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专访滕彪:八九六四与西藏问题 照片/视频截图

专访滕彪:八九六四与西藏问题 照片/视频截图

 

位于印度北部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电视台,于89六四三十周年前夕(6月2日),邀请在达兰萨拉进行参访的北京大学法学院博士,前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讲师,公盟创办人之一,《零八宪章》的签署和发起人,知名的人权律师。以及纽约大学美亚法律研究所访问学者滕彪先生分享和讨论的是滕彪先生与西藏结下的渊源,1989年的六四事件和80年代末西藏爆发数次大规模抗议中共事件之间的关联。以及海内外华人对藏人行政中央的官方政策“中间道路”的认知和支持力度。(点击查看视频

记者蒋扬(以下简称:记者): 首先向滕彪先生请教是, 2008年6月您和其他几位律师公开表示愿意为因参加当年3月拉萨抗议事件而遭拘捕的藏人辩护。此外,2009年5月,您当时所在公盟发表了一份报告,批评中国政府的治藏政策导致西藏出现深层次社会分裂和种族紧张局势。因此,我想请问您是如何与西藏结下渊源,是什么促使您在2008年想要为遭捕的藏人进行辩护,以及公盟发表报告的前因后果又是什么呢?

滕彪:在2008年之前,我对西藏了解的也很少,接触的西藏人也非常有限。只是在2003、4年之后,王力雄曾经来找我讨论过一个人被关的案件,一个政治犯的案件,好像就是丹增德勒仁波切的案子。从2003年开始就做人权律师。我要捍卫的是所有人的人权和自由。在2008年3.14事件之后,我们看到大量的藏人被抓捕。我也就是这样了解到了藏人被抓捕之后受到的各种虐待酷刑。所以,大概在几个星期之后,不是六月,应该是四月份。我就有了一个想法,想要联络一些汉人的人权律师做一个公开的呼吁,表面我们愿意为被捕的藏人提供法律援助。因为任何人在被捕之后他都得到律师辩护的权利。我们想在那种情况下,显而易见那些被捕的藏人得不到权利,程序上的保护。而且受酷刑,受到折磨的这种情况是非常普遍的。所以,我们就希望能够为他们提供法律辩护。

然后在2008年下半年,公盟就组成了一个研究小组,有学生、学者到藏区去做调研。然后2009年就推出了这个公盟关于3.14事件经济、社会成因问题的调查报告。所以我觉得中共它对西藏的整个的政策是非常野蛮的,也是完全失败的。那作为一个人权律师;作为一个人道主义者,为藏人说话我觉得也是我个人的一个责任。

记者:那么在过两天就是1989年六四事件三十周年纪念日,三十多年前,的1987年的9月、1987 年的10月,以及1988年3月西藏拉萨发生了多次抗议中国当局残暴统治藏人的事件。此外,在六四事件发生前夕,即1988年12月和1989年3月,西藏大学的藏人学生在拉萨自发组织和平游行活动,要求中国政府尊重藏人学习、使用发展藏语文的权力。以及尊重藏民族的风俗习惯等。但遭到中共当局的无情镇压。请您能否简短的介绍一下六四事件与藏人抗议运动之间的关联和区别,以及这些运动的意义和影响。

滕彪:对,两天前在达兰萨拉的演讲当中我也提到, 天安门屠杀不是从天安门开始的,它是从拉萨开始的。但是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中国的民主人士,异议人士对拉萨事件了解的非常少。一直到今天,大多数的中国人,因为信息的严密封锁他们并不知道在89年之前拉萨的这些抗议活动,然后受到如何残酷的镇压都是了解非常有限。那么,它和89年民主运动有一些相同和不同的地方。比如从诉求上来看,都是和基本的人权,基本的自由有关。 89年的学生也提出了反腐败,提出了新闻自由等等。在拉萨提出来的就是更加基本的一些语言文字权利,基本的人权等诉求。但是这种最基本的诉求没有得到当局任何善意的回应。最好用大屠杀,用杀人来结束。当然从规模上来看,89年在北京和全国范围内的民主运动要大得多。全国有非常非常多的学生和市民上街抗议。它比拉萨的抗议规模要大得多。

从影响来看,天安门的屠杀和天安门的运动也对后来的中国政治体制,以致对全球的从某种意义上讲都有深远的影响。但是像中共严密封锁西藏,但是像中共严密封锁拉萨的各种信息一样,它对天安门事件,天安门屠杀也是严密的封锁。而且三十年过去了,很多普通人,尤其是年轻一代不知道六四是怎么回事。所以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最起码的要是传播关于屠杀,关于民主运动的真相。让人们了解到曾经有那么多人去抗争,然后他们如何受到残酷的屠杀。我觉得这种抗争,三十年前的这些抗争它的精神不会被消灭。它的记忆也一直会被传承。

记者:谢谢滕彪先生的详细介绍,那么最后一个问题是:从2001年起,达赖喇嘛尊者的特使和中国政府的代表间进行了九轮正式和谈和一次非正式接触,尊者的特使在第九轮和谈期间向中国代表递交了《有关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符其实自治的建议》,并于2010年最后一次非正式和谈时再次向中方递交了该《建议》的阐释,在这份建议中藏人方面详细阐述了以互惠双赢的“中间道路”政策,在中国《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的框架内寻求名符其实的自治,但是中国政府却回应称这是达赖喇嘛尊者和藏人行政中央主张的“大藏区”, 试图实现变相的西藏独立等。

请问, 中共体制内的官员和普通民众是否了解藏人代表递交的这一《建议》,中国政府当年是否公开了这份《建议》,另外,海内外华人对“藏中和谈”、“中间道路”政策上的认知和支持力度又是怎样的呢?

滕彪:对,首先,中共把西藏问题当作一个非常敏感的政治问题。所以,从民主了解信息的这些渠道来看基本上是看不到。藏人平时受到的压迫,包括藏人的自焚。包括达赖喇嘛他的政策。他所采取的“中间道路”等等。官员实际上都是不清楚的,普通民众也是不清楚的。对于西藏问题普通民众大多数都是被洗脑,被灌输所谓的大一统观念。包括我们从小就被教导说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然后达​​赖喇嘛是要分裂中国呀等等。所有的这些都被潜移默化,然后被中国民众接受。他们了解西藏的历史和现状非常非常有限。但是他们坚决相信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坚决反对西藏的独立。我觉得这种情况是令人非常担忧的。

那从海外的中国民众来看也是一样,多数的海外中国民众也是一样。虽然他们生活在信息自由的世界,但是他们仍然是带着被洗脑的眼光去看待西藏问题和其他很多问题。那民主人士对于“中间道路”我觉得多数还是支持的。因为他是一个非常温和的,非常现实的一个路线。没有办法再温和,再软弱的一个路线。所以,争取民主的中国异议人士,人权捍卫者基本上都是支持的。但是又有一些争论,就是进一步谈下去就有一些不同的看法。有一些人包括我在内,我觉得再往前更走一步,因为西藏人当然有决定自己未来的权利,应该有自决的权利。这种自决的权利不应该受到任何的限制。还有一些民主人士他们还是受到大一统思想的影响,把藏人本来有的这些基本的权利和诉求当作是寻求独立。所以我觉得即使是寻求独立也完全是藏人的自由和权利。

记者:由于时间的关系,本期的专访节目就到此结束了,滕彪先生是否需要补充上述问题,以及是否有什么信息希望通过本台向藏汉观众传达的呢。

滕彪:主要有两点吧,第一点就是;中共政府它实际上不是一个有合法性的政府,它过去的纪录表明它对各种协议,各种谈判都是采取一种这个操控的态度,它并不是认真对待它签署的这些协议。藏人在1959年经历的事情,包括香港的一国两制。包括中国签署的很多人权条约,它都是不予以遵守。所以,我觉得藏人和全世界应该认清这一点,这样一个政权它和你谈,无论谈的多好,无论达成什么样的好的交易。最好它都会翻脸,会撕毁。那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觉得藏人和中国民间应该有更多的交流和接触。因为,共产党政府它并不代表中国人民的权利和利益。所以,应该和更多的民间人士,反对中共,争取中国民主的人士有更多的交流和交换意见。这个对于将来更好的,理性的解决去西藏问题能够打下比较良好的基础。另外一点呢,就是中共在西藏进行的镇压,实际上已经是一种屠杀,至少是一种文化屠杀。在侵犯藏人的最基本的语言文字的权利,宗教信仰的权利,最基本的自由权利。包括在新疆;东突厥斯坦,两百万以上的人被关到集中营。那这种情况它不会局限于新疆,它会扩大到其他的地方。它是全世界都应该重视的最大的,最严重的一个问题。所以,希望通过藏人政府,通过媒体能够像全世界传达这样一个信息。就是;必须要采取紧急的行动来制止中共近期在西藏进行的屠杀。

记者:再次感谢滕彪先生接受我们的采访,非常感谢 !谢谢!观众朋友,藏人行政中央电视台本期的华语专访节目就到此结束了,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注:文字根据视频逐字整理,如有出入请以视频为准

 

《西藏之页》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