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5, 2018
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文/丁一夫, 李江琳
2018年11月3日,今天是达赖喇嘛和华人科学家对谈的第三天,是这次对话会的最后一天。今天的议程是达赖喇嘛和科学家们的领队、著名台湾科学家、退休的台湾中研院院长、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李远哲教授的对谈。谈话的内容主要不涉及科学知识,而是面对地球环境变化而浮现出的危机,讨论科学有怎样的能力,科学家有怎样的责任。

科学家的个人责任问题

记得两天前,对话会第一天下午,在科学家和僧侣们的问答讨论时,有一位中年僧尼提出了一个问题:科学技术在极大地提升了人类生活质量的同时,也制造了很多问题,比如发展出了用于杀戮的武器,工业污染等等。你们科学家在从事科学研究的时候,是否思考过,是否还在思考,自己的科学研究的后果,对科学技术发展造成的负面后果,你们是否有责任?

这不是一个新问题,多年来有很多人提出和思考过这个问题。对这个问题,不同的立场和视角,有不同的答案。面对这位僧尼的提问,参加对话的科学家没有做出正面的答复。他们都是搞纯科学的,也就是从事理论性的探索和发现。他们回答说,驱动自己从事研究的是好奇心,这是人类科学发展最持久的动力。而科学发现的具体应用,是工程师们的事情。言下之意是,科学技术发展出负面的结果,如杀戮的武器,不应该归结于科学家,更应该是工程师的责任。可是,这个回答经不起追问,因为工程师也可以有同样的理由,工程师不是自己想发展什么就能发展什么的。所以,他们又说,这是政治家们的责任,不应该归罪于科学家。

这个问题和这样的回答,其实都不新鲜。至少从二次大战结束以来,由于核武器的发明,这一类的讨论就没有中断过。这个问题换一个角度的提问是,科学家搞科学研究,是不是有一个动机问题。佛教认为,做任何事情,动机是非常重要的。西方科学规范不要求科学家思考动机问题,佛教却认为,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回避动机问题。动机来自你对个人责任的认识。今天李远哲和达赖喇嘛的对谈,回答了这个问题。

一个可持续的地球,它的挑战和机遇

82岁高龄的著名科学家李远哲院长开讲地球可持续发展的挑战和机遇。看得出来,这是李院长做了仔细准备的演讲。他在大屏幕上打出一张张幻灯,条理清晰地呈现出他的思考和观点。

他说,太阳的温度是摄氏5000度,它发射出光子,地球接受这些光子,获得能量。地球的平均温度是摄氏23度。我们所看到的太阳光是可见光,太阳光中还有大量波长较长的不可见光。普朗克用量子化的能阶来解释,只有用量子力学才能解释太阳光的光谱。

他打出了一张30年前美国NASA拍摄的地球照片,这是一张非常美丽的照片。他说,地球已经有45亿年的历史。如果我们从遥远的地方看地球,我们就会听到科学家在说,地球只有一个,我们只有这一个地球可供生存。我们所有人,必须一起生活在这个小小的星球上。

但是,最近这些年,地球变了。李院长非常清晰而美丽地讲述了人类在地球上的居住历史,从狩猎采集到农业和定居,人类的迁徙,工业革命,文化的分流和汇合,资源的开发利用,人口爆炸等等。李院长用一张张幻灯片,讲述人类文明的发展过程,非常理性,非常清晰,壮观而有节奏,听来动人心魄,却又有一种忧心忡忡的背景旋律。他说,如今世界范围内人口爆炸达到73亿,极大地消耗不可再生的资源,同时造成各种污染,每年有上百万人死于空气污染。更致命的是,人口、资源和污染导致地球整体失衡,温室效应就是这种不平衡的表现。

他解释了地球温室效应的原理,由于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的过多排放,光子无法为大气层所吸收,能量进来的多,散发得少,从而导致地球整体的暖化。

他说,太阳向地球发射的能量,每天相当于三万五千个广岛原子弹。所以,地球能量的失衡,有可能造成一系列严重后果,比如灾难性的气候异常,如台风、干旱等等。这种趋势如果持续下去,就可能使得地球上有些地方变成人类无法生存的地方,甚至可能是整个地球无法为人类所生存。

李院长说,地球暖化是一个不可漠视的问题,现在情况很不好。他说,我的孙女跟别人说,她不担心地球暖化问题,因为她的爷爷在努力地为此而工作。

李院长说,我对她说,这不行,这是不够的。每个人都必须为此而努力地工作才行。

李院长回顾了2009年莫拉克台风造成巨大灾害损失。2015年巴黎世界峰会达成共识,减少二氧化碳排放。他指出,人们在谈论灾难事件时,总觉得这些灾难只会落在其他地方,落在自己头上的可能很小,总觉得已经发生的就过去了,不会有同样的事情落到自己头上。有权力有财力的政治家和金融家,追求更多的利润,消耗更多的能源,导致更多的污染,这是一种非常疯狂的观念。

他总结说,这种情况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了。第一,政治上,这是全球议题,需要全球解决;第二,社会层面上,人类要学会从过分开发的路径上转向;第三,技术层面上,要学会储存、转化和分享来自太阳的能量。人类的生产行为除了满足这一代的需求,还要考虑怎么满足下一代的需求。

他说,我们的地球已经不太健康,它生病了,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否则人类将不能在地球上生存。他提出了地球持续的几大途径,首先就是全球共同应对全球性问题。这其实就是达赖喇嘛尊者一直提出的普世责任问题,共同的问题,共同的责任。然后,要回到自然,回到太阳光太阳能;要生活得更好,消耗得更少;要控制人口膨胀;要改善全球范围内的平等。

针对科学家和科学研究的责任,他引用了一位科学家的话:如果科学做出了预测,然后只是站在那里无所事事等着预测的事情发生,那么这样的预测有什么用?

李远哲院长的演讲非常精彩,他实际上也回答了科学家在普世责任观念下的个人责任问题。

自身内心改变的重要性

李远哲院长演讲后,达赖喇嘛尊者做了回应点评。他讲到了印度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德里的官员在讨论禁止私人汽车的可能性;巴黎峰会、二氧化碳排放协议、全球贫富差距等等问题。

达赖喇嘛指出,这一切的改变有赖于人们自身内心的改变,思维方式和态度的改变,必须改变所有人都习惯了的自我中心主义的想法,也就是为了人类共同的福祉,必须改变思维方式。但是思维方式的改变不能用强迫的方式,而是通过教育。而为了教育大众,科学家的责任非常重要。如果我们不展开这样的思维革命,那么总有一天会发生社会主义革命,结果就会是非常糟糕的。

李院长同意达赖喇嘛的想法,他说,人们经历了冬夏温差很大,会觉得地球暖化一度二度不是个问题,太热了就打开空调,就觉得解决了问题。所以,地球暖化的严重性,必须要科学家去解释,去教育大众。其他问题也是如此。这是科学家的责任。

佛教智慧和科学

今天达兰萨拉是阴天,周围群山笼罩在云层中,康加拉山谷迷雾朦胧,气温骤降。简短的茶休时间,大家在平台上喝着南捷寺僧人准备好的奶茶咖啡和热水。十分钟后,会议继续,进入问答讨论阶段。

著名科学家吴茂昆提出,物质结构中,空缺的存在往往非常重要。这是不是和佛教所说的空性有关?

达赖喇嘛讲解了佛教的空性概念,理解空性的要点是了解空性有不同的层次,物质在日常看来是粗实的,进一步分析就进入了一个精微的层面,出现了空间。在精微的层面上,由于空间的存在,粒子就发生了互相冲撞。而在最精微的层面上,就是空粒子,佛教术语即“空尘”。这是一切物体的本质的层面。

然后,尊者讲到了内在的心。他回忆说,在他少年的时候,他的一位侍者就跟他说,要转动内心的心轮。痛苦和欢乐不是一种物质,却是人类真实的体验。人的幸福,从根本上来自于内心。很富有的人,不一定幸福。

尊者从内心和平,讲到了冥想禅修的大脑神经基础和改变内心体验的作用,然后讲到了藏传佛教对人类心智与意识的观念,引出了佛教的意识连续体和转世的思想。他举了一些实例,指出意识有不同的层面,我们日常的意识是粗实的意识,在粗实意识的后面是一层一层更为精微的意识。前世记忆存在于精微意识的印记之中。有些人在孩提时代,或者在精深禅修的状态下,粗实意识沉淀,精微意识浮现,就能够重现前世记忆。

尊者讲解的这些内容,属于佛教的观念,大家听得津津有味。

年轻的科学家陈岳男向尊者提了三个问题。他问尊者,佛教的观修对量子物理学会有帮助吗?您觉得这次对话会达到预想的目标了吗?您对华人科学家有什么期待?

这三个问题看似简单,却是不能简单答复的。为了回答这些问题,达赖喇嘛从分享自己的日常打坐冥想,即佛教所说的观修的体验讲起。他说,七十年来,我每天要修行观想,必修的观想内容是空性和菩提心。这两个内容是佛教修行的重中之重。空性的观想就是认识到,世界上没有任何不依赖于他者的独立存在,一切都处于关系之中,依赖于和其他事物的关系和条件。这在佛教中称之为缘起。人们日常倾向于看到表面的世界,想抓住外在存在着的东西。但是深入分析就会理解,看似独立存在的东西其实不存在,一切必须存在于关系之中。而缘起的思想,和此前提到的“空”的观念,符合当代量子力学和相对论的思想方法。

达赖喇嘛说,这次对话会讨论了环保的重要性,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李院长和科学家们深度研究,向世人发出警告,这是非常有益的。他又说,如果我们更深入地讨论,我们对好坏的理解就会减少绝对性。这个话题这次没有来得及讨论,希望留待将来能够来讨论这个话题。

达赖喇嘛回顾说,他和西方科学家对话有三十年了。西方科学家做了出色的工作,但是西方文化中有造物主的概念,而我们东方佛教文化中没有造物主,苦乐皆在自身。这个差别使得和东方科学家对话少了一层文化差别,所以对话更容易一些。

李远哲院长接着这个话头,向达赖喇嘛提问关于前世今生和转世信仰的问题。这个问题虽然是大家都感兴趣也非常乐意听达赖喇嘛来讲解,但是以往达赖喇嘛和西方科学家对话的时候,这个问题都是擦边而过,不会正式讨论,因为正如达赖喇嘛所说,这是佛教自己的事情,不是和当代科学家对话的范围。但是和华人科学家对话,达赖喇嘛更乐意讲解他所熟悉的佛教内容。

科学家陈启东问道,我们科学研究讲究用证据实证,结论必须是可重复的。佛教所说的前世今生有什么证据吗?可重复吗?

达赖喇嘛解释了佛教的时间观和“四劫”的进化思想,指出如果你不信前世,你就不得不相信造物主的存在。然后,他再次详细讲解佛教的因缘观念,即佛教的因果论。尊者引用古印度佛教的经典,讲解作为佛教核心思想的缘起性空,指出前世的观念其实涉及人类或一切有情众生的意识的本质,意识是一个连续流,无始无终。

最后,李远哲院长致辞,对这三天的对话,向达赖喇嘛表示感谢。他说,这三天我们学到了很多,达赖喇嘛打开了我们的心智。

达赖喇嘛致答词,他说,这是一次开始,希望以后还能和华人科学家对话。他说,科学家有责任说服大众,如果我们不改变生活方式,将来会有很大的问题,首先受害的是穷人。贫富差距悬殊不只是一个道德问题,它也是一个无法持续的现实问题。这些不是单纯的学术,而是地球上所有人面临的挑战。

再见在台湾

对话会结束后,达赖喇邀请全体科学家,台湾方面的筹备工作人员、翻译人员等在他的住所午餐。这是一次非常吉祥、温馨的午餐。科学家和达赖喇嘛聊天,非常开心,时不时为达赖喇嘛说的故事而爆发出笑声。餐后,当达赖喇嘛尊者离开的时候,大家起立合十致敬,都有依依不舍的感觉。一位台湾来的女士向尊者说的话,让我听了顿时非常感动:
“尊者,我们在台湾再见!”

(达兰萨拉)

 

来源:博讯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