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达赖喇嘛尊者在向参加第一届中间道路国际研讨会的数百名与会者發表講話   2018年5月30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达赖喇嘛尊者在向参加第一届中间道路国际研讨会的数百名与会者發表講話 2018年5月30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尊者接见了参加第一届中间道路国际研讨会的数百名与会者。达赖喇嘛尊者表示,“中间道路”政策是解决西藏问题最实际的方法,也是对西藏和中国都能带来互惠双赢的政策。

5月3日0日,达赖喇嘛尊者在达兰萨拉大乘法院接见了六百多名参加非政府组织的“中间道路”民众运动举办的第一届“中间道路”国际研讨会各界代表。尊者表示:“ ‘中间道路’ 政策的精神是本着和解与妥协,通过对话寻求双方都能接受的互利解决办法西藏人民不是在争取西藏独立,而是在中国“宪法”框架内寻求名符其实的自治。”

尊者紧接着表示:“我是 ‘中间道路’ 政策的倡导人,因此,我必须将这一政策坚持到底司政洛桑森格是流亡藏人民主选举产生的政治领导人,他会百分之百的奉行’中间道路’ 政策,并将它作为藏人行政中央的基本政策。”

达赖喇嘛尊者还向与会民众介绍,“中间道路”政策的由来,沿革和所取得的成就等。

“在20世纪50年代,尽管我们已竭尽全力与中国政府达成和平协议,但最终在1959年,我和我的内阁不得不选择流亡。流亡后不久,我们开始就这个问题进行了一系列的讨论,并征求西藏人民议会议长和副议长的建议。此外,噶厦还与许多学者和专家就如何与中国当局进行接触,并解决西藏问题所提出的建议进行了讨论。结果,在1974年年左右我们决定实行 ‘中间道路’ 政策,以寻求西藏获得真正的自治。”

达赖喇嘛尊者在向参加第一届中间道路国际研讨会的数百名与会者發表講話   2018年5月30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达赖喇嘛尊者在向参加第一届中间道路国际研讨会的数百名与会者發表講話 2018年5月30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尊者指出,在这样的前提下,藏人流亡异国他乡后第一次回头与中国建立接触。

“1979年3月12日,邓小平在北京会见了嘉乐顿珠,当时邓小平表示‘除了独立,其他什么都可以谈’。我当时告诉嘉乐顿珠,我们已经做好了积极回应的充分准备。我们是在寻求互利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在寻求独立。”

“由于那次会晤,我们先后曾派出多个代表团访问了西藏的许多地区。而代表团的访问也第一次把西藏境内外藏人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了。”

达赖喇嘛尊者强调:“最重要的是‘中间道路’政策已得到许多中国学者,活动家,作家和公众人士的认可和坚定支持。”

尊者表示:“近几年来中国学者和作家为表达对 ‘中间道路’ 政策的支持而撰写了1000多篇文章其中包括总部设在北京的非政府团体‘公盟’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详细描述了西藏人民的苦难和不满,并呼吁中国政府改变对藏政策。2012年,分别设在15个国家的82个非政府组织也向联合国,欧盟,各国议会和政府发出请愿书,呼吁国际社会“敦敦中国政府尽快与达赖喇嘛尊者的代表间展开谈判,讨论包括西藏的宗教信仰仰赖自由,维护和使用西藏语言和文化的权利,以及实现达赖喇嘛返回西藏的愿望等。”

达赖喇嘛尊者继续表示:“ ‘中间道路’ 政策也使中国佛教徒能够参与支持西藏的活动此外,包括印度,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和澳大利亚也表示支持 ‘中间道路’ 政策在我会晤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后,白宫特别发表声明,表达对 ‘中间道路’ 政策的支持。”

尊者还指出;代表团访问西藏取得的最重要成就之一,便是加强了境内藏人与境外流亡藏人之间的凝聚力。

尊者表示:“访问西藏的代表团实现了加强西藏境内外藏人之间的凝聚力这是 ‘中间道路’ 政策取得的重要成就之一如果我们一直在呼喊独立,我们就不会实现这一目标。”

达赖喇嘛尊者在向参加第一届中间道路国际研讨会的数百名与会者發表講話   2018年5月30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达赖喇嘛尊者在向参加第一届中间道路国际研讨会的数百名与会者發表講話 2018年5月30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达赖喇嘛尊者还谈到近几十年来,西藏的宗教与文化如何对世界带来利益等事宜。

尊者指出:“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西藏人为发展和平与慈悲为基础的内在价值的提升,为世界做出了巨大贡献一些著名科学家,现在也在深入探索和研究藏传佛教的哲学与科学理论,如何为全球七十亿人类带来福祉。因此,通过西藏宗教与文化的潜势力,我们有可能为人类的福祉作出贡献,并且也能利益到中国大陆广大4亿佛教徒。”

尊者进一步指出,西藏文化,藏传佛教将会继续得到蓬勃发展,并能够为全球七十亿人类的福祉做出贡献。

达赖喇嘛尊者呼吁西藏人民要避免地区和宗教间的偏袒徇私尊者强调:“地区和宗教间存在偏袒徇私是由短视造成的早在公元七,八,九世纪,西藏三区上下臣民团结一致,使赞普王朝国强民富。即使在西藏处于分裂时期,我们的语言,文化和宗教使西藏人民仍然凝聚在一起。西藏三区藏人共同使用着用藏文写成的“甘珠尔“和”丹珠尔“。因此,在这样的前提下出现地区间的偏袒是错误的。从宗教的角度讲,尽管我们属于不同的教派,但我们必须铭记,我们所有的宗教传承,包括宁玛派,萨迦派,噶举派,觉囊派和格鲁派的教义都源于纳兰陀传承。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差异。当我们谈论佛法的时候,需要在实践中忠于佛陀的言教。”

尊者进一步表示:“在政治上存在不同立场,无论何时何地,在所难免但不应该在所谓‘独立派’和‘中间道路派’之间相互对抗。”

此外,达赖喇嘛尊者还讲述了他在20世纪50年代初,在处理包括中国在内的外交事务,以及与印度总理尼赫鲁会面时的最初经历。

达赖喇嘛尊者在向参加第一届中间道路国际研讨会的数百名与会者發表講話   2018年5月30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达赖喇嘛尊者在向参加第一届中间道路国际研讨会的数百名与会者發表講話 2018年5月30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尊者表示:“1954年,我在访问北京时会晤了尼赫鲁总理,1956年,我被邀请参加在印度举行的佛陀入涅槃两千五百周年纪念活动。当时中共已经开始了对西藏进行残暴镇压。因此,我的内阁官员和我的兄弟们都一直反对我返回西藏。他们试图说服我留在印度。我与尼赫鲁也讨论了这个问题,尼赫鲁建议我回到西藏。他强调“十七条协议”中的某些条款,认为我们仍然可以与中国政府进行谈判。”

“但是,在我返回西藏后,局势仍在恶化之中,最终迫使我必须逃离西藏。尽管如此,当时,返回西藏也促成了一件好事,我能够在西藏境内三大寺僧众面前完成我的拉让巴格西学位考试。”

达赖喇嘛尊者强调,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没有绝对的是与非,对与错。

《西藏之页》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