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6, 2018
   Posted in 評說西藏 and Tagged , ,
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扫黑除恶(网络图片)

扫黑除恶 照片/载自网络

文/桑杰嘉

中共再次下发《通知》要求全面展开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国际人权人士批评中共的这一运动如历次“严打”,将会严重践踏人权,滥杀无辜。图伯特(西藏)人权人士和观察家更加担忧中共这一运动将在图伯特会变成洗劫图伯特人权、维权和异议人士,以及宗教领袖等的运动。因为,中共历次的“运动”、“严打”等在图伯特经过离谱的“变质”后成为一场场政治迫害和人权灾难。

近日,中共官媒纷纷报道:“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指出,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部署和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进一步巩固党的执政基础,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1月23日,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在“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电视电话会议”上强调:“自觉把扫黑除恶作为重大政治任务抓紧抓好”,而且信誓旦旦地要求各级政府部门“坚决打赢这场硬仗”。另外,新华社其后进行的详细解读中透露此次“扫黑除恶”的范围指向基层。

中共之前在图伯特的“严打”以及反腐运动等的经验告诉我们,中共同一运动在图伯特和中国其他地区有很大的区别,这在1983年、1996年、2001年、2010年“严打”既“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可以得到证明。过去中共在图伯特开展所谓的“严打”运动的其对象并非中共所说的“刑事犯罪活动”,而是对图伯特异议人士、提倡弘扬民族文化、宗教、语言者的知识分子的打击。这些运动中很容易给图伯特人被扣上“走私或刑事犯罪等罪名逮捕”进行打击,如,1983年的“严打”中仅仅在首都拉萨的监狱中关押了七百五十多名图伯特政治犯,都是以“刑事犯罪活动”之名逮捕和关押的,在运动的名义下中共可以非常巧妙地掩盖掉政治迫害,避免国际社会的谴责。从而可以无所顾忌的从政治上打压图伯特人,其结果爆发了严重的人权灾难,对图伯特社会产生了深远地消极影响。

中共再次开展所谓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虽然,公开说是为了 “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进一步巩固党的执政基础”、 “要聚焦涉黑涉恶问题突出的重点地区、重点行业、重点领域”,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及其‘保护伞’要依法从严惩处”。不过在图伯特这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中重点仍然是“国家长治久安”,而且,还强调是“场硬仗”,对此,很多图伯特人权人士非常担忧境内争取维权,以及推动图伯特文化语言、宗教和激励民族认同等的活动人士的处境。中共一直对以上提到的这些领域的图伯特活动人士进行打压,但由于指控,定罪上有一定的难度而无法彻底消灭,中共将在这次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会对他们采取严厉的打击,由于法律上对所谓的“黑”和“恶”没有任何严格的界定,还有在图伯特的地方政府官员们为了创造“业绩”、“打赢这场硬仗”将不惜一切地打击图伯特人,他们可以用“国家长治久安”这把尚方宝剑,打击任何表达不满政府政策的图伯特人包括宗教领袖、自由知识分子,以及体制内热爱和关心图伯特民族命运的图伯特人。

新华社进一步指出:“过去“打黑”更多是从社会治安角度出发,强调点对点打击黑恶势力犯罪。这次“扫黑”是从夯实党的执政根基、巩固执政基础、加强基层政权建设、维护国家长治久安的角度,在更大范围内,更全面、更深入的扫除黑恶势力,不但要打击犯罪,还要打击违法行为。”更进一步说明了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将会严厉打击图伯特人、东突人和南蒙古人等,对于中共在图伯特、东突和南蒙古再“黑”也黑不过“稳定”, 再“恶”也恶不过“分裂”,因此,不管中共 “严打”还是“反腐”在图伯特其目标一直是打击图伯特人,对贪污腐败、刑事犯罪者视而不见,在图伯特永远是“稳定压倒一切”,这次的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也并不列外。中共虽然高调说 “拍蝇”,其实上,在图伯特“苍蝇”和“老虎”都不是“问题”。

另外,这样的 “运动”又是中共体制内权力斗争者的利器,对中国人(汉人)官员是大好机会,而图伯特人干部和官员们处在非常危险境地,因为,平日的权力斗争较量中难分上下时,中国官员可以利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打垮、打倒图伯特人,因为,中国官员对图伯特异议人士、宗教领袖、知识分子等莫名其妙地标上“黑恶势力”,然后“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挖出来的肯定是图伯特人官员,绝对轮不到中国人,中国官员绝对不会放过打垮对手的绝佳机会。对图伯特人干部、官员任意扣的罪名,他们可以是被拍到的“蝇”,也可以是“保护伞”,甚至被指控为“黑恶势力”。

由于这些原因,图伯特人对中共即将要展开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的,国际媒体报道称:“该通知发出后,中国知识界一片震惊。多名学者和律师即指出,这种做法有点像薄熙来重庆“唱红打黑”的升级版。”中国律师祝圣武表示:“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东西了,这个国家打黑,它的目的从来就不单纯,那就是把社会上残存的社会组织全部扫掉呗。反正各种运动式的执法一定会制造很多的冤案。《刑事诉讼法》形同虚设—”

中共官媒也强调,““扫黑”比“打黑”更加全面深入,重视程度前所未有”、“ 这次共同参与的部门从过去的10多个部门,增加到了近30个。”非常明显中共这次“专项斗争”的规模和涉及面空前之广。总的来说不管中共怎么样更换其“斗争”的名字,万变不离其宗就是以共产党之黑帮“扫”社会上另一个“黑势力”其结果可想而知。对此海外媒体说:“但正如以往的反腐、扫黑行动一样,只要中共体制不变,只要中国老百姓无法真正地监督政府,“斗争”过后一些官员、一些黑势力或许会沉寂一段时间,但那颗“毒芽”在适当的时机还会重新冒头,中国人的苦难将不会终结。”

在图伯特“扫黑除恶”的结果将更加糟糕。首先,在图伯特最大的“黑恶势力”就是中国共产党。其次,社会上的 “黑恶势力”基本上都是中共的同伙,甚至是中共养着的,而站在这两大“黑恶势力”对面的是广大的图伯人,在中共看来图伯特人就是他们永远的“黑恶势力”,因此,中共在即将展开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将严重践踏中共自己的法律和国际人权准则,在图伯特实施任意清洗知识分子、宗教领袖和异议人士,甚至普通大众,因为,在这场“斗争”中中共官员只服从这场政治运动的“要求”而会把法律抛弃在一边,雪域图伯特又一场人权灾难不可避免。

 

2018/1/27

 

來源:民主中国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