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藏人行政中央前首席部長桑東仁波切在研討會上致詞 2018年4月2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藏人行政中央前首席部長桑東仁波切在研討會上致詞 2018年4月2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由藏人行政中央主办的“印度与西藏:历史 – 友好往来;当今 – 休戚与共”研讨会,于4月2日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印度国际中心召开,包括藏人行政中央前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印度 – 西藏自治委员会创始成员,松迪基金会亚太事务研究所所长玛德赫利松迪博士,印度议会前议员卡皮拉·瓦齐恩博士和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博士等印藏专家学者出席了会议。

4月2日,作为藏人行政中央发起的“感恩印度”系列活动的一部分,“印度与西藏:历史 – 友好往来;当今 – 休戚与共”研讨会,在新德里印度国际中心召开。印度作家,电影制作人兼总监,印度普世责任基金会创始人拉吉夫·梅赫罗特拉先生主持了该研讨会。

拉吉夫先生在研讨会开幕仪式上强调,目前印度和西藏的关系是建立在古老传统文化的基础之上他表示:“我们更应该感谢的是西藏,感谢流亡藏人的‘感恩印度’活动。在另一次会议上,有人将流亡藏人称为印度的贵宾。但我认为藏人对于印度而言远不止于此,藏人就像我们印度这个大家庭中的一员。”

“虽然流亡藏人社区非常小,但他们的存在,以及对我们的影响也是值得感谢的。因此,我在此感谢所有流亡藏人。但是首先我要特别感谢的是达赖喇嘛尊者,因为尊者体现了人类最高的精神价值,我经常想到,当年耶稣和甘地还在世的时候,也有相同的物理空间和精神影响力。因此,我们很荣幸的是,这种精神因为尊者目前在印度还保持着“。

“在此,请今天出席会议的桑东仁波切教授和洛桑森格博士,接受我们的最深切的感谢。”

藏人行政中央前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在开幕致辞中指出,印度和西藏之间的关系不仅仅限于一般的关系或纽带,而是基于千年来彼此间宗教与文化的交融。

藏人行政中央前首席部長桑東仁波切在研討會上致詞 2018年4月2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藏人行政中央前首席部長桑東仁波切在研討會上致詞 2018年4月2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桑东仁波切表示:“关系和纽带翻译为印度语为Bandhan(译音:班丹),意味着捆绑或义务。我认为,印藏间的关系不是一种义务,我们的关系是深厚的友谊,关爱和兄弟情谊。就目前的政治,经贸,福利和双边关系而言,可以说印度和西藏之间并没有这种关系。因为任何的双边关系都在平等协议的方式存在。

“印度一直是藏人的古如(上师),西藏为切拉(弟子)。达赖喇嘛尊者经常将西藏与印度的关系描述为上师和学生,以及难民和避难之间的关系。自寂护论师(寂)和莲花戒大师(莲花戒)将佛教传入西藏后,雪域西藏的众生就成为了印度伟大上师的门徒“。

为了凸显印度与西藏之间根深蒂固的上师与弟子间的关系,仁波切强调:“为了真正地传播印度上师的论典,西藏的学者们用了超过250年的时间翻译古印度佛教经典,他们对此撰写了大量的论疏。藏人将古印度的文明和知识陆续传入雪域西藏,一直到12世纪末。“

桑东仁波切还强调,在西藏保存下来的佛教传承是最正宗的,藏人从这些传承中受益匪浅。

仁波切表示:“古代西藏的学者完美无瑕地翻译了大量古印度文献。由于印度大师们和西藏学者的加持,使得西藏现存108卷”甘珠尔“和120卷”丹珠尔“。世界各地的佛教徒今天正在关注和研究这些经典“。

桑东仁波切请专家学者关注达赖喇嘛尊者有关恢复古印度智慧的崇高愿景,尊者认为印度不仅仅是西藏的上师,而且也是一位可靠的,值得信赖的同伴。

仁波切指出,西藏的文化是印度文化遗产的延伸,因此西藏人有能力在印度恢复这一古老文化的价值。

在强调核武器在当今世界制造冲突和不信任的危机时,桑东仁波切重申了达赖喇嘛尊者的相关信息,即复兴古印度智慧将使年轻一代走向和平与非暴力。仁波切表示:如果藏人能够恢复古印度智慧,它将进一步永久巩固两国延续千年的独特关系。这样不仅有利于印藏人民,也将会造福整个人类。“

桑东仁波切最后总结道:“如果复兴古印度文化遗产,我相信印度人民将能为人类的福祉做出巨大贡献。”

印度 – 西藏自治委员会创始成员,松迪基金会亚太事务研究所所长玛德赫利松迪博士在致辞时,谈到有关印度和西藏之间的共同愿景。

玛德赫利松迪博士表示:“我们可以看到,三代流亡藏人在印度成长,因此,引用已故松迪教授的话说,印度与西藏的共同愿景从藏人流亡印度伊始就涉及到更广泛的问题,其中包括人权,国际和平,佛教文化,喜马拉雅生态,河流,裁军和建立汉语关系的信心。这些并不在正式机构发布出来的,但可能会根据当前的发展情况而起伏,但这些问题是非常值得关注的严峻问题。”

松迪基金會亞太事務研究所所長瑪德赫利松迪博士在研討會上發言 2018年4月2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松迪基金會亞太事務研究所所長瑪德赫利松迪博士在研討會上發言 2018年4月2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玛德赫利松迪博士进一步指出,印度和西藏可以通过软实力和锐实力,可以沉重的打击中国在国际平台上的新扩张主义的影响力。

玛德赫利松迪博士引用美国着名政治学家的话说:“华盛顿一直在全力研判一个描述旧威胁的新术语。由全国民主基金会(NED)的克里斯托弗·沃克尔(Christopher Walker)和杰西卡·路德维希(Jessica Ludwig)生造的“锐实力”(sharp power)一词,指的是当今特别是中国和俄罗斯这种威权国家发动的信息战。

“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中共已经连续向几代人灌输了强烈的仇外心理和民族主义思想,并成功的动员了海外华人。理论范围之内,以致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和猜疑。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中国的这种扩张和政治术语明显的在快速形成当中。”
“在沃克尔和路德维格的全国民主基金会报告中,沃克尔和路德维希认为,中国和俄罗斯锐实力的壮大和优化,理当激发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的决策者重新审视它们的应对手段。他们对比了锐实力与软实力,前者“突入,渗透,击破目标国家的政治和信息环境”,后者利用文化和价值观的魅力增进一个国家的影响力。他们认为,民主国家不只必须“预防威权国家的有害影响”,还必须‘基于它们自身的原则采取远为坚定自信的立场’。

玛德赫利·松迪博士补充说:“澳大利亚查尔·斯特大学的克莱夫·汉密尔顿教授在他所著的“无声入侵: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一书中巧妙地描述了中国如何在澳大利亚大学,媒体等领域的渗透,以及来自中国大使馆的慷慨捐赠和移民澳洲中国人公开表现出对堪培拉和北京的双重忠诚。汉密尔顿的书籍出版后,成为中国强大力量的受害者,他的出版商艾伦和安温在最初支持他的书籍出版计划后退出,理由是遭到北京和澳大利亚境内的中国游说团体的威胁和报复“。

玛德赫利·松迪博士警告说:“所以从韩国到杜克兰,澳大利亚(尽管还不到美国或格陵兰),中国直接或间接地通过使用单一的历史版本或发明与事实相违的‘假历史’ ,企图蒙骗国际社会“。

作为中国过去与各国建立关系的例子,玛德赫利·松迪博士引用已故的埃利奥特斯佩林来质疑中国过去与西藏关系的中文版本她表示:“例如,当中国人声称清朝统治西藏时,斯佩林指出当时中国也只是满清帝国的一部分。考虑到中国会推翻这种逻辑,明天印度也可以以缅甸和印度曾经由英国统治的理由向缅甸提出要求!”

她最后强调:“印度和西藏的学者与国际上同行合作,致力于研究中国历史和关注中国重申国际体系言论无论以哪种方式,民主世界和中国都明确地参与了思想的竞赛中印度。和西藏都希望多党民主和多元主义,反对一党专制,而这种共同的关系对于面对未来持续或激烈的竞争将是重要的。而且这不仅是对战略家和政治家的挑战,也是对学术界的挑战。”

印度議會前議員卡皮拉·瓦齊恩博士在研討會上致詞 2018年4月2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印度議會前議員卡皮拉·瓦齊恩博士在研討會上致詞 2018年4月2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随后,印度议会前议员,印度国际中心主席高级官员卡皮拉·瓦齐恩博士发表讲话,谈到她与流亡藏人社会长达数十年的关系。

她在讲述与流亡藏人社区的关系时表示:”我就是在流亡藏人社区遇到达赖喇嘛尊者从那以后,我无法将我收到的礼物,和达赖喇嘛尊者恩赐印度的珍贵礼物相比较“。

卡皮拉·瓦齐恩博士继续表示:“是的,印度是给达赖喇嘛尊者和西藏难民提供了一些土地,一个小小的方便但是作为回报,达赖喇嘛尊者给了我们无与伦比的礼物,慈悲和利他的价值观,这是印度历史上最美好的一页,印度政府和人民应该在这个重要的周年纪念日感谢达赖喇嘛尊者,让我们发现了一个不同的印度,一个更真实的宝贵遗产。在此,我衷心感谢达赖喇嘛尊者和所有流亡藏人“。

“对于我们国家目前状况而言,这是一个悲哀的反映,我们今天聚集在一起接受尊者和流亡藏人的谢意,而不是感谢达赖喇嘛尊者。”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从1959年年来到印度后,一直致力于复兴古印度那烂陀的智慧。尊者已成为照亮我们的灯塔,具有所有最好的价值,几百年来我们的民族所信奉的文化,也是这个伟大的国度及其丰富文化传统的真实代表。可以说是印度这个国家当之无愧的儿子“。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在研討會上致詞 2018年4月2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在研討會上致詞 2018年4月2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国际人权法专家洛桑森格博士在致词时表示:”西藏的自由斗争的途径是原创于印度如果成功,印度是上师,西藏是学生我们采用了印​​度的哲学,并且我们实践了印度的哲学和价值观。如果莫迪总理带领印度走向成功,请你们支持我们。”

西藏的地理环境及其河流,文明,宗教,文化和西藏精神的恢复力都是受印度的启发。司政认为,西藏民主是效仿印度的民主,因此,西藏自由斗争的成功将归功于印度。

“现在我们面临的挑战也很广泛习近平主席在党代会上提出; ‘新时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一带一路是我们的道路’ 因此,中国的崛起是对印度和西藏的文明,价值观,原则和理念的根本性挑战“。

为了加强西藏对印度安全战略的重要性,司政强调,西藏就是印度的长城,印度应该加强自己的长城司政表示:“西藏是印度对中国扩张主义的长城,一旦长城失陷,就会打开进一步入侵的机会。毛泽东曾经说过,如果你占领西藏,那么锡金,拉达克,尼泊尔,不丹和阿鲁纳恰尔邦将是控制印度的五指。不仅如此,中国从西藏开始,已从巴基斯坦到斯里兰卡,从孟加拉国到缅甸包围印度“。

“鉴于此,印度需要加强这道长城,我们要一起保护世界屋脊。如果我们成功了,印度也将会成功。”

司政最后向印度政府和人民表达了谢意,司政表示:“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对西藏人民的支持胜过伟大的印度。”在西藏的文明,文化和哲学几乎被摧毁之时,我们在印度得以复兴。因此,我们此时此刻正在庆祝这一成功。印度万岁!西藏万岁!”

此次出席“印度与西藏:历史 – 友好往来;当今 – 休戚与共”研讨会的人数众多,包括印度高级外交官,普通官员,学者,支持西藏人士,藏人非政府组织各代表,以及新闻媒体和德里各大学院学生。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在研討會上致詞 2018年4月2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在研討會上致詞 2018年4月2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印度普世責任基金會創始人拉吉夫·梅赫羅特拉在主持研討會 2018年4月2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印度普世責任基金會創始人拉吉夫·梅赫羅特拉在主持研討會 2018年4月2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出席“印度與西藏:古代關係和當前紐帶”研討會的各界人士 2018年4月2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出席“印度與西藏:古代關係和當前紐帶”研討會的各界人士 2018年4月2日 照片/Tenzin Phende/DIIR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