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文 / 藏喇·丹巴坚赞(西藏政策研究学会研究员)

《南华早报》在2018年5月20日发表了一份 “中国喜马拉雅山采矿 – 中印边界或成另一个南海?”为主题的报导。此后《华盛顿邮报》也发布了题为“中国在喜马拉雅山脉采矿,将成为与印度新的军事冲的突爆发点”的文章,再次向世人展示了亚洲两个大国之间的动荡局势。

竞争激烈的印度媒体很快就发现了一些中国媒体夸大其词的新闻报导,以及《南华早报》为实现扩大印度次大陆读者群的长久商业目标而发布了该新闻。

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吴英杰访问邻近中印边界的隆子县玉麦乡

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吴英杰访问邻近中印边界的隆子县玉麦乡

在这样的政治游戏和商业利益之间,报导中当地社区的观点和诉求常常被忽视,并且这些具有争议地区的重要性也常常被误解。

据报导,中方正在开采矿产的位置在于西藏隆子县境内,距印度阿鲁纳恰尔邦达旺县约150公里。隆子县是目前在中国占领下的所谓西藏自治区(TAR)山南地区下属的12个县之一。

那么,隆子县为什么突然出现在新闻媒体的镜头中呢?

除非有战略计划,否则中国政府不大可能允许矿产公司在遥远的禁区进行大规模的采矿。因为,在那里驻扎着大量的人民解放军和建立大型军事基地。隆子县的采矿活动突然激增最有可能的原因有两个 – 战略意义和历史意义。

对印度的战略计划

伴随蓬勃发展的采矿业,中国的战略计划是在该地区移入大量的汉人,试图把汉人移民人数远远超过当地的藏人人口。中国还在靠近阿鲁纳恰尔邦的边界地区建立一个庞大的军事基地来对抗来自印度的影响。而采矿活动是中国政府吸引成千上万的汉人到西藏的最理想的诱饵。

中国移民在这个人口稀少的地区建立一个新的中国城镇。这样的气氛可以促成中国在该地区安置大量支持解放军的汉人移民。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地球科学与资源学院教授郑有业告诉《南华早报》,中国这一举措的战略计划更加明显。他表示,新的采矿活动将导致在喜马拉雅山区的人口大幅度增加,这将为任何旨在印度军队赶出中国领土的外交或军事行动逐渐提供了稳定而长期支持。

《南华早报》还表示,大量的中国农民工涌入该地区,其移民速度之快异常惊人,即使是当地政府官员也无法提供那里的确切人口数字。

根据2010年中国人口普查,隆子县人口为35248,其中99%以上是藏人。但随着该地区采矿活动的扩张将吸引数以万计的中国农民工,伴随着中国商店,餐馆和夜总会的陆续开张,人口数量很快就会改变。该地区还有一个大型的军事基地,那里的驻军人数还不包括在当地人口中。

中国的移民人数逐渐多于原住民人口,同时也可以减少达赖喇嘛尊者在该地区的影响力。西藏人民对达赖喇嘛的虔诚信仰,对印度行成了非常有利的条件。因为,达赖喇嘛尊者和藏人行政中央都在印度北部靠近喜马拉雅山脉的达兰萨拉。

对西藏历史的重要性

中国正在计划改变那个地方的人口状况,以减少西藏文化的影响力,并消除历史记忆。隆子县在西藏历史上不同时期都有着重大的战略地位和现实意义。在20世纪50年代,

1959年3月29日达赖喇嘛尊者在隆子县成立临时政府

1959年3月29日达赖喇嘛尊者在隆子县成立临时政府

也就是1959年3月17日,解放军威胁要轰炸达赖喇嘛尊者宫殿时,尊者被迫逃离西藏首都拉萨。

1959年3月29日,达赖喇嘛抵达隆子县后,在那里立即成立了临时政府,并宣告与中国政府签署的《十七条协议》无效。

隆子县也是“四水六岭护教救国军”反抗中国入侵西藏的重要军事基地之一。这个军事组织与入侵的中国军队奋勇作战,并成功地护送达赖喇嘛尊者入境印度。

 

华钰矿业及其所在位置

西藏华钰矿业股份有限公司距离隆子县城约45公里处的扎西岗附近开采矿物。中国政府的一官方网站称;该县有金,铁,镁,铅,锌,锑,铜等多种矿产。拥有隆子县矿山开放权的华宇矿业自豪地宣布,在扎西岗的矿区有60万吨铅,锌和锑等矿产。

而该矿区位于省道S202附近,使得矿物和矿石运输非常方便。 S202省道是该地区军民两用重要干道。该公路从山南地区的泽当经过隆子县和错那县,最终抵达阿鲁纳恰尔邦达旺附近的边界线。 S202省道还连接日喀则和拉萨等省级高速公路,以便于加快物流,人口移动和军事物资运输和转移。

对生态环境的影响

华宇矿业声称,该公司因安全生产而受到当地政府颁发的荣誉奖章,但这些荣誉在该地区缺乏可信度。例如,尽管西藏最大矿山之一的甲玛铜金矿也获得了类似的荣誉,却在2013年发生了西藏历史上最大的人为矿难,共有83名矿工遇难 。

华宇矿业在隆子县境内的扎西岗矿产开采区

华宇矿业在隆子县境内的扎西岗矿产开采区

西藏自治区的官方网站于2017年9月1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当地政府已经着手减少隆子山谷的土壤侵蚀和沙漠化。但是位于隆子山谷的浪梅曲(Nangme Chu river)河边的扎西岗煤矿,对该地区的水土流失和河水污染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当这条河流经阿鲁纳恰尔邦时,便称之为苏班西里河(Subansiri),污染后的河流迅速流入印度。在2017年11月,由于西藏边境的频繁采矿活动(未经证实的),导致雅鲁藏布江水变成黑色,且持续了几个月。

诺布萨(Norbusa)矿区也是位于隆子县以北的另一座大矿区,“诺布萨”在藏语中意为“宝石之乡”,是西藏最大的铬铁矿产地。

结论

2017年10月29日,习近平主席写信给西藏最边远山区的隆子县玉麦乡的卓嘎和央宗两姐妹。习近平主席的信函虽然看起来表面上是写给两姐妹的,但实际上却是针对印度发出的一个信息,也是一个战略举动。这封信表述了西藏边界地区的人们对国家和政府的热爱。但是,只有北京才知道这两姐妹是否曾经真的收到过习近平主席写的信。

这封信对这个家庭,以及对这个地区带来的变化,是突然激增的采矿队伍。这是因为中印两国在都可兰地区(中国:洞朗)对峙后出现那令人尴尬的局面。来自印度出其不意的强硬抵制,促使中国寻求新的战略;在印度与西藏边界输入具有中国特色的大量人口。这一举动可能有助于中国军队在边境地区的扩张,以及增补中国军队在边界地区贫乏的支持力度。

 

《西藏之页》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