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31, 2018
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1988年12月30日西藏大学的藏人学生在拉萨街头游行  照片/索朗多吉

1988年12月30日西藏大学的藏人学生在拉萨街头游行 照片/索朗多吉

文/索朗多吉

五年前我发表了一篇学生时代的短篇回忆录,也就是1988年12月30日西藏大学的藏人学生在拉萨街头自发性游行的过程。其中提到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和西北民族学院学生们举行示威游行的纪录,但因当时缺乏相关数据无法详实记载。

时间如光阴似箭般,转眼间三十载融入历史的长河,然而雪域高原上的雄心壮志青年知识分子的吶喊值得回忆。本文以记载西藏大学藏人学生游行过程原有的文章中增加一些内容,文章末尾补充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和西北民族学院的学生们举行示威游行的点点滴滴。

1988年12月30日,西藏大学藏文系和藏医系的所有学生联合上街示威游行,要求政府要真正落实明文规定之少数民族的各项政策,学生的游行有组织、有秩序、秉持非暴力精神,表达日积月累地藏在内心的苦痛。

由于学生的资源有限,横幅的标语是裁剪班上的窗帘并以手工制作;所有传单是学生垫着复写纸手写而成。学生们手持大标语、高喊口号,并且沿路散发传单,一条长长的游行队伍中,女学生安排在男生队伍的中间,是为避免在路上万一遭警察殴打的保护。在游行的过程中,西藏民众为声援学生,立即加入了游行队伍,而负责游行秩序的学生纠察人员反而阻止民众的加入,目的在于表达这是单纯的学生运动,无论任何后果由学生自己负责。有人翘起姆指默默的支持,也有人双手鼓掌给予直接的鼓励,甚至路上一些女出家众感动和激动得落着眼泪,同时向游行队伍磕头礼拜,还有更多的长辈担心地哭泣着:“我们的小孩会被打死,我们的儿女会被抓走。”

藏大学生游行之前,学生内部早就接到北京中央民族学院西藏班学生上街示威游行的消息和学生寄来的信件,这段期间在校内也纷纷讨论事件的发生等。

另外,西藏大学各个科系在校内举行歌舞比赛,1988年度比赛于年底在学校礼堂内进行时,藏医系91届班的节目为“雪山的福音”,学生们的舞技和音调表现突出,获得全场抱以热烈掌声,都认为这个班会赢得冠军。表演歌词中“上苍的恩师宝”赞颂时,学生们摘下帽子鞠躬的动作,触怒校方,最后把冠军的成绩颁给中文系汉族班歌颂共产党的表演,校方毫不考虑表演的艺术层面,只着重政治方面,仅仅因为社会上歌词中的“上苍的恩师宝”视为是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虽然西藏学生对于校方的决定心生不满,但也没有任何办法。

其次,藏大学生游行的前一个礼拜的一天晚上,在校内发生了一件西藏学生不满校方实行不平等待遇的自发性抗议集会。事发起因是,学校的一栋宿舍楼房内,有藏文系的学生和汉族班的学生住在一起,后来学校新盖的宿舍分给同我们一起住宿的汉族学生,他们搬出去新楼房的第一天晚上,校内大礼堂播放电影,影片结束后学生各自回宿舍时,发现其他宿舍都灯光明亮,唯有我们藏文系男生宿舍是一片漆黑,这时引起学生们的愤怒,明显体会藏汉不平等待遇的心酸,但又无可奈何,唯一可安慰的,就仅仅只有高唱学生自编歌颂并祈愿达赖喇嘛尊者的歌,歌词大意是 “空中翱翔的飞机,闪耀金光的飞机展翼高飞,飞机黄金内舱,安座达赖喇嘛。”这个时候,藏文系女学生和藏医系等西藏学生一起前来声援,展现了西藏学生的团结,此时校长来劝说学生,学生们也提出不满的理由;进而在校内蕴酿了首次自发性的学生集会。

另因参与西藏民众抗议,被扣上杀死武警而被捕入狱的西藏大学91届藏文系文学班班长洛桑丹增遭受酷刑的折磨;再加上1988年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当天,不满于西藏人民在拉萨街头的抗议行动遭受武警部队枪杀事实;此外,平时西藏社会对西藏大学藏族学生寄予厚望,这个时候,校内西藏学生们深具信心地团结起来且满怀抱负,毕竟当时眼前西藏民族的宗教、文化、语言、环境等,正面临存亡之际,年轻的知识分子更有责任负起时代的义务,所以学生内部非常严密地精心讨论和规划游行的筹备事项。

1988年12月30日星期五,上午同学们正常上课,在用完午餐之后,大家提前完成周末下午在校内的清洁活动。学生们从学校的三个门陆续慢慢走出校门口,到了下午2点钟,领队喊起口号,分散在街头的学生一下子在马路上聚集一起,排着长长的队伍开始上街游行。

参加游行的主要是藏文系和藏医系的所有学生和其他系的少数西藏学生(化生地系生物专班和地理专班、语文系英文班、艺术系各一名),总共有五百多人参与。藏文系的有89届的三个班,90届的一个班(一位学生住院未参加),91届的两个班和一个91届的培训班,藏医系有91届和93届的两个班。

学生的主要要求是中国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所赋予之保障西藏民族的传统文化和语言文字真正落实的政策,学生的主要口号是:

学习藏语文、使用藏语文、发展藏语文。 
在西藏实行藏语文必须从实际出发。
尊重藏民族的风俗习惯。
坚决反对武装镇压群众示威。
世界和平万岁!

在大街上学生们高喊口号,路上散发藏中文的手稿纸传单,传单内容为“这次我们进行示威游行,其宗旨是:在全西藏实行藏语文必须从实际出发,要尊重藏民族的风俗习惯,坚决反对武装镇压群众示威,及维护全世界和平,承蒙各界藏族人士给予支持!!”

西藏大学学生沿路散发的藏中文的手稿纸传单  照片/索朗多吉

西藏大学学生沿路散发的藏中文的手稿纸传单 照片/索朗多吉

示威游行的学生们早已有了心理上的准备,结果可能是遭逮捕、受酷刑、被学校开除、秋后算账等,但是,事先大家一致许下诺言,行动要服从领队的指挥,这起学生运动是大家共同讨论的结果,所有后果由参与的所有学生一起担负责任,如果有任何一位学生遭逮捕或开除,所有学生将在校内进行罢课行动,直到学生被释放或有合理的解决为止。当天,学生们披上厚厚的衣服,在口袋内藏着馒头等食物,是为避免被抓、监禁时,几天之内不提供口粮和棉被而准备的。

游行行列浩浩荡荡地迈步在拉萨街头,市民纷纷朝向队伍声援。这个时候,公安人员已经紧跟着队伍了,他们阻止市民靠近学生,还阻止外国人拍摄。游行队伍更不能停留在路上,公安人员开路、指挥交通,藉此让学生们以快速的脚步走完市区的道路,游行经过挤满人潮的大街一直走到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大门口,欲让政府官员了解学生们的诉求,游行队伍停伫政府大门前高喊口号,同时,大门警卫立即拉起铁门封锁。这时紧跟着学生队伍的民众捡起石头往铁门丢掷,为避免发生冲突,长长的学生游行队伍继续往前踏步,民众继续跟着队伍两旁和后面声援学生。就这样终于绕完整个拉萨市区。学生走进校门,公安人员把铁门拉起封锁,市民也一直走到西藏大学门口,学生继续在校内新大楼喊着口号绕三圈之后,示威游行告一段落。

这天,官方或校方没有任何的表态,元旦结束后上课时,更没有显示任何的立场,学生的要求如同泡沫一场。要解决学生提出的要求,学生主动向校方以及政府相关单位要求与学生代表一起对话,并且同时也要开放媒体,虽然学校同意与学生代表内部见面,但是没有开放媒体或外界人士。最后,以快速的手段提前放寒假,让来自四面八方就学的学生回到各自的家园。寒假结束了,学生返回校园,但在学校的精心策划下,89届应届毕业生又提前安排到拉萨以外各地区实习,实习结束后,89届生毕业离开学校。同时整个藏医系从西藏大学分出去另立藏医学院。

政府的阴谋手法,使藏族学生的势力分散了。唯一留下的是难忘的回忆,更重要的是在西藏历史上写出了西藏青年知识分子的足迹。

另外,上述所提有关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学生游行的经过,在美国出版的不定期中文报《西藏论坛》(报上未注明出版日期,但从文章内容来看,应该是1989年发行的报纸)上报导的部分内容转载如下。

《西藏论坛》第3版上主编阿沛‧晋美先生发表了题为《评西藏学生的游行示威》的评论,评论开头介绍:“最近,外电接连报导了几起西藏学生举行游行示威的消息。去年(1988)十二月十八日,近百名在北京学习的西藏学生在天安门广场和中南海门前游行示威,抗议中国政府镇压、杀害拉萨手无寸铁的游行示威者,并打出‘尊重人权’,‘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标语。十二月三十日,西藏大学的五百多名学生在拉萨举行示威,再次提出‘和平解决西藏问题’和‘抗议残酷杀害示威者’的口号,他们还提出学校教学和政府行文全面使用藏语文等口号。另外,据伦敦‘金融时报’报导,去年十月青海的一所师范学院、一所民族学院和一所医学院的藏族学生也举行了类似的抗议活动。”

《西藏论坛》第7版上发表了题为《西藏学生在京示威》的新闻报导,部分相关内容如下:

“(北京消息)十二月十八日近百名西藏学生在北京天安门前游行,抗议十日中国军队在拉萨残杀西藏人,并呼吁中国政府和平解决西藏问题。这是自近年来在西藏发生,游行示威事件以来西〔藏〕人首次在北京举行示威游行。

据参加这次游行的学生介绍,上午九时三十五分,九十二名在北京学习的西藏学生按日前的计划,陆续聚集于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附近,随后亮出用床单撕制而成的横幅共五幅,其中一幅上的标语是用藏文书写的。这五幅横幅上分别写着:‘和平万岁!’,‘尊重人权’,‘反对武装镇压’,‘拥护和平解决西藏问题’和‘西藏的主人是西藏人’等,学生们同时呼喊同样内容的口号。约十时许,学生们沿长安街西行。并在中南海门前由学生领袖向群众演讲,他们指出:‘众所周知,西藏的游行示威者也和近年来在北京、上海等地举行示威的汉族群众一样手无寸铁,为什么单单只有西藏人遭到如此残酷的镇压?这的确令我们每一个西藏人深思’。

这次游行的西藏学生主要来自北京中央民族学院。该学院现有本科西藏学生近一百名,其中六十八名本科生和十名预科生参加了游行,另外还有十四名参加者则是来自北京其他院校的西藏学生。”

阿沛‧晋美先生写了西藏学生游行示威抗议活动的评论,简单介绍几次游行的背景,特别评论示威游行时的口号内容,以及对学生示威游行叙述了如下三点特色:

“第一,抗议活动均发生在中国政府刚刚用武力镇压了游行示威,发生了流血伤亡事件之后,学生不顾再次被镇压甚至遭枪杀的危险,挺身而出,表现出极大的勇气和胆量;第二,几次游行都是和平的,非暴力的,没有出现流血冲突事件。在看惯了亚洲其他地区激进学生用‘莫洛托夫鸡尾酒’跟警察冲突的情景以后,对西藏学生竟能如此冷静克制,坚持‘非暴力’的原则,感到耳目一新;第三,学生们提出的口号既有份量,又有分寸,既有长远目标,又有眼前的紧迫要求,既击中要害,又不超出当前中国宪法所允许的范围,真正做到了当年毛泽东所说的‘有理、有利、有节’。”

西北民族学院西藏学生游行部分,采访了流亡在外的两名该校学生,他们介绍西藏学生在校内外抗议活动的过程。

据曾就读于甘肃省西北民族学院学生,现担任藏人行政中央安全部部长普华才让先生说明,他在校期间发生两次大规模学生抗议活动,其参与了这两次的抗议活动,但从西藏逃出来的时候,只带着路途中所需的衣食之外,无法再带出任何东西,且时间已过太久,故当时的详细时间及其他细节无法纪录,只能大略叙述当时的抗议活动。

约在1986年时,甘肃西北民族学院藏文系的西藏学生举行了抗议活动;事件始于1985年,来自西藏安都拉卜楞夏河县一名叫做嘉措的西藏学生,遭到该校汉族教师的几位孩子虐打致死,官方不寻正当法律途径,反而漠视了藏人的生命。嘉措的同学们向中央政府少数民族相关单位、统战单位、教育单位等多次投书陈情。学生们也发起从学校一直游行到甘肃省人民政府前进行诉求,在停课一个多月期间举行各种活动。

另外,大概在1989年,就读于西北民族学院藏文科系绝大部分西藏学生到甘肃省人民政府前举行大规模游行抗议活动。起因是来自西藏自治区就读甘肃省兰州气象学校的西藏学生受到该校汉族学生歧视,纠众殴打西藏学生,因西藏学生与汉族学生人数悬殊,陷入生命攸关之际,学生们跑到宿舍顶楼避险,这种悲伤的事情发生后的某一天晚上,西北民族大学内西藏学生举办一场晚会,突然来自西藏自治区的一名就读在兰州气象学校的学生前来求助,陈述在气象学校内遭遇汉族学生欺凌的情况,于是现场的西藏学生再也无法忍受的情况下,准备前去报复时,西藏老师忧于长远和眼前的状况,为避免更多的冲突,力劝学生等到隔天,再到县政府反应。西藏学生多次书面向甘肃省人民政府反映,均未得到官方的响应。所以,前面所提西北民族学院藏文科系绝大部分西藏学生为声援兰州气象学校的西藏学生,为促使当地政府得以正当解决西藏学生堪虞的处境,于是发起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学生们利用布料毯子制作横幅,其上书写着“要民族平等”、“要解除拉萨戒严”等标语,手举横幅高呼口号,从学校一直朝向人民政府进行示威游行。虽然,官员在人民政府院内接待几位学生代表,但并未让学生们满意。

这段期间,在青海的民族学院和师范学校的西藏学生也前来声援,听说有些学生在西宁火车站遭到当局阻拦,部分学生到了兰州市,可是彼此都没有碰到面。

另一位前甘肃西北民族学院学生,目前旅居在西班牙的独立作家桑杰嘉先生在西藏期间遇到曾经参加游行的校友,依校友介绍内容,桑杰嘉提供藏文资料,其中部分内容摘录如下:

西北民族学院西藏学生的抗议活动是在1989年举行的,在兰州气象学校内有个叫西藏拉萨班或西藏班,事故起源如上所述,当时不仅西北民族学院的学生举行抗议游行,青海的民族学院学生也从西宁前往兰州声援,当时参与过的学生介绍说,他们在棉被内写下遗言,并从西宁到达兰州时,除了从火车站到人民政府的路段直通之外,其他路段都禁止通行,因他们直接带到人民政府院内,所以外界几乎不知情这件事。上述安全部部长所说明的事件发生后,政府答应学生会谨慎解决问题,譬如,惩处汉族班学生等等。同时,从西藏自治区内的相关官员也到达兰州,与西北民族学院和青海民族学院的西藏学生沟通,暂时缓和局势,来自青海的学生返回西宁。后来听学生们讲,政府还是没有合理的解决。

事情没过多久,在兰州散发和张贴歧视藏人的宣传单,上面写着:藏人赶出兰州、这些野蛮的人污染兰州的空气等,使用粗暴言辞。西北民族学院的西藏学生再次举行示威游行,从校内一直走到人民政府办公室门前,这次的游行西藏学生几乎非常积极地参与。省政府官员接待和劝说学生,并承诺严格处置违规者,西藏学生就返回学校,过了几天各自返回自己的家园后很长时间没有返回学校,校方写信给各家长后学生陆续返回学校。当时处境非常严峻,如果汉藏学生的冲突越演越激烈的话,西藏学生的人数远比不过汉族学生,后果绝对是惨败亏负。

以上采访内容,因缺乏详细时间等,故无法交代细节,在此呼吁曾经参与过的每一个人,在雪域高原上红脸后代的菁英们,为西藏民族而吶喊的足迹需要留给下一代人,写下历史的铁证。

作者:西藏大学藏文系91届藏专班 索朗多吉

《西藏之页》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