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26, 2018
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刊登于西藏日报2月10日第三版上的通告 照片/载自网络

刊登于西藏日报2月10日第三版上的通告 照片/载自网络

作者:桑杰嘉
2018年1月11日,中共发出所谓的“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之后,受到国际媒体非常关注,中国知识分子和律师等提出批评,并且担心这一运动将严重践踏人权,会出现大量的冤案,错案等。图伯特人也非常担忧中共以“扫黑除恶”之名将打击图伯特的维权人士,知识分子,文化活动人士,宗教领袖等。果然,中共西藏自治区公安厅在“关于举报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线索的通告”中多处提到所谓的“达赖集团”,还提到“中间道路”,甚至“向群众灌输’保护母语’也成了”反动思想和狭隘民族主义思想的黑恶势力。”不难看出,中共已经决定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之名,在图伯特开展政治迫害,图伯特人的处境非常危险。

由于中共的“扫黑除恶”斗争运动正如各界所预料一步步向严重践踏人权,任意打击,甚至向地方“下指标”方向发展。使图伯特人不由联想起中共所谓“民主改革”, “平叛”,“防叛”运动中定额抓人,定额杀人的恐怖历史2月2日,中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严厉打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的通告称:“自本通告发布之日起至2018年3月1日,主动投案自首,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并称“扫黑除恶是一场人民战争,必须依靠人民群众的积极参与。”可见习近平政府的‘群众路线’又要‘发威’了。

2月9日,BBC中文网报道“中国扫黑除恶斗争数千人被捕山东给基层下指标引争议”引起国际媒体关注。报道指出中共的“通知”发出仅仅两周后“河南警方已经抓获涉黑犯罪嫌疑人1481人,陕西1426人,云南1029人,浙江1200余人,河北329人,山东打掉涉黑涉恶团伙597个。”而且“(2月6日)报道,当日山东全省检察长会议透露,「今年内,每个基层检察院至少要办理1起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或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完不成的基层检察院年终考核一票否决。」”这就是图伯特人最担心的问题,中共地方官员为了政绩将不择手段地完成任务,因此,将严厉打击图伯特知识分子,知名人士和宗教领袖。不出图伯特观察者所料,2月10日“西藏日报“刊登了西藏自治区公安厅2月7日发布的”关于举报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线索的通告“其中列出了有22条“举报容关于深入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告“宣布:“” 2月8日,拉萨市公安局发布了”自即日起,全市公安机关集中力量,重拳出击,重点打击以下涉黑涉。恶违法犯罪人员和团伙”共列出了15条。

有关中共在图伯特和东突等的“黑恶势力”并非真正打击的对象,原因笔者在之前的文章中阐述过,不在此重复。本文主要从西藏自治区公安厅举报内容看中共想“扫” “除”什么。

从西藏自治区公安厅“通告”举报内容共15条中的第一条可以看出中国当局确定图伯特最主要的“黑恶势力”是“威胁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以及向政治领域渗透的黑恶势力。”全世界非常清楚,在中国和图伯特是中共的天下,中共多年来投入大于国防预算的维稳费用,建起‘天罗地网,铜墙铁壁’,数万名干部在图伯特基层,寺院,“街巷有人管村村户户有人看”,“便民警务站”遍地开花可以零距离地监控每一个人的情况下谁还能“威胁政治安全”,“政权安全”和“制度安全”?退一万步说真有这样的‘威胁’,‘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应该是中共在图伯特地方政府各部门个领导,数万党员干部和西藏自治区公安厅。当然,自治区公安厅不会愚蠢到群众举报自己。其实,这一条的真正目的是中共为“光明大”地政治打压图伯特人开绿灯。

西藏自治区公安厅“通告”第二条,第五条,第六条均与所谓的“达赖集团”有关。在图伯特只要给你套上“达赖集团”与“分裂国家”问题就非常严重了。但是,“达赖集团”如同“分裂国家”没有任何的界限,甚至中共自己搞不清楚谁是“达赖集团”,什么是“分裂国家”,在中共自己的法律中这些概念也是非常模糊不清,随机应变和“万能”的。如,与“达赖集团”,“相互勾联,接受遥控指挥,参与实施分裂破坏活动”,“打着经济,民生,环保,民俗,文化等旗号“的”达赖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代言人”“,”向达赖集团提供资金“等等的”黑恶势力“。

首先,在中共所谓的“达赖集团”是随意或者按照中共的需要指控,可以是西藏流亡政府,青年会,国际图伯特学生运动—-任何一个国外的藏人组织和支持图伯特组织。其次,在图伯特,真有与“达赖集团”勾联,遥控指挥实施分裂破坏活动的“黑恶势力”第一责任中共在图伯特的有关部门,其中西藏自治区公安厅负有直接责任,也是“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西藏自治区政府也负重要责任。更严重的是“经济,民生,环保,民俗,文化”都成了达赖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的“代言人”,‘伟大的党’去哪里了?死了?还有向达赖集团提供资金的‘黑恶势力’至今逍遥法外,这不是地方政府和公安厅严重的政治失误吗?为什么不依法处置?怎么今天才提出?

明眼人都非常清楚,根本没有这回事儿。“达赖集团”只是一个“万能”的大帽子,你想扣到谁就可以往死里整,可以整死。所以,中央搞“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地方政府用万能的‘达赖集团’迫害图伯特人,并向中央交差,发财,升官一举两得,怎么会放弃如此的良机呢?这是观察家们所预料之中的。其实,比“黑恶势力”更黑恶的是中共为了打击图伯特人,竟然把在“经济,民生,环保,民俗,文化”领域的图伯特人堂而皇之的归入了“黑恶势力”。其实,在过去的很多年里,图伯特民众发现中共地方官员和商人勾结,非法,违法开采当地资源;地方官员没有落实国家法律规定的地方政策,特别为保护语言文化政策而举行抗议或向上级部门请愿时中共地方掌权者一贯地将对他们扣上“分裂国家”和“达赖集团”大帽子来掩盖真相。这次中共地政府顺利搭上了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便车,把图伯特人置之死地而后快。

刊登于西藏日报2月10日第三版上的通告 照片/载自网络

刊登于西藏日报2月10日第三版上的通告 照片/载自网络

自治区公安厅“通告”举报内容第四条更是无稽之谈,大家知道在图伯特只有党组织(包括在寺庙里),未经政府批准的任何组织是没有立足之地西藏自治区。怎么会莫名其妙出现了“各类非法组织?”而且“关系密切,相互勾结,向群众灌输‘中间道路’,”?这不是天方夜谭吗?还有风马牛不相及“保护母语”也成了“反动思想和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想的黑恶势力”。

先说灌输“中间道路”的问题。要说在图伯特向群众灌输“中间道路”组织,中央统战部,民族事务委员会,西藏自治区政府,新华社,西藏新闻网,北京藏学研究中心的学者和朱维群等绝对可以夺冠,有多少篇文章,讲话,采访,多少次政治会议上灌输“中间道路”。境内图伯特人本来不知道什么是“中间道路”是这些部门和官员,学者“灌输”给图伯特群众的。最后猪八戒倒打一耙栽赃给图伯特‘非法组织’,在图伯特中共严格禁止成立组织,既然有‘各类’组织而且还可以向群众灌输‘中间道路’,那肯定不是“非法”而是“合法”组织。是合法组织又怎么灌输“反动思想和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想”?这些组织的“保护伞”是谁?—-西藏自治区政府。

再说“保护母语”。把中间道路和保护母语扯在一起真是很可笑,当然,自治区公安厅“建功立业”心切,饥不择食,但也不能如此脑残吧。把保护母语都说成“反动思想”和“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想“,不仅”文革“味儿十足,且是极端的大汉族主义言论。

“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自治区公安厅应该知道这不是有人头脑发热随便说的是“中国宪法”规定的。另外,“民族区域自治法”第十条“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保障本地方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保护母语被认定为‘黑恶势力’不是在指控中央政府是‘黑恶势力’?因为中央政府颁布的这些法律规定保护各民族的母语,中央政府是这个“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当然,自治区公安厅对这个“保护伞”屁都不敢放一个,不过这足以证明自治区公安厅在知法犯法,也真正的“黑恶势力”。

另外,这一条中存在严重的民族歧视,中国政府通过“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强制推行“普通话和汉字”既汉语汉字,因此,其他民族的语言文字被边缘化,面临消失的处境,为了摆脱死亡的命运,而当这些民族依“宪法”和自治法等保护母语又成了“黑恶势力”,这不是很荒唐?如果保护母语是“反动思想和狭隘民族主义思想的黑恶势力” ,那么保护和推广“汉语,汉字”是不是黑恶势力?如果是首先要废除“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然后把臭名昭著的孔子学院绳之以法,因为,它把“反动思想和狭隘民族主义思想”推广到世界各地。

纵观自治区公安厅的“通告”其认定的所谓“黑恶势力”涉及面非常广,其中包括宗教团体“抗党和政府”,“把持基层政权”,“操纵,干扰,破坏基层换届选举” ,“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以及“其中涉黑,家庭势力”,“征地,租地,拆迁,工程项目等 – 煽动闹事”(实为反对官商勾结和非法项目)涉恶违法犯罪线索”,这一条可以无限延长。覆盖图伯特宗教领袖和宗教团体,社会中有名望的图伯特人,维权人士,文化人士等等。证明了所谓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图伯特就是一场政治迫害运动。

2018年2月18日

 

来源:民主中国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