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6, 2018
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达赖喇嘛尊者开启俄罗斯科学家与佛教学者之间的第二次对话

文/朱瑞

为期两天的达赖喇嘛尊者与俄罗斯科学家之间的对话——了解世界,于2018年5月3日在达兰萨拉大乘法苑拉开序幕。参加这次对话的除了俄罗斯科学家、佛教学者以外,还有西藏流亡社区多所学校的学生,以及前来达兰萨拉学习的西方佛教徒和研究者。

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人们从不同的方向走来,汇聚在达赖喇嘛尊者寝宫和祖拉康大乘法苑之间。他们中有手摇经筒的老人、捻着念珠的中年人,穿着崭新曲巴(藏服)的年轻人,以及不丹人和东、西方旅行者。很多人都双手合十或举着哈达,期望实现朝见尊者的福报。

便想起达赖喇嘛尊者曾在《吾土吾民》中,回忆抵达共产中国时,那些站在路边穿着清一色服装的欢迎队伍。尊者当时想到,如果权力者改变态度,这欢迎的人群也会立即变脸,甚至子弹上膛,因为他们都是中国共产当局的工具,或者说是权力者的附庸。但此刻,这些前来朝见尊者的人群却截然不同,而是自愿的,因为尊者已在几年前退休,没有了政治权力,他们对尊者的敬仰,来自于尊者为解除世间苦厄,一次又一次乘愿而来,把慈悲与智慧平等地给予众生。

在大乘经苑的释迦牟尼佛像前,摆放着一张遮着黄色绸缎的沙发,那是尊者的座位,在不讲经的时候,尊者总是坐在与大家一样高的座位上,两边和正前方是俄罗斯科学家和佛教学者的座位,正前方稍后的几排座位,是西藏流亡社区的学生们的座位。而人们的上方,即右边的高墙,悬挂着那兰陀十七位班智达的绚丽唐卡,左边的高墙悬挂着西藏的高僧大德(多为格鲁巴上师)的唐卡。

桑烟燃起。空气清洁而熏香。达赖喇嘛尊者走来了,不是走在路中间,而是紧靠右侧,贴近人群,一边走一边问候,还会停下来,为一位阿妈啦或波啦(老先生)摩顶祈福,询问其生活现状和所需。

达赖喇嘛尊者向大家问候的声音,先于他的脚步进入了会场:Good morning! Good morning! 接下来尊者与诸位客人握手,还跟一位俄罗斯科学家开玩笑,拍了一下他的肚子,引起一阵笑声。

此次对话,主要以尊者的著作《The Universe in a Single Atom》为基础,从科学和佛学两个不同的领域,探讨挖掘人性中的慈悲成份,探讨在当代的教学中设立开启精神宝藏的课程的可行性。尊者期望在这个不断满足物质需求的世界上,也能超越宗教,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使世界达到平衡、健康,减少纷争乃至战争。

达赖喇嘛尊者首先谈到,当今世界存在很多问题,虽然我们这里此刻是和平的、宁静的,但在世界的另一端,比如也门,人们正在相互伤害、杀戮,不惜殃及儿童……这些问题都是我们自己制造的,因为情绪,因为分出了他们和我们,认为我们与他们不同,就企图得到更多,就伤害他们,这都是目光短浅的,狭隘的,忘记了我们固有的慈悲本性。在古代还可以理解,社区很小,彼此阻隔……但今天不同,无论东方还是西方都是相互依存的……现在到了我们做出一切努力,教育人们——只有一个世界的时候了……孩子们,幼小的年龄,要尽可能找回他们身上的慈悲……慈悲可以增强我们的免疫力,使我们的身体健康。精神和肉体是相互依存的……你们科学家更清楚这些,如果从科学的视野,由你们这些科学家们告诉人们,更容易被接受……

接下来,主持人康斯坦丁(V.Anokhin)教授(罗蒙诺索夫莫斯科国立大学神经与认知科学中心主任,也是俄罗斯领先的记忆和认知神经科学专家),谈到最近出版的一些科学家的论文,都提出了弱小动物甚至可以笑,有感觉。

而巴拉班(Pavel M)博士(俄罗斯科学院院士,高等神经活动和神经生理学研究所主任),以自己的研究范围,比如从蜗牛到猴子,证明了像蜗牛这样的小动物都可以交流,可以表达喜欢或者不喜欢,虽然它们无法与人类相比。不过,它们中的百分之三十,经研究发现是有慈悲的。

尊者开玩笑说,我不知道蚊子是否有感觉,有时蚊子来享受我的血,而后就飞了,它知道什么时候来享受我的血……

尊者还谈到在十三世达赖喇嘛期间,就有俄罗斯的科学家前来拉萨……谈到布里亚特人和卡尔梅克人中,诞生过了不起的佛教学者……

是的,俄罗斯与西藏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十七世纪彼得大帝时期。到了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两国之间的往来更加频繁。像中亚蒙古人、外贝加尔地区的布里亚特人和伏尔加河流域的卡尔梅克人等,不仅像中亚其他民族一样经常到西藏朝圣,有些甚至进入拉萨著名的大寺院接受教育。总之,俄罗斯与西藏,有着携手走过的历史,有着相濡以沫的因缘……

第二天是5月4日,首先与大家交流的是藏医学院的医生南杰拉姆,她的题目是《通过传统西藏医学了解世界》。她从人的身体构成,谈到成长和感应,总结出对肉体和精神的双重爱护,可以预防和减少疾病等。

当南杰拉姆医生谈到人的身体由六种元素(Earth, Water, Fire, Air, Space, Consciousness)构成时,尊者纠正应当称Fire为Healing。这确实更准确地表达了其元素的作用。

达赖喇嘛尊者再次谈到,当代世界,是一个相互依存的世界,善待他人是人的本性。但是,人类往往被情绪左右,淹没了这个本性,如果能够找回、挖掘出这个宝贵的本性,未来的世界就会获得平衡,就会是一个宁静和平的世界。说到这里,尊者看着一位年长的科学家幽默地说道:“这个和平的世界,你和我都看不到了,是年轻一代的世界。”

最后,尊者希望这样的对话,能够由莫斯科的科学家们继续下去,并在莫斯科推广。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近三十年来,达赖喇嘛尊者与物理学、天文学、生物学、心理学等科学家和研究人员,进行了多次对话,不断地探讨科学对思想、情绪、主观经验等范畴的理解。促使科学与佛学的衔接,开发和提升大脑的功能,并期望通过主流教育来实现这一人类社会健康与和平的理想。

(此次对话有英译汉,英译藏,藏译印等同声翻译。)

视频链接:

汉文版:

https://www.facebook.com/dalailamaworld/?hc_ref=ARTl4nn5heRnjmdxaWsJcfBtnFXx8hHzKUkSGtaXHiKhahUduutlDg2kSyXC3YbST5o

英语版:

https://www.facebook.com/DalaiLama/?hc_ref=ARQ1PF58A8DrTjDXcM4Op0YQRnCqC3URt0PODQVCqWYIGzKvJgi_4Vnflii8iZ5nJT8

來源:唯色博客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