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 西藏新闻社记者

专访文章:台湾民主基金会执行长廖福特谈香港、西藏和台湾的民主与自由 照片/视频截图

藏人行政中央电视台,於2019年11月5日专访出席第八届国际支持西藏团体大会的台湾国际人权法学者,前总统府人权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现任台湾民主基金会首席执行长廖福特先生,分享与讨论有关香港反送中运动,台湾的民主发展,以及台湾民众对藏人行政中央为解决西藏问题提出的“中间道路”政策的了解等话题。

主持人:蒋杨次仁(藏人行政中央官方中文网站总编辑)
受访者:廖福特先生(台湾民主基金会首席执行长)
地点:印度-达兰萨拉

主持人蒋扬次仁(以下简称主持人):首先请教廖先生,您是如何认识西藏,以及西藏问题的呢?

廖福特先生:我个人一直没有机会到西藏或者我们称成吐蕃。所以说我大概只能从一些文字上、书本、影像等等来了解西藏。不过我想要强调说,它可能是有不同的阶段,也就是说过去在我们小的时候大概所能接触到西藏的讯息的话。可能是在比较传统。其实是在官方的媒体或文化上所了解的西藏。大概是强调就说西藏它的文化、宗教和政治上话就是非常强调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在台湾其实也是这样子。后来阶段的话当然接触到更多,其实就是觉得在整个西藏的历史过程里面可能不是一定必然是中国的一部分,当然也有更多它的文化、宗教自己本身的特质。

主持人:是什么促使您参加本届支持西藏团体大会的?您对本届大会有怎样的期待呢?

廖福特先生:我为什么来参加这次的大会。我觉得最重要大概是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我个人。我个人一直在做人权法律的研究。那么大概就知道在吐蕃话,在人权的伤害其实非常长久的时间。不管是在宗教自由或者人生自由等等。或者现在我们讨论到更多的环境的议题的时候,非常多伤害。当然就是我个人所关注的部分。另外一部分我现在担任台湾民主基金会的执行长。我们民主基金会它比较着重于民主跟人权的发展。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当然我们也关注在西藏或者吐蕃整个人权和民主发展的情况。因为这是大会当然就是因为所有的支持西藏的朋友们都一起来参加。所以,我想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我就来参与这个大会。当然也希望这个大会能够聚集大家的精神、力量和意见能够促成未来整个在西藏的发展。在国际上的支持能够更加的有力道,能够促使未来整个西藏的发展是更好的。

主持人:您是如何看待近期香港爆发的“反送中”以及后续的抗议活动,您认为香港目前的局势对中共统治下的少数群体;诸如西藏、台湾,东突厥斯坦和内蒙古,以及中国国民对其高压政策的不满,和严重的人权危机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或者改变?

廖福特先生:我先把它做一些区别,就说现在的情况是东突厥斯坦,然后西藏以及我们所称的内蒙古或是南蒙古或者是中国的其他地方的话,它其实是直接受到中国政权的掌控。香港和澳门,它现在其实在所谓的一国两制的情况之下来做某种统治的方式。但台湾的话完全不受到中国政权的控制。但可是中国不断的在诉求说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我想这个可能有三个不同的情况。香港的反送中看来就是在中间的情况。在一国两制情况之下的话,香港的人民还是认为他受到压迫其实是越来越深的。所谓的压迫就说本来所享有的自由。在英国的殖民地之下所享有的自由,其实是越来越压缩的。我们都看到不管是言论自由,集会结社自由或等等各种自由都是越来越压迫的。但是相对而言却没有得到更多的民主。香港人所诉求的民主确实是没有得到。

我觉得这个大概是两面。第一个面象就是会其实是呈现出来,其实真的过去在东突厥斯坦、西藏或者是南蒙古所遭受的各种的压迫,它本来就存在,只是通过现在香港的情况而呈现出来的。
那另一方面对台湾来说的话,在香港所有发生的状况,其实在诉说其实就是即使中国对台湾提出;所谓台湾的一国两制方案的话,它也有非常大的危险,如果说一国两制在香港都没办法实践的好的话,那更何况是台湾。台湾现在完全是一个独立主权的状态。所以,我觉得现在所谓的反送中它有这样的效益,让我们更了解中国政权,对于这个民主与自由人权的压迫。

主持人:您对达赖喇嘛尊者倡导,藏人行政中央和西藏人民我寻求解决西藏问题而提出的“中间道路”政策是怎么看待的?那么台湾的政界人士和普通民众对 “藏中和谈”、“中间道路”政策上的认知和支持力度又是怎样的呢?

廖福特先生:我个人的想法是这样,就是说这个所谓的中间路线或者是其他的自治,或者是藏中和谈的话。它有个前提,也就是现在中国政权它整个占领了西藏的领土。我相信这是重要的前提。那因此在这个情况之下的话,必须在策略上有某些的调整。我想这是可以理解的。因此,才会有所谓的中间道路,以及藏中和谈的这个诉求的产生。我相信大概西藏人他最终想要的是一个能够再恢复到过去主权独立的状态。

这个中间路线只是一个政治上策略或是中间过度的情况。这个我相信我们可以理解。但是也应该尊重西藏人的决定。不管什么样的方法,能够最和平的,能够取得自己想要的某种独立自主的地位。不过我强调的说,这跟台湾不太一样,我刚才说的前提是,台湾现在完全不在中国的掌控之下,所以才会形成台湾跟西藏不同的策略与方法。对我们来说,我们台湾完全在自我的掌控之下。所以要诉求的就是我们做一个主权的地位,而不是说我要诉求的是什么自治的区域或者其他的方案。我想这个是有他的不同点,但我相信在台湾的朋友应该可以理解,西藏的朋友为什么要讨论中间的路线,这个情况是可是理解的。

主持人:那么我们也知道,在今天早上出席本次大会的所有与会人员觐见了达赖喇嘛尊者,廖先生在觐见尊者后有什么感想,是否简单的讲一下尊者今天对你们对讲话内容。

廖福特先生:今天非常荣幸能够觐见尊者达赖喇嘛。我个人的就是能够亲身能够很接近的看到达赖喇嘛,也跟达赖喇嘛握手。那我觉得对我来说,他其实一个长者。因为,当热我个人并没有西藏这样的宗教信仰,或许我不会从宗教上的概念去推崇他。可对我来说他是一个非常有智慧的长者。今天也非常荣幸的看到尊者身体健康相当不错。但我更觉得他像一个哲学家。一个有智慧的哲学家。这个部分的话是我觉得对我感触是比较深的。或许我大概不想是从宗教的观点去感受我跟尊者的见面。但我感觉他的整个智慧跟哲学反而是比较吸引我的部分。还有加上一个他非常的风趣,在讲话过程里面其实是非常轻松自然,而且是幽默的。我想他并不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人,而是能够用很亲切的语言,很幽默的方式。然后去阐述很有智慧的思考。这个我觉是相当不容易的。

主持人:由于时间的关系,在本期节目的最后,廖先生是否需要补充上述问题,以及是否有什么信息希望通过本台向藏汉观众传达的?

廖福特先生:我还是觉得这是两方面的,就是说通常汉人并不是很了解藏人的文化、宗教及它各种特别的性质。那我是想说我们尽可能的了解藏人。那我也想特别对我们西藏的朋友说,在一个民族被压迫,被占领的时候,有时后心情会觉得孤单或者寂寞甚至是悲伤。但是我想提醒就是说,其实在国际上全世界有非常多的朋友在支持西藏。

就好像台湾过去我们走过几十年来的威权统治,也是因为国际上非常多的朋友来支持台湾。让我们走过去那段比较黑暗的日子。所以说,我最想说的是请西藏的朋友不要觉得寂寞、孤单,事实上国际上有很多朋友在支持西藏。或许现在还没有看到未来的曙光,还没有真正的希望还没有到来。可是我觉得一定要抱持希望,有非常多朋友在支持,我们未来一定能够看到西藏有更好的文化发展及自己的主权地位。

主持人:再次感谢廖福特先生接受我们的采访,非常感谢!

注:该专访文章由西藏新闻社中文组志工Choenyi Dolma 英翻中,如有出入,请以视频内容为主)

《西藏之页》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