  5. 青藏公路是中国一条横跨青藏高原的公路,在青藏铁路全线通车前常被称为青藏线,于 1950 年动工,1954年12月25日正式通车。青藏公路起点是青海省会西宁,终点是西藏拉萨。这条公路的平均海拔高度超过 4500 米,建设者主要是军人,当时的领导者慕生忠将军被称为青藏公路之父。该路对中国直接控制西藏发挥着重要作用。在 1962 年中印边境战争中,该路成为中国军队最重要的补给线。
  6. 全称粤港澳大湾区,是由围绕中国珠江三角洲地区伶仃洋组成的城市群,包括广东省九个相邻城市:广州、深圳两个副省级市、珠海(经济特区)、佛山、东莞、中山、江门、惠州和肇庆7 个地级市,及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面积5.6 万平方公里,截至2018 年人口达7,000 万。有香港学者认为中国当局希望藉由大湾区将香港转型为「红色中国前哨」,在掏空香港自治同时,让香港继续为北京「充分利用」,比如输入西方科技,同时北京会逐步平稳过渡到一国一制,加快中国移民来香港,改变香港人口结构。当局也会鼓励香港院校的毕业生到大湾区去工作。这些都会使香港和中国加速政治上融合,因为经济上双方已经融合。
  7. 全称《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于 1951 年 5 月 23 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北京中南海勤政殿签订。 1950 年10 月6 日,中国政府与西藏噶厦政府谈判破裂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动昌都战役,向康区首府昌都发起攻击,很快就打败了只有八千余人的当地藏军,在后路被截断的情况下,藏军被迫投降。解放军歼灭 5700 余名西藏士兵,俘虏了包括昌都总管阿沛·阿旺晋美在内的军官和 2600 余名士兵。 1951 年5 月23 日,以阿沛·阿旺晋美为首的五人代表团在没有向西藏政府汇报的情况下,代表西藏政府签订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一共十七条,达赖喇嘛直到1951 年5 月27 日才从北京的广播中得知此消息。西藏流亡政府指出,阿沛·阿旺晋美等人未通知西藏政府,仅是以个人名义在协议上签名,文件上的印章没有他们的正式官衔。

來源https://is.gd/v9QcDQ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