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twp facet="keyword_filter"]
[facetwp facet="content_types"]
[facetwp facet="categories"]
[facetwp facet="tags"]
[facetwp sort="true"]
  • 藏人挺藏語,難道也違法?
    November 3, 2010
     •  Published By Tashi Dhondup
     

    作者:雪蓮 雪蓮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九日,西藏安多區域現屬黃南,海南州貴德縣,興海縣多所中,小學上千名學生上街遊行,反對青海省文教局不顧大眾意願,擅自改革小學藏文課本的決定。據悉,十月二十六日,中央民院的藏族學生也為此舉行了聲援活動以示抗議。 距今,西藏安多區域下屬已有七千多名學生上街遊行,估計由此可能引發更大規模的反抗活動。另外,三百多名現任或退休教師等聯名上書,要求當局維護少數民族學習,使用,發展……….全文

  • 藏語是六百多萬藏族的生命
    November 2, 2010
     •  Published By Tashi Dhondup
     

    作者:陳維健 在海外有一批黑頭髮黃皮膚的中國人,他們既不會說中文,也不會寫中文,對中國的文化歷史也知之甚少, 他們被戲稱為“香蕉人”,而在中國境內有著六百多萬人口的藏民族,正在自己的土地上變成這樣的香蕉人。最近,青海省教育部門在藏區推行教育改革,要求所有教科書採用中文,授課也要以中文進行,只有藏語和英語課除外。為此引發了青海數千名藏族師生的大遊行,該行動不斷蔓延,範圍擴展到北京,大約 400名中央……….全文

  • 流亡藏人大選 2011 – 流亡中的民主
    October 18, 2010
     •  Published By Tashi Dhondup
     

    作者:桑傑嘉 文章來源:民主中國 對於很多人來說,“流亡”和“民主”似乎沒有太多直接的關係,最多也就知道中國的“民主”人士“流亡”在海外。同樣,流亡者和“大選舉”也很難想到一塊兒去。但是,流亡在全球的藏人確實在人類民主發展道路上的譜寫奇蹟 – 流亡中的民主。 1949年中國開始入侵西藏,經過漫長的“合作”之後,56年開始與中國的那種合作無法繼續維繫,藏人只好離開家逃到山上,用當時藏人的……….全文

  • “統戰”—中共愚蠢落後的對藏手段
    October 6, 2010
     •  Published By Tashi Dhondup
     

    來源:參與 作者:桑傑嘉 最近,中共官方出版物《中國藏學》2010年第2期刊登了《關於新時期藏區統戰工作的思考》的文章。引起很多人的關注,特別是西藏問題研究者的關注。當然,並非這篇文章提出什麽新的觀點或者建議。而是由於這篇文章中作者再次鼓吹統戰工作,從而看出中共對西藏問題的認識、瞭解之膚淺,以及對西藏問題的思維方式如此的僵硬、落後且愚蠢。 這篇文章的作者是中共官方對藏政策智囊之一的“中國藏學研究中……….全文

  • 穿越死亡線:逃離西藏煉獄的男子
    September 29, 2010
     •  Published By Tashi Dhondup
     

    作者:Rebecca Novick 出生與成長在康巴偏遠山區村莊的孩子,次旺頓珠(Tsewang Dhondup)最喜歡聽當地耆老講述英雄的傳說。不過,次旺的故事,很可能就要加入當地英雄故事的行列了,也讓世代的西藏子孫傳頌讚嘆。 他的一切再再地證實康巴男子的勇悍,康巴男子素來以驍勇善戰聞名。眼神透露著堅毅,慷慨的微笑和濃密的黑髮,今年39歲的次旺,在位於達蘭薩拉難民中心空無瑣物的房間裡,似乎依然充……….全文

  • “烈日西藏”的表述者
    September 22, 2010
     •  Published By Tashi Dhondup
     

    文/唯色 兩年前,在北京798藝術區第一次舉辦了有關西藏當代藝術的畫展。當時是七位藏人藝術家,以“發生發聲”為題,表達了他們渴望用藝術來記錄和揭示當今西藏的狀態,渴望用藝術來發出當今西藏人的聲音。兩年後,在北京宋莊藝術節再一次舉辦了有關西藏當代藝術的畫展,有五十位藝術家參展,其中藏人藝術家將近佔百分之八十,包括安多,康以及旅居西方的藏人藝術家,其他的漢人藝術家也曾在拉薩或仍在拉薩生活。這是西藏當代……….全文

  • 長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September 15, 2010
     •  Published By Tashi Dhondup
     

    作者:達珍 不知不覺離開故鄉已經 12年了,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這麼多年沒有回家了。如今的我沒有像當初流亡印度的時候那麼期待著回到家裡,提起回家讓我又想起了曾經初到印度北部的小山鎮達達薩拉西藏難民接待站的時候,令人心酸的一段話題。 自八十年代以來每年倆到三千多名藏人包括孩童離開西藏陸續的踏上流亡印度的旅程,他們翻山越嶺,越過飢寒交迫的冰天雪地,承受各種艱難險阻抵達目的地印度北部達蘭薩拉,其目的大多……….全文

  • 移民西藏 – 殖民者髒污的權利
    September 15, 2010
     •  Published By Tashi Dhondup
     

    作者: 唐丹鴻 此文根據我在達蘭薩拉期間,與推特上幾位仁兄對話整理,延展而成。紅色字體是推友針對我的推文所說的話,這些話方便了引出我的觀點,在此特向提供話題的推友表示感謝。黑色字體正文是我本人的觀點,整理中有所補充。 話題起源於一條推文: 我在達蘭薩拉街頭隨機採訪了一些藏人。他們說:“要是達賴喇嘛像中國政府首腦那樣下令開槍殺人,貪污腐敗,剝奪人民的自由和人權,那麼即使他是達賴喇嘛,我也絕不崇拜他。……….全文

  • 中國領導層正面臨歷史性抉擇
    September 14, 2010
     •  Published By Tashi Dhondup
     

    在過去三十年的大部分時間裡,我作為達賴喇嘛尊者的代表與中國領導層進行了多次對話。通過這麼多年裡斷斷續續的對話,我總是力求做到中國方面了解西藏人民的意願和達賴喇嘛尊者的立場,從而共同尋求一條通往和平與和解的道路。在這些年裡,我目睹了中國領導層在性質和結構上的巨大變化。 —從大膽奉行改革開放的鄧小平時代,到胡耀幫的英明領導和開明思想,再到制度約束化和缺乏決斷的最近幾年。當有遠見的領導層執政時,我們曾看……….全文

  • 三論西藏流亡社會的民主是“虛有其表”嗎?
    September 14, 2010
     •  Published By Tashi Dhondup
     

    評杜新宇的所謂三論“達賴集團的民主虛有其表” 杜 新宇的所謂“再論達賴集團的民主虛有其表”的一文出籠不久,筆者通過博訊網站撰寫“再論西藏流亡社會的民主是”虛有其表“嗎?”的文章,以大量的事實逐一 批駁了杜莫人文中舉例所謂的“一系列達賴集團內部存在的政治迫害事件”的不實之詞。還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在他的文中,任何一個受害者的供字或一樣客觀公正, 一理說服人的理由。真可謂一無所獲,貽笑大方。筆者對他給予撒……….全文

  • 今天,西藏流亡政府五十
    September 1, 2010
     •  Published By Tashi Dhondup
     

    今天,西藏流亡政府五十一週年之際,西藏流亡政府外交與新聞部中文組新的《中文網站》與廣大讀者見面了。這是我們流亡中的一件大事,值得祝賀。 我們的中文網站是從2001年3月第一次公開面向廣大讀者至今已有九年了。但是,隨著形勢的變化,其內容也要不斷地進行更新。因此,我們對原網站作了進一步的修改和創新,使得《中文網站》於2010年9月2日西藏民主日向廣大讀者以新的面貌與讀者見面。 我們開辦《中文網站》是為……….全文

  • 老狐狸的尾巴終於露出來了
    June 30, 2010
     •  Published By Tashi Dhondup
     

    來源:參與 作者:桑傑嘉 2010-06-28 本來真的不想寫這篇文章,而且,也真的不想用這樣一個標題,因爲覺得太擡舉了這只老狐狸,更不值得花這個時間。但是,又怕很多讀者不知事實真相,更重要的是 以後大家要對在文章中要提的這些老狐狸和很多小狐狸多多惕防和揭露。使他們的尾巴早點露出來,好讓讀者免遭更多的欺騙。 最近有條新聞報道,當然是中共媒體光明日報說:徐明旭先生出版了《雪山下的醜行:西藏暴亂的來龍……….全文

  • 在困境中致力藏族教育的西藏兒童村
    June 18, 2010
     •  Published By Tashi Dhondup
     

    資料來源:多維新聞 1960年建立的西藏兒童村 (Tibetan Children’s Village),免費提供藏族兒童與青少年傳統及現代教育課程,照料超過6,000千名藏族學童,學生畢業後,可選擇工作或報考印度各地的大學。然而, 即使學生學習熱情不減,但兒童村面臨的師資缺乏、學生數不確定等問題,卻影響著學童的學習質量。 位於印度的西藏兒童村是一個註冊的非盈利組織,前身為“西藏難民兒童託兒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