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 Jamyang Tsering
西藏母语保护者扎西文色

西藏母语保护者扎西文色

原西藏昌都资深教师,现任藏人行政中央驻欧洲华人联络官洛桑尼玛星期五接受本台专访,从扎西文色因推动藏语教育而被中国政府定罪将面临重刑一案,详谈藏区语言政策及母语教育现状。

青海玉树县结古镇藏人维权人士扎西文色为在藏区各校推行西藏母语教学并接受外媒采访而被中国政府指控涉嫌煽动分裂国家案于星期四被庭审,院方宣布择期宣判。该案引起国际社会与媒体的强烈关注,西藏流亡官方与非官方组织谴责中国政府此举违背中国法律和国际法,呼吁中方停止对这位母语宣导者的政治迫害,立即无罪释放他。

原西藏昌都班禅民族中学资深教师,现任藏人行政中央驻欧洲华人事务联络官洛桑尼玛星期五接受本台专访时,对于扎西文色案所反映的现实问题作了介绍。

“关于中国法庭审理扎西文色案件的事情最近在各种媒体和社会上舆论特别强,这个舆论反映了长期在藏区存在的两种重要的情况,即中共所谓的民主自治是挂在嘴上的,它根本不是实际的政策,也没用正确的落实。藏民族有这个权利使用本民族的母语,它是溶在藏民族的精神生活里最重要的一个语言工具。在这种情况下,藏民族为了自己语言的学习,使用的权利和自己继承的权利已经前赴后继地进行了许多次的奋斗,努力地争取和抗争,但是中共一味地打压,他们口口声声说什么 ‘尊重民族自治权’,”尊重民族的语言和习俗’,别说宗教的信仰了,就连语言的使用权利和说话的权利都没有,这就是中共现在所谓的“民族区域自治法”怎么落实的“。

扎西文色于2015年年在“纽约时报”制作的视频报导“一个藏人的追求正义之路”中表示:“我们整个藏区的学校的话,从小学到初中,高中的多门课程中,只有一门课程是藏文的,对民族文化来讲,是毁灭性的一种打击。”“无论任何人都不想生活在压抑和恐惧的环境里面,从间接方面的话,它是一种谋杀民族文化的方法。 “”一个民族要消灭另一个民族的话,首先需要消灭它的语言和文字。“我们民族的文化在不断地减少和消灭。

洛桑尼玛强调,中国政府根本不重视藏语文教学,更没有落实“民族区域自治法”中使用民族语言文字的政策。

  “我们已故的十世班禅大师生前做了许多保护藏语文的工作,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使几乎濒临危机的这个藏语言文化环境得到了复苏和发展,所以说这位伟大的上师毕生为民族传统的文化,尤其是语言文学和语言文化做了很多贡献。在班禅大师来藏区视察,尤其是到西藏的昌都地区来视察的时候,发现当地的藏语教学特别的落后,而且忽视了这方面的教学环境。我们作为当时的学生的话,到了高一才开始学习藏文,从字母开始学习,以前没有学过藏文,这个主要原因是当地政府根本不重视藏语言的教学,也没有重视“民族区域自治法”规定的使用民族语言文字的政策,其实这个政策只是一种写在纸上的档案,并没有得到落实。当时班禅大师就推行了这个双语教学,为的是更加贴切地服务于藏区的广大农牧民,让农牧民接受科学知识,这样才能让藏民族直接进入现代物质发展的社会层次。”(待续)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