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中国共产党成立96周年庆典上中国国旗在西藏拉萨布达拉宫广场升起  2017年7月1日    CNS/何鹏蕾  路透社/资料图片

中国共产党成立96周年庆典上中国国旗在西藏拉萨布达拉宫广场升起 2017年7月1日
CNS/何鹏蕾 路透社/资料图片

文/次旺嘉波阿惹亚

2019年11月6日,中国驻印度大使孙卫东在印度主流英文媒体《印度斯坦时报》发表署名文章《中国西藏的发展和宗教信仰自由》。但这篇文章明显具有误导性,并非事实,只是中共官员为博取世人信任而编造的谎言。在文章发表的第二天,中共喉舌“新华网”很快就将这一文章分享给了其全球读者。对于藏人来说,中国统治西藏六十年不是一个进步,发展和宗教自由的象征。相反,是中共占领和压迫了西藏六十年。孙大使说:“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享受着发展与进步”!我对中国官员敢于在自由民主的印度发表这样的声明感到惊讶,因为印度最清楚藏人经历的苦难。让我澄清并告知孙大使和中国领导人以下事实:

公元七世纪,西藏的国王松赞干布因其英勇善战而赢娶了唐朝的文成公主,而文成公主是第五个妃子,而非皇后。藏传佛教起源于印度而不是中国。是印度的莲花生大师将佛教传入西藏,至今他仍被藏人尊为第二佛陀。许多印度的佛教上师们访问过西藏,而许多西藏的学者和大师也访问印度及学习佛法。当然,西藏的僧人也曾到中国传播佛教,但没有任何中国的佛教僧人到西藏教授佛法的历史纪录。因此,孙大使关于佛教从中国传入西藏的说法是错误的,是没有任何历史依据的荒谬言论。

元朝是蒙古王朝或汗国统治下其东部领土之一,忽必烈汗(公元1260-1294年) 于1271年建立元朝。西藏在元朝建立之前就与阔端和忽必烈汗统治下的蒙古建立了特殊的上师与弟子间的供施关系。 1279年,忽必烈汗占领南宋帝国后,中国改朝换代为元朝。因此,中国只是被蒙古征服领土的一部分,而不是朝代的建立者。由于中国被蒙古征服, 就宣称西藏是其一部分是非常荒谬的。相较之下,蒙古更有理由主张西藏和中国的主权。

在西藏脱离蒙古18年后的1368年,中国才脱离蒙古统治,并建立了明朝 [1368-1644]。元明时期撰写的历史记录和绘制的地图显示西藏是外国。元帝国有十二个主要省份,而西藏从未被列为一个省份。这是因为西藏虽然受到蒙古的影响,但自1253年以来就由萨迦王朝统治,而不是蒙古。明朝官员王芬于公元1594年在绘制明朝地图时也排除了西藏。这表明西藏从未被视为元朝和明朝的一部分。

关于清朝和西藏的转世制度,我们首先要了解的是,清朝是由满人建立的而不是汉人。满清王朝也仅在1644年建立,而第一世达赖喇嘛根敦珠巴出生于1391年。第二世达赖喇嘛根敦嘉措于1475年诞生,他的转世的索南嘉措于1543年出生。因此,达赖喇嘛的转世制度比清朝早了近253年。

1792年,满清皇帝乾隆(1736-1795)帮助西藏驱逐了入侵的廓尔喀军队,随后他的官员以完善西藏行政为由提出了《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其中要求以“金瓶掣签”认定达赖喇嘛、班禅喇嘛与高级喇嘛的转世灵童。但是,除了第十一世达赖喇嘛(1838-1856)之外,藏人从未使用过过“金瓶掣签”。因为它缺乏宗教依据,西藏所有的转世灵童都是按照古老的宗教传统认定的。因此,中国对达赖喇嘛转世的权威主张是欺世谎言和对历史和宗教信仰的歪曲解释。

2007年8月,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颁布了所谓的《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即《第5号令》),企图控制和破坏西藏的宗教事务。根据该法令,藏传佛教的所有转世行为都需要得到政府批准,否则会被视作“非法”或“无效”。但中共是一个自称无神论,并认为宗教是毒药的政党。因此,干预西藏的宗教事务是不道德和荒谬的。西藏人民拒绝承认这项法令,并认为这项法令严重侵犯宗教自由。中共禁止在政府机关工作的藏人党员和工作人员,甚至藏人学生朝拜或参观寺院,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大多数寺院在中共官员严密监视下管理着。撇开上述案例,就在当前喇荣五明佛学院和亚青佛学院持续遭到破坏,大量僧尼被驱逐之际,孙大使还在谈论什么宗教自由?

就当前西藏的GDP增长而言,并没有使西藏人民受益。持续增长的GDP数字反映了中共在青藏高原进行的大规模军事化,肆意开采矿产资源,修建大型水坝和隧道,以及大量中国工人在西藏的就业和移民而增加。使得藏人被边缘化,西藏环境陷入危机,直接威胁到邻近东南亚国家的生态。

最后,我要讲的是;我们都非常清楚中国在中印边界上的挑衅,但孙大使在文章中表示:“他希望并相信印度作为负责任大国能坚定立场,恪守承诺,排除涉藏问题干扰,促进中印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同样这也是蓄意挑衅。我认为,中国应该尊重印度的主权和耐心。我们都需要共同努力,创造一个健康的气氛,解决西​​藏问题,确保中印关系稳定发展。

 

* 次旺嘉波阿惹亚为藏人行政中央外交与新闻部新闻处秘书长,兼西藏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免责声明:以上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藏人行政中央之立场,如有出处,请以原文为主

《西藏之页》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