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对于西藏文化的最大的破坏,其实是中共在西藏的统治 照片/维基百科

对于西藏文化的最大的破坏,其实是中共在西藏的统治 照片/维基百科

文/贝嘉洛

藏历新年初二,在藏传佛教中地位崇高、位于拉萨的大昭寺突然传出火灾。从网路上流传的影片看来,似乎相当严重,但中国官方的消息,却是对实际详情三缄其口,引发许多人担忧此次大火恐怕成为西藏宗教文化的浩劫。

不管佛像、法器、经书、各种文物或是建筑的损毁,固然令人惋惜,最该让人忧心的、对于西藏文化的最大的破坏,其实是中共在西藏的统治。

前阵子,刚好看了好几本关于1950占领西藏之后的书,有的是经历过那些年代的藏人的自述、有后来采访的口述历史,也有文革时期拉萨的相片集。尽管在中共占领西藏初期,再三保证一定会维护宗教信仰自由并尊重当地的生活方式,但不久之后,中共在1950年代中期推动所谓「民主改革」,进行土地改革以及人民公社化,强行没收或以极低价格收购私人财产、生产工具、牲畜等。

接着,把西藏文化最核心的藏传佛教文化视为「封建迷信」,把藏人文化传播中心的寺院当作「反革命窝子」,僧侣则被划作「反革命分子」。于是,大量寺院被破坏,寺院中收藏的有几百、几千年历史的文物被掠劫,许多高僧被批判、凌虐、逮捕入狱,惨死者不知几何。

在这样的惨状下,藏人不但生活被打乱、生计受到威胁、文化遭受破坏,宗教信仰也面临灭绝,于是,数以万计的藏人,包括农民、牧民、商人、藏军的官兵、甚至僧侣,都拿起了武器,组织了游击队,在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状况下,以极为简陋的武器、极为不足的弹药在包括卫藏、安多、康的西藏三区与训练有素、武器先进的解放军正规军决一死战。

达赖喇嘛于1959年流亡印度,而西藏境内的反抗运动一直持续到1960年代才完全被中共歼灭。但西藏人的苦难不只如此,接下来就是对西藏宗教文化更全面性破坏的文化大革命。
950年中共占领西藏,即西藏人苦难的开始。 (汤森路透)

1950年中共占领西藏,即西藏人苦难的开始 照片/路透社

1950年中共占领西藏,即西藏人苦难的开始 照片/路透社

在文革期间,一切宗教文化活动,包括诵经、点酥油灯、转经都遭禁止,数万僧人被迫还俗、结婚,或是送进劳改营里。这次火灾装遭受损害的大昭寺,在1959年三月达赖喇嘛出走后的拉萨战役期间,即遭到战火与中共刻意的破坏,文革期间更是有大量经书、文物、佛像、建筑装饰物被砸烂、烧毁、偷窃、或被运出西藏变卖。

原本举办神圣法会传授佛法及祈福的广场变成批斗高僧的场地。大昭寺本体被改成「造反总部」、猪圈,还成为中共内部两派武装冲突的地点。而这不只是大昭寺,而是包括整个中共划分为西藏自治区、青海省、甘肃省、四川省、云南省的藏区都上演同样的悲剧。

据统计,从1949中共开始入侵西藏直到文革结束后的1979年,中共的统治总共造成全西藏(包括西藏自治区及其他省份藏区)内120万人死亡,约占西藏600万人口的20%,以及6000多座寺院的毁灭,对西藏文化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浩劫。

这样的伤害直到今日仍然持续着。中共有计划性推动汉人移入藏区、限制藏语的使用与教学、严格监控所有寺院、及强行推动实为汉化的「爱国主义教育」,加速了西藏文化的没落。许多住在拉萨等都会地区的藏人小孩,都失去了以母语完整表达的能力,这也是为什么,即使在中共层层阻碍之下,许多藏人家庭还是千方百计想把孩子送往印度以学习正统的西藏文化。

我不愿使用「中国」这个词而是使用「中共」,因为对西藏进行文化灭绝的,不是全中国人民,而是中共政权,而在同一时间,在中共统治下的包括汉人在内的各民族都受到了程度不一的压迫。

每年的3月10日,全世界各地的藏人以及声援西藏运动者都会纪念1959年在拉萨发生的那场抗暴事件。但中共对于藏人的迫害与屠杀,绝不起于,也不止于1959,它不是过去式,而是现在进行式。

看看西藏,想想台湾,我们究竟是与龙共舞还是与狼共舞。别忘了,1950年代,西藏从中央到地方,都有人认为中共不坏,与之妥协合作可以换来共存共荣。尽管中共还是动用武力入侵西藏,在签了「十七条协议」后,也有人觉得有白纸黑字的条约保障,应该没问题了,但最后,还是换来上百万人的牺牲以及文化的全面破坏

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董事长达瓦才仁在其访问了上百名曾参与反抗中共的流亡藏人并参考了数十本中、藏文史料而写成厚达近600页的著作《血祭雪域》开头就写着那是一本「战败者留给后代子孙的历史真相」,但其实藏人的故事,也是留给台湾人的最深切、最悲恸的警惕。

 

作者为西藏台湾人权连线成员

 

来源:《上报》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