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twp facet="keyword_filter"]
[facetwp facet="content_types"]
[facetwp facet="categories"]
[facetwp facet="tags"]
[facetwp sort="true"]
  • 《翻身亂世:流亡藏人訪談錄》4-3
    二月 28, 2014
     •  发布者:Tashi Dhondup
     

    採訪整理: 唐丹鴻,翻譯: 桑傑嘉 / 7.一千五百多名僧人起義 中國人開始抓捕牧民中較有影響力的人。我們沒交武器前,他們不敢,因為我們部落的武器非常好,漢人很清楚。現在武器交了,我們沒有能力反抗了。他們不是一下子把人全部抓起來,而是今天叫幾個過去,明天再抓幾個,隨便找個理由,比如說戈達倉謀反時你給戈達倉提供了食物,你給戈達倉通風報信,你以前是地主,你在舊社會做過什麼什麼……總之,他們前面讓喇嘛堪……….全文

  • “但是你們的肉和骨頭怎麼辦呢?”
    二月 20, 2014
     •  发布者:Tashi Dhondup
     

    文/唯色 : 每每想起正當盛年突然去世的十世班禪喇嘛,我總會憶起多年前第一次見到他的情景。記憶還算深刻,雖然那時我才十七、八歲,在西南民族學院的預科讀高二或高三,大概是1983年或1984年的某一天。在那之前,就從小被教育成紅色接班人的我而言,其實對十世班禪喇嘛幾無印象,只知道他被稱作“班禪大師”,是“西藏第二大活佛”。 聽說他要來民院,我和同學們以及比我們年長的大學生們,一大早就被領導和老師安排……….全文

  • 羅伯特•巴內特教授回答讀者匯問
    二月 19, 2014
     •  发布者:Tashi Dhondup
     

    文 / 被訪者-羅伯特•巴內特 :     核心提示:最近四川及其周邊的藏區很不平靜,從去年3月到現在,共有三十多名藏人自焚。我們前段時間譯介了哥倫比亞大學現代藏學研究所所長羅伯特•巴內特教授的兩篇文章,講述他對自焚藏人和藏區整體情況的看法。     藏學專家羅伯特•巴內特推薦五本關於西藏的書《亞洲社會》羅伯特•巴尼特談為什麼藏人要自焚 。     我們有幸從讀者中收集到五個問題,向巴內特提問。謝……….全文

  • 《翻身亂世:流亡藏人訪談錄》4-2
    二月 17, 2014
     •  发布者:Tashi Dhondup
     

    採訪整理: 唐丹鴻,翻譯: 桑傑嘉 /    4.共產漢人強迫我們「解放」 共產漢人越來越多,不僅在爐霍安營紮寨,而且已遍佈藏地。漢人的作為也越變越壞,到1955年、1956年,情況變得非常壞了。頭人們再次被叫去中國開會,我們的頭人戈達阿曲也是被招去開會的頭人之一。中國人對頭人們說:「我們要『解放』你們。我們不『解放』貧困農民、牧民,也不『解放』寺院和喇嘛,因為宗教信仰自由;我們要『解放』的是地主……….全文

  • 圓仔不是支那賤畜,是流亡藏熊
    二月 11, 2014
     •  发布者:Tashi Dhondup
     

    文 / 奉君山 : 過年期間,新聞裡到處都是圓仔的身影。新聞總說「貓熊來自中國四川」,但其實半個多世紀以前,中國並不擁有現在的四川地區。四川曾是西藏(圖博)的一部分,是藏人世世代代安居樂業的土地。事實上,貓熊並不來自中國,而是來自西藏(圖博)。 開工之前,我也不免俗地陪著朋友的孩子到動物園看「圓仔」,心中有些感慨。朋友是從西藏(圖博)流亡出境的流亡藏人,在印度達蘭薩拉和台灣人相戀結婚,在台灣生了個……….全文

  • 《翻身亂世:流亡藏人訪談錄》4-1
    二月 6, 2014
     •  发布者:Tashi Dhondup
     

    採訪整理: 唐丹鴻,翻譯: 桑傑嘉 /  彭措:1937年生於西藏康區「霍爾章谷」,父親是哲霍大部首領「哲霍倉」的末位傳承。彭措於1957年加入起義遊擊隊,1960年流亡印度。現居住在印度喜馬偕爾郡貝日流亡藏人定居點。     1.國民黨逼迫我父放棄封號 我1937年出生在哲霍康巴的爐霍(譯注:臧東康區「霍爾章穀」,現被中國劃為四川甘孜爐霍縣。藏語「霍爾」意指蒙古人,「章穀」意為山岩石上。「霍爾章……….全文

  • 阿壩
    一月 30, 2014
     •  发布者:Tashi Dhondup
     

    文 / 許志永 : 一 西索村的中秋夜,很久沒見過這麼明亮的月光了。藏族民居的客廳裡電視正播放“天涯共此時”中秋晚會,我來到廚房里和這家主人聊天。他68歲,退休的鄉黨委書記,祖輩曾是旁邊卓克基土司的佣人,兒子是州某局副局長,一個孫子是交警,進入民居時跟在後面的那輛警車就是他孫子開的。 你信仰佛教嗎?信。他回答時略有遲疑。在阿壩這本來不該是個問題,可這家人有著特殊的身份。廚房神龕裡供奉著不知名的活佛……….全文

  • 明朝“貢賜”不是主權是貿易
    一月 27, 2014
     •  发布者:Tashi Dhondup
     

    文 /王力雄: 中國史學界證明明朝擁有對西藏的主權,根據一是明滅元後,西藏僧俗首領紛紛上繳元朝的印信,換取明朝的印信,表示歸順。明朝則對他們進行了重新認可。然而印信只是一個符號,那些首領人沒變,權沒變,仍然自己管著自己的地盤,對外誰強大就向誰表示個歸順​​,不過是一種投機。 中國史學界的根據之二是明朝對西藏政教首領賜予名號。 1985年推出的一部號稱“國家重點項目”的史料選輯——《西藏地方是中國不……….全文

  • 黨設計的藏傳佛教寺院模式
    一月 23, 2014
     •  发布者:Tashi Dhondup
     

    文/唯色 : 前不久陸續披露的幾件事情需要重視:1、位於西藏自治區昌都地區昌都縣的嘎瑪寺,因牽涉2011年10月底發生的一起輕微爆炸案,原有300多名僧人,如今只剩6人;2、位於西藏自治區那曲地區比如縣的卓那寺,去年11月起多位僧人被捕,所有僧舍被貼封條,整座寺院被關閉;之後,比如縣又有塔摩寺、 熱丹寺被關閉;3、位於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的著名大寺——拉卜楞寺,上個月13日由寺院管理會發紅頭……….全文

  • 佛光普照的中間道路與假米民主的強制漢化
    一月 23, 2014
     •  发布者:Tashi Dhondup
     

    文 /草蝦(紐西蘭): 現在,漢人越來越多的熱愛西藏文明,跟隨法皇的中間道路。因為尊者走的是佛佗的道路,面臨強敵壓境,選擇了“舍國尊生”的流亡道路,為的是減少無意義的對抗和生命的傷亡。 從西藏流亡出去的佛教領袖,那麼多呢,薩迦法王,大寶法王十六世,格爾登喇嘛,,,赤黨為何單單集中火力,詆毀達賴喇嘛呢?原因只有一個,法皇是全藏的怙主,法皇名下的噶廈,是全藏唯一的合法政權,三百多年曆史的佛教社會主義政……….全文

  • 藏族,只要你過得比我好
    一月 22, 2014
     •  发布者:Tashi Dhondup
     

    ——一個人漢人西藏自焚的感想 : 昨天看完了朋友推薦的《雪域烈焰》,看得我這個大男人也是淚眼婆娑。但是,視頻底下的一些評論,評論中的一些相互謾罵卻讓我覺得很不解。為什麼,同樣是人,有些人竟還可以站在愛國者的高度去諷刺和抨擊那些英勇自焚犧牲的人? 在互聯網技術日益發達,越來越多中國人走出國門的當下,想要獲得更多自由的信息,其實並不難。但是難就難在大多數人,都喜歡用直覺的好惡去分辨是非對錯。就比如,在……….全文

  • 被捕47天的堪布尕瑪才旺在被捕前一月的記錄
    一月 22, 2014
     •  发布者:Tashi Dhondup
     

    原文藏文 / 譯者:桑傑嘉 / 編輯:唯色   逃亡昌都 那天,如平時一樣,我被邀請去參加民間的“香珠”法會。 連續幾天的大雪。雪很厚,天氣比平素更冷。但因為幾天前就答應了,所以今天必須要走。我向邀請者仔細詢問了能否從著名的東幹唐檢查站(音譯,昌都類烏齊縣一級檢查站)順利通過,而且,也按照(政府的)規定向囊謙縣統戰部做了申請。 總之是要走的。中午兩點,我和專程來的迎請者及一位僧人,開車出……….全文

  • 專訪達賴喇嘛歐洲華人事務官
    一月 21, 2014
     •  发布者:Tashi Dhondup
     

    中共殘酷打壓 藏民族精神更強盛 臨近新年,尊者達賴喇嘛的歐洲華人事務官洛桑尼瑪先生,來到法國巴黎,參加當地組織的民主活動,同時與漢族人聯歡慶新年。藉此機會,大紀元記者專訪了洛桑先生,聽他講述中共的殘酷打壓反而促進了藏族人的民族精神。 藏人重精神輕物質 對於藏人反抗中共暴政,很多漢人認為這與中共在經濟上打壓藏人有關係,例如近期在西藏拉薩,當局不允許西藏人經營商舖,不允許拉薩企業僱傭西藏人等。洛桑先生……….全文

  • 西藏的現代化只是中國的幌子?
    一月 20, 2014
     •  发布者:Tashi Dhondup
     

     文 / Yeshe Choesang : 西藏的現代化只是中國的幌子?中國的單向政策毀掉了藏人的文化認同,導致他們的語言在自己的家園逐漸消失,這是與共產黨權威文化打交道的嚴重損失;而他們正面臨著家園的自然資源遭到中共的強取豪奪;對於西藏人民而言,這也是另一場資源滅絕的悲劇。 西藏人民已經完全失去了實踐自己心愛佛教的自由,以及堅持他們傳統生活方式的權利,也失去了他們曾經神聖的、原始的美好環境,當然……….全文

  • 英國《金融時報》記者與達賴喇嘛對話
    一月 10, 2014
     •  发布者:Tashi Dhondup
     

    文 / Amy Kazmin :     我連夜從新德里趕火車,又換乘汽車在喜馬拉雅山區行駛了兩小時。等我到達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印度的居住地達蘭薩拉時,感覺腦袋昏沉沉的。天色灰暗,還下著濛濛細雨,但這座城鎮洋溢著節日氣氛。人群湧向楚拉康寺(Tsuglagkhang Temple),聆聽達賴喇嘛為期三天的弘法,他在這裡講解一部14世紀有關成佛之路的佛學著作。     在酒店短暫停留時,我聽到……….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