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西藏儿童村德里青年旅舍的工作人员和应届毕业生欢迎阿玛·吉尊白玛 照片/ Tenzin Jigme Taydeh / CTA

西藏儿童村德里青年旅舍的工作人员和应届毕业生欢迎阿玛·吉尊白玛 照片/ Tenzin Jigme Taydeh / CTA

 

“我的梦想是,所有难民儿童都能够像兄弟姐妹一样成长,并从他们的养母那里得到更多的爱” – 吉尊白玛

我们将今年母亲节最好的祝福献给阿玛·吉尊白玛啦 1,她因在教育和抚养西藏难民儿童方面的不懈和终生努力而在整个西藏社区享有盛誉。除了她担任西藏首位女性噶伦 (内阁部长)到1995年西藏人民议会颁发“西藏之母”等诸多成就和奖项外,我们今天还要进一步感谢她为西藏儿童所做的一切。

西藏儿童村学校(TCV)自成立以来, 给成千上万的流亡藏人儿童给予培养和和教育。从西藏儿童村学校毕业的学生已经成长为医生,教师,艺术家,企业家,记者,公务员以及在众多行业中服务。这些人不仅在个人的事业上兴旺发达,而且还回馈社会。他们正在继续教导,鼓励和培养新一代的藏人,相信他们可以做得更大,甚至比他们老一辈做得更加广阔。位于印度北部达兰萨拉喜马拉雅支脉,崇山越岭中的西藏儿童村学校以保护和发扬西藏的文化遗产为核心目标,成为全世界藏族人儿童和社区的学习中心。西藏儿童村学校及其教育体系在某种程度上,使西藏的宗教、文化和语言,即使在流亡60年后仍然如此坚毅和丰富多彩。

如果没有阿玛·吉尊白玛全身心地致力于培养藏人儿童,提供教育和归属感,这一切都不可能实现。在创建一个不仅提供现代教育且以保护和发扬西藏的语言和文化的强大家庭学校的教育体系中,阿玛·杰尊白玛不仅帮助藏人难民儿童获得家庭式生活和教育,还加强和培育了整个国际流亡藏人社区,尽管藏人流亡世界各地,无论是否曾在西藏儿童村学校学习过,都会对阿玛·吉尊白玛表达爱戴和感激之情。

阿玛·吉尊白玛(左二)带领从西藏逃亡印度的藏人儿童在达兰萨拉觐见达赖喇嘛尊者,1964年吉尊白玛担任当时西藏难民儿童幼儿园负责人 照片/西藏博物馆/ CTA

阿玛·吉尊白玛(左二)带领从西藏逃亡印度的藏人儿童在达兰萨拉觐见达赖喇嘛尊者,1964年吉尊白玛担任当时西藏难民儿童幼儿园负责人 照片/西藏博物馆/ CTA

 

“致阿玛拉– 您拥抱每一个孩子,如同属于您身体中流淌的血液一般,用您的慈爱让我们变得更加健康。 我将在我的余生中宣扬和锻炼您赋予的爱。” (次仁央宗拉达克)

阿玛·吉尊白玛与西藏难民儿童幼儿园的养父母的合影 照片/西藏博物馆/ CTA

阿玛·吉尊白玛与西藏难民儿童幼儿园的养父母的合影 照片/西藏博物馆/ CTA

 

“阿玛·吉尊白玛为散布在印度各地的西藏儿童村学校孜孜不倦地工作了数十年。阿玛啦告诉我们无条件的对所有人给予慈悲和同情的重要性。身在波士顿我非常感谢您”(丹增古桑,美国)

阿玛·吉尊白玛于1980年率领第三个实况调查团访问西藏 照片/西藏博物馆/ CTA

阿玛·吉尊白玛于1980年率领第三个实况调查团访问西藏 照片/西藏博物馆/ CTA

 

“我不再感到孤独和孤立了。 儿童村家的同学们就像我的兄弟姐妹一般,我爱我的学校里的养母2。 她很善良,她对我们像她自己的女儿一样关心我。使我感觉就像拥有了一个真正的家。”(扎西,西藏儿童村学校苏加分校)

阿玛·吉尊白玛与西藏儿童村的学生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迎接他们的各国赞助人 照片/西藏博物馆/ CTA

阿玛·吉尊白玛与西藏儿童村的学生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迎接他们的各国赞助人 照片/西藏博物馆/ CTA

 

“对于我来说,阿玛·吉尊白玛是一个无私奉献的人。 她一生致力于培养和教育年轻的藏人儿童, 而我是那些孩子中的一员。 我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归功于她的努力,我觉得我要比我自己的父母更要感激达赖喇嘛尊者和阿玛拉。” (达瓦卓玛,印南白拉库比  2010年届毕业生)

阿玛·吉尊白玛在20世纪90年代末与西藏儿童村的小学生在一起 照片/ Sonam Tsering /Tibet Documentation

阿玛·吉尊白玛在20世纪90年代末与西藏儿童村的小学生在一起 照片/ Sonam Tsering /Tibet Documentation

 

“对于像我这样来自西藏的人,在印度没有父母或亲戚的人…实际根本没有亲人,正是由于达赖喇嘛尊者和阿玛·吉尊白玛,我才有机会在西藏儿童村学校学习。 从食物到衣服再到学校,一切都得到了提供和帮助,直到我大学毕业。 他们让我获得奖学金和任何其他帮助,直到我能够站自己独立自主为止西藏儿童村学校是阿玛·吉尊白玛一手创建,所以我才能在这个世界上获得如此宝贵的机会,我非常感激。 我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达赖喇嘛尊者和阿玛·吉尊白玛所赐。”(顿珠朗杰,西藏儿童村学校贡巴布分校  2005年届毕业生)

2000年初西藏儿童村初中部的学生在迎接阿玛·吉尊白玛 照片/ Sonam Tsering /Tibet Documentation

2000年初西藏儿童村初中部的学生在迎接阿玛·吉尊白玛 照片/ Sonam Tsering /Tibet Documentatio

 

“我认为找时间感谢那些改变我们生活的人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因此,借今天的机会,我要感谢阿玛·吉尊白玛。感谢她为世界各地的藏人社区,特别是对流亡藏人儿童和妇女所做的一切。 ( 贡嘎其美·萨热瑞士)

2019年春,阿玛·吉尊白玛在西藏青年旅舍与德里西藏儿童村的学生互动 照片/ Tenzin Jigme Taydeh / CTA

2019年春,阿玛·吉尊白玛在西藏青年旅舍与德里西藏儿童村的学生互动 照片/ Tenzin Jigme Taydeh / CTA

 

“在我进入西藏儿童村学校后,我才了解到阿玛·吉尊白玛的许多成就,以及她为西藏儿童所做的一切努力。也是在儿童村,我开始理解她作为所有西藏儿童村学校孩子们母亲的头衔的重要性。在见到她之后,我也感受到了母亲的温暖和关怀。她是一位善良,勤奋的女人,为我们流亡藏人儿童创造了一个家。对于许多来自西藏的孩子,他们在刚到达印度时只知道天和土。但是阿妈拉不仅改变了许多孩子们的生活,而且为他们铺平了未来的道路,让他们拥有更加光明,更加美好的未来。她不仅为我们提供了现代教育,而且向我们灌输了包括慈悲,利他和善良为核心的人类道德价值观。在某种程度上,她不仅养育流亡藏人儿童,并且为西藏的自由事业作出了贡献。在藏人流亡初期的艰难时刻,她真的是一枚闪闪发光的宝石和为我们赐于福气的伟大女性我们永远不应忘记她的努力和决心,因为我们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是她培养出来的!“(丹增瑟珠,西藏儿童村学校   2010年届毕业生)

在今年的母亲节来临之际,让我们向西藏儿童们伟大的母亲和全体藏人的领袖们表达崇高的敬意和感激之情 。感恩,阿玛·吉尊白玛啦!

 

2019年5月12日

作者:藏人行政中央官方英文网站社交媒体组志工凯拉·谢拉普(Kyla Sherap)

注:

  1. 吉尊白玛为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尊者的妹妹。是西藏儿童村学校的主要的创办人之一。
  2. 西藏儿童村学校,为家庭式寄宿学校,约30名年龄不同的学生有一名家庭母亲负责照料每天的起居饮食等。

《西藏之页》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