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14, 2018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評說西藏
发布者 Passang Dhondup

文/廖天琪(德国) 3/14/2018

尊者达赖喇嘛流亡去国将近一甲子,在达兰萨拉建立了藏人的政治宗教文化教育中心,数十年来生聚教训,接纳保护了源源不绝的藏族难民,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藏族青年,他们分散在印度各地和全世界,多能在居住国安居乐业。然而远离故土家乡,客居异乡,而西藏本土的同胞们受到中共政权在政治上的压迫,经济上的掠夺,宗教文化上的歧视,生态频临破坏,资源尽遭强占,这种种都令一切有志之士心急如焚。达赖喇嘛尊者年事已高,他内心的焦虑煎熬是可想而知的。

面对专制蛮横的中共和其苛刻严厉并具侵略性的民族政策,达赖喇嘛以睿智理性的思路,设计了一个“中间道路”的对策,想以此来化解中藏对峙的局面,以及中方拒不接触,不谈判的尴尬状况。从习近平2012年掌权以来,强硬的态度就没有改变过,随着近日的修宪,习的大权独揽已经是定局,党政军一把抓,他将老死在“伟大领袖”这顶皇冠底下已是无所争议的事实。连对台湾他都有“收复”的野心,那么对于西藏问题,他也绝不会手软,一切的建议和新思维他都不太可能接受的。在这种情况之下,西藏未来的前途似乎颇为黯淡,藏民族面对的是一堵墙,但是这堵貌似高大坚实的墙也并非是万年不倒的。

笔者定居国外多年,也曾造访过达兰萨拉,和欧美等地的藏人组织也有所接触,我认为在当前的情况下,依然有一些事情是可以促进并提升藏人的国际地位并巩固自己本身的文化和宗教。

在面对国际方面,可以从以下方面着手:

1、西藏问题必须“国际化”,不要把西藏问题看成是中国和西藏之间的事,必须利用一切的机会,不论是在欧盟或联合国,都要寻找盟友,将西藏问题提到日程上来。这些年来,有将近150名藏人自焚,这种悲剧不应当只是让媒体去小面积的报导,应当通过各种渠道,提交到欧盟和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去讨论,造成更大的影响。

2、如果“自焚”问题现在不是最紧迫和及时的议题, 那么西藏的生态环境的破坏也可以作为一个紧急题案,提交到联合国。甚至于西藏的文字、宗教受到打压,也是一个可以提高到国际上的议题。当然这样做,必须有强势的外交工作为后盾,必须有人不断地去做lobby游说的工作,这是达兰萨拉流亡政府应当加强的。

3、西方国家有成百上千的同情西藏的组织,这是很强大的力量,要善于利用这些力量,定期邀请各国几个大的西藏友好组织的负责人一起共商大计,必须争取欧盟和美国、加拿大、日本和澳洲议会的议员来支持西藏议题。

4、居住在国外的藏人没有调动起来,许多有关西藏的活动他们都没有参加,也很少看到他们参与西藏友好组织的活动。藏人驻外官员应当更多地承担起联络、联谊的工作。海外藏人是一股难得的潜在力量,应当好好调动起来。

5、要设立奖学金培养藏人的专业人才,不论是人文学科,还是自然科学、理工科、电子科技等方面,青年藏人之中应当有杰出的人才涌现。

在西藏本土方面

 1、鼓励藏人保持自己的宗教、文化语言的传统和生活习惯,不要被汉文化的媚俗同化了,不要参与那种过分的商业活动和物质方面的肤浅追求。藏民族的可贵在于他们的纯真,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的纯朴生活习惯和思维。藏人的文化人和思想者一定要努力维护自己民族的传统。

2、藏人的喇嘛要努力维护藏传佛教的纯洁性,潜心学习承传本族的宗教传统,并将之推广到普通民众身上。

3、受过教育的藏人都要养成记述自己家庭,社区,乡村甚至寺庙的历史。要知道如果自己不这样做,那么汉人,更糟的是中共的御用文人会来诠释藏人的历史,把扭曲的事实当成历史传播下去,相信这是藏人所不愿意见到的。当然藏人的史学家更应当负担起写史的责任,这是责无旁贷的义务,也是西藏能保存自己真实历史、文化、宗教、语言的最好方法。

 

 

所有署名文章均不代表《西藏之页》立场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