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10, 2018
发布者 Passang Dhondup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在紀念集會上發言 照片/Jayang Tsering/DIIR

 

1959年的今天是成千上万的西藏僧俗男女在首都拉萨不谋而合,和平抗议中共占领西藏,从而遭到中共的武力镇压,许多同胞失去宝贵生命整整五十九周年纪念日。这是西藏历史上刻骨铭心的一天,当时,西藏三区民众团结一致,为表达西藏人民的迫切希求而举行和平抗议运动,这实在振奋人心。

自1959年以来,截至今天境内藏人为表达中共对西藏的镇压和强暴政策的不满,接二连三地举行各种反抗运动,其中规模最大的抗议运动发生在1987年、1988年、1989年,及2008年的“戊子和平抗议运动”。今年也是爆发1988年抗共运动三十周年, 2008年“戊子和平抗议运动”第十周年日子。

自从西藏被占领以来,中共政府不断对藏人采取广泛的镇压政策。 “自由之家”2016年和2017年的人权报告中,西藏被排在叙利亚之后的第二个最不自由的国家行列,比朝鲜,南苏丹和厄立特里亚的情况更糟糕。无国界记者组织也表示,西藏比朝鲜更难获取入境签证。

从2009年开始,境内藏人以“西藏需要自由!” ;“让达赖喇嘛尊者返回西藏!”为诉求主题,先后有152名藏人以和平方式举行自焚,其中有僧侣,有在家人、有男性,有女性,有老年人,有年轻人,遍及西藏三区。最后一位自焚者是现年44岁的安多阿坝麦尔玛才阔,为抗议中共的对藏政策而在三天前举行自焚,已壮烈牺牲。在此,为西藏民族的政教事业和民族自由献出宝贵生命的烈士和英雄们致敬!

中共对西藏从东部开始蚕食,最后鲸吞整个西藏后,生灵涂炭,对西藏带来极大危害。尤其是中共试图毁灭西藏民族,对西藏的山名地名改用中文名,对新一代藏人也用中文取名,千方百计,有计划地把西藏改造成中国。胡萝卜加大棒,无论采取什么政策,境内广大藏人越挫越勇,为西藏民族与众不同的宗教文化,生态环境等的保护,不惜献出宝贵生命。尤其是新一代藏人按中国宪法赋予的权力,以和平途径争取西藏民族权益,对此感到骄傲。

通过西藏至高无上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尊者建立的伟大功绩及英明指导下,境内广大藏人的大无畏精神和坚定不移的民族意志在不断增强,以及境外藏人作为全体藏人的代言人,为争取西藏民族自由而做出不懈努力之下,虽然,西藏分居内外两地近六十年,但西藏争取民族自由的意志丝毫没有动摇。从而使国际上诸多国家议会,以及团体或个人支持西藏问题。

中共对西藏的基本人权,宗教信仰自由等方面的践踏打压日甚一日,这些问题在国际上一些人权报告中已提到,在此不赘述。中共当局为了全面控制宗教事务,已推出的所谓“宗教事务管理条例”这一法规从2月份开始在实施之中,无疑这将是进一步管控西藏宗教信仰自由的表现。中共当局先后多次拆毁色达五明佛学院和亚青寺,以及从寺院驱逐数千僧侣。如今这一重大佛学院被分割成两个部分,并将由当局派遣的无神论者200名党员干部分管寺院,由此不难看出境内藏人恶劣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

还不止于此,中共对西藏划分藏族自治县、自治州、自治区等行政区域已50多年了,这期间藏人在学识、能力、民族习俗等各方面远胜于当地汉族干部,但藏人中从来没有被任命过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这一最高职位,同样在民族自治州和自治县内,也很难发现党组内藏人担任一把手。这不仅是对藏人不信任的表现,也是很明显的民族歧视。

每年三月份“西藏自由抗暴日”前后,西藏首都拉萨为主的藏区各地增派和部署全副武装的军警,当然今年也不例外。从整体来讲,为了对藏人进一步管控,最近所谓西藏自治区公安厅发布“关于举报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线索通告”。很显然,这意味着将会更严厉地管控藏人。该通告中,对解说“中间道路”者冠以反动及分裂主义罪名进行严厉打击。由此可见,真正的分离主义者是那些中共官员,而不是流亡藏人组织。

中共政府从1994年以来,试图对达赖喇嘛尊者和西藏人民之间进行挑拨离间,以直接与间接方式采取一系列行动,但他们的这一目的永远无法实现。原因是,显示人身之历代达赖喇嘛是大自在观音菩萨的化身,是雪域西藏人民之佛缘。只要西藏与西藏民族存在,就永远无法离开达赖喇嘛尊者。中共领导人要懂得,这种行为不仅对西藏民族的感情造成了无法愈合的伤害,而且,将无法实现当局视为头等大事的“稳定”与“民族团结”。

最近,根据从西藏境内带来的一份信函中表示:“西藏自治区在‘第十二个五年规划’中,自贡嘎机场扩建完成后,至2017年9月间的短期内,该机场附近及墨竹工卡县内一下地安置了25000名内地移民。这些移民对机场有关的就业岗位全被占去了。一个小城镇进来这么多移民,那么,以拉萨为主的主要城市的内地移民必定不可想象了。同时,在城镇化政策下,至今从内地迁移到西藏自治区管辖的74个县内的移民状况更不用谈了。”如此对藏区进行大规模移民,再加这些移民在藏区抢占各种经济发展利益,这直接成为境内藏区不稳定,及爆发抗议事件的主要因素。

同样,在上述通告中,对保护母语者冠以“狭隘民族主义”罪名而进行打击。这完全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条,“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这一条款。西藏自治区领导人的这种行为不仅是不尊重宪法和法律的表现,也是刻意仇视藏人的表现。上述通告不仅在西藏自治区范围内在执行,而且波及以多麦恰不恰为主的其他藏区,已成为管控和镇压藏人的一种新手段。

我想,借此机会感谢全球高层支持和声援当前因保护西藏母语而入狱的扎西旺秋先生。对此欧洲议会最近通过了紧急决议; 拉脱维亚议会发表联合声明,呼吁要释放扎西旺秋。 德国议员和法国参议员也发表了类似声明,呼吁中国政府在审判时要通过公正的法律程序。同时,感谢欧盟人权特别代表在上周开幕的第三十七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上,表达对扎西旺秋的关切。另外,藏人争取合法权益,并以和平方式提出希求时,以分裂主义罪名遭到监禁,或进行武力镇压,这种行为应该要停止。这里呼吁中共当局要立即释放以失踪班禅根敦曲吉尼玛为主的,在各种罪名下被关押的所有藏人。

另外,还想谈谈使人感到最担忧的另一个问题,那是2月17日,藏历新年初二,西藏最圣神的佛殿,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拉萨大昭寺遭到火灾,瞬间成为全世界担忧和关注的焦点。中央政府和西藏自治区政府至今未报到此次火灾的起因,损失程度等方面的详细情况。而且,已报出的消息又出现前后矛盾和不一致等问题。据我们所掌握的情况,大昭寺内佛像佛经等许多珍贵文物在此次火灾中已遭到严重损毁。以中共当局对这次发生的火灾进行遮遮掩掩来看,我们特别对这次大昭寺火灾的起因不得不持怀疑态度。在此,呼吁联合国有关组织要派遣官员和国际记者到西藏,全面调查此次大昭寺发生火灾的起因,受损程度等。与此同时呼吁境内全藏区要有效地保护所有珍贵文物,避免再次发生这样的惨痛火灾。

达赖喇嘛尊者常常教导大家,“凡事往好处想,从坏处做打算。”2017年10月份,我们举行了达到国际水平的“5·50战略规划”会议,这一会议的宗旨是,在“中间道路”政策下,努力在五年内同中共政府举行和谈,实现西藏名符其实的自治。如果西藏问题在未来五十年,或者在更多年内无法得到解决,那么,为了保障藏人行政中央这个组织的巩固和继续运作,以及将不断展开藏人争取自由事业,而制定了这一长远规划。中共政府采取拖延方式妄想把西藏问题自行消失,这里可以明确表示,这种幻想永远也无法实现。在此呼吁习近平主席在第二任期内对西藏的镇压政策要得到重新审视,尽快同达赖喇嘛尊者特使举行和谈,以对话解决西藏问题。同时,欧洲议会在内的国际组织先后支持和推动中藏和谈,表示感谢。

1960年,在达赖喇嘛尊者的领导下,西藏三区流亡藏人各领域负责人在圣地菩提伽耶,为巩固西藏民族的凝聚力立誓建立盟约,消除了地区间和宗教派别间的偏袒徇私,藏人内部出现紧密团结的大好局面。然而,近些年来,流亡藏人社会开始产生地区性偏袒,对此感到很遗憾。因此,这一问题已成为境内藏人失去信心的因素,尤其对争取西藏自由事业造成重大损失而感到担忧。藏人内部出现这样的矛盾,将会削弱争取西藏自由的动力。这里有些人在他人的诱惑下,成为制造藏人内部矛盾的工具,这实在很糟糕。我们应该要避免发生这种亲痛仇快的事。在此呼吁流亡藏人要团结一致,和衷共济。在达赖喇嘛尊者的指导下,我们得到印度为主的国际上如此之多的国家与民众的支持和同情,是因为藏人具有良好的品德及内部团结等积极因素。西藏民众要懂得这一点极为重要。

达赖喇嘛尊者期待年轻一代藏人要学好传统与现代知识,并为此做出了许多谆谆教诲。新一代藏人按尊者的教导,学好西藏与众不同的宗教文化与现代知识,同时保持西藏民族的特色。要了解西藏历史,要懂得我们的前辈艰苦创业来之不易,并要一如既往地为西藏民族争取自由而努力奋斗。

今年是藏人流亡在外六十周年日子,1959年3月17日,达赖喇嘛尊者为了西藏民族和政教事业,被迫离开自己的故土,于同年3月31日,安全抵达印度境内,随着成千上万的藏人流亡邻国印度、尼泊尔、不丹。在这危急时刻,上述邻国政府和民众对流亡藏人大力提供顺缘,尤其是印度政府的援助是无与伦比的,我们难于忘怀印度的恩德。故此,今年我们将依次对印度为主的各流亡藏人所在地政府与民众,在全球范围内举行感恩活动。

今天借此机会,特意向印度政府和民众,以及在国际上那些慷慨援助和同情西藏正义事业的各国政府、议会,及非政府组织和个人,在此一同表示衷心感谢!并希望对西藏问题继续得到各方的支持。

最后,祝愿伟大的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健康长寿!诸事如愿得成就!愿西藏阖家内外早日迎来欢聚之大好时日!

 司政

2018年3月10日

藏人行政中央外交部中文处 译(按藏文及英文)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