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 10, 2018
发布者 Passang Dhondup

文/桑杰嘉

达赖喇嘛尊者的二哥嘉乐顿珠与习近平父亲习仲勋会谈(作者提供)

达赖喇嘛尊者的二哥嘉乐顿珠与习近平父亲习仲勋会谈(作者提供)

 

最近,各媒体纷纷报道有关达赖喇嘛尊者“特使”访问中国的消息,从而猜测达赖喇嘛尊者返回图伯特(西藏)或朝拜五台山,也有学者进一步假设达赖喇嘛返回图伯特后对印度影响等。这一波讨论是因印度前大使,国际问题专家史托布丹(P. Stobdan)在印度《电缆》(The Wire)上发表文章称图伯特流亡政府前噶伦赤巴(总理)桑东仁波切为达赖喇嘛使者访问了中国昆明的消息之后引起的。从桑东仁波访问中国(还没有证实),再贯穿奥巴马和达赖喇嘛尊者的会晤,以及达赖喇嘛尊者在机场对境内图伯特人讲话等进行了讨论。

综合媒体报道,以及各专家学者的观点。事实上,大家抛开图伯特问题本身,按中国政府设置的思路既把图伯特问题作为“达赖喇嘛个人问题”进行讨论的,如达赖喇嘛尊者回图伯特、朝拜五台山等等。另外,对图伯特问题的严重性和复杂性,以及中共对图伯特的政策等问题几乎未提及,对图伯特和中国之间存在的现实问题讨论更少。

当然,还有一部分研究者是以正常人的善良的思维去分析中共解决图伯特问题的可能性,如,图伯特佛教对中国人的利益、与正义代言人达赖喇嘛和解的重大意义、习近平父亲与达赖喇嘛的关系、习近平家人的信仰等—但是,中共一贯用它邪恶的方式做事,如驱逐所谓的“低端人口”、打压律师、关押致死诺贝尔和平奖得、迫害宗教等等,因此,中共也不会按常理对待图伯特人和图伯特问题,这在图伯特人与中共七十多年的交往中一次又一次地被证实。还有学者从习近平的父亲的开明,以及习个人权力巩固等角度分析解决图伯特问题的可能性。笔者认为以上提到的这些并非解决图伯特问题的主要因素,下面对习近平父子与图伯特的关系进行简要的介绍,从而可以分析习近平会不会解决图伯特问题这个主题。

习仲勋与图伯特

首先,很多中国学者认为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是开明人士、“改革派”。但是,习仲勋在图伯特的所作所为,无法证明他是开明人士。这从习仲勋担任中央西北局书记、西北军区政委时对西北地区各民族采取的政策,特别是对图伯特安多青海地区的镇压和屠杀可以证明。中共文献中记载的习仲勋的一大功劳,被毛泽东大赞他 “智统”了安多昂拉贲(中文译千户,在图伯特语称为昂拉贲既昂拉地区的王)。

但事实上,习仲勋当时对安多昂拉地区采取的政策并非中共今天说的统战而是武力镇压。1949年中共入侵图伯特安多后一直拿不下尖扎县境内地理上有很大优势的地方王统治的昂拉,所以当时被称为“小台湾”。1952年习仲勋派遣解放军以屠杀图伯特人的手段迫使昂拉贲项谦投降。这部分历史可以参考中国作家、诗人唐丹鸿和笔者采访整理的《翻身乱世—流亡藏人口述录》见证人洛日甲的回忆。

如果,有人说当时情况特殊,“解放”事关重大。那么,我们在看看习仲勋后来对图伯特问题的立场。

1982年5月29日下午4时,图伯特流亡政府代表安全部部长达拉朋措扎西、宗教部部长居钦图登朗杰、图伯特人民议会议长嘉日洛地与中共高层官员在北京会谈,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的习仲勋说:“你们有个立场问题,要求成立高度的图伯特自治区,这事实上就是成立一个国家,这是个大问题,这需要改变,不然没有对话,无法对话,没有共同语言。”(1)

大家公认中共统治中国至今对 “少数民族”政策是失败的,包括体制内的专家也承认这一点,而这些政策的制定者和实施者就是习仲勋等,特别在“西北地区”,而这些政策至今延续,如对图伯特、维吾尔和蒙古等民族的打压。其中中共对图伯特问题黑白颠倒,把自治说成是“独立”的观点也来自于“开明”习仲勋。对昂拉图伯特人大开杀戒之后毛泽东当面称赞:“你比诸葛亮还要高明。”还有中共一直把“李维汉和习仲勋同志关于民族统战工作方面的讲话和著作”当成“法宝”用,其结果是今天更严重的民族危机。

普通图伯特人对习仲勋的印象主要来自达赖喇嘛尊者的积极评价。达赖喇嘛尊者1954年访问中国时与习仲勋有过接触。当时,中共对图伯特实施 “调虎离山计”,北京接待达赖喇嘛尊者和图伯特政府官员绝对小心翼翼,花言巧语、恭恭敬敬、表演的非常精彩,包括毛泽东、周恩来都是如此,习仲勋还有豹子胆留下坏影响?另外,达赖喇嘛尊者对习仲勋父子以慈悲、包容者的目光看的,是用正常人的逻辑思维分析的,但是,《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更难了解不中不西的中共体制内的领导人。

习近平与图伯特

习近平坐上中共中央领导人位置前基本上跟图伯特没有关系,他习近平担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期间图伯特发生了震惊世界的2008年和平抗议事件,中共采取了武力镇压,数千计的图伯特人遭拘捕,数百人遭屠杀,很多人失踪。和平抗议被血腥镇压之后,图伯特人开始以自焚方式抗议,第一起自焚抗议事件发生在2009年,此时习近平已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2009年至今自焚没有停止,图伯特境内已知发生152起自焚抗议,境内外总共发生了162起自焚抗议。

图伯特人的自焚抗议绝大多数发生在习近平全面掌权之后,因习近平实施更严厉的打压政策,迫使境内外图伯特人接二连三地自焚、独自上街抗议。

习近平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之后,在图伯特推行“群众路线”政策,数万计的中共干部到基层监控图伯特人,在城镇实施“天罗地网、铜墙铁壁”的网格化管理、设“零距离的监控”之便民警务站,在农牧区组织 “街巷有人管村村户户有人看”的双联户,对自焚者家人、村子、寺院集体惩罚“让他们的日子过不下去”。

习近平在很多场合大吹保护环境,但是,当图伯特人保护环境抗议、请愿和上访时一次又一次地进行打压,而且,以“政治问题”定罪重罚。

对图伯特宗教信仰的打压仅次于毛的文革,数千计的僧人和尼师被驱逐寺院和佛学院,强迫僧尼唱红歌、穿军装军训、党组织开进寺院和佛学院掌控管理权—

习近平对图伯特人实施禁止办理护照的这一政策已经清楚说明其政策的严酷性并非一般。

习近平会解决图伯特问题吗?

很多研究者忽视了解决图伯特问题最基本前提,那就是中共对他控制的图伯特境内的政策。对图伯特境内实施开明政策的基础上才有解决图伯特问题的可能,但是到目前为止看不出中共要调整图伯特政策的任何迹象。

当然,习近平不解决图伯特问题的原因很多。

首先,中共对解决图伯特问题有既定政策方针,而且,历届政府以其为最根本的政策—既拖延政策,等待达赖喇嘛尊者圆寂,解体流亡图伯特政府,终结图伯特问题。中共的每届政府在这个政策的基础上按照需要和达赖喇嘛代表进行接触,解除其各方压力。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接触是为了防止图伯特流亡政府与当时的苏联走近,阻止苏联利用图伯特问题。2000年之后是为了奥运会的顺利举行。当达到阶段性的目的之后中共将返回到原点。

其次,随着中国经济等各领域的势力壮大,国际社会对中共的依赖提升,西方各民主国家为了经济上的需要与中共接触时避免谈其民主、人权、自由等普世价值的情况不断增多,西方民主国家压制反对、抗议中共的事件频发,使中共减少了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加上美国等西方国家在朝鲜等地区问题上需要和中共联手,因此大大削减了西方国家就人权等方面向中共施压的可能。因此对于中共图伯特问题不是迫在眉睫的问题,坚持拖延政策对其大大有利。

再次,图伯特问题的解决跟整个中国的变化有着密切的关系,绝大多数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学者认为中国的自由、人权等空前糟糕。还有习政府过去对图伯特、东突实施残酷镇压以及对中国各地人权、自由、维权者和律师等的打压更能说明习近平的集权统治日趋严重。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习近平不会为图伯特网开一面。

另外,就算习仲勋是“开明人士”,也不一定影响到习近平,如《习近平是谁的儿子》中谈到的,如今的习近平是共产党的儿子。如果硬要说他受到了中共前辈们的影响,大家更相信他身上毛的影子更多,所以,被称为“毛泽东的孙子”,这样的情况下习近平个人权力巩固的结果更可怕。

再退一万步说,就算习仲勋是“开明派”,也算习近平受其父亲思想的影响,对于解决图伯特问题也不一定有利,因为,上面已经谈到习仲勋对图伯特问题的立场:成立“高度自治”(藏人行政中央称名副其实的自治)“事实上就是成立一个国家”是搞独立,因此,“没有对话,无法对话,没有共同语言”。

总之,从习近平过去的执政方式,以及对图伯特境内实施的政策看解决图伯特问题的可能性非常渺小,至少今后几年内如此。但不是说图伯特人就得坐而待毙,相反可以开展各种运动推动对话。

笔者看来中共一直千方百计阻止达赖喇嘛访问西方各国,其目的是:一方面以此向境内图伯特人宣传西方不支持达赖喇嘛和图伯特,试图以此消除图伯特人反抗。另一方面,想消除达赖喇嘛尊者在西方民众中的影响力来弱化图伯特问题。还有,防止在西方国家的中国人接近达赖喇嘛尊者了解图伯特问题的真相。但事实上,中共最多只能阻止各国政府官员会晤达赖喇嘛尊者,但不能阻止一般民众、知识界、科学界人士的会晤,很多西方国家的法律无法拒绝达赖喇嘛尊者的访问。

因此,针对中共的“拖延政策”以及阻止达赖喇嘛尊者访问西方国家的策略,图伯特人必须反其道行之,不然就会实现中共的目的。图伯特人在世界范围内大力推动自由图伯特运动的同时应该加强达赖喇嘛尊者的外访,但要强调前提是要有智慧地安排达赖喇嘛尊者的外访行程,尊者如今高龄,但健康状况良好,为了不影响尊者的健康可以将以往访问行程中90%的安排取消安排休息,如大型法会、出家众受戒、开光典礼、会见流亡图伯特人等。重点以各国普通民众、宗教界、知识界、科学界、商界为对象推动达赖喇嘛尊者的和平理念、哲学思想、佛教与科学对话等。除最为重要的活动,由其他宗教领袖、学者和知名人士代之。

另外,行政中央方面必须要按达赖喇嘛尊者常常开示的“抱最好的希望,做最坏的打算”,从长计议应对中共的策略。

2017/12/28

注释:1,居钦图登朗杰自传第十册,图伯特文版印度出版作者居钦图登朗杰。

来源/民主中国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