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23, 2018
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联合国西藏代表团在纽约街头 1959年9月(从左至右)桑度仓·仁钦,夏格巴·旺秋德丹和嘉乐顿珠 照片/ OHHDL

联合国西藏代表团在纽约街头 1959年9月(从左至右)桑度仓·仁钦,夏格巴·旺秋德丹和嘉乐顿珠
照片/ OHHDL

文/赤列曲吉

2012年12月9日,在世界人权日前夕,即70年前联合国大会通过《世界人权宣言》的那天。17岁的班钦吉(藏文:པན་ཆེན་སྐྱིད།   英文:Benchen Kyi)当时还只是西藏东部泽库县第二民族中学的一名高中生,与那些珍惜学校假期的同龄人不同,这一夜她站在晴朗的夜空下,手里拿着一罐汽油,点燃了自己的身体,呼唤达赖喇嘛尊者长寿永驻,为西藏人民争取自由。

美国前第一夫人、时任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主席的埃莉诺·罗斯福(Eleanor Roosevelt)宣布,通过《国际大宪章》70周年庆祝活动在西藏和西藏人民问题上失去了相关性。

《世界人权宣言》及其意义

联合国人权宣言是各国集体认识到导致二战的暴行,并有意识地决定不无视或谴责人权的结果。导致人类历史上最致命冲突的野蛮行为“激怒了人类的良心”。战后,各国为了争取世界和平,于1945年齐聚一堂建立联合国,联合国大会第一届会议审议了《基本人权和自由宣言》草案。它后来由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提交人权委员会

1947年,由18名来自不同民族和政治、文化和宗教背景的成员组成的委员会设立了一个特别的《世界人权宣言》起草委员会。委员会由埃莉诺·罗斯福(Eleanor Roosevelt )担任主席,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的彭春昌(Peng Chun Chang )担任副主席。

经过两年的起草、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委员会三次会议、大会第三委员会81次会议和168项修正案决议,联合国大会终于于1948年12月10日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48国投赞成票,8国弃权,两国缺席,无人投反对票。

《世界人权宣言》是国际人权体系的基础。鉴于对人权的无视和侮蔑已发展为野蛮暴行,这些暴行玷污了人类的良心,而一个人人享有言论和信仰自由并免予恐惧和匮乏的世界的来临,已被宣布为普通人民的最高愿望,它承认人类固有的尊严,平等和不可剥夺的权利。会员国承诺“促进普遍尊重和遵守人权和基本自由”,同样适用于所有人,不论其国家,性别,种族,宗教,肤色,语言或任何其他阶级属于哪一个 至。它们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以及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一起构成了“国际人权法案”(注 1)

《世界人权宣言》

但关键问题是,国际社会维护《联合国人权宣言》所列举的对人权的承诺,在西藏和西藏人民的情况下是否失败了?

我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57年前的今天,联合国大会通过了第1723(十六)号决议“西藏问题”。这是关于西藏的第二个决议。大会对“侵犯西藏人民基本人权”表示严重关切,呼吁停止这种做法。

今年也是西藏拉萨爆发大规模和平示威活动30周年,由一群俗称“十人小组”的僧人领导,以配合《世界人权宣言》成立40周年。这些僧侣被判“制作反动文学”,并被判处5至19年监禁。其“公开审判”将“世界人权宣言”翻译成藏语文,称是由僧人制作的“反动文学”的一部分。

然而,在流亡期间,藏人行政中央对外关系办公室(现外交与新闻部前身)的首要任务之一是将《世界人权宣言》翻译成藏文(注 2)。

《世界人权宣言》是1963年由达赖喇嘛尊者颁布的“西藏民主宪法草案”的基石之一,也是1991年6月14日西藏人民议会通过的《流亡藏人宪章》基础。事实上, 《流亡藏人宪章》要求藏人行政中央遵守《世界人权宣言》的原则。

我们对联合国机制和联合国人权大会的信仰早在1959年就已得到证明,当时在中国占领西藏之后,联合国西藏代表团(包括嘉乐顿珠、夏格巴·旺秋德丹和桑度仓·仁钦)为西藏进行了激烈的游说,最致使联合国发表对西藏问题决议。(注 4)

仁钦桑度仓在其回忆录《一个不可预料的生活:为西藏服务的回忆录》中讲述了他们的信念,即联合国宪章和联合国人权大会所依据的原则。

但在西藏,《联合国宪章》的藏文版是稀缺的文献。因为经常受到网络审查,许多人甚至不知道《联合国宪章》的存在。(注 5)联合国网站上提供的《联合国人权宣言》的藏文版本是达赖喇嘛尊者办公室提供的翻译版本。这表明了中国在打击西藏人权对话方面既得利益。

西藏境内的人权状况

任何有关西藏人权的言论都被认为是叛国的。敢于这样做的藏族作家和艺术家面临酷刑、强迫失踪和任意拘留。 2008年6月,由一群藏人学生出版的《夏东日》 (East Conch Mountain)杂志的编辑和撰稿人被逮捕并判处监禁。 《赞布的勇气》 (Courage of the Emperor) 一书的作者甘孜·晋美在2013年被逮捕和判刑两次。

《 藏区土鼠年和平革命:吐蕃赞普精神文化复兴之道》一书的作者西藏境内藏人作家扎加(笔名学懂)于2010年3月被捕入狱。任何涉及西藏人权状况和西藏人民权利的文学作品或文献都被禁止。

今年是反对中国统治西藏而发生自焚抗议的20周年。 1998年4月27日,在印度德里,土登欧珠的自焚抗议,标志着西藏历史上自焚已作为一种政治抗议形式的开始。自2009年2月以来,西藏境内共有153名藏人自焚,其中男性126人,女性28人。自焚抗议者中有26人年龄均在18岁以下。

23岁的丹珍措 (Tenzin Tso)于2012年11月7日自焚,留下父母和6岁的儿子。她留下的最后一句遗言是:“‘阿爸,我们藏人真难啊,连嘉瓦仁波切的法像都不能供养的话,那是真的没有自由了….”

2012年4月19日,25岁的曲帕嘉(Choepak Kyap)和24岁的索朗(Sonam) 自焚,他们的遗言是:“……被中国占领后,藏人遭受的是没有基本人权的痛苦……没有基本人权的藏人遭受的痛苦远比我们自焚时所遭受的痛苦要严重。”

43岁的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藏人作家古珠(Gudrup)于2012年10月4日自焚,在他生前留下了一张字条中写道:“ 雪域西藏真正的愿望是在获得独立下迎请达赖喇嘛尊者重返西藏,但尊者提倡以非暴力的中间道路争取西藏名副其实的自治,对此中国政府不顾藏人长期期盼,反而对表达诉求的藏人进行任意拘捕和虐待,并污蔑达赖喇嘛。藏人为了将真相传达给世人,以身自焚将非暴力运动壮大,同时唤醒雪域同胞为本民族平等与自由的权利,休戚与共,团结一心。”

今年也是2008年西藏抗暴起义的10周年,这是中国占领西藏以来规模最大的抗暴起义之一。中国对西藏宗教自由和任何形式的文化认同采取残酷的镇压导致了2008年的西藏起义。此外,对西藏传统节日的限制,例如萨噶达瓦节,以及在桑耶寺和扎钦寺强行拆除两尊莲花生大师的雕像等。

中国的颁布的《第7号令》控制了藏传佛教的转世制度,禁止庆祝与达赖喇嘛尊者相关的庆祝日、加强“反达赖喇嘛”和“爱国再教育”运动。在达赖喇嘛尊者的本命年迫使藏人在一年内杀猪和吃猪肉,以示对达赖喇嘛尊者的抗议。因此,诸如以上严重侵犯人权的事件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抗议活动发生。

近年来,西藏的局势越来越恶化,中共当局在西藏实施镇压政策的核心目的是消灭藏传佛教和藏语。在2018年,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喇荣五明佛学院”遭拆除、西藏语言权利倡导者扎西文色被任意逮捕及遭不公平审判,这些都表明了中国当局对西藏实施错误政策的意图,即;使藏人被同化,使藏地中国化。

“自由之家”在其2018年的报告中把西藏列为世界第二不自由的地区,略好于叙利亚,远差于朝鲜和索马里。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CERD)在208年8月通过的决议中,强调了中国当局对藏人实施种族歧视的关切,并强调了对在西藏实施各种限制,以及禁止向藏人发放护照,限制藏语教学和惩罚藏语宣传活动等方面提出了关注。

欧洲议会宗教或信仰自由与宗教宽容问题小组,于2018年发布的报告中将中国归类为“严重违法”组织,并将其列为世界上最严重的违法者之一。美国国务院于2017年发布的《西藏人权状况报告》中,也对藏人面临的严重侵犯人权行为表示了担忧。

在近期结束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的第三轮普遍定期审查中,12个成员国对西藏的人权状况表达了关注,9个成员国就西藏问题提出了12项建议。会员国强调了中国在西藏侵犯人权的行为,特别是宗教和信仰自由、言论和意见自由、运动和集会自由、监禁西藏语言文化倡导者扎西文色和镇压西藏佛教徒。成员国还呼吁中国让各国外交官和联合国代表不受限制地进入西藏。

中国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许多国际人权组织进入西藏,其中包括联合国前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德·侯赛因。为了促进美国官员、记者、非政府组织及其公民不受限制的进入西藏,美国国会两院一致通过了《入藏互惠法案》(又称《西藏旅行对等法案》Reciprocal Ac-cess to Tibet Act ),并于2018年12月19日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签署后正式成为法律。

结论:

事实上,17岁的班钦吉不得不担心如果她在政府大楼或在自家附近决定自焚,她的家人将被剥夺火化她遗体的权利,这一事实充分说明了西藏境内糟糕的人权状况。当班钦吉站在游牧村落的田野中央,准备点燃自己时,这不是一种绝望的呐喊,而是希望她的最终牺牲将引起全世界对西藏可悲的人权状况和西藏人民的处境方面的关注 。而153起自焚事件也不是绝望的呼喊,而是勇气的行动,他们的自焚传递着希望的信息;希望全世界都认识到,藏人也是有权享有《世界人权宣言》所赋予的一切权利,希望国际社会信守对《世界人权宣言》的承诺。

平等、正义和人的尊严的永恒价值,也是《世界人权宣言》宗旨,但在中国的占领下的西藏是不存在的。但是,如果你质疑《世界人权宣言》是否与所有藏人都有关联,答案是“是的,它是相关的”。因为《世界人权宣言》代表了西藏人民的基本愿望:恢复自由和追求尊严。

《世界人权宣言》颁布70周年的口号是“维护人权”因此,我认为是时候为西藏境内的人权问题而战了,不要让更多宝贵的生命在世界屋脊的火焰中继续燃烧。

作者:赤列曲吉(Thinlay Chukki),藏人行政中央外交与新闻部人权事务处负责人

尾注:

1.《国际人权法案》包括《世界人权宣言》(1948年通过)、《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R,1966年12月16日大会通过,1976年1月3日生效)及其两项任择议定书和《经济、社会和社会国际公约》和文化权利(ICESR,1966年12月16日大会通过,1976年3月23日生效)。

2. 法国藏学者弗朗索瓦兹-罗宾(Françoise Robin) 《在西藏讨论权利和人权》《西藏和新疆的民族冲突和抗议:中国西部的动乱》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比较政治学高级讲师本·希尔曼(Ben Hillman)和哥伦比亚大学东亚语言文化的副教授葛瑞·塔特尔(Gray Tuttle)编辑。

3.《流亡藏人宪章》第四条。

4.桑度仓·仁钦:《不可预见的生活》(227-235(2016)

5 .罗宾,见上文注释2,第81-85页。

免责声明:文章表达的是个人观点,不代表藏人行政中央之立场

《西藏之页》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