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30, 2019
   Posted in Flash Mobile, 評說西藏 and Tagged ,
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文/桑杰嘉

香港的非暴力抗争已经持续了两个月了,全世界在关注香港,西藏人也在时刻关注香港抗议运动的发展趋势,关注“反送中”运动中香港百万人的非暴力抗争中年轻人的勇气、智慧和高度的配合、自救,以及充分利用香港的地理和社会优势进行的抗争,使把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推向了更完美的境界。也特别关注文明的香港对抗集权共产政权的无畏勇气。香港人追求自由、民主的精神更是感动人心,当然,同时也为香港人民捏了一把汗,因为,香港百万善良的人民需要面对的是邪恶的中国共产党政权,虽然有名存实亡的“一国两制”和傀儡的香港政府,最大的“老板”还是北京的中国共产集权政府。

自今年6月以來香港爆发的反送中抗议中共浪潮 照片/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自今年6月以來香港爆发的反送中抗议中共浪潮 照片/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西藏人在过去的七十年里一直对抗这个共产政权,西藏人一次又一次的经历过它的阴谋诡计、谎言、挑拨离间、制造恐慌、打压、玷污、丑化、残忍和屠杀—庆幸的是香港非西藏,香港非东突。香港有其独特的社会环境和地位,中国政府对香港不能如西藏和东突那样赤裸裸地进行镇压和屠杀,这也是为什么香港的抗争能够持续和规模如此庞大的原因之一,但是,中国政府的邪恶本质决定了他会采取非人道和残忍的手段控制局面,很难满足香港人民的意愿,因为,共产邪恶政权最怕正义、自由和民主,共产党临死挣扎和不惜手段对付香港人是肯定的,但是,只要香港人民利用智慧抗争,正义战胜邪恶是人类发展的必然趋势。

香港人民自2003年开始开展非暴力运动对抗来自中国政府直接或间接剥夺权利、侵蚀的行为,并试图挽救逐年流失的香港人民的权利,而香港人的非暴力运动也得到了高度的肯定和赞美。美籍华人记者陈嘉韵(Melissa Chan)提出,“香港人应获提名角逐诺贝尔和平奖。200万名示威者–严守秩序、收拾垃圾、庞大人潮为救护车让路、给外国记者递上安全帽等装备–2019年还有其他更佳的和平抗争例子吗?”中国资深媒体人,评论家长平先生对香港的非暴力运动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上世纪以来,由于甘地、马丁•路德•金和曼德拉等人的倡导和实践,非暴力不合逐渐作成为全球政治抗议的主流意识形态。2007年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以圣雄甘地的生日订立为国际非暴力日。

无论是巧合还是必然,如今香港人成为这笔政治遗产最好的继承者。无论是持续三十年的六四维园烛光晚会,超过二十年的七一游行,还是五年前的雨伞运动,以及正在发生的”反送中”抗议,都表现出让全世界震惊的和平和秩序。 ”

他也指出:“毫无疑问,香港人创造了世界奇迹–无论是参与示威抗议的人口比例和人数,还是抗议过程中的良好秩序和动人细节。而且,并非第一次如此,这是这座”逃犯之城”和”抗议之城”令人骄傲的传统。”

他并对香港人说:“即便你们的游行队伍有点乱,即便你们没有收拾垃圾,没有为救护车让路,没有给外国记者递上安全帽……你们仍然有资格因为这场对抗专制极权的伟大运动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香港人非暴力抗争两个月后,香港政府和中国政府不但没有对香港人民的诉求进行积极的回应,反而,采取越来越严厉的打压,这一点可以从最近有关香港的报道中表现的很清楚,如“港警迅速镇压示威者血溅街头”、“ 香港警察近距离施放催泪弹”、“警方开枪镇压,72人受伤,2人伤势严重”、 “香港女示威者眼睛中弹永久失明”等等,而且,香港警方拘捕的抗议者人数一直在增加。很多关心香港的人士也非常担心,并强烈谴责香港政府和警方的行为。也有多国领导人开始呼吁中国政府妥善解决香港问题,包括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也高度关注香港,并谴责警方的过度施暴。

香港非暴力抗争爆发之后,中国政府开始采取其最常用的手段,即香港抗议者背后有“黑手”,并直指美国收回“黑手”。这如在西藏发生和平抗议时指责“达赖集团”、“反华势力有预谋、有计划、有组织”如同一辙。中国政府从来不会检讨自己的过错,把所有的责任推到所谓的“黑手”、“反华势力”、“达赖集团”身上,然后,开始大开杀戒。当然,香港不是西藏,也不是东突,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是民主、法治为基础的社会,有媒体记者的守护(当然亲共产党媒体也在造假新闻、歪曲事实)。制造谎言和欺骗并非如西藏、东突那么容易,假报道一出独立媒体将一一被揭穿。不像西藏发生抗议后中国政府第一件事就是驱逐出所有媒体记者、切断所有联系外界的通行、网络等,关起门来屠杀。然后,中国政府自己录像、造假证,最后用自己制造的伪证再去证明抗议者的没完没了的“罪”。值得注意的是随着香港抗议运动的发展,共产党在西藏、东突等实施的恶劣行为也在香港隐隐约约、偷偷摸摸地出现,如,警察非人道的镇压、警察乔装抗议者进行更激烈的破坏为镇压创造条件,或者混入抗议者中实施抓捕等。当然还有政府利用福建帮、黑社会势力打击抗议者的报道不断,如同在东突利用汉人打击东突抗议者一样的卑鄙行为。

在西藏发生非暴力抗议时中国政府第一时间派遣特务实施暴力,或者引导激怒的抗议者实施“暴力”。最典型的例子是2008年西藏首都拉萨发生和平抗议示威,当地警察装扮藏人实施暴力。一位“泰国华侨到拉萨学习,和当地一名警察是朋友,经常到派出所去,因此也认识其他警察。(2018年3月)14日拉萨发生了藏人的示威游行。当时她和其他外国人被集中到八角街派出所,名义上是保护他们。这个女士亲眼看到一名警察,手里拿着刀,跟着一些被抓的人一起走进来,之后这个人脱掉藏人服装,换回警察服装。”后来,这泰国华人离开拉萨到了国外后在媒体上认出了这位装扮藏人警察。这位警察扮演的是中国政府最初大量宣传的一位穿藏服手持长刀,站在焚烧中国国旗者旁边,中国政府以此大力丑化藏人的和平抗议为“打、砸、抢、烧” 。不久由于不少人认出了这位警察,所以,中国官方立即删除了照片。

又如1989年3月西藏发生大规模的和平抗议运动时中国当局派遣“造势部队”制造暴力。中国新闻记者唐达献在《刺刀直指拉萨–一九八九年西藏拉萨事件纪实》中指出:“三月五日凌晨,中共西藏武警部队接到了由中共武警总司令李连秀签发的作战动员令后,立即编排了战斗序列计划;它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其中第五是﹕特务分队紧急抽调三百人扮成市民和僧侣在五日上午打入八角街和拉萨其他闹事地点,配合公安厅、市公安局的便衣完成造势的任务。烧毁大召寺东北方向的经塔。砸抢闹市区的粮店,引发市民哄抢粮食,并对藏甘贸易公司进行煽动性攻击。鼓励民众哄抢商店物资。除指定地点外,不得对其他设施进行攻击。”

在西藏每一次发生和平抗议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由于没有媒体的监督使藏人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因此,香港和世界媒体,以及社会媒体多多揭露警方和政府的这些丑陋行为公布于天下是非常非常重要。当然相信,香港因为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中国政府的阴谋并非如西藏和东突等那样易如反掌,(不过对中国境内人的煽动,似乎也很有效果。)但是香港人民还是要对共产党的种种恶行高度警惕非常必要的。

中国共产党另一最拿手的是栽赃、夸张抗议者使用“致命武器”和警察的武器总是“没有杀伤力”。如 8月6日晚,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会会长方仲贤因购买观星笔,被警方以“涉嫌藏有攻击性武器”拘捕,称凭方仲贤被捕时的反应相信他有理由干犯罪行。浸大学生会严厉谴责警方滥捕,认为是意图制造白色恐怖。香港12所大专院校的学生会发表联合声明,强烈谴责警方捏造罪名,滥捕无辜,要求立即释放方仲贤。

香港知名执业律师黄国桐表示,“观星笔本身不是武器,只有被当成武器使用时才变质,警方需要提出举证,因此拘捕理由不充分。”“不充分,因为这个观星笔原则上不是危险品嘛,可以随便买的嘛。这东西在教室里是每个人都会用的。那怎么可能是犯法用具呢?怎么可能是危险品呢?所以,这方面基本上说不通。如果说这个也是危险品的话,雨伞也是呀,雨伞也用来打警察呀。基本上在法律上是讲不过去了。”这是香港警察在二十年里从中国共产党处学来的如何无耻,霸道和不讲理的又一例。同样,警察使用的永远是没有“杀伤力”的武器,虽然,“示威者血溅街头”,甚至警察严重残伤抗议者眼球爆裂,政府和警方仍然耍赖,甚至无耻到说是“被同伙击中眼睛”。

2008年西藏安多藏人走上街头抗议中共暴政 照片/网络

2008年西藏安多藏人走上街头抗议中共暴政 照片/网络

其实,这是共产党为了镇压非暴力抗争采取一贯手法,不过,香港人民在这两个月的抗争中已经在高度警惕中国的这一伎俩。 2008年西藏发生和平抗议期间,中国政府为了对付藏人和平抗议,先生是派特务人员进行暴力活动,然后,丑化称藏人的和平抗议是为“打、砸、抢、烧”暴力活动。有限的证据(所有的信息被政府控制)揭露了中国政府的谎言之后,中国共产党饥不择食强制进入西藏各寺院的护法殿拿出收藏了数百年的刀、矛,以及连博物馆里都很难找到的破旧火枪等,大力宣传西藏寺院收藏枪支玷污藏人的和平抗议。对香港的非暴力抗议运动,中国政府无法实施如同西藏和东突手段,但是,中国政府展开如《纽约时报》所指出的“资讯战”,“制造了一个与在香港看到的现实不同的版本。在香港看到的明显是一场大众示威运动。在中国的版本中,这是一场没有居民支持、受外国特工煽动的暴力小团伙的猖獗活动,这些人呼吁香港独立,要分裂中国。 ”

“这些虚假信息显然是为了削弱人们对香港抗议者诉求的同情,他们的诉求包括让香港700万居民享有更多的民主自由。”

《纽约时报》也揭穿了大陆媒体疯狂传播的欺骗性的报道:“有的媒体报导完全是欺骗性的。一段影片周一出现在网上,影片显示了一名拿着用于Airsoft的玩具武器的抗议者,类似于彩弹游戏的Airsoft在香港很受欢迎。中共的《中国日报》把这段影片作为抗议者拿起武器的证据大量转发,还把这个玩具认定为美军配备的M320榴弹发射器。”

香港青年为主力发起的非暴力和不合作运动得到了广泛的支持,特别是香港人民的支持,如公务员、医护界、教育界、商界、宗教界、法律界金融界等专业人士,还有无数的父母和银发族的支持,抗争虽然是青年为主力军,但是香港的四代人参与了这场运动,十三、四岁至73岁,甚至宝宝都出现在抗议现场。所以,有人称香港“四代人的一场运动”。因此,中国的一贯的“极少数暴乱分子”、“极少数分裂者”的谎言,在香港抗议中没有用上“排场”。参与非暴力抗争的人数之庞大更说明了香港人对二十年来中国政府侵蚀香港激起的愤慨,这就是民意,香港政府和中国政府应该尊重广大香港人的意愿,满足人民提出的诉求,以及让香港真正实现“港人治港”的承诺,这是香港的希望,也是所有关心香港者的心愿。

但是,从香港政府和中国政府至今的所作所为看,和平解决香港这场持续了两个月的抗议运动还很遥远。中国政府和香港政府对香港人非暴力抗议的表态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着变化,甚至有意把非暴力运动往绝路上推。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首次记者会上的用词是“游行示威和暴力冲击”。驻港部队高官“邪恶的分裂势力”。但到8月11日时称:“已经构成严重暴力犯罪,并开始出现恐怖主义的苗头”。随着中国政府发表强硬的措辞,香港政府的也紧跟不舍。从“挑战“一国两制”、“22年来从未出现如此严峻的局面”、 “玉石俱焚”、 “大规模破坏活动”,直至“大量违法行为”、 “香港逼近“不归路””、 “反抗暴力”等等。非常明显,中国政府和香港政府正把香港的非暴力抗争逼向绝境,而非寻找解决方法。因此,长平先生指出:“长期不能平息的抗议运动发展成暴力运动,就跟一壶水放在火炉上一定会沸腾一样,是一种自然产生的结果。愤怒是人类的天然属性,也是我们的基本人权。 ”他强调:“假如出现任何失控的暴力行为,都是政府不作为甚至故意推动的结果。 ”

中国政府的目的很清楚,努力想把香港的非暴力运动丑化为“恐怖主义”,然后,借助全球打击恐怖主义之风,打击香港人的抗争。 2008年3月西藏发生和平抗议之后不久,中国政府多次试图把藏人的抗议运动是“恐怖活动”,事实真相面前是没有谎言生存的空间,中国政府的阴谋不攻自破了。而香港更不能与西藏比,最起码那么多媒体严格的监督,社会媒体随时报道现场情况—-所以,指控香港的抗议运动“恐怖主义活动”只是国际笑话而已。

其实,观察今天香港的非暴力抗议运动,在回目西藏七十年的抗争历程,和平和非暴力、不合作抗争对抗中国共产党这样的邪恶政权艰难是可想而知,代价也是巨大的。西藏人民已经付出一百二十万藏人的生命,一百五十多人自焚,十几万藏人至今流亡世界各地的巨大牺牲,但是,继续在抗争。因此,为香港的未来,为了“保护香港在不受大陆控制下生存的自由”,香港人继续抗争是唯一的出路,但是,一定要全方位地警惕中国政府各种阴谋诡计。全世界热爱自由、民主的人们是你们最坚强的支持者!香港加油!藏人与你同在!

本文的最后,选几条香港抗议者留言,有一位抗议者在自己黄色的安全帽上留言:

“我是爸爸/我怕痛/我怕死/我怕见唔到老婆/我怕见唔到仔女/我最怕我仔女冇未来”

“没有暴民只有暴政”

“我可以为你上前线挡子弹/你愿意罢工/表达诉求吗?”

“当我们在最黑暗的夜里失去光明/也不要失去自由与希望”

“不是民选的政府/是不会回应诉求的/香港需要的是革命”

“我有楼,但更要自由”

来源:西藏之声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