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22, 2018
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中共对少数民族开设教育转化中心(网络图片)

中共对少数民族开设教育转化中心(网络图片)

文/桑杰嘉

最近图伯特人权组织(西藏)获得一份来自图伯特境内的资料,记录了中共在图伯特设立的“教育转化中心”实施酷刑和性虐待的情况,记录上述资料的是一位曾在索县“教育转化中心”被拘留数月的僧人,他记录了自己遭受的酷刑,以及所见所闻。这是外界首次获得境内“教育转化中心”关押的图伯特人记录有关“教育转化中心”情况的第一手资料。由于记录者在图伯特境内,为了安全暂保密其姓名。

5月28日,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发布了一份来自图伯特境内的资料。该资料的记录者是图伯特那曲索县的僧人,之前他前往图伯特青海某寺院学习佛教,由于中共严令要求在外地学习的所有僧人和尼师必须限期内返回家乡,否则将“拘捕父母等,禁止小孩入学,禁止家人采挖冬春夏草”等恐吓。因此,记录者于2017年7月13日从青海强制带到索县,并关押在索县的“教育转化中心”四个月。资料记录的是他在关押期间所遭受的酷刑,政治洗脑,以及他在中心四个月里对尼师们的性虐待等所见所闻。另外,人权组织通过长期搜集的资料,国际人权组织和国际媒体的报道等证实了资料内容的真实性。

从网上有限的资料显示中共所谓的“教育转化”最初为了镇压和打击法轮功而设立,并有一套教育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体系。之后在图伯特和东突成立,专门打击知识分子,宗教人士和异见者。中共之前在图伯特和东突设立此类的中心一般称“政治再教育中心”,“再教育中心”等。最近几年中共开始在图伯特,东突等地也开始建立所谓的“教育转化中心”,“转化”图伯特人和维吾尔人的信仰,民族认同和思想等为最终目的。

有关“教育转化”纽约时报在“中国如何对少数民族进行“教育转化””的文章称:“在中国西部地区新疆,维吾尔以及哈萨克,柯尔克孜等其他少数民族的大量人口正被拘押,接受国家所谓的“教育转化”他们当中有上万人被关在配备带刺铁丝网,防爆外层,加固门和警卫室的新型思想控制拘留营里“该文章还指出:“。对于有关这些拘留营的报道,中国当局讳莫如深,含糊其辞,甚至明确表示否认。”不过,最近外界已经找到了‘确凿证据’。

来自图伯特的最新资料显示,“进入中心前说,你要去的是学校,而非监狱。”但是,僧侣很快意识到,“教育转化中心”是一所监狱。

在图伯特设立“教育转化中心”开始于最近几年,因为,中共强制要求远离家乡在图伯特其他地方学习的僧人和尼姑们限期返回。当在外地学习的僧人和尼姑们返回家乡后被送入“教育转化中心”关押。特别是去年中共强拆和驱逐色达佛学院,亚青佛学院之后大量返回的僧侣和尼姑关进“教育转化中心”实施酷刑和性虐待等。

据图伯特人权组织研究发现“教育转化中心”同时也是为打压政治上不可靠的图伯特人而设立。并列举了图伯特政治犯被释放之后再次强制接受“教育转化”十五天和两个月的案例并指出:“被拘留者编写的第一手资料显示了中国当局在图伯特建立的‘教育转化’隐秘的围墙内以‘法律教育’名义进行恐怖活动。”

从这位图伯特僧人提供的第一手资料显示,中共设立的“教育转化中心”不仅仅在强制接受爱党爱国,拥护中共统治,对拘押者实施严重的酷刑和性虐待,且非常普遍。

这位记录者进入索县“教育转化中心”时除了两三位俗人外全部是僧人和尼姑,强制他们唱国歌,红歌,并强制僧人和尼姑穿军装制服,进行军训。

“教育转化中心”的酷刑

在“教育转化中心”暴虐非常普遍,政治揭发斗争会,殴打,集体惩罚,罚静站等图伯特僧人如此记录:

“晚上有时候召开59年时的斗争会,有时候是军训,军训时最可怜的是年长的尼姑和僧人们,他们听不懂汉语,身体虚弱常常遭到殴打。”

“挑出几个看不惯的人,进行殴打,一次又一次地打晕,再浇水让他醒过来,这样反复多次之后利用黑色的橡胶棒殴打,也用电棒击打全身变。成紫青色打的半死不活.—我被释放之后听说有些僧人遭殴打后手臂被打断了。”

“进行集团惩罚,禁止食物。”

“晚上,有时候一次,有时候两次睡觉时吹哨集合,如果没有醒过来或者迟到将会殴打,并罚背着被褥深夜跑步两个小时,并用电棒击打。”

“太阳下静站,如果稍有动弹将会遭到军人们的殴打。有一个人如有小动他们会跳到眼前,开心微笑地进行殴打。”,“贴墙静站近三个小时。”

“教育转化中心”对尼师的性虐待

中心管理人员对关押的尼姑们实施性虐待。

军训时:“不少尼姑会晕倒,有时候尼姑晕倒后监管人员带到自己的房间,我亲眼目睹了监管人员乱摸尼姑的乳房,身体等的情况。”

“有一段时间当尼姑们晕倒后监管人员立即带走,无人知晓他们做什么。也听说了男性监管人员在尼姑宿舍里爬在尼姑身上。”

“教育转化中心”的政治洗脑

虽然中共说在中心学习法律,但事实上没有多少法律课程,最主要的是政治洗脑。

学习中国国歌,演唱中国官方藏人女高音次丹卓玛的“红色歌曲” – “太阳和月亮是一个妈妈的孩子”。

所进行的所谓的教育都“努力为了消除对图伯特领袖达赖喇嘛尊者的信仰和忠诚。”

“课程是玷污我们自己和玷污达赖喇嘛尊者”对此,他觉得非常可笑:“他们有时候很像一个小孩子,如此泱泱大国对一位遥远的老僧人进行秘密玷污,真是哭笑不得。 ”

释放后的监控

图伯特人从“教育转化中心”释放后仍然受到中共严密的监控。

图伯特僧人透露:“释放之后必须到所在地派出所登记报到,有些人每天一次,有的人三天一次,有的人一周一次报到去报到时需要给他们打扫卫生,洗衣服和餐具等。禁止穿僧服,禁止返回寺院,禁止为他人诵经做法事。禁止到其它县,地区和城市。身份证遭国安部门扣押。

国际媒体已经报道在东突中共修建了很多“教育转化中心”,有数万计的维吾尔和其他民族信教者关押在其中进行所谓的“教育转化”。在该中心关押人员的暴虐等被媒体揭露之后震惊了世界。最近图伯特境内僧人冒着极大的危险向境外提供了他在“教育转化中心”的记录。从而也证明了之前从图伯特传到国外的一段视频中一群穿着军装制服的尼姑在歌唱革命歌曲的出处和真实性。图伯特人权组织称中共非法设立的“教育转化中心”是“2013年中国政府声称废除的另一种可怕的‘劳改’制度”。

中共隐秘的“教育转化中心”最初是为打击法轮功学员设立,之后由于其酷刑等打击起到杀鸡给猴看的效果,因此,中共又开始在图伯特和东突等地方有步骤有计划的设立“教育转化中心”打击图伯特等的知识分子,宗教人士和异见者。最近几年图伯特的“教育转化中心”也在隐秘中在各地纷纷登场,随着中共打压图伯特人的力度加强,将会有更多的“教育转化中心”出现,更多的图伯特人将被关押其中,而且,“教育转化中心”内实施的酷刑,性虐待等将会更加猖獗。

2018年5月31日

来源:民主中国

所有署名文章均不代表《西藏之页》立场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